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相对于唐朝和明朝,北宋宦官最没存在感?

2021-05-08 12:00:59 嘚啵嘚嘚啵嘚

历史是上很多王朝都是因为宦官乱政而亡的政权并不在少数,比如强盛的秦汉赵高和十常侍之乱,都是从内部瓦解了帝国,到了唐朝末年宦官势力更加庞大和专权,甚至可以随意更换皇帝,唐末的宦官专权最终也导致唐朝灭亡。所以很多人宦者之害“如毒药猛虎之不可拯也”,不过当谈到宋朝的时候,会发现这个王朝的宦官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

很多事史学界圈子的人都认为北宋的灭亡和宦官没有多大关系。在雨田君看来,这句话还是有失偏颇的,虽然宋朝的宦官之祸较前朝小,但宦官势力仍是不可小瞧的一股的力量,甚至在宋徽宗时期成为了北宋王朝的掘墓人。

北宋改革,宦官势力减弱

北宋对于的宦官势力的改革,雨田君还是认为起到了应有的效果,起码在北宋中前期来看,宦官还是一直被各种势力所制约。

限制宦官军权:唐朝宦官势力之所以这么强的一个原因在于,从安史之乱后,唐王朝的中央禁军——神策军的领导人就一直是宦官,从最开始的李辅国再到鱼朝恩。刚开始皇帝还能制约他们,但是到了中后期随着宦官对神策军的完全掌握,这些皇帝的家奴们就开始左右皇位和朝堂。自穆宗至昭宗凡八帝,就有七个是宦官所立,宦官势力之嚣张可见一斑。

北宋建立以后,宋太祖在竭力的削弱其他势力对于军权的掌握,因而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而宦官在北宋军队中就显得地位尴尬了,一方面皇帝想借助他们制约武将,而另一方面又不给他们放权,北宋的宦官在军队中更多的是充当监军,只对军队将领有建议权,宦官更多是皇帝用来平衡武将的一股势力。在宋神宗时候,宦官李宪就和枢密使王韶在安南问题上发生分析,双方之间争执不下,双方在朝堂上吵得面红耳赤,最后还是宋神宗出来打圆场,认可李宪的观点,而大臣们争吵正是神宗喜欢看到的。

宋朝虽然宦官可以当武将,但是不好意思在宦官当上将军后,皇帝也会派另一批宦官来当监军监视,不让宦官完全掌握军队,而且监军少则几人,多则十数人。而且宋朝对于宦官担任武将的升迁之路也很艰难,整个宋朝能担任一方制置使以上的宦官也不过是王继恩、李宪和童贯等数人。

宦官外派,下放地方:从宦官成立的开始,起就是的皇帝的近臣们,主要是负责皇帝内府的事务(内务总管就是这么来的),北宋的时候为了避免中枢宦官人数太多,形成集团势力,皇帝除了留一部分人,管理内府的钱财、为宫中采买所需之物等,充当皇帝管家之外。并没有如唐朝那般,作为一个内廷参与到批阅奏章,替皇帝处理朝政等政治事务上。而且不仅不参与政治讨论,甚至更多的宦官还会下放地方,参与到皇室干预地方政策上。

比如北宋和辽国、西夏的榷场(边关交易市场)就是由宦官管理的,在榷场设立三个内侍监,以防止扰乱市场现象发生,同时确保皇室在对外贸易中能攫取更多的利润。而且不仅在对外贸易上宦官直接干预,在地方的屯田、种田、水利等公共工程的建立上也是由宦官监督地方官员进行工作。比如仁宗嘉佑四年,宦官张茂则就领导巡视组前往河北屯田,值得一提的在电视剧《清平乐》中和曹皇后暧昧的张茂则,确实是一个治世能臣,虽然反对王安石变法,但在河北屯田上还是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

于是很多人就认为北宋宦官,确实不足为提

宦官势力增强 尾大不掉

宋朝皇帝将宦官无论是在军队、地方上,都将这些宦官推上武将和文官们的对立面,让双方相互制衡,似乎是解决了前朝的宦官之祸,但实际上,仅仅只是制约,如果说在太平盛世还好,但随着变法之后,北宋根基变弱,宦官们也露出自己狰狞的一面。

宦官们首先得在军队的控制上,呈现出抱团取暖的态势,从神宗后期的李宪开始,宦官就一直主导北宋的西北军政,元丰四年的三十万大军伐夏,就是由李宪亲自主持,虽然大军惨败,但是在后面的清算上,李宪一点关系都没有,可见宦官势力之深。到了徽宗时期六贼之一的童贯上位,他和蔡京等人共同构成的利益集团把持朝政,童贯掌管军队,而蔡京则是掌握中枢。而被宋朝后期的由李宪和童贯掌管的北宋军队乌烟瘴气,李宪和童贯等人,为了夺取军功常年对西夏用兵,虽然夺取了青唐之地,但是造成了北宋财政负担加重,最终让各地起义四起。

同时在对外的战争中,童贯等人经常谎报军功,将败仗说成胜仗(童贯对西夏用兵经常失败,收复青唐的首功为王韶之子王厚)。甚至在二次收复燕京的作战中居然出现了二十万宋军面对惊慌之鸟的辽国军队,被杀得大败,然后花钱请女真人打仗这种辣眼睛的操作。所以后期北宋军队战斗力羸弱,军队派系林立缺乏上进心,很大一不部分原因是以童贯为首的宦官外行指挥内行的过错。

其次,在地方上的宦官们也是蠢蠢欲动起来,在宋徽宗后期,北宋的土地兼并愈发剧烈,而外派的宦官杨戬(不是二郎神)等人也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杨戬用过威逼利诱将百姓们的私田转变成公田(实际上归自己所有),而且参与到地方事务的宦官们也会勾结当地的官吏,中饱私囊,通过增加苛捐杂税的形式收刮民资民膏。从而在山东和杭等地民怨沸腾。宋江和方腊的起义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于此。

雨田君说

有宋一代,宦官始终没有篡位者,也没有彻底的掌握军队威胁皇权,但宦祸仍然严重,到了宋徽宗时期他们的空前膨胀,不过宦官并没有像唐朝那般直接主导皇权的更替,他们更像是其中的一个势力,他们和文官集团、贪墨的武将们一起勾结,垄断朝政,更是迷惑宋徽宗,通过生辰纲、攻打辽国等亡国之策,成为了北宋灭亡的掘墓者。因此雨田君觉得,很多人说北宋的宦官危害很弱这种说法过于片面,宦官之恶在北宋一直有,只不过是在徽宗时期,和其他问题一起爆发出来,最终加速了了北宋王朝的灭亡。

参考文献

《北宋何以无阉祸》钱俊岭

《北宋宦官参与经济活动述略》裴海燕

《北宋宦官预军弊政述评》王恩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