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保险业:疫情风险直逼战争,排除在保单之外

2021-05-10 15:50:42 海外即时通

路透社发布了一篇文章,分析了新冠疫情之下,保险业所面临的困境与难题。

当去年全球大部分经济陷入瘫痪时,保险公司面对全球超过1000亿美元(约合6431亿人民币)的估计损失,直接拿起红笔,将疫情保险从所有新业务保单中剔除。

法国再保险公司SCOR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丹尼斯·凯斯勒(Denis Kessler)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总结道,疫情风险就像战争一样。他说:“我们把战争排除在外,它是不能投保的。”

但是,随着旅游、酒店、建筑和制造业等行业恢复到新的常态,巨大的需求正促使保险公司想办法将疫情风险重新纳入保单,但又不至于使保单的价格过高。

就拿电影和电视业来说。美国公司SpottedRisk设计了一个模型,该模型建立在150个国家的电影拍摄地多年的政治和经济环境数据,以及一年来因疫情停工的数据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个定价机制,以涵盖因大疫情而停止生产的风险。

SpottedRisk首席执行官珍妮特·科梅诺斯(Janet Comenos)说:“20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但我们找到了一个方法。”

该公司拒绝透露其客户的名字,称它的保险政策已经使19部预算在100万美元(约合642万美元)至8500万美元(约合5.4亿人民币)之间的独立电影和电视作品得以在全球各地拍摄。

SpottedRisk公司的保单通常在5万美元(约合32万人民币)至8万美元(约合51万人民币)之间,保额为100万美元(约合642万人民币),这有助于填补好莱坞的空白,因为独立制片人一直在抱怨缺少保险。这与英国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英国政府为使电影和电视制作正常进行而制定的计划中,没有保险公司参与。

虽然电影业的风险在有限时间内是相对可控的,但航空公司等行业的潜在损失要大得多,可能被证明更难投保。许多保险公司表示,只有政府提供后盾,像一些国家为洪灾或恐怖袭击所提供的一样,大范围的保险才能恢复。

改造

保险公司不希望再次陷入困境,因为没能预测到为了抑制疫情并使摇摇欲坠的卫生系统保持活力,世界各地的经济会在多大程度上被封锁。

风险建模公司RMS的首席研究官罗伯特·穆尔-伍德(Robert Muir-Wood)说:“我们的建模确实捕捉到了感染和死亡率。它没有捕捉到政府如何应对的所有微妙之处,这些微妙之处是由ICU(重症监护室)的空闲床位数量所驱动的。”RMS现在正在将这些因素考虑在内。

业内人士说,政府的应对意味着,贸易信贷、活动取消和业务中断保险的索赔高于人寿保险,因为许多死亡的人可能由于年龄原因没有持有人寿保险。

苏黎世保险公司(Zurich)的积累管理负责人伊万·斯塔尔德(Iwan Stalder)说:“一年前,在非寿险方面,我们基本上没有疫情的建模能力。”他后来参与了更广泛的疫情情景建模工作。

很少有人恢复为非寿险保单提供疫情保险,除非事件提前很久被安排,而且保险是在几年前购买的,比如奥运会

保险业人士说,取消奥运会将导致“惊人的”20-30亿美元(约合128-192亿人民币)的巨大损失。

保险公司已经向政府寻求帮助。英国、欧盟和美国都在考虑这样的安排:商业保险公司的保险将由政府的再保险计划来支持。这样的计划可能比商业救助的成本要低,但由于政府正在努力解决手头的问题,制定这些计划的过程很缓慢。

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有人说,商业保险公司有能力做得更多。

再保险公司TigerRisk Partners的首席执行官罗德·福克斯(Rod Fox)说:“私人市场有能力创造解决方案。”该公司帮助SpottedRisk为其电影和电视保单寻找承保人。

覆盖新冠疫情的另一种方式可能是通过所谓的保险挂钩证券(ILS)将疫情风险重新包装成债务,与养老基金等投资者分享风险。

基金管理公司施罗德投资(Schroders)的寿险ILS投资组合经理斯科特·米切尔(Scott Mitchell)说:“在新冠疫情早期,我们清楚地认识到,疫情之前适合的模式已经不再适合了。新冠疫情特有的方面根本没有被捕捉到……该疾病的特点和政府的应对,以及其中涉及的政治因素。”

施罗德公司已经开发了新型的人寿ILS,它考虑到了死亡率以外的因素。

保险公司也在研究所谓的参数化政策。当达到某个触发点时,例如政府实施封锁,这些保单会自动赔付特定的金额。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负责金融和企业事务的主任格雷格·梅德克拉夫特(Greg Medcraft)说:“如果你在它周围设置一个边界,你就可以为风险定价。对于低概率、高影响的事件,如气候变化、网络、疫情,你必须有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虽然疫情作为一个整体很难承保,但一些保险公司已经设法将风险的一小部分分割出来,例如提供短期的旅行保险,或者为新冠患者在离开医院后提供额外的医疗保险。

但投保人今后可能必须得接受更多的费用。

伦敦城市大学战略管理学教授保拉·贾扎布科夫斯基(Paula Jarzabkowski)说,企业可能需要向保险公司展示他们正在将风险降到最低,例如要求现场活动的观众出具新冠检测阴性证明。

她补充说,为了使保险公司能够带来足够的保费以覆盖疫情风险,企业中断保险可能需要像汽车保险一样成为强制性保险,“这确实能确保每一个容易产生风险的人都对它承担一定程度的责任”。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保险#、#金融#、#风险#

作者:周周

责编:Jax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