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临走前将武器装备打成金属碎片,阿富汗人怒了:只剩垃圾给我们

2021-05-11 10:10:58 环球网资讯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徐璐明】美国《星条旗报》5月10日以“美国在阿富汗丢弃不需要的装备,当做废品出售”为题,揭示了美国军队在撤离阿富汗时的“令人愤怒”的浪费行为。

报道首先描述了近日发生在阿富汗巴格拉姆一座废品回收站里的一幕:几辆全地形作战车辆的残骸堆放在杂乱的废品场里,旁边是发电机被拆解后金属碎片,坦克履带也被拆成了金属碎块,还有堆积如山的已经变成碎布帐篷……

报道称,这些都是美军遗留在阿富汗的军事装备,美军正在对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进行拆除,这里曾是美军在阿富汗最大的前哨基地。凡是美军无法带走以及无法交给阿富汗安全部队的东西,他们都尽可能彻底销毁。

报道认为,美军这样的做法是一种安全措施,能确保武器装备不会落入武装分子手中。但对于阿富汗当地民众来说,这是一种令人愤怒的浪费。一名名叫米尔的当地废品卖家说:“他们(指美国人)的所作所为是对阿富汗人的背叛,他们应该离开。”“就像他们摧毁这辆车一样,他们也摧毁了我们。”

报道称,随着最后几千名美国和北约军人撤离阿富汗、结束他们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战争,他们正忙于大量的后勤工作——收拾分布在阿富汗各地的基地。在被他们抛弃的阿富汗人心中,许多人感到沮丧和愤怒,或者至少是部分的归咎于美国人。废品回收站的老板们的痛苦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且这多少有些自身利益的考虑,他们本可以通过

出售完好无损的设备获得更多利润。

《星条旗报》强调,其实在过去的20年里,这是个一直以来都存在的话题,那些被美国标榜为必要或者有益的行动,最终只会让阿富汗人失望。

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西北部的巴格拉姆基地以及其他基地里,美军正忙着清点需要运回国的装备。数以万计的航空运输箱正通过C-17运输机或陆运通道运往巴基斯坦和中亚。截至上周,60架满载装备的C-17运输机已经飞离阿富汗。美国官员们对留下什么带走什么秘而不宣。其他诸如直升机、军用车辆、武器和弹药的装备将移交给阿富汗安全部队,一些军事基地也会转交给他们。既不能修理也不能移交的装备和设备将送往废品站。

根据美国军方的一份声明,到目前为止,大约有1300件武器装备被销毁。报道称,这种做法“并不新鲜”,2014年美国和北约将阿富汗安全问题移交给阿富汗政府时,数千名美军撤离阿富汗,当时美国国防后勤局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有超过3.87亿磅重的报废设备和车辆废料被以46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阿富汗人。

上个月,就在美国总统拜登宣布美国将结束这场战争的时候,当地废品卖家米尔花费将近4万美元购买了一个能够容纳70吨废品的集装箱设备。他表示,他能赚到钱,但如果这些车辆完好无损(即使他们无法启动),他能赚到更多。他说,这些零件本来能卖给阿富汗各地的汽车修理店,但是现在不可能了,它们已经变成了支离破碎的金属碎片。

当地废品商人哈吉古尔说:“他们摧毁了我们的国家,现在又把他们的垃圾留给我们,我们拿他怎么办?”另一名废品商人萨达特表示,在阿富汗全国各地的废品场里都堆满了被毁坏的美军设备。“他们什么也没给我们留下,”他说。“他们不信任我们,摧毁了我们的国家,带给我们的只是毁灭。”

延伸阅读:

最近被屠杀阿富汗女学生 长着和中国人一样的面孔

资料图

(一)

早上起来,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尤其是当我意识到,在上周六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爆炸中,据说已有80多名女中学生死亡,而且,她们都长着和我们中国人一样的面孔。

她们正是豆蔻年华,在中国,她们肯定还都是父母疼爱的孩子;但在阿富汗,她们就这样悲惨地告别了人间。

看外媒的一篇报道,开头就这样写道: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把女孩们抬上陡峭的山坡,被裹住的尸体上盖着一块祈祷布,抬棺人凝视着远方。为死者祈祷的呼喊声打破了寂静。
尸体不停地运来,掘墓人在烈日下拼命忙碌。无休止的节奏残酷地证明了前一天的新闻:周六下午发生在当地一所学校的三起爆炸,绝对是一起大屠杀,目标是女孩子们。陡峭的山坡上,几乎已没有地方容纳所有的新坟墓……

唉,这是怎样的人间惨剧!陡峭的山坡上,几乎已没有地方容纳所有的新坟墓。

恐怖分子的暴行让人发指。

先是一辆装满炸药的卡车,在女学生放学走出校门时爆炸,当女孩子们惊慌失措地逃到旁边街道时,又发生两起爆炸,更多孩子倒在了血泊中。

爆炸的目标,就是女孩子,而且是阿富汗哈扎拉族女孩子。

这是一个悲惨的民族,但却是和我们中国人长得非常像的民族。事实上,一些阿富汗人干脆就叫他们“中国人”。

20年前,在阿富汗采访,豪爽的哈扎拉人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处得熟了,他们也再三叮嘱我,晚上你千万别乱走,因为塔利班分不清你是中国人,还是我们哈扎拉人。

塔利班,是哈扎拉人的主要敌人。

20年前,和哈扎拉记者的合影,他的爽快、友好和热情帮助,让我感动、感谢

(二)

这些阿富汗的“中国人”,被认为是成吉思汗西征留下的后裔。

历史学家考证,哈扎拉的意思就是“千”,很可能就来源于成吉思汗西征大军中“千夫长”的职位。

珀西·塞克斯在《阿富汗史》一书中说,哈扎拉族人居住在兴都库什山以南、巴米扬与赫拉特河谷之间的山区一带,“其居民显然是蒙古种,他们的祖先据信是由于成吉思汗肆意破坏,使此地空无一人居住时才占领了这些地区的。”

当年的西征,蒙古大军所到之处,攻无不胜、战无不克,当然,伴随着战争的,是一次又一次屠城。

在今天的巴米扬山谷,就是我们熟悉的巴米扬大佛所在区域,据史书记载,成吉思汗的一个孙儿战死,作为报复,蒙古大军屠戮了当地所有生灵,男人、女人、小孩,包括所有动物,无一例外。

今天的巴米扬,仍有当年屠城留下的废墟,最有名的叫Shahr-I-gholghola,意思是“噪音之城”,据说身临废墟,仍可听见当年屠城时万千民众撕声裂肺的哭喊。

不想世事轮回,几百年后,蒙古虎狼之师不再,“一代天骄”的子孙,沦为仇敌的统治对象。

雪山之颠养育的阿富汗各民族,最具有的就是复仇的血性,以侮辱还侮辱,一个小小的冤仇,如金钱、女人或者土地,就可以结下数代的仇杀,造成成千上万人的死难,更别提惨烈的种族仇杀悲剧。

哈扎拉人祖先对待其他民族的悲剧,就在他们身上重演了。

16世纪,在忍耐了几百年后,当地部族开始向草原民族发起攻击,成吉思汗一个后世汗王被击败,他的头盖骨被做成酒杯,它的头皮被填满稻草,四处招摇。

当年阿富汗内战最激烈的时候,有数万甚至数十万哈扎拉人被杀害。要知道,哈扎拉族总共也就200来万人口。

已皈依什叶派的哈扎拉人,与第一大民族、逊尼派普什图人的仇恨更是根深蒂固,他们称后者是“侵略者”和“压迫者”。

千年仇怨夹杂着宗教纷争,在当年内战中,尤以哈扎拉人和普什图人之间战斗最为惨烈。喀布尔城内千疮百孔的建筑,相当多就毁于这两派的生死较量的炮火。

所以,当年在阿富汗采访,很多哈扎拉人看到中国人的我,感到非常的新鲜和亲近。他们介绍,我们就跟你们中国人一样,也都使用十二生肖。

当然,也有一些历史学家指出,至少哈扎拉族祖先中的一部分,并非成吉思汗蒙古武士的嫡系子孙,而是此前和此后来到中亚定居的东方人,其中也包括在东方人口最多的汉人。

当然,这都是久远的事了。

哈扎拉人,像中国人吧

(三)

因为同样的面孔,当年在对阿富汗各民族的采访中,哈扎拉人就容易。

记得当时塔利班刚刚被赶出喀布尔,阿富汗临时政府成立。我曾在一个早上,没打招呼就敲开了哈扎拉人领袖、临时政府副主席穆罕默德·穆哈齐格的房门。

一看同样东方人的脸,老穆虽然诧异,但还是很爽快地接受了采访。

事后分析,以老穆不喜欢面对媒体的个性,能够如此爽快,与他的背景身份有关——作为一个弱小民族哈扎拉族的领袖,他迫切希望得到外界,尤其是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的支持。

因为在阿富汗四大民族中,普什图族、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背后,总可以看到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影子,只有哈扎拉族,因为历史和宗教等各种问题,一直孤立无援,受尽其他民族的欺凌。

也是在老穆的带领下,当时初生牛犊的我,竟然一路绿灯,没任何安检,就进入阿富汗总统府,旁观了临时政府第一次内阁会议。而且,看我们对他们手里的机枪很感兴趣,阿富汗老游击战士还很热情地交出机枪,给我们演示如何扣扳机……

那可是在阿富汗总统府唉!

往事历历,一晃20多年过去了。

今天早上为写这篇文章,回看当初的照片,时光真的催人老啊。

但万万没想到,20年过去了,哈扎拉的命运,仍旧充满着苦难。他们的敌人,不仅仅有塔利班,还有“伊斯兰国”等各种势力。

各种势力之间,互有较量;但哈扎拉人,总是被攻击的对象。最近几年的悲剧。

去年10月,一所教育中心外发生袭击事件,30人丧生;

去年5月,一家医院产科病房遭遇袭击,15名女性遇害;

2018年9月,一个摔跤俱乐部遭到袭击,20人死亡;

2018年8月,一所学校遭到袭击,34名学生死亡;

2017年,一座清真寺爆炸,39人死亡……

哈扎拉人似乎也对这种悲剧麻木了。以至于这次学校惨烈爆炸后,《纽约时报》一篇文章也感慨: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少数族裔常年遭受迫害的无奈表情。

尤其是哈扎拉女孩子,更是遭遇了一次又一次劫难。作为一个与东方人民族,哈扎拉人重视教育,但女孩子受教育,在阿富汗本身就充满争议。

以最近的这次学校门口爆炸为例,很多女孩子还没到16岁,她们的人生还没有充分展开,就倒在了血泊中。

而且,很多人担心,这只是一场大屠杀的序幕。

因为阿富汗又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打了20年阿富汗战争后,美国人正在匆匆撤军,塔利班卷土重来已成必然。当年苏联撤离,阿富汗随即陷入惨烈的内战,现在,又是类似的场景!

但美国人只想拍拍屁股赶紧走人,拜登说要将更多资源聚焦中国,哪管背后洪水滔天。

在遭遇这次惨烈爆炸后,有媒体报道,绝望的哈扎拉人表示,除了自己也拿起枪,他们没有选择。

但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呢?

我曾经的哈扎拉朋友,你们还好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