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局长在微信工作群中与女下属“求抱抱”,温州文成县:免职

2021-05-08 22:34:02 澎湃新闻

“宝贝,下午好,下午组织部来局里考核我,让我抱抱宝贝,我爱宝贝”、“亲爱的,下午好。你棒棒哒,宝贝也爱你,抱抱我的最爱。”今年五一假期前,一系列涉及“文成广电工作群”男女二人的对话信息在网络上流传。

报道提到,有消息称,赵青松现任文成县应急管理局副局长,陈某芳系文成县融媒体中心工作人员。文成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两人的上述身份。但这名工作人员随后又称,这是从截图上判断,具体还是要等相关部门调查,内情如何也要等调查。

官方简历显示,赵青松曾任文成县广播电视台副台长,之后历任文成县林业局副局长、文成县应急管理局副局长等。

文成县政府官网截图

此前报道:

台长与女下属工作群里互称“宝贝” 同事尴尬退群,涉事女方参加工作26年

微信工作群原本是方便安排、推进工作的地方,如果猝不及防,突然有人撒了一把“狗粮”,涉事者可能瞬间“社会性死亡”。

领导与下属在工作群里互称宝贝

4月19日,两张显示为“文成广电工作群”的微信截图瞬间引爆网络。截图中,赵某松台长和陈某芳在微信群内大秀恩爱,“抱抱宝贝”“我爱你”等词语犹如热恋中的情侣一样难舍难分。随后,话题#领导和下属在工作群里互称宝贝#上热搜,相关话题的阅读量接近3000万人次,超过1500人次参与讨论。

涉事两人是夫妻关系还是婚外情?封面新闻记者就此致电文成县委某职能部门,相关工作人员透露,此时在当地“影响蛮大的,县纪委或已介入调查,会出通报”。

微信工作群里秀恩爱

撤回消息后还有10人退群

涉事女方撤回消息前后,已有10人退群

“宝贝,下午好,下午组织部来局里考核我,让我抱抱宝贝,我爱宝贝。”“亲爱的,下午好。你棒棒哒,宝贝也爱你,抱抱我的最爱。”

4月29日下午,一张显示为“文成广电工作群”内的聊天截图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仅看文字中隐藏不住的爱恋,你或许会误以为这是一对处于热恋期的情侣,一会儿不见就如隔三秋,迫不及待用微信互诉衷肠。但是,截图中的“赵某松台长”一职太过刺眼,台长在工作群里向下属示爱未免太过高调。

截图显示,原本工作群里其他人正在回复“收到”“某某第一针已打”,突然,16:22的时候,备注为赵某松台长的人直接在群里打出了“宝贝下午好”,而陈某芳立即回复“亲爱的下午好”。另一张截图显示,16:26,或许是发现两人将私密聊天误发至工作群,陈某芳撤回消息,时隔7分钟之后,她发出了一个大笑的网络表情包。

有一个细节值得玩味,两人在工作群里暧昧示爱的时候,群成员人数为160人。11分钟之后,陈某芳发大笑表情,另一张群聊截图显示群内只剩下150人,已经有10人退出群聊。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另一个细节,两张截图的聊天背景迥异,涉事二人的微信头像一致但备注不一样,前一张显示为赵某松台长,后一张显示为“平常心”。由此推测,这两张截图或为两个人爆料。

涉事女方参加工作26年

2019年考核曾是优秀

经过采访核实,涉事两人分别是文成县应急管理局副局长赵某松,文成县融媒体中心工作人员陈某芳。

据文成县政府官网显示,赵某松,男,汉族,1965年3月出生,浙江文成人,1987年4月参加工作,1988年12月入党,大学专科学历。工作以来,他历任文成县南田镇乡财政总会计、南田镇团委副书记、乡财政总会计、南田镇党委委员、团委书记、黄寮乡乡长助理、文成县体育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保留正科职级)等职务。2012年3月-2017年8月,赵某松出任文成县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党组成员,与前述网络爆料中微信备注“赵某松台长”吻合。2020年4月至今,他出任文成县应急管理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据文成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的《关于确定刘金燕等35位职员任职资格的通知》显示,陈某芳1995年4月参加工作,专科毕业,原职务为管理十级,2021年2月调整为管理九级。

陈某芳参加工作26年以来,曾经被评为优秀。文成县人民政府2020年5月26发布的《关于公布2019年度文成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考核情况的通知》,其中,优秀等次550人,融媒体中心陈某芳在列。

不过,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这份通知是经文成县纪委、县政法委、县应急局审核后公布。而赵某松2020年4月至今正是文成县应急管理局副局长。

此事在当地影响很大

县纪委或已介入调查

据中共文成县应急管理局委员会公布的局领导班子分工的通知显示,党委委员、副局长赵某松的工作为协助局长工作,负责应急救援协调、应急预案体系和救援队伍建设、救灾和物质保障、地震和地质灾害救援、避灾设施和救灾抢险物资管理等工作,负责县减灾委员会办公室、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办公室日常工作。分管救援减灾和预案管理科、减灾救灾服务保障中心。

4月29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致电文成县广电台进行核实,一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她昨天出去今天才回来,对此事并不知情。同时,这名工作人员称自己不是这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只是刚刚在这里,问及科室内是否有其他工作人员可以接听电话,此人表示“等一下,他们不在”。

文成县发布通报

随后,记者致电文成县一职能部门,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已经关注此事,这件事在当地“影响蛮大的,我们这边很多人都知道。今天都上热搜了,县纪委或已介入调查,到时候会有通报”。

文成县委宣传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关情况通报已通过官方渠道“文成新闻网”发布,后续处理方式及结果仍将通过官网渠道发声。随后,记者查找到“文成新闻网”微博,4月28日晚发布落款为文成县融媒体中心的通报,对此作出回应:“近日有网友在网上发布微信群聊截图,反映‘赵某某陈某某’有关情况。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不过,这条微博被设置为不能评论。“吃瓜”的网友们找到了“文成广电”的官微,这个只有226位粉丝的官微成为网友的打卡地,大家在其2014年9月4日的一天微博下留言,用”宝贝”进行调侃。

延伸阅读

女下属举报遭官员猥亵:他车内裸露下体 午休时性侵我

“我本来就是个单纯的人,没想到他步步紧逼,让我无路可退,只能挺身举报。”

4月23日,面对九派新闻记者, 刘楠 (化名)戴着口罩,仍难掩伤感和痛心,称她当天已再次前往辖区派出所,补录口供和证据。

她29岁,曾作为文员,在湖南省 财政厅 工作。事实上,一个月前就已报警,称自己被单位领导肖某德多次猥亵、性侵犯。

长沙城南路派出所受理报警,并进行报警登记,出具了报警回执。一名工作人员称,正在找肖某德调查。

▲派出所受理回执。图|受访者提供

湖南省财政厅纪检监察部门回应媒体时称,目前厅里已对厅办公室事务管理科副 调研员 肖某德作出停职决定,最终的处理正在走最后程序,很快将会公布。

刘楠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陪我睡觉”、“我都×了”等骚扰信息,这些被发到社交媒体上已有588万展现。

她还举报,肖某德曾在车内对其裸露下体,之后又在办公室趁午休期间,对她实施了性侵,但未遂。

记者获取的信息显示,肖某德在纪检监察部门调查时,“基本承认”。

对于办公室性侵一事,肖某德在与刘楠亲戚通话中称,“我承认这个事,但是你(刘楠)过来勾引我的”。

但在澎湃新闻询问时,其否认了前述举报内容,“这些举报都是假的,因为她的合同到期了,要她走她不想走,所以她这样做。”

肖某德妻子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对于丈夫被举报的事情她不做评判,相信组织的处理。

湖南省财政厅驻厅 纪检组 告诉九派新闻记者,会依法按程序处理,有了一个最终的处理意见会和相关当事人交换意见,具体会不会对外公布还不确定。

对话当事人

【1】忍无可忍

九派新闻:你今天在做什么?

刘楠:我和老公一起又去派出所录了口供。之前也去录过,今天去补充了一些内容和提供一些证据,比如录音啊。还没有立案,工作人员说会找肖某德问话,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立案。

九派新闻:派出所有回应了吗?

刘楠:他们说具体的细节不方便透露。如果还有新的证据,希望能全部提供给他们。

九派新闻:这几天肖有联系过你吗?

刘楠:没有。

九派新闻:对方说你举报他,是因为合同快到期了,想留下来?

刘楠:没有的事。我和他翻脸那天,也就是去年底,他为了不把事情闹大,说让我别闹了,给我安排新工作。我要是这个目的,为什么没有乖乖回去?我举报他之后,我们领导也出面劝过说给我调岗,我要是如他所说,为什么不答应?我之所以坚持举报他,是因为忍无可忍,不想再忍了。

九派新闻:你的诉求是什么?

刘楠:想他得到应有的惩罚,开除公职,且追究他法律上的责任。

【2】不敢抬头

九派新闻:你怎么进的财政厅?

刘楠:我是学艺术的,大学毕业后在学校里教美术,后来结婚生子,我儿子牛奶过敏,我就辞职在家照顾他。等孩子长大一点了,刚好看到财政厅招聘文员,我之前也在大公司当过半年行政,对处理这些东西都比较熟悉,就报名了。

九派新闻:是什么样的文员?

刘楠:合同工,没有编制的那种。

九派新闻:你对肖某德第一印象是什么?

刘楠:他那天同时面谈我们四五个入围的,虽然说之前在学校里教书面对孩子挺开朗的,但是面对领导还是有点诚惶诚恐,我本身又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那天都没敢抬头看他。

九派新闻:后来呢?

刘楠:后来我入职了,和他一个办公室。说是文员,其实主要是协助他的工作,他自己对电脑这方面也不行,后来又接手了全新的资产管理,就还负责车队和接待等。

九派新闻:入职后感觉如何?

刘楠:前半年感觉挺开心的,刚入职有干劲。

【3】认错卖惨

九派新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

刘楠:大概半年后,他就挺喜欢动手动脚的,比如说他和你说个什么事,会故意搂你的肩膀或者摸你的背,不是那种朋友和上下属之间不经意碰一下,而是有点过分的肢体接触。我就很烦,但这种事情你说给别人听,别人只能和你一起吐槽。

第一次接触是2019年4月,我们一群人去ktv,唱着唱着大家吐的吐走的走,只剩下我和肖某德,他突然一把抱住我,又是亲又是摸,问我喜欢“哥哥”吗?

他喜欢自称哥哥,其实是1974年的。我说你自重,我是你带的人,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他才停下。

九派新闻:后来呢?

刘楠:晚上回去的时候,半路上他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说有事找我,我说有事明天说吧。他说你在哪我现在过去,好急的样子,我以为是什么急事,或者他要和我道歉,就在我家楼下等他。他开车过来了,让我上车,我上车之后他就脱了衣服露下体。我说老公有我的定位,要是我再不回去他一定会来找我,他才放我走。

九派新闻:这时候想过去反应问题吗?

刘楠:他第二天给我写了一封很长的道歉信,认错,道歉,说下次不会了,博取女性的同情心。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他的惯用套路。

九派新闻:他改了吗?

刘楠:安分了几个月吧。到了七八月份,因为我和他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有沙发,之前有好几次他和我说他中午不回来,让我午睡睡沙发,他也真的没回来,我就把门锁上睡在办公室,渐渐放松了警惕。有天中午,谁知道他拿钥匙打开了门,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他脱衣服的声音,然后他试图性侵我,我拼命拒绝,最终未遂。

九派新闻:后来呢?

刘楠:他又和我道歉,下跪,卖惨,说自己从小父母双亡,是多么多么不容易,现在身体又不好,怎么怎么可怜,还说自己要借调了,让我放心。我那时候心软又信了他,后来才知道事实才不是他说的那样,他过得比谁都好。

九派新闻:后来他借调了吗?

刘楠:没有,我一直在等,但是一直没走。这两年,我一直活在他的淫威下,无比痛苦。

当事人绘制受害情景。图/受访者提供

【4】痛恨懦弱

九派新闻:你一直没有举报他的理由是什么?

刘楠:顾虑挺多的,一个女孩子家,这种事情撕破脸皮去说很丢人,所以选择了忍让。再有就是每次他道歉,卖惨,我就心软。而且我只想好好工作,不想惹事。

九派新闻:没有想过你的容忍可能会让他变本加厉?

刘楠:我之前接触的人和事都挺简单的,谁能想到在这种地方会发生这种事?我现在很痛恨我最初面对这种事情时候的懦弱。

九派新闻:他有给你许诺过什么吗?

刘楠:没有,他也没有这个能力。

九派新闻:有没有想过“屈服”?

刘楠:没有,我有自己的家庭,我是一个传统的人,而且如果屈服了,肯定纸包不住火。

九派新闻:没有想过辞职?

刘楠:有想过,但是后来没辞成,因为除了肖某德外,工作上其他事情都挺好的。我绘画很好,把特长发挥到了工作上,一些作品还去参加了财政厅的画展,别的领导也很器重我。而且我的其他同事也年轻,相处得很融洽。我喜欢工作,觉得这能给我带来一种认同感。

九派新闻:是什么让你最终决定举报?

刘楠:我还有大概一个月合同到期的时候,他以这个为威胁再次提出无理要求,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我两年多的忍耐换来的竟然是这个?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