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巴西小镇实验全体接种中国科兴疫苗,结果“令人振奋”

2021-05-08 14:05:16 环球时报评论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5月7日报道,巴西东南部的小镇塞拉纳(Serrana)人口为4.5万,过去3个月以来这里一直在进行一项实验:尽可能多地为成年人接种中国科兴疫苗。最近几周,实验结果逐渐明朗:疫情持续在巴西肆虐,但该小镇居民的感染率和死亡人数大幅下降,小镇的生活开始恢复正常。

《华尔街日报》图

据介绍,在2月至4月期间,巴西布坦坦研究所在塞拉纳镇进行了这一名为“S项目”的实验,这是首次进行的全镇规模的新冠疫苗接种实验。塞拉纳镇官员透露,在约27700名符合条件的成年人中,有27150人接种了疫苗,接种率为98%。未接种疫苗的人群包括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怀孕或哺乳的成年女性,以及其他有严重健康问题的人。

塞拉纳镇官员和居民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们感到结果“令人振奋”。3月时该镇平均每天有67例新增病例,本月下降到每天约17例。与3月的疫情高峰相比,感染率下降了75%。而在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当中,没有出现死亡病例,这表明科兴疫苗对席卷该地区的P.1病毒变体是有效的。塞拉纳镇镇长雷欧·卡皮泰利(Léo Capitelli)表示:“数据本身不言自明,它(实验)成功了!”

《华尔街日报》图

塞拉纳镇医院的院长露西亚·伊莱恩·卡尔达诺(Lucia Elaine Caldano)也介绍称,从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情况也能看出科兴疫苗的效果很明显。她指着一排排空椅子说:“就在3周前,这里还很拥挤,有人只能站着。”过去3周只有一人使用过呼吸机,那是一名拒绝接种疫苗的女子。卡尔达诺说:“一开始有很多人大惊小怪,许多人认为我们只是小白鼠。但其实这是一种福祉。”

疫情发生以来,塞拉纳镇的失业率飙升至25%,居民们都希望疫苗能帮助该镇的经济尽快恢复。目前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小镇旅店和商店的顾客增加了。在公路旁经营小旅馆的一名男子说:“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这里更安全,在这段公路上我们这里更受偏好。”他的生意开始恢复正常,35间客房有一半已经住满。

《华尔街日报》图

镇长卡皮泰利也表示,几家纺织厂和其他公司已经与当地政府接触,希望在该镇开展业务,因为这里的人们已接种疫苗,能够保证开工时间。该镇也提出了财政激励措施,希望充分利用新获得的名气,实现经济多元化。卡皮泰利说:“我们的小镇将成为这个地区的香饽饽。”

据介绍,塞拉纳镇位于圣保罗州,之所以选中这里进行实验,是因为该镇人口流动率高,感染率也高,约1/4的居民每天去附近的城市里贝朗普雷托(Ribeiro Preto)上班。中国科兴公司为此次实验提供了免费疫苗。塞拉纳镇官员要求居民们继续遵守防疫措施,包括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

《华尔街日报》图

塞拉纳镇官员还表示,令人惊讶的是,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接种科兴疫苗,大部分人也对有机会接种疫苗表示感谢。而在去年12月,一项民调显示,巴西全国范围内的半数受访者称他们将拒绝接种任何中国疫苗。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去年还曾一度宣扬疫苗无用论,并几次抨击圣保罗州引入中国疫苗。但博索纳罗领导的巴西政府最终先后也购买了1亿剂中国科兴疫苗。(编辑:YZM)

延伸阅读

拜登宣布放弃“疫苗专利”,德国不跟,中国呢?

在疫情再度在全球部分国家肆虐的今天,我们看到了一则吸引眼球的消息:美国宣布支持放弃对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美国贸易代表戴琦表示,美国将就世界贸易组织的豁免进行案文谈判。当然,戴琦也说“这将很复杂,需要时间。”

对于美国的此番表态,国际社会大多是乐见的。而中国作为疫苗生产国,同时也是WTO重要的会员国,立场也显得格外重要。在美国表态后的第一场外交部记者会上(5月6日),汪文斌表示“期待各方在世贸组织框架下积极、建设性地进行讨论,争取达成有效和平衡的结果。”

一天过去以后,随着国际社会不同的声音陆续发出,关于疫苗知识产权的问题再度在记者会上被提及。

今天(7日),汪文斌重申了一点,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方一直坚持疫苗“全球公共产品”的第一属性,以实际行动确保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包括同发展中国家开展技术转让和合作生产等方面的合作。“我们也将继续支持一切有利于发展中国家及时、公平获取疫苗的行动。”

你细品 这一系列表态绝不是巧合

虽然美国的表态瞬间将“豁免专利”的讨论推上了全球媒体的头条,但这件事最开始却并不是美国提出的。

早在去年10月,印度和南非就要求世贸组织(WTO)放弃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保护协定》(TRIPs)的某些条件。美联社的报道指出,在随后世贸组织的几次闭门会议中,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欧盟、日本、挪威、新加坡和美国都对放弃知识产权的提议表示了反对。

不过,当美国最近改变立场呼吁取消对新冠疫苗的专利保护以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则是跟上称赞到“这是一则大新闻”。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对美国此举表示了赞赏,但是他也强调豁免疫苗专利并不能解决疫苗接种不足的根本性问题。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则表示,欧盟“准备讨论这一想法”。据报道,相关的讨论可能于本周五提上议程。

而此时,德国方面却说“知识产权保护是创新的源泉,将来也必须保持这样。” 德国政府发言人周四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拜登政府的计划将给疫苗生产带来“严重的麻烦”。

“可以说是非常德国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胡黉向深圳卫视直新闻表示,“德国认为这一做法(放弃专利)既得不偿失,更没抓到问题关键。他们认为提高生产能力才是解决之道,这也是德国对此前欧盟疫苗危机反思的结果。”

“在疫苗早期研发过程中,BioNTech等德国中小企业发挥突出,奠定了mRNA的技术路径。”因此,在胡黉看来,从这一层面来讲,德国政府坚定维护知识产权相关法律的稳定性并不足为奇。

事实上,德国掌握了相当一部分的专利技术,而却是美国引爆了放弃专利的讨论。美国到底在想什么?值得细品。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德国的这一番表态仿佛给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疫苗生产商的股票因美国的表态大幅下跌以后,也因为默克尔的反对开始反弹。与此同时,中国市场也在昨天经历了类似的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当全世界都以为发展中国家必将站在一起支持的时候,巴西却站了出来。

巴西卫生部长马塞洛·奎洛加(Marcelo Queiroga)道出了两点担忧:就算专利豁免了,巴西也没有生产疫苗的手段;取消专利保护措施可能会干扰巴西此前购买疫苗所做的努力。

分析指出,中国作为疫苗生产大国则更加需要保持“谨慎且平静”的立场。一方面要积极回应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一方面也要保护国内药企的核心利益。如何在合理的框架之下两者兼顾,显然也是个棘手的问题。

而且必须要强调的是,WTO这一项免除疫苗知识产权的法案需要164个成员国全票通过。然而要让164个国家达成一致,需要的可能不止是时间成本。

嚯!美国的这场“疫苗专利外交”

美国呼吁放弃疫苗专利,他们所使用的理由也是 “确保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在这一点上无论是中美还是整个国际社会都不存在分歧。

但从美国政府的表态来看,他们认为放弃疫苗专利是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而反对的声音则认为鉴于疫苗复杂的生产过程,仅仅通过放松专利权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伦敦大学学院知识产权法主席罗宾·雅各布(Sir Robin Jacob)就说,没有证据表明,如果专利权被释放,其他公司将“突然能够生产疫苗。”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说知识产权的存在设立了一道看得见的准入门槛的话,疫苗生产和分销方面的瓶颈则是设置了一条看不见的门槛。取消前者的限制对于提高疫苗普及率到底有多大成效,则是国际社会目前争论的焦点。

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IFPMA)指出,“真正的挑战”在于相关产品的关税或非关税措施、供应链中核心原料的短缺、最不发达国家既无法生产也无力进口等等。而拿原材料稀缺这一点来讲,美国甚至通过《美国国防生产法》等法规阻止了某些关键原料的出口。

开放了专利,却没有开放关键原料的出口,对于其他希望自己生产疫苗的国家而言,和有了蛋糕菜谱却没有面粉一样尴尬。

在此背景之下,如果回看这两天汪文斌在会上的回应就会发现,为了确保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中方一直在强调 “实际行动”。除了此前向发展中国家直接提供疫苗援助、加入世卫组织的COVAX计划以外,“同发展中国家开展技术转让和合作生产等方面的合作”也是非常实际且卓有成效的举措。相比之下,放弃专利的表态则多少有一些象征意味了。

因此,这也是为何有分析认为,美国此举更像是在筹备一场“疫苗专利外交”——在道义上可谓是打了满分,还能对冲此前疯狂囤积疫苗以及“美国优先”论调所受到的诟病。与此同时,隐形的门槛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美国企业的利益。更何况,真正地从世贸组织到各国政府再到企业走完流程放出专利,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未来国际社会应该会有更多的声音出现,到底是为了姿态而发声,还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应该也能看得越发清晰了。

作者:朱恩地,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