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浮现“国际出差商务中心”,全世界老板都来这里见客户

2021-05-10 01:55:43 鲁晓芙看欧洲


致力于搭建中欧之间的投资、商贸、文化合作桥梁,广交朋友,互通有无。

阿联酋迪拜是世界少数没有因疫情封锁的城市之一,这些城市开放商务人士免隔离入境谈生意,成为疫情期间新兴商务之都,有如二战期间知名自由城市卡萨布兰加,所有的老板商务精英似乎都聚集在这里,办事情谈业务。

面对迪拜的竞争,新加坡也积极采取措施,试图留住之前各国商务精英和老板。

不过,这么做有其风险,一些城市因开放导致疫情上升,被迫重新封锁或设立限制。

图片说明:迪拜举办波斯湾国际食品展Gulfood,吸引成千上万外国商务人士参观。

商务客抢入驻就爱当面谈生意

奥地利40岁企业家里斯多弗现在举家搬到迪拜,因为那是少数仍然开放而且不要求入境隔离的城市之一。他说,公司五分之四的客户和合作伙伴都出现在迪拜,很多人来了以后就待下来,“他们发现,许多朋友、同事和合作伙伴如今都在迪拜,大家谈事更加容易了”。

马来西亚一间新创公司35岁创办人胡伊,今年在迪拜待了2个月,这段期间他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本家、银行家和企业家交流,为自己开发的投资应用程序争取到20万美元(约人民币160万元)资金。他说:“面对面交流仍是建立关系最好的方法之一。如果我们没见过面,你可能不会开支票投资我的生意。”

25岁以色列裔比利时籍企业家卡地罗,去年11月前往迪拜,希望避开以色列特拉维夫、伦敦和比利时的疫情封锁,继续谈生意。抵达迪拜后,卡地罗拜访了美国投资人,为自己的公司ShadowBreak取得资金。他表示:“我认为在疫情期间还能参加面对面会谈,真的很赞。”

33岁的塔堤雅娜.科夫曼创办了一个加密货币基金,她去年10月从美国洛杉矶到迪拜,原本只想短暂停留,结果却待下来,在这里建立公司并拿到阿联居留许可。她说:“在这里你真的可以像2年前一样,和客户面对面交谈、共进餐点并完成交易。”

疫情期间的世界商务洽谈中心,需要勤勤检测快快接种

在疫情期间,正常生活是很大的吸引力。不缺钱的企业主管,纷纷搬到像迪拜这样,能够面对面谈生意、也能正常生活的城市。

迪拜的餐厅、商店和企业办公室一直维持开放,但疫情却没有像欧洲和美国一样严重。这么做当然有风险,阿联今年1月和2月病例激增,部分原因是游客涌入迪拜,但之后迪拜迅速展开疫苗接种行动,现在7天平均死亡数已经比2月间减少约80% ,每天仅3人病死。

阿联酋也是新冠肺炎检测最密集的国家之一,今年2月的波湾国际食品展Gulfood,吸引成千上万外国商务人士参观,是疫情爆发以来第一个全球性会展。

目前多数国家都要求国际旅客入境前必须隔离,甚至禁止入境。现在美国人通常无法入境欧盟,到英国也必须隔离10天。美国仍禁止大部分欧洲国家、中国、南非和巴西旅客入境,商务客要入境中国、澳洲和大多数东亚国家难度很高,通常要隔离很久,只是两周。

图片说明:迪拜是疫情期间少数仍维持开放的城市。图为一名男子脱下口罩面对机场人脸辨识系统。

全球商务洽谈中心,也竞争激烈

立陶宛前外交部长巫萨克斯,现在任职一间总部位于塞浦路斯的民间企业,他今年3月前往乌克兰首都基辅参加董事会会议。他说:“你当然可以使用Zoom开会,但面对面开会就是不一样,尤其是你要进入新市场的时候。”

乌克兰尽管和俄罗斯关系紧张,最近一度剑拔弩张,差点打起来,但是,乌克兰首都基辅却想发展独特的商业优势,一度曾是和迪拜类似的商业绿洲,但今年3月因确诊激增,被迫实施防疫封锁。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其实也是另一个类似的商业绿洲。

一些法律要求和公司法规,为了防范风险,也要求企业高层必须在疫情期间进行海外旅行,找个地方面对面开董事会。

阿维亚解决方案集团创办人兼主席杰梅里斯现在也住在迪拜,他说:“公司规定董事会必须面对面开会,所以我们必须设法召开实体董事会,有人为此要转机好几次。”

阿维亚解决方案集团通常在塞浦路斯或伦敦举行董事会,但因为疫情,这两个地方都没办法去,去年12月董事会只能在迪拜召开,今年3月则在乌克兰首都基辅。

亚洲金融中心新加坡原本以欢迎商务客著称,现在要求获准入境的旅客在指定饭店隔离2周。为了方便外国商务客和本地人谈生意,新加坡今年3月在机场附近,开设用货柜改建的旅游泡泡饭店,来访企业主管可在用玻璃墙分隔的会议室,和新加坡居民开会,玻璃分隔的房间都有独立空调系统,杀菌装置会用紫外光,照射他们互相传递的文件和名片,食物盘透过特殊入口运送,窗户也是密闭的。

图片说明:新加坡在机场附近开设用货柜改建的旅游泡泡饭店,可在用玻璃墙分隔的会议室谈生意。

荷兰一间风力发电公司52岁共同创办人范德海登,上月待在旅游泡泡饭店一周,和一间新加坡公司讨论合资生意。他说:“这根本是监狱,我待在那里的第一晚,感觉像是做错事在受罚。我们待在那里5天,完成了原本可能需要2个月才能完成的事,但真的很无聊,我真的、真的、真的很高兴能离开。”

如果文章引起大家共鸣,请大家点赞转发,谢谢。

附:一位女性朋友坐在对面,房间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对着比利时精酿啤酒和法国玫瑰酒,西班牙小吃和意大利火腿片,我们聊聊欧洲。

网红经济是一种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下的经济现象,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产物,中国的网红经济在发展中迎来了爆发点,实际上,欧洲各国的大小网红们,也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东方大国。

德国学者说:“中国是全球网红经济的发动机,也是世界第一网红经济国。

在网红经济迅猛发展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