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意外离世后,我赡养她双亲,十年后,我才得知女友离世真相

2021-05-11 21:50:14 蓝峰桥上见你

001

韩雪和邵勤第一次偷尝禁果时,韩雪突然浑身颤抖晕了过去!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邵勤喊她,摇她都没一丝反应,口水顺着韩雪嘴角往下流,邵勤吓得失了色瑟缩,抖抖索索把手放到韩雪鼻子下,竟然感受不到一丝呼吸!

她死了!我犯法了!

邵勤慌乱穿好衣服,逃出宾馆,他决定还是打一个急救电话,走到一百米开外的小卖部,用公用电话打了120,说了韩雪基本情况后,匆忙挂断,逃之夭夭。

他不敢住宾馆,在一片拆迁的废墟旁,发现有几根水泥预制管,钻了进去,蜷缩在里面,三天没闭眼,脑袋里全是跟韩雪的一幕幕甜蜜往事。

俩人相识于高中,韩雪漂亮文静又会画画,邵勤对她一见钟情,俩人把这份青涩爱恋深埋于心,约定好考上大学后再轰轰烈烈谈一场恋爱,俩人互相鼓励,一起温习功课,终于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暑假期间,俩人忍不住浓浓的思念,偷偷见了面,情到深处,有了那开头一幕。

邵勤蜷缩在冰冷的水泥预制管里,双眼哭得炙痛,如今大学梦破碎,女友也意外离开人世,双方父母都会因此事受到折磨,一想到这,邵勤就肝肠寸断,用头撞水泥管,一下一下,殷红鲜血顺着他的额头缓缓流下,仿佛内心痛苦会随着流出的血液减少丝毫。

邵勤以水泥管为家住了十多天,蓬头垢面,满身污渍,身上钱也用完了,他只能出去找工作填饱肚子,他不敢去城里,在郊区寻寻觅觅,有个粮油店老板看他年轻力壮,愿意收他做搬运工。

邵勤没有资格挑活,一袋五十公斤重的大米压在他稚嫩的肩膀上,几乎把他压成弓型,他咬牙坚持,因为他还想在世上苟活,三个月后,他手上攒了些钱,粮油店也搬走了,邵勤看到镇上民警就害怕,跑去更偏的乡下。

他来到一个小镇,镇上没什么工厂,当地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他一家家敲门想帮人家干农活谋生,但是面对一个陌生人的造访,大家都怀着戒心,天渐渐黑了,邵勤饥寒交迫,想寄宿一晚,度过寒夜。

此时一对中年夫妇,见他面黄肌瘦,面相老实,动了恻隐之心,让他住进了自家十来平米的杂货房。

农户家女主人叫高德琴,丈夫叫丁龙,儿子飞飞读初中,邵勤灵机一动说可以当家教,高德琴正为儿子学业烦恼,一听这话,眉开眼笑,赶紧叫出飞飞让邵勤帮他辅导数学功课,邵勤数学功底极好,高二还获得全省数学竞赛一等奖,绘声绘色讲解了几道题,深入浅出,飞飞拍手叫好,说邵勤讲得比老师还好!

邵勤赶紧趁热打铁:“我可以天天给飞飞补课,还可以干你们家所有农活,报酬随便你们开,我没有要求。”

高德琴疑窦顿生:“你才十八岁,为什么不读书,还背井离乡跑到这来?你父母不担心吗?”

邵勤早就在脑袋里提前想好说辞:“我命苦,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继父容不下我,我高中辍学在老家难受 ,我想能走多远走多远,最后来到这里,手里没钱了。”

善良淳朴的高德琴夫妇俩顿生同情之心,相信了邵勤“善意的谎言”,答应收留他,并且端出家里温热饭菜让他果腹,邵勤感动得泪流满面。

002

夫妇俩有10多亩田,每年要荒一半,第二天邵勤就撸起袖子,跟着夫妇屁股后面去给田里玉米追肥,太阳毒,风沙大,而且一直猫着腰,邵勤感到非常吃力,可是想到自己根本没有退路,咬着牙硬撑。

晚上,邵勤就给飞飞补课,一个月后,邵勤黑了,下巴尖了,高德琴给了他一千五百块钱工资,邵勤一分也不乱花,去县城买了些农作物书籍,每晚研读到深夜,不让自己有一丝空闲时间。

只有这样他才能抑制住对韩雪的思念,减少自己深重的负罪感,每每入夜,他还是会梦到韩雪和双方父母,一大家子人坐在屋子里哭得肝肠寸断,韩雪依旧笑得灿烂,歪着头问他,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回家?

邵勤从梦中惊醒,拳头攥得紧紧的,额头渗出豆大汗珠,眼泪已经沾湿枕头。

田地秋收后,邵勤根据土质建议高德琴夫妇种植棚摘蔬菜,高德琴和丁龙都是没有文化的种田人,俩人商量后决定采取建议,投资三千块钱建了两个大棚。

邵勤起早贪黑,守在大棚旁,翻土,施肥,嫁接,一丝不苟,他还通过网络联系了经销商上门收购,短短三个多月,他种植的樱桃和番茄卖了三万多块钱,净利润超过两万元,夫妇俩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薪资从一千五加到三千五。

除夕夜,邵勤吃过热乎乎的饺子后,对着家的方向跪下来,颤声大喊:“雪,对不起,我会努力赚钱,保证你父母能安享晚年,等我赚够钱,我就投案赎罪!”

五年间,邵勤所有心思都用在了种植上,帮夫妇俩又租了十亩地,扩建了二十多个蔬菜大棚,规模越来越大,还雇了六个工人。

此时的他手里已经有了十五万分成,他一分没用,全部拿出来,和夫妇俩又承包了三十亩耕地,种大棚菜,棉花,葡萄和速生杨,后来又开发了立体种植,邵勤负责经营管理,利润对半开。

忙忙碌碌又过了五年,邵勤和夫妇俩承包的田地已经达1600亩,收获季节要雇佣上百个劳动力,邵勤手里攒的钱越来越多,他开始趁着到外地出差联系蔬菜批发商之机,匿名将现金夹在包裹里,邮寄给韩雪的父母,害怕二老不敢接受,每次只夹5000块。

邵勤一直用这个方式给韩雪尽赡养父母的职责,这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

邵勤已经成了当地的红人,帅气多金,高德琴经常张罗姑娘给他认识,想让他成个家,每每这时,邵勤都委婉拒绝,深夜痛哭流涕,他哪里放得下韩雪,罪孽深重的他哪里有资格享受家庭温暖?

十年生死两茫茫,距离那次“意外”,已经过去了十年,邵勤手里已有了两百万存款,他受够了如老鼠般见不得光的日子,受够了良心的谴责,受够了被噩梦惊醒的每一个寒夜,他告别了高德琴和丁龙,踏上了赎罪之路。

他重新回到故土,咨询了当地律师,询问投案事宜,毕竟过去了十年,律师提出先调查一下当年情况,邵勤当即签了委托书,第二天上午就有了结果,韩雪当年竟然没死,活得好好的!

邵勤下巴几乎坠到胸前,不敢相信双朵,哆嗦着手接过律师递来的照片,照片中的人正是韩雪,那份羞涩和略带天真的表情一直深刻在邵勤脑海里,他瞬间泪目,整个身子止不住颤抖,轻抚照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勤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敲响了韩雪的家门,开门的正是韩雪,俩人四目相对之中,时光仿佛静止了,许久韩雪才泪如雨下,捶打邵勤胸口,颤声质问,这么些年,你去哪里了?我们还以为你遭遇了不测!

原来当年韩雪被送到医院时,还有心跳,医生采取了急救,CT检查发现她丘脑部有个小瘤体,瘤体上一根血管爆裂,导致昏迷,手术后,瘤体摘除,清除淤血,韩雪渐渐清醒。

003

韩雪出院后,邵勤父母赔偿给了她五万块钱表示歉意,韩雪拒绝了,只接受了住院花费的钱,当时所有人都觉得邵勤只是一时吓到,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

韩雪日日守在家里等待邵勤回来,后来她收到匿名的包裹和现金,她觉得这肯定是邵勤寄来的,坚定了等待决心,结果这一等就是十年。

韩雪经过那次事件后,受到了惊吓,没敢再去上大学,因为画画底子好,在一家影视传媒公司画原画和漫画,担心脑瘤复发也一直没有婚恋,夜深人静时,她还是会想起那段青涩的校园之恋,想起和邵勤在一起的甜蜜时光。

邵勤“扑通”一声跪在韩雪父母面前,磕头道歉:“叔叔,阿姨,我对不起你们,我当时真的太害怕了,我现在回来赎罪了。”

二老扶起他,往事已过十年,最初的谴责早已随着时间烟消云散,二老语重心长说:“当年只是一个意外,小雪如今也好好的,你这一跑就是十年,你父母盼你回来眼睛都盼直了啊!”

“我陪你回去见叔叔阿姨吧。”韩雪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清脆,邵勤心头一暖。

可怜天下父母心,十年未见的儿子突然回来,邵勤的母亲开心得晕厥过去,父亲更是老泪纵横,跪在家里供奉的菩萨面前,千恩万谢,至此一场乌龙终于以大团圆的结局结束。

邵勤把韩雪送回了家,临别时,欲言又止,韩雪看破了他的心思,深情说:“这么些年,我没有男朋友,因为我心里一直有个人。”说完韩雪就进了屋子,邵勤听出了韩雪的弦外之音,整整十年了,命运之神的一个玩笑,让俩人足足分别了十年。

邵勤已经错过了十年,他不想再次失去心中挚爱。

韩雪生日那天,邵勤把存有二百万的银行卡交到了韩雪手里:“这是我欠你的,我已经不安了十年,只有你收下,我才会心安。”

韩雪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这张银行卡是邵勤滚烫的忏悔之心,但她还是拒绝了,她知道俩人的失去的那十年是金钱所不能弥补的!

邵勤没有放弃,他在用这钱在市区按揭买了套新房,还专门给韩雪租了一间画室,装修成了她最爱的粉红色,那是韩雪一直梦寐以求的,当她把两间房的钥匙交到韩雪手里时,韩雪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哭得稀里哗啦。

原来深藏心底的那份情谊,即使过了十年,只要被重新唤起,就崩腾如洪水。邵勤十年前确实不该逃离,但谁的人生不犯错?

他当时也只是一个懵懂的十八岁少年,他孤身在外,没有自暴自弃,心无旁骛奋斗十年,还寄钱寄物,足以证明他值得信赖。

想到这,韩雪缓缓倚靠在了邵勤怀里,这场迟到了十年的爱情,终于又回来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