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滇池过度开发调查:开发商248万元行贿厅长,落马省委书记为其项目站台

2021-05-11 06:35:32 封面新闻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徐湘东 发自云南昆明

5月6日,生态环境部通报,云南昆明晋宁长腰山过度开发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通报指出,2021年4月,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督察发现,昆明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突出,长腰山区域被房地产开发项目蚕食,部分项目直接侵占滇池保护区,挤占了滇池生态空间。

几年间,一座“水泥山”拔地而起。而一个此前为保护滇池获评“感动中国”人物,也曾多次举报长腰山项目的身影,却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

张正祥

5月10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经过多方寻找,在昆明郊区的一个小村里,找到了曾经的“滇池卫士”——因坚持保护滇池而获评2009“感动中国人物”的张正祥。

此时,74岁的张正祥,仍旧在写着针对长腰山区域“古滇名城”项目的举报材料。

最执着的举报人

30年告倒200家企业

5月6日下午,看到生态环境部的通报后,身体不适的张正祥从床上挣扎着爬了起来。

老伴问他,你怎么下来了?

他说,中央来查了,我要写举报材料。

张正祥的家,是村里一处老旧的土坯房,进门后,里面有一个小院子。院子正对面有一张小桌子,上面铺着厚厚的一大堆材料。

他的眼睛不好,看文字时,眼睛几乎贴在了纸上,手里的廉价钢笔沙沙作响。

从1980年开始,张正祥就一直为保护滇池而“战斗”。2009年,因保护滇池的行为,获评央视“感动中国人物”,被人称为“滇池卫士”。

有人说,张正祥就是一个“疯子”,性格固执,为了滇池,他“一意孤行”,长期举报各种破坏滇池环境的现象。他没有朋友,众叛亲离,让自己活成了一个“孤岛”。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坚持什么。

张正祥在整理举报材料

5月10日中午,张正祥又将一批举报材料寄了出去。他说,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全人类。说这句话时,他用力挥舞着双臂,唾沫横飞。

张正祥身上,有很多旧伤。脖子上、双腿上、背上,包括头上,很多地方受伤,不止一次。他说,这是这些年来,因为举报被打伤的。“我还能打,他们要打我,我还可以和他们打。”他挥舞着拳头,很是激动。

抛开 “感动中国人物”“中国正义人物”的头衔,张正祥就是一名偏执、甚至略带张狂色彩的村民。

他5岁丧父,两年后,母亲又携两个弟弟远嫁。他从小吃“百家饭”长大,成年后,在滇池边钓鱼捞虾、挖野菜摘野果维持生计。他一直觉得,如果没有滇池,就没有现在的自己,“滇池养活了很多人,也包括我,我是在报恩。”

他吵过架,打过人,拼过命。在他的哲学里,谁打滇池的主意,他就要“收拾”谁,“滇池不能成为任何人牟利的工具。”

在过去的30年里,张正祥告倒过至少160家向滇池排污的企业,近40家采石场被他“关停”。这些数字,他记得清清楚楚。

当然,他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各种恐吓、威胁接踵而至,先后两任妻子离他而去,儿子精神失常,女儿也不再认他这个父亲。讲起自己的经历,他就像在讲传奇故事,手舞足蹈,还要拍桌子。

长腰山区域建筑群

最难缠的项目

开发商有省委书记站台

“当时是2013年1月,诺仕达集团‘古滇名城’项目开始启动,他们在长腰山上砍树。”张正祥说,“他们一直在打滇池的主意,想要让滇池变成他们的金山银山。”

“我想举报,于是每天都去,拿着相机去拍照。他们抢走我的相机,我就另外再买,他们打我,我就跑,等他们走再回去拍。”

看着长腰山上合抱粗的大树被一棵棵砍倒,张正祥非常气愤,但除了不停地举报,也无可奈何。“2013年1月份开始砍树,砍到2014年,到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建房了,这是开发商买来的地,我的举报没用。”

2014年8月3日,云南鲁甸发生6.5级地震。同一日,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林耘埜被相关部门带走。2015年12月,经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林耘埜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林耘埜的判决书显示,2013年9月,林耘埜利用担任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的职务便利,收受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名誉主席任某某现金248万元。

“我当时以为,毕竟受贿的人已经出问题了,那么行贿的人被追究肯定也不远了。”然而,让张正祥没想到的是,2015年,任某某不仅没有“出问题”,反而以20亿元身家进入“胡润百富榜”,居云南第14位、全国第1738位。

此后,张正祥的举报变得更加频繁,“我3天就寄一次举报材料,寄给昆明市,寄给云南省,寄给党中央。”

2016年到2020年期间,张正祥寄出了举报材料2000余份,中央也先后针对滇池生态环境保护一事展开督察,但“古滇名城”项目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规模越来越大。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就曾发现诺仕达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但晋宁区、诺仕达并没有及时停止对生态的破坏,反而在滇池一级保护区毁坏生态林建设了一条沥青道路,并陆续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违规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

2018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时,诺仕达已在二级保护区内建成167栋别墅,占地293亩,建筑面积10.8万平方米。

云南省2018年11月通过的《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又给了诺仕达继续进行房地产开发的理由。该条例规定,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可以建设健康养老、健身休闲等生态旅游、文化项目。

借此,诺仕达假借健康养老产业,在滇池二级保护限制建设区内又继续开工建设437栋别墅,共计占地1242亩,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据生态环境部调查,这些别墅的权利性质为“市场化商品房”。

这个项目为何如此“肆无忌惮”?

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查阅相关公开资料发现,“七彩云南·古滇名城”项目,起始于2012年11月,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秦光荣曾为该项目站台,并参加了该项目的奠基仪式。

而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19年5月9日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年1月19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秦光荣受贿案,对被告人秦光荣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元。秦光荣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长腰山区域建筑群

还要继续举报

张正祥:我永不退休

今年4月,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再次对滇池周边环境展开督察。

5月6日,生态环境部也针对“云南昆明晋宁长腰山过度开发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进行了通报。

通报指出,目前针对长腰山的开发,存在“非法侵占滇池保护区”“ 打擦边球进行房地产开发”等相关问题,进而导致“长腰山生态功能基本丧失”。

生态环境部认为,当地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在滇池保护治理上态度不坚决、行动打折扣,标准不高、要求不严,只算小账、不算大账,只算眼前账、不算长远帐,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

同时,昆明市迟迟不按《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要求编制出台滇池保护规划,导致滇池保护长期无“规”可循,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愈演愈烈。云南省相关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未及时指出并制止滇池长腰山等区域的违规开发建设问题。

“我想过这是迟早的事,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张正祥说,自己最近一次前往长腰山“拍照取证”,是在今年4月,正好是督察组督察期间,“当时我还不知道中央已经下来调查了,如果知道,我也要去当面举报。”

在张正祥看来,滇池的问题,其实远不止这一点,“通报上说,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其实除了这些问题,还有农田和耕地的保护等等,很多。”

张正祥说,接下来,他会继续搜集材料,继续保护滇池,继续坚持举报,“很多人都怕我,现在没有人敢理我,说一句话都不行,他们都怕和我扯上关系,因为粘上我的人,和我走得近的,都要倒霉。”

家里人曾对张正祥说,这个滇池又不是你的,你每天都去保护,保护了以后,但是什么都没有得到,还被打被威胁,连我们都被你连累了。你现在一个家都没有,你图什么?

他回答:我回不去了,我走上了这条路,就要一直走到死。“有人劝我‘退休’,我说,我永远都没有福享,永远都不会退休。我退休了,谁来保护滇池?”

长腰山区域正在拆除的建筑

5月10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现场走访了“古滇名城”项目,在长腰山面向滇池一侧,违规建设的部分别墅区正在拆除。同时,有大量工人在拆除区域种上小树苗。

据小区业主透露,靠滇池一侧,还有部分已经有业主入住的小高层和高层楼房,也在二级保护区内,但是否拆除还在讨论中。另外,被拆除的别墅大部分为期房,已经交房的,开发商表示,会根据条款进行相应赔偿。

相关报道:

央媒调查滇池沿岸:整改糊弄十余年,长腰山九成表面积遭破坏

近日,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云南督察时提出,滇池沿岸以“户外旅游休闲公园”“健康养老”等名义,涉嫌违规建设了高尔夫球场、房地产等项目。滇池163公里岸线有61公里已被房地产等项目侵占。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违规项目存在多年,当地各级部门轮番上演“敷衍式整改”,令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受到严重破坏。

2015年1月卫星地图显示,长腰山区域启动开发建设(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2021年1月卫星地图显示,长腰山90%以上区域已被开发为房地产项目,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高尔夫球场长期违法运营,当地多次敷衍整改

铭真高尔夫球场又名“培星·东岸高尔夫俱乐部”,位于滇池东岸,占地703.64亩,设计为18洞。

在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已印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的情况下,铭真高尔夫球场业主方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以“户外旅游休闲公园”的名义,于2008年前后取得立项、土地规划、建设施工、环境影响评价等手续。球场于2010年5月投入运营。

记者随督察组核查了解到,该球场最近的球道距离滇池不到百米,其5号、12号球道的全部区域以及4号、6号、11号球道的部分区域,位于滇池一级保护区范围内。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规划建设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球场共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456.68亩,占整个球场面积的64.9%。

自开业以来,该球场长期违法运营,拒不整改,而相关部门长期视而不见,敷衍了事:

——2011年,11部委联合发文彻查、清理高尔夫球场违规现象,根据昆明市政府上报的情况,该球场“已停止经营”。但事实上,该球场一直在违规经营。

——2013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规定:“本条例施行前,在一级保护区内已经建设的项目,由昆明市人民政府采取限期迁出、调整建设项目内容等措施依法处理”,并对一级保护区范围作出规定。但此球场未有整改。

——2015年10月,昆明市人民政府发布了滇池各级保护区明确范围,此球场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事实得以明确,但其未退出一级保护区并继续运营。

——2017年2月,昆明市在就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发现的类似问题制定整改方案时明确要“建立违规高尔夫球场检查和巡查长效机制”,但该要求未落实到位,球场依然在运营。

——2017年9月4日,原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环保局下发通知,要求该球场“立即停业并退出滇池一级保护区范围”,但该球场一直未整改并持续经营。

——2018年11月,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清高办”发文要求该球场进行整改。对此,球场于当年12月在一级保护区内的球场上“象征性”栽种了树苗,球场功能并未真正消除。

——2019年4月,省市县三级发改、自然资源等部门来球场核查,认为其已完成整改。多部门还在核查意见表中写道:在整治治理期间未发现弄虚作假行为,项目开发建设中未发现违规建设行为。

——2020年10月,有群众举报该球场违规经营,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对其进行约谈,但球场仍然我行我素。昆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该球场违规经营至2021年3月底,仅2016年至2021年3月期间,该球场累计经营收入1247.5万元。

督察组今年4月6日入驻云南后,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于4月11日对球场采取紧急措施,铲除了部分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的球场,并在铲除球场之上种植了树木。但督察组4月14日在现场看到,为显示成效,该管委会将部分杨树树枝插入浅层表土,冒充植树虚假整改。

以“健康养老”之名建高档别墅,长腰山90%以上表面积遭破坏

铭真高尔夫球场旁的长腰山,是滇池重要自然景观之一。但自2016年1月起,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在长腰山建设“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总面积达3426亩,涉及5个房地产项目,其中2个项目侵占了1530余亩滇池一级二级保护区。据昆明市晋宁区委区政府提供的数据测算,长腰山90%以上的表面积已遭到破坏。

“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项目涉嫌以“健康养老”之名行“高档房地产”之实。

根据相关政策,滇池一级保护区内严禁出现房地产项目,二级保护区内允许发展一定的“健康养老、健身休闲等生态旅游、文化项目”。记者随督察组核查了解到,“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规划建设、销售模式与高档房地产开发基本一致。晋宁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表示,该项目拥有“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其房屋不动产权证“权利性质”一栏为“市场化商品房”。

据统计,长腰山上已建成300余栋3层至4层低层建筑、300余栋中高层建筑。仍有500余栋3层至4层建筑正在建设,建筑面积在150平方米至770平方米之间,其中部分房屋已经售卖,单套网签备案价在218万元至2992万元之间。

此前,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曾发现,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有关项目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但该公司没有吸取教训,还又在滇池一级保护区内改建了一条400多米长、6米宽的水泥道路,目前该道路已被紧急拆毁并在此之上种植树木。

滇池开发乱象折射地方政府不担当、不作为、形式主义

督察组发现,滇池163公里岸线有61公里已被房地产等项目侵占,大量房地产项目与湖争地,“寸土必争”“寸土不让”。滇池的草海片区问题尤为严重,环草海25公里滨湖带已被房地产等项目完全侵占。

记者还采访了解到,因高尔夫球场草坪之下建有防渗层等设施,被侵占的山体涵养水源能力下降。球场维护所需的大量化肥与农药也最终排向了滇池。此外,房地产项目不仅严重摧残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还存在生活污水进入滇池的风险。

督察组认为,当地政府没有真正把滇池保护提到新的高度,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没有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滇池,“围湖造城”“贴线开发”城市盲目扩张的发展模式依然没有彻底扭转。

滇池沿岸长期无序开发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不担当不作为严重。督察组认为,昆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昆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等部门没有认真履行审核把关职能,并对偷换概念、“清高”不严不实等问题视而不见,还“配合”相关项目办理了审批手续。

部分部门还对相关违法违规项目提供“保护”。如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向昆明市上报的“清高”自检自查报告中,均未如实报告铭真高尔夫球场未退出滇池一级保护区且违规经营的问题,也未认真督促整改。

——形式主义滋生。督察组发现,十八大后虽有多轮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但当地均没有拿出实质性、强有力政策,甚至还曾多次组织或默许企业零星种树应付了事、“插枝充树”等行为。虽有多次发文和“回头看”,但没有从保护滇池的宗旨出发认真整改,没有真抓,企图蒙混过关。

插入土层不足10公分的枝条轻轻一拔就拔了出来。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近日,云南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对滇池保护治理工作进行现场督办,对长腰山过度开发提出整改措施。记者5月7日在长腰山片区看到,一些挖掘机正在对房屋进行拆除,相关违建道路已拆除恢复为绿带,一些工人正在山坡上植树。

昆明市5月10日通报称,滇池一级保护区涉及问题中,古滇精品湿地公园相关管理设施已拆除,公园已于4月23日向公众免费开放。

长腰山片区滇池面山二级保护区整改中,片区所有项目已停工整改,在建建筑的拆除和绿化修复工作正抓紧推进。

已彻底铲除高尔夫球场在滇池一级保护区范围内的5个球洞(果岭),对25亩用地恢复生态绿化。责成有关部门对企业违规经营问题开展调查和依法处置。

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昆明震感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