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难“永辉”:净利暴跌99%,500亿市值灰飞烟灭

2021-05-08 08:47:25 投资家

永辉超市似乎正在被抛弃。 ”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药糖

永辉超市似乎正在被抛弃。

2021年一季报显示,永辉超市归母净利润同比暴跌近99%,还不及去年同期的一个零头。随后,永辉超市管理层道歉,希望市场给一点时间。

从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1000亿国民超市,到如今的卑微求生,永辉超市是怎样一步步沦落至此的?

进入2021年,当社区生鲜抢滩IPO之际,传统商超巨头永辉超市正在艰难度日。

近日,永辉超市公布了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一季度财报,两份成绩单都不好看。

去年全年,永辉超市实现营收约931.99亿元,同比增长9.8%;实现归属净利润约17.94亿元,同比增长14.76%;实现扣非净利润5.8亿元,同比下降45.35%。

具体来看,2020年上半年,永辉超市的业绩表现可圈可点,其中第一、二季度的营收分别为292.57亿元、212.59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5.68亿元、2.86亿元。

但进入2020年下半年,永辉超市的业绩出现明显的下滑趋势,其中第三季度归属净利润1.75亿元,第四季度更是直接亏损2.34亿元,拖累了上市公司的全年业绩。

更糟糕的是,永辉超市业绩下滑趋势在今年一季度进一步扩大。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永辉超市实现营收263.34亿元,同比下降9.99%;归属净利润2332万元,同比大跌98.51%。

从上文可以发现,2020年第一季度,永辉超市实现归属净利润15.68亿元,今年一季度净利还不及去年同期的一个零头,堪称“断崖式下跌”。

与此同时,永辉超市预计2021年上半年营收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2021年上半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可能出现亏损。

在财报会议上,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致歉并表示,公司的管理没做好,导致2020年下半年和2021年一季度业绩不理想。

张轩松同时表示,面对激烈的竞争,永辉超市未来将继续聚焦零售主业,做好线上线下融合,“希望市场给一点时间”。

财报发出后,永辉超市股价应声下跌,4月30日盘中一度触及跌停,此后两个交易日连续下挫,目前公司总市值跌至500亿,相比一年前的1000亿市值惨遭“腰斩”。

公开资料显示,永辉超市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福建福州,是中国首批将生鲜农产品引进现代超市的流通企业之一,并于2010年11月成功登陆上交所。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永辉超市就是亲兄弟创业成功的典范。在永辉超市的成长道路上,张轩松和张轩宁两兄弟曾经长期携手并肩。

2017年以来,新零售业态轰轰烈烈,永辉超市也主动出击,开始尝试线上化,并调整组织架构,旗下形成云超、云创、云商、云金四大板块并列发展。

其中,云超即云超市,是以永辉超市和mini店为主的零售业务,也是永辉集团的核心业务。云创是以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零售业务,云商和云金分别是供应链业务和金融业务。

在此期间,最具代表性的是云创板块下的新业态超级物种,它是超市+餐厅的融合版,线下门店集销售、餐饮、仓储于一体,并自配物流系统,直接对标阿里系的盒马鲜生。

作为新零售业态的佼佼者,超级物种曾获得资本的高度认可。2017年,腾讯豪掷42.15亿元入股永辉超市,占股达到5%,促使腾讯投资的直接动力就是超级物种。

获得腾讯加持后,超级物种曾立志做大做强。按照永辉超市的计划,2018年超级物种要开出100家门店,可惜这一目标至今尚未实现。

原因大概有二:一方面是行业竞争激烈,在超级物种的对立面,站着盒马鲜生、苏宁苏鲜生、京东7FRESH、美团小象生鲜等多个竞争对手,在疯狂价格战中,超级物种并无明显优势。

另一方面,是张氏兄弟对超级物种的定位产生分歧。哥哥张轩宁对超级物种寄予厚望,他认为:“永辉如果没有创新业务,哪一天用户不喜欢了,就会非常危险。”

弟弟张轩松则在股东大会上坦言,兄弟俩对超级物种的关注点不同:“他看好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送货到家’。”

矛盾集中爆发于2018年。当年,永辉超市在营收增长20.4%的情况下,净利润下滑18.5%,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背后原因是超级物种所在的云创拖累了上市公司整体业绩。

实际上,自2015年正式成立后,云创一直处于亏损状态,4年间累计亏损26.46亿元。如果算上2020年前5月的实际亏损,云创的亏损额高达30.72亿元。

为保持上市公司的整体业绩,永辉超市忍痛剥离云创板块。2018年12月,张轩宁以2.5亿元出资额从永辉超市取得云创20%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遗憾的是,正式步入张轩宁时代的超级物种,也未能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爆发,反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边缘化。

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至2019年,超级物种所开门店的数量之和还不到100家,2018年超级物种要开出100家门店的目标变成了一个笑话。

此后,超级物种经历多次调整,或缩减面积或直接关停,门店数量从高峰期的80多家,缩减至如今的20余家,在新零售大战中败下阵来。

不过,永辉超市并未完全放弃永辉云创,过去多年双方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用四个字简单形容就是“相爱相杀”。

自2018年张氏兄弟“分家”后,超级物种剥离上市主体,永辉超市急需一个替代品,云超板块便上线了永辉买菜APP,与云创板块的永辉生活高度雷同,产生内部竞争。

但永辉超市与永辉云创一直存在联系。2019年,永辉超市向永辉云创增资10亿元,其他股东亦进行同比例增资,永辉超市对永辉云创持股比例不变。

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爆发,社区电商重回风口,业务布局高度雷同的永辉买菜APP与永辉生活逐渐融合,永辉超市与永辉云创的关系明显缓和。

2020年7月,永辉超市与张轩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上市主体以3.8亿元的代价取得张轩宁所持永辉云创20%股权。交易完成后,永辉超市重新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

然而,在外面转了一圈又重新回归上市体系后,永辉云创的地位已大不如从前。在2020年财报中,永辉超市甚至未提及超级物种的发展情况。

近日,超级物种在重庆、深圳相继关店,永辉超市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是正常的业态调整,超级物种已经不是集团核心业务,未来永辉主业还是回归超市的。

曾被外界寄予厚望的永辉云创,就这样从云端坠入谷底,在新零售业态中昙花一现的超级物种,成为永辉超市试错的代价。

只是,永辉想要重新回归超市主业的想法,实践起来也困难重重,首先是食品安全问题。

据人民网报道,福建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公告显示,今年一季度,永辉超市在福州、莆田、龙岩等多地多家门店共有15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

在永辉超市这15批次不合格食品中,草鲡、冰鱿鱼、正蟹等水产品抽检不合格次数达8次,抽检不合格项目涉及氧氟沙星、恩诺沙星、镉等。

据悉,食用检出氧氟沙星的食品,可能引起头晕、头痛、睡眠不良、胃肠道刺激等症状。长期摄入恩诺沙星超标的食品,可能会引起头晕、头痛、睡眠不良、胃肠道刺激或不适等症状。

既然食品安全问题已经曝光出来了,永辉超市就应该诚恳道歉,认真整改,把食品质量提上来,争取得到广大消费者的二次信任,但永辉超市却意外开启了“花样作死”模式。

面对15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的事实,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表示:“永辉超市每天自测量达3000多批次,一个季度90天、基本上近30万次的检测中,出现15批次的不合格,你说多不多?当然我们自己也有问题,自测的3000多批不可能把所有的商品都检测到。”

董秘的一番话,直接将话题#永辉超市回应15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的话题送上了微博热搜,很多网友都对此气愤不已。

有网友顺着董秘的意思发表评论,“理直气壮,我们上万批产品就这15批次不合格全被你们抽到了,是不是有人故意搞我们?”

还有网友气愤表示:“是不是还得给你们发奖?如果是新冠病毒阳性,出现一个批次就够了!”更有网友提出质疑:“偷换概念,抽检就有15批次不合格,实际有多少呢?”

永辉超市对食品安全问题的轻视,直接导致其食品质量问题频发,事实证明福建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抽检公告只是冰山一角。

统计发现,仅4月份以来,永辉超市已经连续三次登上食品安全黑榜,除福建省的通报外,在河南省和安徽省市场监管部门发布的食品不合格名单上,均出现永辉超市的身影。

食品安全无小事,曾经靠新鲜食材打天下的永辉超市,如今竟然栽倒在食品安全问题上,这真是莫大的讽刺。而永辉超市对食品安全的漠视,也让广大消费者失望透顶。

常言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消费者可以把永辉超市举起来,也可以让永辉超市摔下去,倘若不能正视食品安全问题,永辉超市的业绩困境恐怕很难得到缓解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