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品铺子:坚果销量之谜!

2021-05-09 08:23:18 搬砖小组

小组写三只松鼠的财报观察时,提到要跟直接竞品良品铺子对比,没想到顺势吃到了良品铺子财报里一个大瓜!今天给大伙儿们抽丝剥茧的分享一下~

首先是在查找销量数据的时候(见下图),发现2020年良品铺子的销量竟然下滑了80%!2019年坚果炒货销量数据是955.5万公斤,2020年只有195.8万公斤,那就是减少了760万公斤的啊!仔细看下面一行小字说明,公司解释说是2020下半年处置了一个子公司临安良品铺子,敢情大部分的坚果销售来自这个子公司啊?

临安良品这个子公司看起来就不简单,是个有故事的子公司。首先作为贡献了绝大部分坚果炒货销量的重点子公司,公司竟然仅持股60%(见下图);然后,这么重要的子公司怎么就卖了?卖给谁了?再者,如果说2020年下半年“临安良品”的销量不计入公司销售,那公司下半年的坚果收入又是怎么来的呢?

对于这笔处置,这几个问题是可以一起回答的。小组带着疑问先去找公司卖给谁了。这个在2020年报披露得非常简单:2020年7月作价4300万元处置了这60%股权。但搞笑的是公司写成“本公司与临安良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见下图)——这不就成了“我跟你签个把你卖掉的协议”吗?公司是有多不想披露买家身份啊!!

更离谱的是转让价格才4300万!前面就说到,这个临安良品占了起码760万公斤的坚果炒货销量(这还是假设2020年销量不增长的情况下算的),用2019年的平均每公斤单价145元计算,那也是11亿元的销售体量;那么按2019年坚果炒货产品线25%的毛利率,就是2.75亿的毛利!一年!

当然,由于这个数据实在太匪夷所思,小组总觉得其中是不是“有诈”。于是在2019年报中找到了公司披露口径的临安良品业绩(见下图),原来临安良品在2019年的收入3.78亿,净利润只有不到1400万。如果2020年的数据没增长,那么4300万的定价可以说是见仁见智的事儿。

但是!这样一来,前后的销量数据是有逻辑冲突的:如果说临安良品2019年的销售额只有3.78亿,按照2019年145元单价计算出的销量为261万公斤,也只能解释前述760万公斤变化销量的34%,将近5000吨销量的减少(即760减261万公斤),公司是没有解释清楚原因的。

此外,这笔4300万的交易到年末才收到1000万现金(见下图),这交易对买家来说实在是做得太划算了,到底是何方神仙啊?

我们通过查询工商信息可以发现,“临安良品”目前的主要股东是“许薇”,与20年7月的工商变更中股东变化也对得上,看起来买家是她没跑了。

同时,在临安良品出售前,少数股东也是“许薇”,并且早在良品铺子2018年的招股书申报稿中,就是临安良品的法人代表(见下图)。也就是说,“许薇”这个少数股东在2020年把临安良品买断了。

在招股书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临安良品的第一大供应商是杭州临安无他求是食品炒货有限公司(“无他求是”,下同),这个供应商是许薇的爸爸控股的。

尽管临安良品向许薇父亲控制的“无他求是”采购炒货(见下图),但在合并报表层面,只是子公司少数股东与集团供应商的股东有亲属关系,跟上市公司之间不构成“关联方交易”;并且公司也在招股书中披露与“无他求是”的采购定价非常公允,在合规层面好像也没毛病……

扯远了,那么现在我们已经回答完前两个问题,就是这个子公司到底有多重要(销量因为它的出售下降多少、销售额规模有多大)和卖给了谁的问题,剩下两个问题在年报中是没有直接答案的:为什么要卖掉这么重要的子公司?卖掉这个子公司之后,为什么销量下降了但公司收入没有影响?这两个问题又是一体的,下面要涉及一些主观推测内容了(杠前请注意!)

公司的坚果炒货销量大幅下降,但坚果炒货收入并没有剧烈变化(见下图),无非两种可能性:要么其他子公司把这个坚果收入缺口顶上了;又或者,更合理的版本可能是:临安良品因为出表,从公司直营转变成加盟模式,于是可以只计算加盟商销售收入,而不披露加盟商的销量,也就是年报中的销量数据仅是直营部分的披露。用合规的方式把自己核心的商业数据(销售量、单店销售量等)藏起来,也为自己留出调整的空间,是不是才是公司如此操作的真实目的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