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四川攀枝花竟然出了这两大名人!攀枝花人的骄傲!

2021-05-08 06:30:45 平凡聊生活

攀枝花四川省地级市,地处中国西南川滇结合部,位于四川最南端,北距成都614公里,南至昆明273公里,西连丽江、大理;全市总面积7414平方千米,下辖3个区、2个县;截至2019年底,攀枝花市户籍总人口108.37万人,常住人口121.4万人。2020年攀枝花全市地区生产总值(GDP)为1040.82亿元,比上年增长3.9%。当然攀枝花市历史悠久,自古至今名人辈出,孕育了一大批栋梁之才,今天我们就来和大家介绍两位近当代人物,他们一位是教育家、一位是同盟会成员。

第一位:寸曦炳

寸曦炳,字旭初,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生,四川省攀枝花市仁和区永富乡人。一生从事家乡教育工作。寸曦炳幼年在家乡读私塾,后考入昆明承德中学,毕业于云南省立模范高级师范。1911年考入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博物地学部。在进步学生领袖程潭秋、钱亦石等人的领导下,参加了罢课、游行,反对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及抵制日货等学生爱国运动。1919年参加七国学生中亚生物考察团,并写出论文。寸为考察团代表,参加了法国巴黎生物研究协会举办的学术讨论会,获得奖章及显微镜、照相机等。1920年回国后,寸先后在云南昆明省立优级师范学堂、省立甲等农业学堂、求实中学等校教生物课,并短期应聘为省教育厅视导员。

寸视察全省中学教育时即萌志改变家乡贫穷面貌,首抓教育。1924年当地李复初、寸芳田等乡绅,邀寸回乡兴学,他放弃省城的优厚待遇,欣然应允。一家五口从昆明迁回家乡后,寸被首任县长赵韩文委任为永仁县劝学所所长。当时农村办学,难找教师。寸便在县城桂香书院办师范,兼校长。办学无经费,寸四处奔走求助,群众极力支持,县里召集各界士绅筹集到银元3000元,于1924年9月举办男、女初级师范各一所,招收男师生66名,女师生19名,学制4年。寸拟定教学计划,采买书籍杂物,兼任教师,组织学生上街宣传男女平等。第一期毕业后,男女师范停办。

1928年永仁县劝学所改为教育局,寸任教育局长。寸发现私塾教材陈旧,教学保守,不利青少年智育发展,便拟定了《永仁县教育局取缔私塾规程》,经呈报云南省教育厅同意,私塾被取消。寸立即发展小学教育。1930年至1933年,永仁境内新增初级小学20所、21个班,新增小学生960人。1937年永仁县小学已达129所,是寸就任劝学所前(1923年)的3.4倍;小学生已达7035人,是1923年的7倍;小学教员173人,是1923年的3.7倍。

当小学发展起来后,高小生升初中又成了一个突出问题。寸又和地方进步人士联名倡议办永仁县立初级中学。经县长召集会议多方讨论,决议县立初中由上、中、下三个区轮流办,下区(今仁和镇)的校舍先落成,由下区开办,1929年春,永仁县立初级中学在仁和成立,开始行课。寸被推举兼任校长。

寸曦炳先生、夫人欧阳静贞及大女儿村琼辉

1940年,昆明教育部门为表彰寸曦炳,送木制匾额一块,刻“大学士第”四字,上款“赠给教育家、生物学博士寸曦炳先生”。1941年,寸调任云南鹤庆、丽江、中甸、维西区教育视导员。1944年复任县教育局局长。1946年卸职回大田继续任中学校长。

抗战胜利后的一天,法国驻云南领事偕夫人从昆明到大田,听说寸曦炳是永仁名士,制有标本和生物著述。特邀大田天主教堂法籍神父白乐山引见。见寸标本橱藏室和生物学著述后,提出购买动物标本,遭寸的婉言谢绝。当领事继续用相机拍照时,又遭拒绝,并引起争吵。经神父劝阻才罢休。事后,吃饭时寸曦炳对客人说:“这是标本,我花了心血的,决不出卖”。作为礼节,临走时,寸送了一个蛇磐石松树的标本。

1950年3月,寸曦炳出席永仁县人民政府召开第一次全县教育行政会议,研究了小学教育普及问题。大会决议中写道:“我县元老寸旭初校长从事教育30余年,满园桃李,咸赖心宣,灌输栽培,成绩斐然,对本县教育之推动勋绩卓越,应予由大会颁奖锦旗,籍表微忱,以励束兹。”

1951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中,永仁县第三区(今大田乡)指导员安排寸在任大田中心小学校长的同时参加宣传工作。他满腔热情把报刊上的连环画《美帝侵华百年史》放大、着色共40余幅,在全县流动展出两个多月,鼓舞了群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心。后染痢疾,病逝。

第二位:刘皑

刘皑,字子美,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撤莲乡丙海村人,生于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卒于1959年。他一生磊落,追求真理,于四川省立高等学堂毕业后,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曾回乡发动千余人,组织保路同志会,并运动驻军,联络会党,积极准备反清起义。会理反正后,他回乡先后任劝学公所视学(教育局长)和中学校长。解放后,曾被选为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

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成立后,在各地宣传革命,发展组织。皑受革命思想的启迪,决心投身革命事业,1906年毅然在校秘密加入同盟会。同年毕业后,返回故乡撤莲,一面从事新式教育的开创,一面向广大农民群众宣传孙中山的革命主张。

宣统三年(1911年),清政府将粤汉、川汉铁路拱手卖给帝国主义,全川公愤,各地同志军纷纷兴起。刘皑对清廷的腐败和外国资本的侵略,十分愤慨,便在家乡发动千余人,成立保路同志会,组织同志军,除声援成都的保路运动,檄讨制造“成都血案”的川督赵尔丰外,还抗粮抗捐,提出“打倒三王”(指宁远知府王典章、会理知州王香余和迷易王姓巡检)的口号,积极准备就地起义,以响应同盟会提出的在四川“组织学生,联络会党,运动军队,发动起义”的号召。在刘皑等人的策动下,会理东路的曹皎洁、南路的王竹斋,也准备以哥老会为号召,响应刘皑的起义。惜事机不密,为官吏侦知,下达了捕刘密令。幸的亲友相告,刘连夜出走成都,未遭毒手。

武昌首义成功后,云南宣布独立,四川军政府,亦相继在重庆、成都成立。此时,刘皑潜回故里,积极策划会理反正。当时会理知州王香余意存观望,迟迟不予明确表态。直至云南都督蔡锷决定派滇军两路入蜀,其中一路即将抵达会理,西昌的宁远府官吏也于1911年阴历十月十九日宣布反正后,王香余才不得不于当年十月二十日宣布独立。会理反正后,仍由王香余任知州外,临时建立了自治总局,下设清理财政、文牍、庶务、制造等科,刘皑在文牍科任科员。

1912年,刘皑去成都,在一报社任编辑。时共和新建,革命不彻底,刘皑自感人微言轻,又于1915年再次返乡,闭门读书,静观时局发展。后宁远中学校长一职出缺,当局委任,刘婉言谢绝。直至1919年,刘皑始出任会理县劝学公所视学(相当教育局长)。在任期间,刘皑克尽职守,日夜操劳,为发展会理全境的新式教育,做出了较大贡献。由于他秉性刚直,为政清廉,难以适应官场贪污腐败、尔虞我诈的环境,遂于1922年辞职,执教会理中学。

在长期教学中,刘皑善于启发诱导,主张学生自觉钻研,独立思考。常以“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学而不思则网,思而不学则殆”、“默而识之,学而不厌”等名言来教学生。还以“耕而食,织而衣”、“不如老农”、“不如老圃”等观念来启发青年不要轻视劳动,不要脱离生产。他担任的国文课,以《康熙字典》切韵的北京语音为标准音授课,这在当时的边地乡村教育中实为少见。

1950年,会理(当时刘之出生地撒莲属会理西区)解放后,刘皑被选为会理县各界人士代表、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县政协委员。1951年,刘皑年近古稀,体弱多病,遂退休颐养。1959年病故于家,终年77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