缆车失火,150人在隧道中被1000℃高温烧成灰,12人竟反常逃生

2021-05-10 16:12:59 老粥科普

奥地利是个风景优美的国度,许多人喜欢去那里旅游度假,高耸的阿尔卑斯山是天然滑雪胜地,每年吸引大批游客前来寻求刺激。奥地利萨尔斯堡附近的卡普伦便是其中最受欢迎的滑雪场,从11月起这里就迎来旅游高峰。

奥地利卡普伦滑雪场

滑雪是件很爽的事情,当你脚踏雪板从高处飞速滑下,那种感觉别提有多刺激。当然啦,前提是你先要爬上山去,扛着沉重的滑雪装备爬上几千米高的山峰很痛苦,这令许多人对滑雪运动望而却步。

为了解决旅游者的这个“痛点”,许多滑雪场都建设了各种索道,把人拉到山顶再滑下来,这样还能增加更多收入。1965年,卡普伦索道公司先是建了一条轻型索道,但很快就因蜂拥而至的游客显得运力不足,于是他们在1974年又修了一条封闭式的缆车

新缆车没有动力,它通过钢缆拖动像地铁车厢一样在轨道上运行,标准荷载180人,里边有椅子,还有暖气。尽管缆车大部分时间都在狭窄封闭的隧道里行进,但游客们的主要目的是上山滑雪,他们并不在意欣赏低海拔地区秀美的山林景色,所以大家都会选择乘坐缆车上山。

卡普伦缆车可运180人

2000年11月11日上午9点,161名游客登上了这列缆车,他们准备在滑雪场度过刺激和快乐的一天。游客中有80多个奥地利人、37个德国人、10个日本人、8个美国人,还有几个欧洲其他国家的滑雪爱好者。

缆车没有动力,自然也不需要司机,不过会有一名售票员在车头位置通过液压系统操控缆车制动和车门开闭。车的底部有一套160升的液压油箱和管道,给车厢供暖的暖风机也安装在这里。

缆车以每小时25公里的速度在陡峭轨道上爬坡,车底的暖风机也全速运转,车厢里充满着快乐的气氛。谁也没想到出了故障的暖风机产生的高温烤化了液压系统的塑料管,液压油正在渗漏出来。

缆车向上不远就进入隧道

当缆车进入隧道600米时,由于液压管道破裂失压,车厢停在了隧道里。随着漏油越来越多,车底的火也越烧越旺,并且点着了车身,车里的游客乱作一团。

卡普伦缆车上有两个灭火器,分别放在车头和车尾的控制室里,车尾起火,位于车头的售票员过了几分钟才意识到。售票员将灾情报告给车站控制中心,但却因为没了液压怎么也开不了门,所有人都被困在充满有毒烟雾的车厢里,一部分乘客陷入昏迷。

燃烧的列车

在浓烟和烈火炙烤下,车厢后部有人用滑雪杖打破有机玻璃车窗爬了出来,这时售票员也想办法手动打开了车门,带着还有意识的乘客下车。一部分乘客选择穿过熊熊燃烧的车尾向下逃亡,更多的人选择向上走,因为缆车的前半部分还没起火,上方看起来更安全一些。

然而向上逃亡的人都错了,等待他们的是惨烈的死亡。

由于空气被火焰加热,在着火隧道中会产生一种“烟囱效应”现象:热空气因为膨胀,密度降低,它会向上流动;下方如果有新鲜冷空气不断补充,空气中的氧气会使燃烧更剧烈,于是上方的热空气会越来越热,空气流速越来越快,使整个隧道变成一座巨大的烟囱,火焰上方的温度很快会超过1000℃,没有人能在有毒浓烟和高温中活下来。

烟囱效应

卡普伦隧道里的大火持续烧了3个多小时,向上逃跑的人并不能坚持多久,因为这条隧道的倾角约43°,总长度达3300米。刨去缆车已经走过的距离,逃亡者至少还有2.7公里的路要走,而这条路只通向死亡。100多人向上走出没多远就一个接一个被浓烟熏倒,高温烤化他们身上的羽绒服,火焰紧接着吞噬了他们的身体,将他们烧成灰烬。

隧道火灾很快烧断了通向山顶的电缆,另一辆下行的缆车因为断电停在了半道上,车里的服务员和一名下山的乘客不幸遇难;浓烟顺着隧道进入山上车站,又熏死了车站里的三个人,加上150名上山游客,整个事件总共导致155人死亡。

火灾后的隧道里惨不忍睹

迎着大火向下跑的12个人活了下来,据说这些都是德国人,其中一位是干了20年的老消防员。我们所有人的直觉都是趋利避害,下边有火第一反应自然是向上跑,但消防员的经验告诉我们因为有烟囱效应向上跑是死路一条,只要冲过车尾的火障就能逃出生天,150个人用生命证明了他是对的。

隧道逃生电影片段

卡普伦缆车隧道火灾教训极其深刻,但最终没有人为此承担责任,当地被捕的16人全都无罪释放,缆车公司赔款1390万欧元,隧道永久封闭,改成架空索道运送游客。当地专门为遇难者建了一个小纪念馆,以供后来的游客瞻仰。

对于我亲爱的读者来说,你也许没有机会去奥地利滑雪,但我希望以此文告诉你什么是烟囱效应,以及如何从火灾中逃生:当楼房起火时,千万不要乘坐电梯,那可能是最危险的地方;消防通道不仅应该保持畅通,平时还要紧闭防火门,不要嫌麻烦,否则消防通道也会成为另一个大烟囱,危害大家逃生时的安全。

延伸阅读:

飞机空中解体,17岁的她从空中落入亚马逊雨林,随后的一切堪称传奇!

Juliane Koepcke是一名德裔秘鲁籍哺乳动物学家,她还有个更广为人知的身份:秘鲁国家航空508号航班空难唯一的幸存者。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她的故事。

Juliane出生于秘鲁的利马,父母都是德国人,父亲是著名的生物学家,母亲是同样厉害的鸟类学家。

他们原先都在利马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工作,在Juliane 14岁时,他们离开利马,去亚马逊雨林中建设研究站——Panguana。

Juliane跟在父母身边,成了一个妥妥的丛林小孩,学会了各种关于丛林求生的技能。

后来,她进入一家秘鲁高中,过起了和其他孩子一样的生活。

她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少年时期的丛林生活,有一天竟会救自己一命…

1971年12月,当时Juliane的妈妈刚好在利马工作,而她也即将从利马的高中毕业。

当时她爸爸正在亚马逊雨林Panguana的家中,等待妻子和女儿回家过圣诞节。

原本,Juliane的妈妈想在12月19或20号回家,但Juliane希望参加完学校的毕业典礼再走,而典礼的时间是在12月23日。

妈妈同意再待几天,平安夜再和女儿坐飞机回家。

但平安夜那晚,所有航班都满了,只剩秘鲁国家航空的航班还有座位。

Juliane爸爸刚开始反对她们乘坐这个航空公司的飞机,因为他们声誉不太好。

但因为没有别的选择,心想自己应该不会那么倒霉,最后她们还是定了秘鲁国家航空508号的航班。

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Juliane回忆了当时的场景…

“那是1971年的平安夜,大家都急着想回家,我们都很生气,因为飞机晚点了7个小时。

突然之间,我们进入了一片漆黑的云层中,我妈有点焦虑,但我还好,我喜欢飞行的感觉。

10分钟之后,显然是出事了。

飞机开始剧烈颠簸,所有行李架上的包裹都掉了下来,礼物,花朵,圣诞蛋糕在机舱内翻滚。

我看到飞机周围都是闪电。

我很害怕,和妈妈握着手,什么也说不出来。其他乘客开始大哭,抽泣,尖叫。

又过了10分钟,

我看见飞机右翼上闪烁着光芒……发动机被闪电打到了。

我妈妈冷静的说了句:”这就是终点,一切都结束了。“

这是我从妈妈那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飞机开始俯冲,所有人都在疯狂的大叫。

引擎的轰鸣声充斥着我的大脑。

又突然,噪音消失了,我已经在飞机外面了。

我被安全带绑在座位上,头朝下往下坠落。

我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耳畔的风声。

我感觉无比孤独。

我可以看到下面的丛林的树冠正在向我逼近。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

之后我才知道,飞机在3000米高空解体了。”

Juliane生还的原因至今还是个谜。不过有些人认为,座椅可能立了大功。在下落过程中座椅可以像个直升机一样不断旋转从而减缓下落速度。另外,在即将触地时,雨林中的树木也可能起了缓冲的作用。

总之,

她活着落到了人迹罕至的亚马逊雨林。

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当时正在下雨,她全身湿透,于是整个人缩到座椅下面躲雨。

“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像被棉花包裹了一样。

用尽所有力气只能跪起来,然后马上又眼前一片黑。”

休息了一天半之后,她才总算能站起来。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锁骨断了,骨头在她皮肤下重叠,好在没有穿透皮肤。

她的小腿上有一个很深的撕裂伤。

手臂上的一个伤口开始感染长蛆。

后来医生发现,她胫骨也断了,脊椎也伤了,前交叉韧带也撕裂了。

可能是由于当时处于极度惊恐的状态,她对很多疼痛都失去了知觉。

等自己有足够的力气后,Juliane强迫自己站起来行走。

身处这样一个没有人烟的丛林,周围充满蛇,鳄鱼和各种有毒的动植物,大多数应该会立马吓尿。

但Juliane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她就是在丛林长大的,

“我知道雨林并没有那么危险,它不是人们口中的’绿色地狱’。”

后来她知道,她当时所处的位置,离父母的研究站只有48公里左右。

她不担心自己,但很担心妈妈。

等她可以行走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她。

但她什么也找不到...

到了第四天,她听到了国王秃鹫飞下来的声音,她认得这种秃鹫的声音,也知道它们飞下来是因为附近有很多腐肉,而那些腐肉,大概就是那些乘客的尸体…

顺着它的声音,她找到了一排3人座椅,有3名乘客的尸体还被安全带绑在里面。

他们头朝下撞向地面,因为冲力太强,他们在地上冲出了一个约0.9米深的大坑。

其中一个遇难者是女性,Juliane担心是自己母亲。

她用树枝挑动尸体,发现她脚上涂了指甲油,而她知道妈妈从来不涂指甲油。她松了一口气,又立马为自己自私的念头感到羞愧。

在刚开始那几天,Juliane偶然能听到上空有救援飞机的声音,但因为树冠太密,她看不到飞机,飞机上的人也看不到她。

最终,这些飞机的声音也消失了。

他们已经停止搜救,想要逃出去,Juliane就只能靠自己了。

那是她一生中最绝望的时刻。

她身受重伤,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怎么出这片一望无际的森林,也没有任何粮食。

找水还好办,只要舔树叶上的水珠就好。但找吃的真的是很困难,她没有工具捕鱼,也没有工具去挖一些植物的根茎。

而且她知道,雨林中有很多植物都是有毒的,不能随便吃。

幸运的是,她在坠落地附件发现了一包糖果。

这包糖果成了她唯一续命的食物。因为太过珍贵,每天她只吃几颗。

当糖果吃完后,她经历了难以忍受的饥饿。

有一刻,她想过吃雨林中的野生蛙。

但因为当时身体太虚弱,她完全抓不到….

后来她才庆幸自己没抓到,因为那些蛙是剧毒的箭毒蛙。

Juliane在坠落地附近找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其他幸存者,但她找到了一些泉水。

她想起父亲曾经跟她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在丛林中迷路,那就去找水,然后跟着水流走。

因为一条小水流会汇入大水流,大水流会汇入更大的水流,更大的水流还会汇入更更更大的水流。

只要顺着水流,你就能遇到人。

妈妈一直找不到,她的体力日渐衰减,她知道,想活下来,必须赶紧逃出去了…

于是,她决定顺着水流开始走…

这是一个漫长又煎熬的过程。

她当时只穿着一条迷你短裙,雨林里白天潮湿闷热,经常下雨,但到了晚上就很冷,每一个夜晚都无比难熬。

在坠机中,她丢了一只鞋,眼镜也不知道去哪了。

她高度近视,热带雨林的地面上又有很多伪装成树叶的毒蛇。

为了不被蛇咬,她每走一步之前,都会用抛掷鞋子的方式来避开前方道路上的蛇。

她跟着小溪走,

小溪汇入大溪,再汇入更大的溪流。

最终,她走到了一条可以踏入其中的溪流边。

她决定进入溪流中,靠着岸边行走。

虽然她看到有鳄鱼在溪流中进进出出,但她知道这些鳄鱼很少会攻击人。在水中行走比在地面上行走要安全。

沿着溪流行走时,她看到森林中很多通道都被倒下的树木挡住了。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地方平时根本没人来,她开始担心自己再也不可能找到回家的路…

但她别无选择,只能沿着溪水继续往前。

到第10天的时候,Juliane看到了一艘小船。

刚开始,她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但她靠近时,发现自己真的可以摸得到!

那一摸,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打了一剂肾上腺素。

在船附近,Juliane看到一条通往另一片森林的小道。她感觉顺着它走,可能会见到人。

在那个时刻,她已经无比虚弱,只能一点点往前爬行。

她手臂上感染的蛆往她的骨肉中钻,疼痛让人难以忍受。

她沿着小道艰难前行了很久,最终看到了一个棕榈叶屋顶的小屋。

小屋里有个发动机,还有一升汽油。

她想到小时候父亲曾用煤油给狗狗处理过类似的伤口。

于是她吸出汽油,把它浇在自己的伤口上。

汽油刚接触伤口时,疼痛剧烈,但有效果,她拔了大概30条蛆虫出来。

第二天,她听到小屋外有人类说话的声音!

”那就像是听到了天使的声音。“

当那些人看到她时,立马惊的不出声了,他们以为自己看到了传说中水神,一种半豚半人,金发白皮肤的女神。

好在Juliane会说西班牙语,很快向他们解释了过去几天自己的遭遇。

接下来那天,这些人就带着她坐船来到了附近的小镇,在那里,她接受了治疗。

被救之后,Juliane疯狂寻找母亲的消息,但最终在1月12日,救援人员发现了她的尸体。

后来她才知道,母亲落到亚马逊雨林时也没有马上死去,但她受了重伤,无法动弹,在几天后才去世的…

她不敢想,那几天,母亲是怎样的绝望…

因为种种巧合和幸运,Juliane成了秘鲁国家航空508号航班中唯一的幸存者。

ref

https://www.bbc.com/news/magazine-1747661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uliane_Koepck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DyTyszVyCM

--------------------------------------

深惑星:扔靴子探蛇,在水中行走不惊扰鳄鱼,用汽油拔蛆虫……这些我都是第一次知道

张nangnang:沿着水走能找到人居住地不随便吃东西(知道大多数植物有毒)走在水中(鳄鱼不会随便伤人比地上的蛇安全)伤口倒汽油等等好多呀要是没有雨林经验不是分分钟死掉了吗

拾鬼:真的是运气好+意志力强,她母亲如果降落时幸运一些不受那么重的伤,比她生存率更大,可惜没有如果……我想起上次那个高楼坠下的女童也是只折了手臂,在这方面儿童的体型更有优势?

中二晚期不逗猫:小姑娘的爸爸真的教了好多必要的知识!

Aika_Bi:3000米我的天呐,太欧了,胆子也大,有鳄鱼大小溪简直是童年噩梦

…………………………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