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同性强行拉进厕所脱裤子,只因他“不正常”……

2021-05-11 13:59:39 生活新青年

前些日子看到一个新闻,台湾省一所中学在校庆活动中,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为期六天的活动:男裙周。

在这几天里,本身喜欢裙子、打扮自己的男孩子可以穿上裙子,拥抱不一样,成为自己喜欢的人。

面对很多人的指责和不赞同,主办人说:

裙子不该只受限在裙子上,男性也可以穿的很漂亮,并打破裙子就只能给女生穿的一个性别符号。

每个人都可以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成为自己喜欢的人。

男人化妆、涂护肤品被叫是娘炮

之前在抖音上看过北海爷爷的视频,惊叹于他对仪式感的追求时,内心也充满了惭愧,相对于每天都会仔仔细细护肤、打扮的他,我活得太粗糙了。

不知不觉,现代人在追求梦想的同时,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不仅是女孩喜欢护肤化妆,男孩子在精神面貌上也愈加追求精致。

然而,在精致男孩在享受护肤和化妆带来的满足感的同时,娘炮误国、一点都不MAN的网络说法也迅速蔓延。

男人护肤、化妆,甚至打个伞涂个防晒霜都一一被妖魔化。

美妆博主李佳琦因强大的带货能力迅速走红,很多人每次听到他魔幻口头禅“on my god”时,都会忍不住掏钱包。

当然,免不了会出现这样的声音:

他们就因为追求自己喜欢的美,被钉在道德耻辱柱上反复摔打。

“一看就是同性恋”、“好恶心,一个男人竟然化妆”、“比女人还费事,这种男人不会受欢迎”...高举刻板深固的道德旗子恶言相向,却不看看自己,骂人的嘴脸有多畸形扭曲。

真正可鄙的行为不是男性化妆,而是因为狭隘和偏见反对男士化妆的讥讽之词。

顾城在《红毛衣》里写:

小时候,我哭过,我要穿红毛衣。 我看见一个小女孩穿着它,在暖洋洋的草原上走,在淡红的太阳中走,像一团小小的火焰。 可是我没穿,因为我是一个男孩子。 我有一团太阳般的红毛线,我不会织,而且不敢,我是男孩子。 我害怕那些会笑的同伴。 我永远不能穿红毛衣,我哭了,因为永远。

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看待美的定义也不一样,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们应该做到尊重和包容。

有人花几万块来护肤,有人花自己的钱变美...美的定义本就不统一,你直接将别人说为娘炮、娘娘腔,是不是因为自己就是一个不修边幅、邋遢惹人厌的人?

男人化妆恶心,男人养猫恶心,男人比女人精致恶心?

会化妆爱干净懂穿着=gay、娘娘腔?

邋邋遢遢=真爷们儿?

偏见,导致歧视。

把自己收拾干净,是对别人的尊重,你若无法做到理解,也无权责备。

变性、跨性别者=变态?

金星是我很佩服的一位脱口秀主持人、舞蹈家。

但她一直饱受争议,有人在赞美她的同时,也有人不断在辱骂、批评她。

只因她是个变性人。

曾恺芯生理性别是男人,可她从小就想做个女孩。

这种强烈的渴望在青春期发育时,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深知自己可能不被接受,她一直压抑着自己,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

不幸的是,妻子因乳癌早早离世,两人无缘白头偕老。

许是妻子离去的刺激,让她内心的种子再度萌发。

人到中年的她,换上女装,在学校讲课。

显而易见,来自社会传统观念的歧视绝对不能接受她这个异类,无奈之下, 她只好从学校办理退休,离开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讲台。

2015年8月,瞒着家里人,曾恺芯做了个影响终身的决定:做手术,彻底变成女人。

“我想变成女生,即使短命十年也没关系。”

母亲虽一直反对,但心疼孩子的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理解。

在中国,同性恋、跨性别者一直不被大众接受,或者说,遭到歧视。

甚至被打上“精神病”、“变态”、“恶心”等标签,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心理诊所治疗,更极端的手段包括电击、催眠洗脑、暴力殴打等等,导致很多人受到了无法言喻的伤害,有的绝望之下,走向自杀的道路。

而剩下被“异类”的人,他们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自己的小世界,怕别人说三道四,怕被逼迫,更怕永远被家人朋友辱骂指责。

蔡依林曾说过一句话:爱就是用完美的眼光,去看待不完美的人。

不奢望你理解,但希望你能够尊重和包容。

同性恋不是病

有一个少年,他叫叶永志。

他从小就体贴懂事,在同龄孩子还在等着妈妈回家做饭的时候,他会让下班的妈妈去洗澡休息,自己炒菜配饭填饱肚子。

看到妈妈工作辛苦,还会帮忙按摩。

叶母的同事都很羡慕她有这么个懂事的儿子,一个小孩子比别人家三个。

可在他上小学三年级时,老师把叶母叫来谈话,说叶永志总是做些女孩子做的事,让她带孩子去看病。

可医生说:你的儿子很正常,如果谁觉得他不正常,这个人才是真的有病。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想。

在学校,叶永志经常被欺负,被人叫娘娘腔,他从来不敢在学校上厕所,因为总有同学在厕所强行脱他裤子,“检查”他是男是女。

他给叶母写纸条,要妈妈救救他,说有人要打他。

叶母去学校和老师反映叶永志被欺负的事,可老师们也不出来管。

2000年4月,叶永鋕在下课前五分钟离开教室上厕所,却被发现倒在血泊之中。

当叶母赶到医院,儿子嘴巴和鼻子里的鲜血根本止不住。

叶永志死了。

学校在未报案的情况下,径自擦除了案发现场的血渍,相关部门判他死于心脏病,其余人无罪。

叶母彻底崩溃了,因为她深知自己的孩子没有病。

可再痛苦,孩子也回不来了。

后来,叶母收到一封被歧视的同性恋高中生的书信,孩子在信中写道:看过那么多遭到社会歧视而跳楼自杀的人,感觉自己活到现在简直是一种奇迹,

叶母不禁愤慨地问:“他们有罪么?他们没罪。”

“我的小孩子已经没有了,我要救像他这样的小孩子。”

从此,叶母走上帮助这个备受歧视的“少数群体”之路,参加他们组织的各种集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去鼓励,去安慰。

有人天生不一样,但没事,一直有人默默支持你,你可以做自己。

不一样又怎样

你曾经因为和大家不一样而被歧视、孤立过吗?

林欣蓓小时因意外成了残疾人,只能坐在轮椅去看这个世界。

但对她而言,最大的困扰不是行动不便,而是心理上受到的伤害。

“瘸子”、“残疾人”、“她好可怜”...成长路上,总有人这么对她说,而她母亲也没有躲过别人异样的目光。

她曾亲眼看到妈妈被嘲讽,说她女儿是跛脚。

她也曾埋怨、憎恨过,可有什么用呢?

埋怨命运,是最没用的做法。

“后来我想,就算我跟别人不一样,我还是想和别人做一样的事情。”

她踏出了探索世界的第一步,去玩飞行伞、去帕劳潜水、出国游玩,慢慢地,她愈发开朗乐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即使身体和别人有些不一样,但心里依旧向阳。

同性恋、跨性别又怎样?

和别人不一样又怎样?

他们并不是变态,也从来不是心理疾病者,每个人都有追求自我的权利,我们无权去辱骂,反而是说他们有病的人,才是真正的病人。

做不到理解,请包容和尊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