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补选惨败,朴槿惠翻身在即,邪教如何操纵韩国?

2021-05-09 19:15:31 不良博士

4月12日,朴槿惠闺蜜,崔顺实大妈说自己在狱中被人咸猪手了……有韩国网友就表示,现在的女子看守所还负责搞笑节目吗?非常难得,我还能有赞同韩国网友的一天。

但是,当我点开旁边链接的一条新闻,我瞬间就笑不出来了:在崔大妈作妖的前4天,也就是4月8日,文在寅带领的执政党,在首尔市长和釜山市长的补选中败了,还是惨败。

不得不说,崔大妈碰瓷肥皂的时间选得非常巧妙,让人不禁联想,难道朴槿惠有希望翻身了?政教合一裹挟资本再下一城,难道清明的理想主义者又要魔咒上身?我觉得今天很有必要说说韩国邪教

众所周知,韩国是一个邪教大国,国内的邪教组织多如牛毛。5200万人口,约1500万人有宗教信仰,而其中又有近300万人是邪教徒。

其实,要判断一个教派是不是邪教,很简单,只要看看他们的教主是否还活着就可以了。

教主还活着,99%邪教实锤了。

然而,真正让韩国邪教出圈的,还是朴槿惠的“闺蜜干政门”和“世越号惨案”。

鉴于一些朋友年纪不大,这里先带大家简单回顾下,当年发生了什么:

2016年,崔顺实女儿在大学里作妖,由于气焰过于嚣张,惨遭举国扒皮。不扒不知道,一扒吓一跳,检方发现崔顺实不仅可以随意修改朴槿惠的发言稿,左右政府的人事、外交和国防政策,她还有另一重身份,邪教教主之女

这就不禁让人联想到2014年发生的世越号惨案,一艘拉了476人的客船,在距离陆地肉眼可见的地方沉没,最终竟造成304人死亡,其中250人为高中生,随行的14名老师,死亡11人,每一个老师都救助学生到了最后一刻,带队的副校长由于认为“自己工作失职”,自缢身亡。

可以说,老师们都是好老师,学生们也都是好孩子,为了表彰这一行为,朴槿惠特地使用了“孩子们的牺牲”是为了“大韩民国的重生”等词汇。事后民众越想越不对劲,“活人海祭”的说法至今不绝于耳。

那么,世越号的沉没当真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邪教祭献吗?在这看似石锤的事件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令人发指”的真相?

如果你只把崔顺实和她爹,那个自爆“朴槿惠和我是精神世界的夫妻”的男人,看成两根神棍,那可就太低估他俩了。这对能将大韩民国领导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父女,显然比普通吃瓜群众高明得多。

嘴上全是教义,心里都是生意。毕竟,韩国是第一个致力于打造邪教全产业链的国家,同样是在2014年,邪教布道的运作资本已经高达400亿刀。这是一个什么概念?韩国国防经费还没邪教经费高!

当然,邪教的说法只存在于半岛之外,半岛之内,人均爱国企业家、慈善家、教育家……穿上教袍是教主,换上西装是会长,越是靠非法手段上位的人,越是急于洗白自己,古往今来,无一例外。

而崔家的洗白之路,早在崔顺实她爹“在位”时,就已经开始了,经过一番造作,她爹不负众望地在1994年驾崩时,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一个1,000亿韩元的资本帝国。为了让宗教没有难做的生意,她爹成功管住了自己的裤子和钱袋子。

这下倒让他的5个妻子和15个孩子犯了难,这么多钱要怎么分?于是,牢牢控制朴槿惠的崔顺实派立马展现霹雳手段,赢得了这场遗产大战的胜利。事后,顺从崔顺实的亲友被给予了高额封口费,头铁的则死于各种意外,比如她同母异父的兄弟,曾经的心腹,在李明博上任的第2天,“突发癌症”死亡……

那么,我的第一重否定来了:

如果你处于以朴槿惠和崔顺实为中心的利益集团,置家族内毒杀亲爹的谣言于不顾,也要火速火化遗体,明显是希望死无对证吧,怎么又会卧薪尝胆20年,想通过邪教祭献复活老头子呢?让他重生后跳出来指控自己吗?

如果你认为坊间传言不可信,那么我将放出第二重否定,那就是没人会和钱过不去

邪教邪性,无非是权钱交易外加老蛇皮。

前面说到崔家洗白了1,000亿韩元,没说如何洗白。其实,崔家通过投资一个叫育英财团的教育机构,让崔顺实摇身一变,成了女教育家。早在1989年,崔顺实就因为热衷文化教育事业,荣获“韩国文化财团副院长”的美誉。

在此期间,她还在首尔的富人区,江南区四处征地炒房产,大兴土木建造了餐饮店、公寓楼、幼儿园、学校等设施。到了千禧年,她更是有了闲钱,开始涉足影视传媒界,都说文体不分家,她又一口气成立了两个财团,分别负责演艺事业体育事业

苦等13年,手中的傀儡工具人朴槿惠终于在2013年上台了,你说崔顺实是希望朴槿惠在位多一天好一天,自己多捞点钱好呢?还是自断财路,赶紧复活亲爹好呢?

答案不言而喻,她不仅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此时,崔顺实手中的两大财团,在朴槿惠这张王牌的加持下,成了两台高效的敛财工具

三星、乐天、SK三大集团,号称韩国经济的三条大动脉,在崔顺实面前也只能是弟弟。

三星集团在第三代掌门人(李在镕)手中,不仅造出了三星手雷,还被崔大妈强制出资200亿韩元,折合人民币1.2亿元,以便获得“政治便利”。结果便利没拿到,5年牢狱便当管够,当然这是后话。

那么,三大财阀中有没有反骨之人呢?您别说,还真有。SK集团会长(崔泰源)拒绝了崔大妈90亿韩元的捐款要求,然后牢饭立马就热好了,罪名是“特定经济犯罪”,蹲了两年半大牢,该会长好像顿悟了,接受了120亿韩元的捐款要求,比当年还多了30亿,随即获得特赦令,何苦来哉!

顺便说一句,该会长的太太姓卢,是韩国前领导人的女儿,即使有这样的背景,照样被崔顺实随意打脸。所以说,那几年,崔顺实才是韩国最有权势的女人,此言不虚。

既然崔大妈不可能自断财路,那么会不会有其他人想借着世越号施法作妖呢?

几乎在崔顺实身份曝光的同时,世越号背后的船老板身份也曝光了,他就是韩国著名邪教救援派教主俞炳彦

深扒下去,还有惊人发现,原来朴槿惠、崔顺实她爹和俞炳彦3人是老相识,这两人还是朴槿惠早年的股肱之臣!

上世纪70年代末,朴槿惠为了延续父亲创造的汉江奇迹(20世纪70年代初期,韩国经济增速高达9.2%),主导救国女性志愿团,深化社会结构改革,史称新心运动。这两位邪教头子作为桩脚,正好一左一右架住了她,辅佐大公主完成了计划,以这3人为邪恶轴心的神秘网络初见端倪。

说到这里,也许有些戏精上头的朋友已经脑补了一出复活基友、沉船海祭的年度大戏。醒醒,这里不是耽改剧片场,实际上,俞炳彦比崔顺实还爱钱,世越号出事前,仁川港-济州岛这条黄金航线,一度成了俞家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怎么舍得祭献?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来袭,俞炳彦名下的世茂集团由于经营不善,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第一个被清算的就是世茂海运,但是这个邪教头子脑子“灵活”,提前就将2400亿韩元,当时折合人民币15亿元转移到了欧美国家,并且淡出了韩国社会。

从此,半岛少了一个邪教教主,世界多了一个名叫AHAE的神秘摄影师,他的作品虽然透着一股浓浓的退休老干部拿着高级装备的装X风,却可以在卢浮宫、凡尔赛宫等世界级博物馆举办个人摄影展,引得各国权贵争相购买。

其实,这很好理解,只要给各大博物馆的捐赠费到位了,就可以通过举办画展洗白资产了,至于如何洗白,为防止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听去,这里就不展开说了。

总之,国外打通了艺术家这条链路,国内只需源源不断提供现金就可以了,这就要说到前面提过的仁济航线了。随着世茂集团的大部分产业,在10年间被清算殆尽,俞家人还是拼死保住了这棵摇钱树。

我们来做个简单的加减乘除:

往返一趟韩国最具人气的游轮航线,仁川港至济州岛至少需要1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580元,这还是淡季,改造后的世越号最大核载人数从原先的804人增至921人,车辆从148台增至190台,我们算一次拉500人,那么船票收入就有5,000万韩元,这还没有加上汽车等交通工具的摆渡费。

虽然船体老旧,但世越号在出事前一直在修邮轮界的福报,一周要往返4次,大大缩短了必要的检修时间,我甚至怀疑根本没有检修。这样,一周收入2亿韩元,一年52周即104亿韩元,折合人民币6,068万元,记住我们都是以最低标准计算的。

为了利益最大化,俞炳彦的世茂海运先是购买老旧船只,压低成本;

然后对船体进行魔改,不惜通过严重超载,将运力最大化,世越号出事那天,连人带货物共计2142吨,远超装载上限987吨,超载率高达217%,同时将稳定船体的压舱水,从1703吨排放至761吨,典型的头重脚轻;

最后就是让爷爷级的油轮高强度修福报,一周来回4次。

说到这里,俞炳彦的人物画像已经再清楚不过:他就是一个恨不得榨干旗下每一条旧船的每一丁点利润的人。你说他主动把自己的摇钱树送去祭献,他图什么,图崔顺实她爹年岁大,还是图他不洗澡?

子不语怪力乱神。一个看似迷雾重重的案件,从经济学的角度一分析,就明朗了。无论是崔顺实还是俞炳彦,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媒体的长枪短炮之中搞“活人海祭”这一出,都是严重违背自身利益的,TA们没有这个动机!

也许还有人要反驳我,不是出于经济原因,难道是出于其他动机?宗教纠葛财阀一起控制了政府?

抱歉,我认为也不可能。

正所谓铁打的政府,流水的领导。也许会有像朴槿惠这样喜欢和自己的女巫闺蜜关起门来搞密室政治的,但不可能瞒过政府。政府是什么?政府是由数量庞大的议员、法官等公务员组成的机构,不以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也许政府中也会混进个把邪教份子、财阀亲信,但不可能人人都是,领导人是无法操控政府官员的集体利益的。

近年来,韩国政坛老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邪教帮着财阀一齐攻击领导人。

但是,大家要分清楚,人家攻击的只是进步派出身的文在寅、卢武铉等人,而并非保守派出身的朴槿惠、李明博等人,后者本就是一家人,讲究和气生财,根本不存在谁攻击谁。

其实,韩国正统基督教、邪教和保守派联手对付进步派的历史由来已久,两大阵营之间可谓苦大仇深。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军政府还政于民,教主痛失保守派金主。与此同时,进步派阵营频频天降猛男,不仅大刀阔斧促进就业,还推行社会福利。福利高了,将生活重心寄托于虚无缥缈的精神世界的人自然就少了,于是信教人数占比从20%锐减至15%。可惜好景不长,1997年就赶上金融危机了。

但这梁子从此也就结下了,都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财阀与教派一拍即合,发誓要让进步派领导人都不得House。

要不怎么说文在寅是大韩民国的最后一个硬汉,在进步派作战小分队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他依旧选择孑然前行,如果一去不复返,那便一去不复返。

文在寅引卢武铉和前首尔市长朴元淳为知己,如今这两位已融于江水,他视前法务部长曹国为风流俊望、后起之秀,事实证明儒生学者不适合政治斗争。

根据4月16日的最新民调,文在寅的支持率已跌至历史新低30%,同时,在野党候选人的支持率却远高于文在寅接班人。这一次,文在寅还能逆风翻盘吗?

理性地说,我觉得很难。美国人掌控韩国军队,财阀们操控舆论喉舌,而韩国领导人只拥有飘忽不定的民调……

感性地说,我希望文在寅一定要赢!我时常在想,像文在寅及好友们这样的高度理想主义者,存在于韩国这样魔幻现实、权贵横行的社会,意义何在?

后来,我想通了,也许,此生被理想击中,已然是一种幸福

文在寅们起于微末,却始终坚信正史进步、正道有光、正义尚存。人性的深渊一直凝视他们,他们却选择视而不见。他们渴望通达,还想兼济天下,他们渴望自由,却不想独占自由。

这正是他们令人动容并值得仰望的地方,纯真如清泉一般的想法,也吸引了像曹国这样的仁人志士不断加入,出身顶流却心系民生多艰,他们汇聚成历史的洪流,为了激浊扬清而奋不顾身,原来政坛不止出卖背叛,还有情义两全。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一种理想,两任守护,三生有幸,四人相遇,百转千回,与君重逢。

全文完,感谢阅读。

原创不易,还请顺手点个赞吧~

更多内容尽在“不良博士”公号,欢迎关注。

参考资料:

1. Korea: The First War We Lost, Bevin Alexander

2. Asia's Next Giant: South Korea and Late Industrialization, Alice H. Amsden

3. Korea: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War, Joseph C.Goulden

4. Escape from Camp 14, BLAINE HARDEN

5. Korea: The Impossible Country, Daniel Tudor

6. 命运:文在寅自传,文在寅

7. 成功与挫折:卢武铉未写完的回忆录,卢武铉

8. 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自传,朴槿惠

9. 经营未来:李明博自传,李明博

10. 韩国现代史:十个代表性事件的深度解读,朴泰均

11. 全斗焕兵变青瓦台,李度晟等

12. 韩国工人:阶级形成的文化与政治,具海根

13. 为什么是三星,高承禧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