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群跻身香港首富,宁德时代能否“高枕无忧”

2021-05-07 18:01:57 中车网评

曾毓群跻身香港首富,而宁德时代正面临着新的压力,除行业内部竞争激烈外,多家车企也在筹备自行制造动力电池,宁德时代能否守住行业龙头地位。

曾毓群跃升香港首富

5月4日,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现年52的曾毓群排名一度升至第42名,身价达345亿美元,个人财富当时不仅超过了李兆基的321亿美元,也超过了常年占据香港首富席位的李嘉诚,一度跻身香港首富。

日前,宁德时代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以及2020年年报,财报显示,宁德时代第一季度营收为191.67亿元,同比增长112.24%,环比增长1.97%。根据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宁德时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5.83亿元,同比增长22.43%,超出预期水平。

营收和净利润的超预期,源于其核心的动力电池业务的稳健增长。数据显示,去年宁德时代实现锂离子电池销量46.84GWh,同比增长14.36%,其中动力电池系统销量44.45GWh,同比增长10.43%。而根据整车出厂合格证数据,2020年中国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63.6GWh,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为31.9GWh,市场占有率为50%。
然而,在产业东风正劲、行业景气度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高速扩张的宁德时代,也在面临着新的挑战。

车企成长之路的“障碍”
“宁德时代的发展速度是因为,前期有汽车企业没有的技术和产品,但是后期汽车企业或许就不愿意被掐着脖子了。”汽车分析师张晓亮对中车网直言。

宁德时代,既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缓慢顽疾的解药,也被汽车企业视为成长路上的“路障”。对于许多发展新能源领域的车企而言,一方面,为了应对眼前的残酷竞争,不得不与宁德时代合作或采购动力电池;另一方面,考虑到自身竞争力和长远发展,不得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筹划自建电池工厂或研发电池技术。

汽车分析师邢孟杰对中车网表示,2021年百度、小米等跨界玩家纷纷入局,通用、福特、大众等传统车企寻求新能源转型,市场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呈指数级增长,但全球电池产能的扩张速度还远未跟上车企不断公布的电动车产量目标。对于当下的车企而言,抢不到动力电池,就意味着休克,甚至是死亡。

值得一体的是,随着车企对电池能量密度的需求不断拔高,部分低端的动力电池产能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车企电池缺货的本质,是缺类似811这样的高能量密度电池。”一位新能源车企内部人士对中车网直言。

3月初,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就曾表示,蔚来合肥工厂的产能目前可以达到一个月1万台的产能,但受限于电池供应链,目前每个月交付只能达到7500台。“电池供应,特别是蔚来需要的100度电池,供应链未达预期。电池供应确实是一个瓶颈,估计在7月份达到要求。”李斌如是说。

3月中旬,大众集团计划,到2030年要在欧洲建设6家电池工厂,总产能达到240GWh。去年9月,特斯拉也在其“电池日”上发布了4680型电池。马斯克曾就此表示将自产该电池,其量产的目标是在2022年达到每年100GWh,2030年达到每年3TWh。

除特斯拉及大众外,吉利、长城等车企也早早开始入局动力电池领域。“自建电池厂关乎车企未来是否能掌握动力电池话语权,像大众这种一年销量上千万的车企核心供应链被他人控制是不可想象的。”一位动力电池行业人士对中车网表示。

“虽然,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和营业收入位居全球第一位,但行业整体发展形势使其没有任何可以懈怠和喘息的机会。”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对中车网坦言。

“隐患”与“机遇”

根据动力电池联盟最新统计,宁德时代在2021年3月装机量为4.52GWh,占国内全部动力电池装车量的一半。今年3月,比亚迪、LG化学、中航锂电和国轩高科分居第二至第五位。但这四家公司的总装车量仅为宁德时代的约三分之二。

国际上,老对手LG化学也一直对宁德时代虎视眈眈。宁德时代在2021年虽最终以24.82%的市占率成为全球第一,但受国内疫情影响,宁德时代2020年上半年装机量一度落后于LG化学,自2020年3月至8月的半年时间里,LG化学的单月装机量均超过宁德时代。

不仅如此,根据宁德时代2020年财报,占据了国内市场半壁江山对于宁德时代来说,或许埋藏了一个隐患。

在4月27日发布的2020年年报中,隐患有所显现:宁德时代2020年动力电池单价为0.89元/Wh,较2019年下降5.3%,但小于前一年降幅18.1%。同时从营业成本推算,动力电池单价成本为0.65元/Wh,较2019年仅下降3%,而前一年下降了11.6%。

在新能源汽车价格持续下降的同时,动力电池生产成本却难以再降。销售额不断扩大的同时,宁德时代难寻新的利润空间。宁德时代公关经理朱琳在电话中表示,细分产品毛利率的变动是销售单价和单位成本变动综合影响的结果。业内人士分析,若市场竞争加剧或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发生不利变化,毛利率存在继续下降的风险。

动力电池业务毛利率下降,寻找新机遇就变成了“势在必行”。

据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已经对外投资或合资成立企业超过45家,全资子公司超过10家。仅A股与动力电池和储能直接相关的就有先导智能、永福股份、星云股份、天华超净等。进入2021以来,一季度宁德时代与老东家ATL联手,设立两家合资公司,总投资140亿元。

除电池领域外,自动驾驶领域也出现了宁德时代的身影。今年1月7日,自动驾驶芯片生产商地平线公告完成C2轮4亿美元融资,由Baillie Gifford、云锋基金、中信产业基金和宁德时代联合领投。

可以看出,在主营的动力电池业务外,宁德时代正在不断地扩大版图。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评价,宁德时代的整体战略已经初见规模,这些也或将成为宁德时代收益的一个重要增长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