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间谍玛塔·哈丽到底多美?死后头颅做了防腐,被博物馆小心保存

2021-05-09 02:00:05 网事笑谈聊娱乐

中国历史上有一位著名的女间谍西施,她下落成谜。《吴越春秋》记载,“吴王亡后,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以终”,也就是说,西施明明为越国做了大贡献,但就因为她长得太美丽,越王、或者王后将她当做亡国的祸水,下令把她绑起来,沉到江水里面去,永绝后患。

唐朝诗人罗隐觉得西施太冤了,他写诗为女间谍鸣不平:“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鲁迅也认为,像西施、昭君,这些历史上著名的美人全是工具,她们为男权社会背负根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什么亡国兴国,就凭她们,哪来那么大的力量!

到头来,后人只津津乐道于她们的情事、她们如何美丽,却忽视她们的悲剧命运源头到底在哪。

背了这种责任的著名女间谍,中国以西施为代表,而欧洲以玛塔·哈丽为代表。哈丽是一代传奇女性,瑞典的国宝级影后葛丽泰·嘉宝就曾经在荧幕上扮演她,电影里哈丽从头到脚都是风情,引得上流人士竞折腰,那是真正美艳到倾国倾城的人间尤物,连女人看了都心动。

现实中的哈丽确实美得倾倒众生,但你知道的,美丽,未必是什么好事儿。

哈丽是荷兰人,1876年生于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可能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让你与众不同,哈丽打小就跟其他白人女孩长得完全不一样,乌黑的美发、褐色但十分澄澈的眼睛、再加上泛着淡淡光泽的棕色皮肤,你指着她说她是印度人,绝对有人信。

就是因为这个长相,再加上后来的不幸遭遇,哈丽完成了从普通乡下女孩、到轰动欧洲的表演艺术家兼风尘交际花、再到传奇女间谍的转变。一开始哈丽吃穿不愁,过着平凡但幸福的日子,但她十多岁时父亲破产、抛弃妻儿,母亲太难过了,抑郁成疾,很快撒手人寰,让哈丽变成了孤儿。

曹雪芹在这个年纪遭遇巨变,成熟了,哈丽也不例外。她很快就明白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但那个年代女人想奋斗事业太难,世界给女人的最好出路就是找个好男人,做家庭主妇,闷不吭声过日子。于是年轻貌美的哈丽选了比她大22岁的军官鲁道夫,鲁道夫胡子都白了,身体也不怎么好了,按理说娶了个大美人,他该乐得不行,当成宝贝捧在手心吧?

并没有。虽然哈丽为他生下一儿一女,但她没有独立经济来源,鲁道夫只当她是个漂亮的花瓶,看腻了,他又去外面寻花问柳,回到家还打哈丽。哈丽的儿子就是因为丈夫胡来染上病夭折。她终于受不了这种折磨,1903年,两人婚姻破裂,前夫不仅不肯给哈丽生活费,还到处宣扬是她背叛自己,抢走了哈丽的女儿,导致哈丽走到哪儿都碰壁。

悬崖上的花开得那么绚烂,是因为它要在绝境中绽放出最极致的美丽。哈丽无路可走,干脆破釜沉舟,去了著名的“花都”巴黎,她长得美,又擅长跳舞,还带着点异域风情,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哈丽从可怜兮兮的家庭主妇,变成了举手投足都勾魂夺魄的舞者,她给自己打造的身份是东方僧侣与舞女所生“圣女”,巴黎名流贵族、军官富商都被她的表演倾倒了。

哈丽很大胆,也很聪明,她懂英法荷印4国的语言,擅长营造神秘感,用21世纪的话来说就是精通炒作包装,所以,尽管她的美貌不是最顶尖的,但那些把收一大堆情妇当作成就的男人,还是纷纷将她放到自己的狩猎榜单第一位。那个时期,哈丽的生活就跟白居易《琵琶行》里写的琵琶女差不多,“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没真爱,但是不愁吃穿。

这种靠美色吃饭的职业很难长久,所以哈丽也为自己的前途感到担忧。在和那些上流人士交往时,哈丽常常能听到一些军政消息,她起初也没放心上。但1914年一战爆发,因为哈丽身份特殊,又来自中立国荷兰,可以自由来往欧洲,德国的军官米尔巴赫感觉她是个“好苗子”,就给了她2万法郎,希望她为德国做点情报上的事儿。

没想到哈丽收了钱却不工作,她还以为这钱是德军扣押自己珠宝的补偿款呢。与此同时哈丽爱上了一个俄国军官,为了和心上人长相厮守,她答应成为法国军方间谍,色诱德方高官为英法提供情报。就这样,哈丽成了“双面的间谍”,这份工作她真做了,但她万万想不到的是,所谓间谍工作只是一个幌子,她真正要完成的任务,是背锅。

1917年年初,哈丽到中立国西班牙巡演,演出到一半之后,她匆忙返回了法国,想跟长官讨要做间谍工作的赏金。谁知一到巴黎哈丽就被扣押,原因是英、法情报机关截获了在西班牙的德军发往柏林的一份电报,电报描述一个代号“H-21”的德国间谍采集了情报,而法国谍报人员破译出这个间谍就是哈丽。

但奇怪的是,德军在这份电报中使用了早就被法国破解的编码方式,好像故意在“泄题”似的;而哈丽被捕后,虽然交代自己是以假德军间谍、真法军间谍的身份活动,但她依然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被指控造成5万法军伤亡,被判死刑。

后世的学者调查后发现,在法军节节败退、长官们迫切需要振奋士气、找人背锅、法官又讨厌哈丽这种身份女性的情况下,哈丽注定是死路一条,她是被上流社会贵族追捧的名人,让她以敌军间谍的身份死去,不仅可以震慑那些享乐成性不管国家的贵族们,还能让士兵们的怨气有个地方撒,更何况哈丽已经被德军发现了,没情报价值了。

种种因素综合之下,1917年10月15日,被法情报部门以“叛国罪”逮捕的哈丽走上了刑场,平静赴死。一个艳舞女郎忽然变成了间谍,流言滚滚而来,因为哈丽没有亲人,死后尸身无人收殓安葬,她的头颅被做了防腐处理送去博物馆小心保存,其余部分则被送去医院。

哈丽是一个传奇的美人,也是一个死得稀里糊涂的女间谍,糊涂程度比西施还严重,西施至少知道自己为何而死,而哈丽,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属于哪一方。她一生都在被利用、或被抛弃,没有人真正心疼过她,乱世佳人的故事谁都爱听,但背后的残酷却少有人去仔细了解。

“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把家国的兴衰责任安到女人头上,这招古今中外都很好用。揭开历史的一角,真相往往让人无法直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