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创造”2个汉字,被中国女性骂10年,如今这2字每个女性都用

2021-05-09 00:36:19 专注宝宝成长

文言文和白话文,本来没有优劣之分,只有适用场景的区别。就好比我们现在上网冲浪看到奇葩事件,你可以用文言文评论“行迈靡靡,中心如醉”,也可以用大白话吆喝一句:“也是醉了!”

而在民国时期,文言文和白话文哪个更好的问题,一度引燃了诸多大师的骂战。随便举个例子,胡适,大家都知道,新文学和白话文学的领军人物。但国学大师黄侃对白话文就不怎么感冒了,他在课堂上拿胡适逗乐:

“白话文和文言文谁更好,根本就无需多言。比方要是胡适老婆死了,家人发电报通知只需写‘妻丧速归’;换成白话文,那就得写上‘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呀’,字数翻倍,电报费也翻倍!”底下的学生笑成一团。

但从今天的情况来看,白话文的一些优势,在很多场景下是文言文无法比较的,很难想象我们今天上网冲浪还满口“之乎者也”是什么感觉。而在民国众多推广白话文的大师里,语言学家刘半农是个绕不开的名字。

刘半农认为:“文言文是死的文字,白话文是活的文字。”客观来看,刘半农的观点也有失偏颇,但咱们结合当时以新换旧的潮流来想,倒也不难理解刘半农为啥这么说。虽说刘半农一度反文言文过了,但在汉字发展这方面,刘半农成就很高。

他主张汉字拼音化、简单化,不机械模仿外国语法,要有自己的语法体系;他又致力于研究汉字语音、文字、词汇、语法,因编著《汉语字声实验录》荣获法国康士坦丁·伏尔内语言学专奖。

刘半农曾经因为“创造”了2个汉字,被许多守旧派、以及女性骂了10年,但如今这2个汉字早已广泛使用,每个人每天都离不开。为啥创造两字要打引号?因为这两个字一直被误以为是刘半农发明的,但实际上,刘半农只是把它们从生僻字变成了常用字。

也就是说,这2个字古已有之。问题来了,什么样的汉字居然能引发骂战?这2个字,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它”。如果你现在去读《红楼梦》等古典名著,可以发现贾宝玉身边的丫环,甭管她叫晴雯还是叫袭人,在书上都是用“他”代称的。

咱们随便摘取一句:“晴雯那蹄子是块爆炭,要告诉了他,他是忍不住的。”晴雯明明是个漂亮女孩,但那时候文学作品里,其代称都是我们如今使用的专指男性第三人称。古时候没有提出要男女区分,但到了民国时期,情况不一样了。

随着白话文运动的深入,以及翻译外国文学作品的需要等,古代书面语文言文里1个第三人称“之”与通俗文学里1个第三人称“他”字走遍天下的设定,就不怎么适用了。英语里面的he(他)、she(她)、it(它)一度被标注为“他男”、“他女”和“他物”,看起来很滑稽。

而刘半农,就是第一个在现代汉语中有意识使用“她”、并且想推广的人。“她”字当时属于生僻字,一般小字典都不收录。1918年,刘半农在北大任教,他首次提出要用“她”指代第三人称女性。

这个提议一出顿时就引起轰动。关于“她”字的使用,刘半农已经构思一段时间了。到1920年,刘半农去了欧洲深造,进入英国的语音实验室工作。他越来越觉得“她”的规范使用很重要,不能再拖了,于是他首次把想法转变为文字,写了篇《她字问题》寄回国内发表。

在这篇文章的末尾,刘半农顺便提了一嘴:应该再用个“它”字代无生物。“它”也不是刘半农发明的,是他提议从生僻字转为常用人称代词的。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围绕着女她该不该推广使用,各路人马的骂战开始了。

这边有人写《她字的研究》支持刘半农,那边有人写《驳她字的研究》针锋相对。很多女性更是觉得刘半农无聊、搞歧视,清朝都已经灭亡了,为啥第三人称代词还要区分男女,而且是女性代词修改,不是男性代词修改?男性人称代词是否应该改为“男”字旁才算公平呢?

虽然刘半农被守旧派与女性知识分子骂了很久,但“她”的使用还是逐步进入正轨了。俞平伯、康白情、王统照等人都开始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此字,刘半农本人也写了广为流传的重要诗篇《教我如何不想她》,使得“她”字更加快速地推广传播开来。

到了1932年,“她”字被官方正式纳入常用字,这场论战告一段落,书面语言中第三人称混乱的现象也告一段落了。她、它二字,刘半农有首创之功,鲁迅也对他赞不绝口。如今,这两个字已经成为我们书写时不可或缺的存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