当她们决定,不结婚,不生孩子

2021-05-11 23:25:00 深圳微时光

对于一个女性来说,把结婚生子这个选项,从自己的人生规划中选择出去,这不是个一蹴而就的决定。

用许桐的话来讲,这更像是游戏通关的过程。

一开始,大多数人抱着不凑合的心态,揣着找到理想型的希望。慢慢地她们发现,当整个社会环境对女性不够友好,女性在婚姻里沦为奉献和牺牲的角色时,“嫁对人”成了谬论,《我的天才女友》如此比喻,“就好像一只羔羊,在挑选哪只狼吃相更优雅”。

许桐的通关,由此更延伸了一步——婚姻的功能,是稳固家庭经济结构,以及繁衍后代,它与爱情未必有强关联性,“感情好的人,不一定能经营好婚姻”。当一名女性足以养活自己,甚至单身生孩子也可以上户口的话,“那我要婚姻干嘛?”

以下为许桐等3位女性的自述:

许桐,43岁,云南某餐厅老板

在大概30岁的时候,我就很明确了独身这个事情。

我身边有很多人,问过我是否经历过感情的伤痛,或者对男人失望。其实我没有,我没有受过什么伤痛,对男人也没有失望。

我不反对婚姻,也不是不喜欢小孩。我身边很多女性朋友,她们喜欢婚姻生活,热衷于在婚姻中燃烧自己,我不会说那是不对的。她过着滋养她的生活,她为那个事情去奉献,她享受那个过程,就是非常好的事。

只是我觉得,婚姻确实不太适合我,我好像干不了这个事情。

我父母都是高知,小时候父亲给我们看的书,大多偏理工一些,很少接触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 所以我对浪漫的定义和向往,可能跟其他女孩不太一样,我对爱情和婚姻,没有抱太多的,基于现实之上的幻想。

年轻的时候,我也向往爱情。真的进入恋爱状态,就感觉始终不是很契合,不是对方不好,只是两人相处起来,始终没办法轻松自如地相处。你需要找话跟他说,或者他得找话来迎合你,一直就找不到那 种舒服的状态。

在我的几段恋爱中,两个人相处得最好,也就是好朋友那一层,始终没有精神契合的感觉。灵魂伴侣是可遇不可求的,我确实没有遇到。

逐渐地我会意识到,恋爱这个东西对我没那么重要。可能这跟年龄也有关系,年轻人更向往爱情,多少跟荷尔蒙相关,甚至不少人会把情欲跟爱情混为一谈。女孩们受到的教化里,也是要把情欲跟爱情捆绑在一起的。我是觉得,没必要这么捆绑。

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婚姻不适合所有人,比如我父亲。

我父母在他们那个年代,已经算是结婚很晚了,我父亲42岁才生我。他们的相处状态,跟很多夫妻比起来已经很好了,但我还是不喜欢。像我父亲,我观察他就很不适合婚姻,他自己一个人待着,会更快乐。

在这一点上,我跟父亲还是挺像的,我是个极度需要独处的人。

像我开餐厅,每天要迎来送往,要跟员工沟通大量的琐碎事情,忙完一天,我就特别需要一个人待着,来消化白天的这些东西。

如果进入一段婚姻,操持家庭、爱人、孩子的事情,你是很难有独处的空间的。说句不好听的,别说独处空间,很多女性连“自我”都没了。

56岁的苏敏自驾游,为什么在网上能引起那么大的关注。不就因为她的经历,代表了很多家庭中女性的处境和困境——她受了老公三十多年的折磨,为孩子操劳了大半生,才决定为自己而活。

我身边起码有4个闺蜜,孩子都到了高考的年纪。她们的状态都特别焦虑,我是觉得,你焦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进入母亲的角色,她把大部分人生希望都寄托在孩子和家庭身上,她避免不了那种焦虑的。

进入婚姻的女人,最容易失去的是自己。因为婚姻丧失自我,不是我想要的状态。

孩子的问题,我也认真想过。我母亲的控制欲很强,我很怕有了孩子,我就变成我母亲的状态,因为在工作中,我的控制欲还挺强的。如果我的孩子,将来还要重复我童年的不快乐,那还是算了吧。

到了30岁,我心里就比较清晰了——婚姻不太考虑了,也不想挑战生孩子这事儿了。我更想选择单身的状态,哪怕单身要面临孤独、寂寞,我是可以消化的。

我可能选了别人看来不太常态的生活,但是我觉得,这是应该是个比较正确的认识。人要清楚自己内心最终需要的是什么。我更在意自我取悦,不是取悦别人,或者为了什么去取悦别人。

所以30岁以后,我就更多地把精力,放在我的生存问题和自我提升上。

你做出了这个决定,肯定要面对家人的压力。我从18岁就离开了家,去昆明工作,后来在离家100多公里的地方做生意,也是想逃离熟人社会的压力。等我回到老家时,已经35岁了,亲朋好友基本上也就放弃我了。

现在,周围很少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反而是到了陌生环境,人家看你的年纪,自然而然会问老公、小孩这些。你说自己单身、没有孩子,尴尬的反而是别人,我自己对这个事情,一直蛮自洽的。

我的精神世界还蛮丰富的,登山、远足、冥想,这些都是我平时喜欢做的事。孤独、落寞的时候肯定也有,但那只是一瞬间的情绪,很快就过去了,对我来说都不是事儿。

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生存问题。经济大环境不好,独自经营一个餐厅,还有员工要养活,压力其实挺大的。我现在所有的精力扑在都在这上面,而且我还挺乐于沉浸在这些事情上的。

我妈妈80多岁了,这些年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就现在来说,我的生存,母亲的养老,我的健康,我能把这三个问题处理好,我就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没有丈夫,没有家庭,肯定会遇到很多需要搭把手的时候。但说实话,我从20多岁时就开始做生意,独自处理过的麻烦事多了去了。

遇到这种事情,不要总跟自己说“我好惨,别人有人帮,我没有”,内心还是得强大一点,你得明白,人这辈子就像坐火车,中途总有人上车下车,能陪你全程的只有你自己。

孤独终老是肯定要面对的问题,未来一定是要住养老院的。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我患上慢性病,或者生活不能自理,需要长期请护工,这是一笔比较大的开销,我要有这个准备。而且我们家的人都挺长寿的,我现在得锻炼身体,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晚年尽量能做个生活自理的老年人。

我朋友圈子里,还有一些同龄女性没结婚,不过她们极度渴望婚姻。她们没结婚的原因,多数是找不到跟她们物质条件相当的人。

像我一个女性朋友,她特别爱美,也很能赚钱,对婚姻的想法十分理想化,一定要知道又帅又有钱的人,稍微差一点就不满意,一直到现在都没结婚。

但是她又很渴望婚姻,也没法独处,很多时间都在酒场里泡着。她认不清婚姻,也认不清自我。

我感觉,不少女性还是有从婚姻中获利的想法,其实,婚姻不会让你的生活更轻松的。

所以我更渴望,这一生能真正爱上一个人,他不完美,但是我愿意爱他,接纳他的一切,我觉得这是最好的状态,没必要一定要走到婚姻里去。

闻苑,33岁,深圳金融从业者

30岁那年,我结束了为时2年的婚姻。独身的想法,大概也是从这时萌发的。

独身的决定对我而言,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开始,我的想法可能是不凑合,能遇到理想的男生,也可以结婚,我好几个闺蜜,现在也是抱着这种心态。慢慢地,我偏向了比较坚定的独身主义。

跳出婚姻的状态,你能比较客观地做一个反思,再去观察别人的生活,你渐渐就看清了婚姻的本质。

首先,你会发现幸福的婚姻确实是少数。我身边的朋友当中,感情非常好的夫妻只有一对,实际上女生跟公婆的关系也非常差,每次老两口来深圳,家里都是鸡飞狗跳的。其他朋友的婚姻状态,只能说还行。

而且在这些婚姻关系里,女性基本都处于为家庭牺牲时间,机会的风险角色。这里面的沉没成本,失去了,是没办法弥补回来的。

似乎中国大多数男性,对婚姻的需求很明确,他要把自己放在享受的角色里。女性要更多地为家庭和孩子付出,还要上班赚钱。做了很多事,得到的回报非常非常低。

上一段婚姻里,我们因为家务争论过好多次。我没法跟他聊家务分工这个事情,怎么说他都是“可以请家政来做”。其实他父母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他爸爸在家是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的那种,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由他妈操持,他完全沿袭了上一辈的相处方式。

而且,你看看身边熟识的人,以及网上的很多言论,就比如“女演员必须肤白貌美大长腿”这种鬼话,就明白整个社会结构,对女性都是不够友好的。我一个女同事遭遇性骚扰,旁边男同事开玩笑,“是不是他长得不帅,所以你觉得是骚扰”。当然,女生干的也很漂亮,直接回了一句"我觉得这跟帅不帅没有关系。"

可在这样的环境下,想找理想型,就像《我的天才女友》里的比喻——“ 一只羔羊,在挑选哪只狼吃相更优雅 ”。 当你被放进了羊的角色里,为什么要找一只狼呢,图他吃相优雅吗。

如果以后遇到喜欢的人,我可能也不再考虑去结婚,我们保持恋爱的状态就可以了。说白了,两个成年人能力都不错的情况下,双方没有必要非要领证。

我有个好朋友,她跟男朋友没有结婚,只是通过律师公证,合伙买了房子。其实俩人的状态,蛮接近婚姻的,也会跟对方父母来往。在我朋友看来,这就是她最舒适的状态了,再跨入婚姻那一步,可能要处理各种琐碎复杂的家庭关系,被逼着生孩子,反而脱离了她的舒适区。

另外就是,我们和西方社会不太一样,结婚后双方的经济、家庭都捆绑得非常紧密,人和人的关系是个变量,一旦变量产生了,这种高度捆绑,反而加重了两人在婚姻泥淖里的消耗。

感觉现在生个孩子,被赋予的意义可能就是“名校、内卷、考大学”。小孩子自己,可能并不觉得这是生活的意义,你用自己的想法去为难他,双方互相为难,真的没有必要。既然你没法给人家一个宽松愉快的成长环境,那还不如不生。

做出这个决定,其实只需要跟我妈沟通好。她会觉得,别人有的你也应该有,还会跟我讲,女人不生孩子是不完整的。我常搬出一些她欣赏的名人反驳她,“谁谁谁也没有孩子,她不完整吗?”

我有个好朋友,也是我妈闺蜜的女儿。跟前夫离婚后自己带着儿子生活,前夫连抚养费都不愿意出,她自己工资不高,儿子很调皮,老是考试不及格。本来生活压力就大,有时跟孩子吵着吵着,她就情绪崩溃了。 我也会问我妈,你愿意我过这样的生活吗。

反正这就是一个说服的过程,跟我妈阐述了这些道理后,她也能确实认识到,再结婚的话我要付出很多,非常劳心劳力。她也会觉得我健康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100分的话,可以打90分。

我婚前就在深圳买了房子,工作收入也还可以。 一年有一大半时间,我妈妈会过来同住。自己住的这小半年,我也不孤独,每天过的可开心了。下班后要健身,看书,听音乐,刷刷淘宝。这比给孩子辅导作业,应付亲戚之间的人情往来,爽多了吧。

独居生活,可以给自己更多更充分的时间,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真正需要什么,深度地去想清楚很多事情,这块很有必要也很有意义。

相比之下,上一段婚姻里的状态大概是75分,主要差在现在这种自信的感觉吧。他对我也有点类似PUA的感觉,总说你不努力,不上进,你会被职场淘汰的,这也算一种打压吧。

我发现在职场,男生有6分的能力,他敢去做10分的事情,他冒险、创造价值,承担更多责任,是被鼓励的。但是女性,可能更多地被鼓励多待在家里,做点文秘工作,不要过多地抛头露面。

以前我的自我设限挺多的,比如我换工作跳槽,要学外语,面对更有挑战性的工作……总会担心自己能力不足,不足于胜任这个岗位。

离婚那段时间,我换了工作,也见到很多有魅力的女性。她们在职场那种光彩夺目的自信,会促使你不断调整、学习。当你意识到,自己在进步,自己学新东西很快,自己是有能力的,能够一层一层地往上走,理解以前不能理解的事情,掌握以前不能掌握的方法时,自信也就在那里了。

这种自信,不是一蹴而就,一下子就建立起来,它是一个过程。而且这种自信,一旦建立起来,就很难被人轻易质疑,或者被PUA掉。现在我觉得要向男性学习的一点就是,人家6分就敢揽10分的事情,你有8分,为什么不跟他竞争。

还有一点非常明显的变化就是,当你不再把结婚生子作为目标的时候,对年龄的焦虑感也就没多少了。

30岁之前,这种焦虑感挺重的,你要赶着结婚,赶着生子,尤其结婚后的两年里,一直被双方老人催着赶紧生孩子。现在,我是抱着“在路上”的心态,从零开始尝试什么,我都不会觉得晚。职场上的年龄歧视,我不是很担心,即便职场混不下去,还可以自己做点事情嘛。

养老,应该是我现在最关注的一个点了。即便有小孩,也不可能完全指望他们,毕竟他们将来也要打工、内卷,996的,这早就是个社会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首先你得锻炼身体,做好储蓄规划。其次,我已经在考察适合养老的城市了,惠州和珠海,都在我的清单之中。

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抱团养老的,我有个姐妹群,她们也不想将来跟孩子绑在一起,我们已经在规划抱团养老了,有人准备将来负责做饭,有人负责开车,有人负责理财……而且我狡兔三窟,有好几个这样的群。

未来老龄化很严重,无论靠孩子还是请护工,是找不到那么多人来照顾老年人的。我会为养老焦虑,别人也会,抱团是个相对稳妥的解决方案。 而且未来人工智能也在发展,AI护理说不定也发明出来了。这个问题没必要过于焦虑,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解法。

苏杉,27岁,深圳电商平台设计师

从小我父母的婚姻关系给我的影响很大。我是江西人,我爸挺大男子主义的,家里什么事情都要他说了算,俩人谁也不让谁,多数时候都在争吵。

家庭环境会产生天然的不信任,可能从懂事开始,我就有独身的想法。 我最好的朋友,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她的家庭环境跟我有点类似。可能我们比其他人,更早地看到了婚姻的真相 ,滤镜被打破了。

家里堂哥堂姐,表哥表姐们的婚姻,也让我挺失望的。很多都是生完小孩,甚至几个小孩,就离婚了,他们没什么责任感,离了婚孩子一下子也没人管了。我看着都觉得可悲。

我妹妹已经结婚了,老大2岁了,现在怀着二胎。她的婚姻状态我是知道的,夫妻俩也是谁也不让谁,常常争吵,有时候还需要我去调解。我感觉她的婚姻,简直就是我父母的复制版。她的孩子,我觉得也会经历我们的阴影。

另外一点,就是我身边的男性,没有让我觉得特别nice的那种。我爸、我哥,我的堂哥表哥们,都有点大男子主义。很多人还不太有责任感,像我哥,出社会比我早了很多年,一直都是处于负债状态,基本上就是工作半年玩半年。问我借了钱也不会还。 即便是深圳的男性同事,我感觉也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

我能想象自己的婚姻状态,就是父母的复制版。我到现在也没谈过恋爱,因为对爱情和婚姻,几乎不抱期待。如果没有父母的影响,我可能不会这么样,但是父母的影响太深了。

有好感的男孩子也有,但也谈不上喜欢。我一直都挺理智的,不存在特别喜欢一个东西,或者一个人的情况。有时候我也羡慕,为什么人家可以喜欢某个东西,可以失去自我的那种。其实我也很想体验陷进去,能沉浸某一件事情的那种感觉,但是到现在为止,确实没有。

我不太喜欢小孩子,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带妹妹,或者堂哥家的小孩,那时我自己就是个小孩子,这不算什么愉快的童年经历,有些宝宝还挺烦人的。

况且,养好一个小孩真的不容易。我可能没有能力,去给孩子一个很快乐的成长体验,那就没必要去祸害这个小孩子。其实很多人,结婚生子的决定都是很草率的。

到8月份,我来深圳就整整6年了。 这几年我独立生活,整个状态跟从前都有了很大的改变。首先感觉非常自由,不像以前,自己想干什么,去哪里,都要顾及家里。

以前因为家庭的缘故,我总是把真实的自己包裹得很严实,也很悲观。来深圳后,同事也开导我很多,我渐渐地看开了很多事情,也学会了展露、表达真实的自我。

我非常适应独居状态,一个人看电影,出去吃饭,都很舒服。下班后,要追剧,又没人打扰你,你要玩自己的乐器,要看书,这个时间很快就过完了。

现在我还要花不少时间,在专升本的在线学习上。我是大专毕业,因为这个我挺不甘心的,心里也埋怨家里人。其实高中我几乎是全身心地扑在了学习上,可住在家里,你很难不受父母争吵的干扰。哪怕我看书看到凌晨2点,他俩该吵架还是会吵,你说这种情况,能学好吗?

我跟家里人说过,我不打算结婚生小孩,父母听了可能也没有太当真,总说“你只是没遇到合适的”。

不过他们还是会担心,我妹妹受爸妈和她公婆委托,专门来深圳劝过我一次。夜里我俩挤在一张床上,也谈了很久。其实我妹也知道自己的婚姻并不理想,但她认为,结婚生子是每个人都要走的路。那次我们聊了很久,我也讲了我的想法,最后她差点被我说服了,说她有点后悔结婚了。

我之前的大学室友,很多也结婚生子了,她们会说我思想有问题,其实她们结婚后的状态,我也不是很喜欢。逢年过节回老家,听到我的想法,高中同学总说深圳把我带坏了,心都野了。 人家不能理解,我也只能跟他们少打交道。

深圳还是挺好的,谁也不干涉谁。很多同事知道我的打算,都会说“我理解你,我周围挺多人有这种想法”,不得不说,深圳真的很包容,只要在这儿,一切就都还好。

其实独居女生,重病和危险,是两个麻烦事情。

来深圳的第二年,我胃出血一直拖着没去看病。实在耗不下去才挂了门诊,结果医生一检查,出血出太多了,立马下了病危通知书。那一次挺惨的,医生告诉我,随时都可能过去。

这也算是在生死台上走了一遭。那件事之后,我就想着,得为自己活着。在此之前,我心里考虑的更多是爸妈,那以后,我会更关注自己的感受。

有次找房子,晚上跟着一个中介去看房,结果进了那个房间,他就开始骚扰我。那次真的是把我吓到了,我只能威胁他“我要报警”,还好他把我松开了,我开门赶紧跑了。从那以后,找房子什么的,我都会拉上好朋友一起。每次看到独居女孩遇到危险的新闻,心里还是挺怕的。

养老我还没考虑那么多,我打算退休后,到农村,或者某个小城市去生活。我生活还是比较简朴的,只要有一点退休金,支撑晚年生活是没问题的。现在还是得存足够的钱,保证生活没法自理时,住得起养老院。

现在我只能给自己的生活打七八十分,因为还是没法跟家庭剥离开,只要爸妈还在。但这种联系,总是伴随着不愉快。比如我妈就提过,我哥哥结婚,我要在彩礼或者买房上帮衬一些,我就问她,他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要我去帮。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我总要为爸妈着想,爸妈总在为我哥着想,每个人心思不同,意见不同。 不能说不公平,毕竟现实生活中比我糟糕有很多,只能说我还不够成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处理好所有的关系和事情。

如果我真的不用再管家里的事情,我想我的状态应该有90多分吧。

闻苑曾说过这么一段话:

“爱情和婚姻的吸引力,对多数女性来说,太重要了。 这跟自古以来的文学艺术,和从小到大的社会环境,娱乐环境,都有很大关系。一切东西都在给爱情营造光环,那些高度饱和的爱情,存在于《罗密欧与朱丽叶》、《红楼梦》、《罗马假日》……就是很难在现实中遇见。”

给爱情和婚姻祛魅,可能也是当代人亟需的课题。

步入结婚生子的轨道也好,选择独身也好,这终究都是个人选择。对每个人而言,更普世的需要可能是,学会正视爱情,正视婚姻,正视自我需求,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备注: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采用化名。

文|黄小邪 图|vennphang summer

本文由深圳微时光原创发布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你清楚自己真正需要什么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