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工到公司老板,创业4个月做到200万,稳坐类目头部后竟转型了

2021-05-09 08:16:26 乔田娱乐说

一毕业就成了电商

九年前,戴总在安徽合肥上大学,学的是设计专业。毕业之后,戴总去了广州,他跟三个同学一起去找工作。2012年的广州电商发展的比较不错,可能是产业原因,在找美术相关的设计工作时,戴总就发现有特别多的电商公司,面试的也大部分都是电商公司,机缘巧合就进入了电商行业。

在一家电商公司里,戴总正式成为了一名电商从业者,做的是美工的工作,一做就是三年,后来做到了美工主管的职位。2015年,在最后一家公司里,戴总受到了老板的影响,那个老板是一个90年的老板,年轻有为非常能干,当时2014年创业第一年,就做了1000多万。

“我跟他年龄差不多,我们都是学美术专业的,在他的公司干了一年的时间,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老板,觉得这个老板特别厉害。”戴总说,于是他去看了老板的一些人生经历,戴总发现这个老板在电商方面的一些认知,是他那个年纪和当时那个阶段没有的,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同龄人之间的差距感。

第二年,这个老板把公司给了他的合伙人,离开公司去北京做了投资人。戴总在这家公司里工作了一年多,学到了很多,从运营到美工到客服基本都有所了解,他想着是不是自己也可以出来创业试一试。

有了想法之后,戴总就开始行动了,他跟另外一个同事一起创了业。一开始他也是想自己创业,但后来他跟这个同事一起吃了一顿饭,觉得这同事还不错,而他自己不懂供应链,于是俩人就一起合作,同事负责供应链,他负责设计和运营,合伙开了一家小淘宝店,做起了毛衣的生意。

电商创业一个月做了30多万

戴总记得很清楚,当时创业的时候是7月,但自己运气特别好,到了8月店铺生意就爆发了。因为他遇到了淘客,这在当时的淘宝首页比较火,类似今天的今日头条。“有一个淘客觉得我们的产品不错,我们通过他写一些文章,再投放到当时的今日头条里,然后就火了。”戴总回忆道。

忽然的某天一天之内卖了100单,接着第二天又卖200单,第三天继续这个节奏,那一个月里订单量突然爆发。“我创业的第一个月做了30多万,就因为运气好,我也没做什么直通车、钻展,全部都没有做。”生意火爆并没有冲昏戴总,他对订单的爆发有着清晰的认识。

接着的第二个月和第三个月,戴总跟他的同事做到了60-70万,一下子进入特别忙碌的状态,所有的人力都在解决忙碌的工作,没有人有时间去想下一步怎么办,选什么款和产品。到了11月份,戴总发现开衫毛衣就不怎么好卖了。再后来,之前依靠淘客的方式也不那么吃香了。

虽然没有以前生意好,但是戴总也在坚持着做,没有放弃。这件事让戴总意识到,如果只依赖于某一个渠道流量的方式,不好做是一定的,因为流量是抓不住的。

转型研发产品,4个月做了200多万

为了想清楚接下来要做的东西,戴总在家里呆了3个月。他觉得要做的这个东西一定是基于产品考虑,而不是基于流量。后来他找到了健身服行业,决定切入健身服行业的时候,他也去做了些功课,去了解这个行业里的头部企业,一年能够做一个多亿的销售额。

市场上已经有健身服了,再去跟进并不容易,戴总也发现不行,于是他寻找新的策略,做差异化的健身服。在ins上找了一些产品,研究了国外健身的人的喜好,发现他们健身的目的跟中国不太一样,中国以瘦为美,健身的目的就是为了瘦。而国外的人以塑形为主,目的是把身材练得特别性感。

当时国内没有这样的审美,戴总觉得中国的审美标准可能会发生改变,也许不久的将来国内健身的人也会追求塑形,而不是瘦身。如果未来女性消费者有一部分的审美标准发生变化,那就是有市场的。

所以,戴总就选定了健身行业,去做塑形的、性感的健身服。在国外找一些版式,拿到国内重新修改设计,一开始销路还不错,到了2017年5月,一下子又爆发了。这个时候的戴总的公司已经从广州搬到了合肥。

就是用这种方法,戴总研发了一整个系列的产品,发现订单量也慢慢随着时间推移在增长。两个月之后,公司业绩做到了60万,到第三个月业绩冲到了100万,第四个月业绩做到了200多万。

创业该踩的坑全部踩了

“那太多了。”这是戴总回应都踩了哪些坑时的第一反应。

从2015年创业开始,戴总说他用两年的时间,把创业要踩的坑全部都踩完了。“到2017年做健身服的时候,产品上、运营上、管理上该踩的坑,大多数都踩过了。”他笑着回应。

戴总以货品为例,他说一开始货品他们不敢进货,因为对后期的订单量没有很好的预判,以往的增长都是爆发式的,可能这个月还是做50万,下个月直接就到200万了。

再加上资金量不足,戴总跟他的合伙人起步阶段很谨慎,稍微谨慎一点就会造成缺货。缺货最严重的时候,客户下单一个月才能收到货,这就会带来投诉和差评。“这些就是因为我们一开始过分谨慎,不敢加单,不敢生产更多的产品,造成缺货。”

管理上也踩了一些坑,小公司有一个普遍现象,一开始都不会花很多钱去招人。在合肥,戴总觉得3000-4000块钱招一个人就差不多了,没有花很多钱去请人。在管理公司的时候,他发现人员的素质、职业素养都不是特别高,这就给公司管理带来了困难,公司的运作也会出现问题。因为上层想传达的,想做的,底下的人没有办法按照要求去完成。

创业6年,今天重新认识电商

回想创业的这6年,戴总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整个人的认知不断被迭代。刚创业的时候,他说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只要活下来就行了,并没有想到以后要做成什么样。“我能够把这个东西坚持做下去,这是我最初创业时最大的一个目标。”

但是今天的戴总不这么想了,他有了新的蓝图。去年年底,戴总参加了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的年会,他开始发生变化。“那场活动对我影响特别大”,在采访中,戴总反复强调那场年会对他的影响。

虽然创业也有好些年,但戴总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就是只想做一家淘宝店。因为他单店一年也能做个几千万,在类目里已经做到了头部,头部卖家就轻松点,竞争压力也没有特别大,他觉得这就挺好的。

参加了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的年会后,戴总认识了一些优秀的商家,有的可能单店的销售额不如自己,但整个公司的销售额比自己要大好几倍,两三亿三五亿在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比比皆是,甚至有的一年能做十个亿以上的销售额。

这让戴总看到了外面更大的世界,他觉得以自己以前的思维和认知,一个店铺不可能做到十几个亿,做1个亿都很难。因为单店的流量和销售额很稳定,到了天花板就上不去了。

于是他开始思考,公司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更大的发展,而不仅仅只是做一家淘宝店,能不能把品牌做的更长远,渠道能不能更广一些。当然,他也想到了去做跨境电商。

疫情过后的一年里,他一直在反思,反思自己,反思自己的公司,反思自己做的品牌。布局跨境电商,就是戴总对自己反思之后的结果和决定,他觉得这是他变化最大的一个阶段。

做国内电商的时候,几千万的销售额,戴总都是把运营外包出去的,自己没有运营。因为他觉得招人进来去做太累了,管人是一件很费脑子的事情,能外包就外包,自己只要把产品做好就行了。

戴总今年对公司管理的认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说这种变化是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给他带来的。转变之后的他,今年陆续在招运营,有做跨境的,有做国内的,还有做拼多多、天猫、京东的运营,甚至还有抖音的运营,都在招人才。

先加入圈子,是做跨境电商的第一步

参加完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的年会之后,戴总第一件事就是先加入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成为会员。“因为我觉得只有进了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才能跟比自己早做跨境电商的人交流,直接的触达,那我不懂的东西就可以跟他们请教,新手一开始做连开店都不会,这个时候需要有人帮助,有人可以咨询,可以快一些,如果自己去研究速度会很慢。”他解释了加入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的原因。

2021年1月,戴总就开始招人了,亚马逊、速卖通、国际站等这几个平台都在招。他用了3个月时间,搭建了一个10人的跨境团队。在合肥,跨境人才并不好招,戴总告诉人事跨境电商是公司未来的方向,也是公司未来增长最大的一个市场,一定要全力以赴。

戴总说,哪怕比市场上要高个20%-30%的薪资,他们都要尝试,因为这是公司未来的布局。所以,过去的3个月里的主要工作就是招人,“我们不招没做过的,就招优秀的,有的都干了3-5年,我可以花高薪。”他觉得做传统电商的老板看不懂英语,要想做跨境电商,必须依托优秀的人才。

今年3月,戴总参加了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开年的第一场活动,他带了公司的三个运营一起来学习,通过两天线下学习,听了亚马逊高管的分享,他了解到很多跨境电商具体实操的东西,在开新店的过程中有了实实在在的帮助。

十分欣赏老高这个人

前前后后算起来,戴总总共参加了3次老高跨境电商俱乐部的活动,每次活动上都会听到老高的分享,“我对他分享的内容,其实是非常感兴趣而且非常认可的,我太欣赏他了。”他毫不掩饰对老高的赞扬。

在戴总看来,老高虽然不讲具体落地的东西,比如怎么打一个爆款,怎么做平台等,但他讲更高维度的东西,更多的是认知层面,价值观层面的东西,他觉得这些才是所有老板都应该去学习,都应该去认识的一些东西。

因为你最终做一家企业,你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你是带领着一群人去实现一个目标,创造一些价值。如果你只是一个人或者你只是为了赚钱的话,其实是走不远的。老高说的那些东西,可以让你的公司走的更远。如果你相信的话,你就坚持去做。”

戴总觉得做生意其实讲究的是怎么把公司做的更久,怎么把品牌做的更久,怎么把核心的人、跟着自己干的这些人,能够相互陪着一起走下去。这是更重要的事情,是比赚钱更重要的事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