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江湖:中国小县城里的权力角色与分利秩序

2021-05-10 16:56:08 南宫钦文史

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衬托下,中国的小县城给人们的印象大抵是落后晦暗的,甚至还给人几分远离城市喧嚣的纯朴错觉。

其实,这些远离权力的小县城长久以来都处于一种闭塞的黑暗之中。山高皇帝远的小县城里的官员完全是一副关起门来做山大王的姿态。

当然,想要在片蕞尔之地攫取利益,并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做到的,盘根错节的利益锁链在小县城里随处可见。

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充斥着高利贷与黄赌毒的身影,只是闭塞割裂的小县城里的权力阶层早已固化,想要寻得光明并非易事。

闭塞县城遍地贪腐

小县城里的头号权力者自然是政府官员,他们站在这里权力分级的第一梯队,也自然地成为分利秩序的维护者。可能在很多人的眼里小县城这片一亩三分地是没有多少利益可贪图的。

其实不然,中国的小县城基本都能有十多万的人口资源,有些县城甚至更多。

有了人口资源,自然就能有相应的人口红利,房地产、餐饮以及教育等都能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而这些行业的运营流转里自然有数不尽的利益产生。

正所谓: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作为小县城里的权力掌控者,有数不尽的人想要和他们打好关系。权色的腐化之下,难免有意志不坚定的人背弃曾经的信仰,沦落为领导班子里的蛀虫。他们不仅自身堕落,还会为了方便攫取利益,不断地腐化他人。

或许,那些误入歧途的官员也曾挣扎反抗过,但最终没能逃过欲望的诱惑,成为了不法之徒。

这样的分级腐化屡见不鲜,尤其是一个没有前途发展的小县城,这里没有生产、科技以及创新,有的只能是在机关领导班子里打转,人情世故是这个地方的通行密码

即便是芝麻绿豆的村干部都能在承包农村土地资源以及收取费用方面大动手脚,谋取私利。

而这些官员敢于如此为非作歹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小县城中的普通民众对于这些贪腐的习惯与麻木。

以亲族、血缘发展起来的小县城,并不同大城市那般流动频繁。人们相互之间总是沾亲带故。

所以,人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很难理性化,按照传统以及规矩办事成了他们的习惯。那些有违法理的事情就在人情世故中消解了。

另外,中国的土地幅员辽阔,在信息不发达的岁月里,上级根本无暇管控到小县城的细枝末节。领导们能看到的不过是县级官员呈递上去的漂亮报表。

当然,随着舆论信息的畅通以及中央的重视,小县城也不再是什么山高皇帝远的法外之地。开放的公务员考试以及大学生村官制度都在为这些闭塞的地方投入新鲜正义的管理血液。

想要短时间内就荡涤这里的社会风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有这样充满学识以及正气的年轻人加入小县城的权力机构里,至少可以改变原本僵化体制下的官僚气息。

想要彻底改变现状依旧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这些新鲜的血液不仅要学会如何周旋在各种势力之间,更要注意不被欲望诱惑与蛊惑,毕竟这些蕞尔县城里隐藏着太多的利益链条不容外人打破。

处在这根链条上的人无不想继续自己作威作福的生活。没有人愿意退出,或者说这些沾惹了不良利益的人也早已无路可退。

即便是在环境如此紧张的状态下,他们依旧想要放手一搏,赌徒总是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会是最后的赢家。

蕞尔之地商业恶斗

在小县城的权力分级里,商人自然是要占得一席之地的。

小县城里的资源有限自然不能和大都市的商业运作相提并论,但是在信息媒体的轰炸下,即便是小县城里的居民也被滋养出极高的消费欲望与能力。

更何况,商人作为官方的白手套,许多运营操作需要他们的支持与帮助。改革开放之下,城市率先富裕了起来,为了平衡发展帮助落后的县城乡村,政府部门不遗余力地推行招商引资的计划,期望通过先富带动后富。

只不过事与愿违,先富起来的根本无心帮助落后者,反而变着法子地压榨落后地区。

每个小县城里都躺着烂尾的别墅、小区。那些打着发展生产与工业的园区也是常年冷清,很多外来商人与官员合作,交出一份漂亮的发展计划书后就做个样子,然后轻松套取上头的扶持拨款。

并没有得到更多工作岗位的平头百姓们还要承受房地产开发商的欺骗,去购买永远不能交付的房子以及承受虚高房价下带来的沉重房贷。

住房、出行、生活以及教育的成本都在这些商人的哄抬下水涨船高。走不出小县城的人们只能被迫承受,毕竟外面城市的消费更是他们不能承受的。困守此地的他们只能代代为这些商人、银行打工度日。

小县城的资源有限,经济利益蛋糕无法做大,所以谋取利益的方式就是不停地争夺。

在这场利益争夺战里,许多商人开启了利益输送的方式寻求官方的话事人与保护伞。由于官员不好直接参商,与合适的商人合作就成了最佳渠道。

他们捆绑成一条利益链,自上而下地欺瞒与榨取钱财。当然作为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蚱蜢,终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当上方的利刃劈下来时,那些曾经县城里的首富或者开发商的大老板就成了挡箭牌。他们有些人受牵累锒铛入狱,有些人甚至丢掉性命。

但是即便如此,依旧有数不尽的商人去攀附,期望自己站在最高的地方耀武扬威。诚然,他们出卖良心尊严终能换取几分利益,但同样也是让自己站在悬崖之上,随时有毁家陨命的危险。

黑恶势力盘根错节

比起县城里的官员与商人,最让老百姓记恨与恐惧的就是那些黑恶势力,他们这些人为了谋财甚至敢去害命。

在寻得保护伞后,更是开启黄赌毒的模式,替那些不方便出手的人做心狠手辣的事以及漂白来路不明的钱财。

他们是直接与老百姓发生冲突的,所以当上方雷厉风行时,这些人是最直接被清洗掉的。无论曾经如何叱咤风云,进入了中央打黑组的视线就再无逃脱的可能。

可是他们犯下的累累罪行又如何能清算干净,他们仗势放高利贷,开地下赌场,有多少家庭被破坏走向深渊。更可悲的是,这些破碎家庭里走出来的人因为负债,更是不得不走上同样罪恶的老路。

这些黑恶势力的无良行径,那些官员与民众自然是看到的。只是势单力薄的民众根本求告无门,毕竟这些黑恶势力都向各自的保护伞上交了好处。

若是一心求告,等来的或许不是正义的审判,可能是黑恶势力更加凶狠的拳头与威胁。

这些黑恶势力手上恶行累累,人证物证完全可以收罗齐全,只要上方想要动他们自然有办法。所以,这些黑恶势力也是竭尽所能地想要洗白。漂白自己手上黄赌毒的产业逐渐经营正当行业,或者想方设法将资金送往境外。

只是雁过留痕,再是竭尽所能地去抹去也会留下痕迹。何况这些黑恶势力作为一些官员手上的打手,要想处理某些官员就必然要清算他们。

所以,这些黑恶势力虽然嚣张跋扈,但是在权力分级里始终处于最底层。一旦有风吹草动的时候,更是被推出来做炮灰。

只是就算是个炮灰的角色也是有数不尽的人想要争强。毕竟比起毫无存在感以及注定被压迫的普通百姓,黑恶势力终究是能有作威作福的时候。

只是很多人还没有攀登到高峰就在争斗中彻底消失了。即便成功上位,也未必能逃脱被清算的命运。只是人们总是幻想自己是那个幸运儿而已。

近年来,随着传媒的发达以及中央政府的重视,一波波扫黑除恶打击贪腐的行动次第展开。

只是这些小县城里的势力大抵都盘踞了数十年,在他们的统治下有多少无辜者遭受迫害,无人问津。

更可怕的是,这些恶势力远去后,普通民众能否等来一个明朗的世道依旧是个未知数。毕竟,小县城的生死变化很难被时刻关注。

结语

中国的小县城里并不是人们想象的安宁与美好,甚至因为长期处于权力与舆论的边缘,上演着常人无法知晓的罪恶与不公。

闭塞的环境里,自然有贪婪的人想要关起门来做皇帝。虽然现在有着舆情监控,但是闭塞的环境下盘踞多年的势力以及人性的贪婪根本不会轻易被消灭,它们只会变换面目继续欢唱。

文/南宫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