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出去发泄一次”亲子鉴定揭开尘封5年的秘密,丈夫崩溃不已

2021-05-06 23:32:28 培大看众生

我国文学作家蒋子龙关于夫妻之间的感情说过这么一句话:

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却可以有完美的合适,家是女人的梦,女人是男人的梦,能将梦转化成现实的夫妻,才能长久,而在现实中偶尔还能一梦的夫妻就是快乐的神仙眷侣了。

这句话细细品来也确实有一定道理可言,世界上并不存在百分百完美或合适的伴侣,所谓的合适不过是建立在长期了解和磨合基础上的默契而已,夫妻之间发生矛盾是常态,即使是最恩爱的夫妻之间也会发生冲突,但他们之所以能够幸福长久的秘诀无外乎是彼此找到化解纠纷矛盾的方法,只有形成夫妻之间矛盾的管控机制,夫妻才能在婚姻的正轨上稳定运行。

5年前,39岁离异的刘永超(化名)经人介绍认识同样39岁离异的陈倩(化名),相仿的年纪和经历让两人迅速产生爱的火花,2017年两人领证,婚后陈倩为刘永超生下一女,中年得女的刘永超激动不已,女儿成了他赚钱的全部动力,他想为女儿创造良好的物质条件。

如今44岁的刘永超女儿已经4岁,可是此前妻子从河南回家后与他闹离婚,争吵过程中,妻子对刘永超说了一句气话“孩子和你没血缘关系”,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妻子那句气话让刘永超如鲠在喉,他决心偷偷做一次亲子鉴定以解自己内心的疑惑。

鉴定结果让他如五雷轰顶,懂事乖巧的女儿与他确实没有血缘关系,他感觉天都快塌了,生活一下子没了动力,此刻的刘永超只想搞清楚事情真相,他要求妻子给自己一个明确的说法和解释,刘永超拿着亲子鉴定报告,带着记者来到自己醴陵市的家,看到丈夫归来,妻子陈倩正在做菜招待朋友,显得非常冷静淡定,甚至没有多看刘永超一眼,丈夫要求妻子针对自己与女儿毫无血缘关系一事做出解释。

妻子坚称女儿是丈夫刘永超的亲生骨肉,否认自己在争吵中说过孩子与丈夫无血缘关系的气话,陈倩表示丈夫就是借机不要孩子,想甩锅而已,自己与刘永超正常结婚产女,期间并没有接触过其他人,丈夫如今拿着这份所谓的亲子鉴定报告来污蔑自己,就是不想要女儿。

陈倩反过来质问丈夫如果想要这个“亲生女儿”,为何自己独自偷偷去做亲子鉴定,这种行为摆明就是不想要女儿,明显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

记者提议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以证实刘永超内心的疑惑,陈倩一口拒绝,她认为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也没有多少意义,刘永超就是不想要孩子罢了,孩子是不是刘永超亲生骨肉的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丈夫对待孩子和自己的一个态度,并痛斥丈夫的行为严重地伤害了自己和女儿。

丈夫刘永超反问妻子既然女儿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那为何亲子鉴定的科学报告显示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呢?妻子陈倩则表示自己对此也并不知情。

妻子的抵赖态度让刘永超愤怒不已,同时联想到妻子此前的异常行为,刘永超当面指责妻子去河南与一个男人生活几个月,回来就要和自己离婚,并且妻子还教女儿叫那个男人是“爸爸”,这些行为就已充分表明了妻子的品行不端。

丈夫的接连痛斥并没有让陈倩承认自己的犯错,反驳丈夫没有证据只是凭空捏造污蔑自己的清白,丈夫的说辞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刘永超对记者表示自己在长沙做了两年外卖员,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睡在条件简陋的库房中,每个月收入8000元左右,自己不怕吃苦也不怕累,可如今女儿并非亲生,自己的拼搏也就突然失去了方向和意义。

刘永超表示自己家境贫寒,自己在34岁的时候做了上门女婿,因为前妻多年未能生育子女,眼见着自己年纪越来越大,自己内心特别希望能拥有自己的骨血,所以他向前妻提出了离婚,婚后与陈倩在一起,没想到却遇到这事,让自己实在无法接受。

当平复情绪后,妻子陈倩表示自己前夫也是上门女婿,与其育有一子,跟随自己姓陈,自己与刘永超结婚的时候,对方毫无积蓄,自己娘家出资28万购买了目前的房子,本来自己想写儿子的名字,但自己抱着与刘永超结婚不会离婚的美好想法,自己没让刘永超打借条,刘永超自己也表示房子以后给陈倩的儿子,自己这才主动写了夫妻俩的名字,整个婚姻都是自己娘家人在强力支援自己,刘永超依旧还是上门女婿而已。

两人婚后时不时发生拌嘴,自己就在婚后不久一次地争吵后外出发泄了一次,自己并没有想到这种小概率事件会落到自己头上,所以自己确实一直坚信女儿是丈夫的亲生骨肉,否则自己不会一直否认这件事。

自己除了那一次的激情冲动以外,再无任何对不起丈夫的行为,再者,自己与刘永超结婚5年来,刘永超对自己一直很吝啬,自己必须要以借钱的名义才能每个月从丈夫那里拿到几百块钱,邻居叫自己打牌都被自己拒绝,因为自己没钱,陈倩认为刘永超这样的男人不值得自己跟随与之过日子。

妻子陈倩表示自己将婚前的一两万都倒贴进两人的日常开销,自己也是无心之举犯错,自己为了这个家也付出了很多,丈夫刘永超不仅不往家里拿钱,而且现在始终抓住自己过往的犯错不放,自己感到非常痛心,痛斥丈夫没良心。

陈倩嚎啕大哭,她表示自己此前从事足浴行业,自己为了这个家拼命赚钱养家,结果还要受到丈夫无故地猜疑,对自己从事的职业进行侮辱,这等于说就是在侮辱自己的人格,而丈夫刘永超则解释妻子在河南工作时,自己与她视频发现她没有穿工作服,所以才起疑心。

婚后有了女儿后,刘永超计划发展种藕、养鸭等养殖事业,陈倩表示自己其实一直反对丈夫盲目创业,所以丈夫接二连三亏本之后才不得已做了外卖员,结婚5年来,丈夫几乎没有攒下多少积蓄,对家里几乎没有任何贡献,也就是跑外卖这两年才开始赚了点钱,说到伤心处,陈倩哭得更加伤心了。

事已至此,两人婚姻已无法维系,陈倩表示愿意和解协议离婚,不愿上法庭将事态扩大,而丈夫刘永超则要求妻子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费、抚养费、亲子鉴定费,生活费等等,同时明确要求分割这套房产,总共向陈倩索赔50万,并扬言调解不成自己将诉诸于法律,自己绝不会轻易宽恕妻子对于自己的背叛。

刘永超和陈倩的婚姻危机来源于一场争吵,妻子无意中的一句气话让丈夫信以为真,进而无意中揭开一段尘封5年的秘密,女儿并非自己亲生的结论对于刘永超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换作任何一个男人,相信都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从妻子陈倩后来的陈述中,她坦言这则结论来源于5年前自己与丈夫一次争吵后的发泄,看似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让人以为情有可原,但其实这个逻辑根本站不住脚,两人属于半路夫妻,对于陈倩而言其目的就是为了搭伙过日子,刘永超则是为了延续香火血脉,婚姻拥有极强的目的性,但这种目的性极强婚姻的维系也是建立在彼此忠诚的原则上,倘若一方犯下重大过错,那么也就昭示了婚姻的破灭,有些错一旦犯下将是终身无法挽回的遗憾。

夫妻之间发生矛盾乃司空见惯的常事,无论发生何种矛盾,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彼此都应该在忠于对方感情基础上协商和解决矛盾,而不是由着自己的性子和情绪寻求突破婚姻底线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不满,这不是情有可原的借口,婚姻这场严肃的游戏存在条条框框的约束限制,既然自己接受了婚姻的游戏规则,自己就需要不折不扣予以遵行。

婚姻是成年人的人生阶段性标志,当40岁的陈倩在不顾后果的情况下与他人越了雷池一步,可见她在面对婚姻矛盾时并不够成熟理智,一时的冲动为婚姻埋下了定时炸弹,成年人要懂得为自己的言行承担一切后果,委屈和所谓的理由并不是开脱自己的借口,冲动之下给对方带来一辈子的心理创伤,任何理由都显得苍白无力。

与此同时,从妻子陈倩对于这段婚姻的描述中,我们不难发现作为丈夫的刘永超,其实他在这段婚姻同样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婚姻无论是搭伙过日子也好,亦或是为了爱情结合在一起也罢,婚姻就是将一对男女结合成一个整体,各自履行分工,为了家庭的和谐和幸福而各自贡献自己的力量。

婚后的妻子忙于家庭后勤,她为丈夫的安心打拼提供了坚实的保障,虽然没有外出工作赚钱,但同样是为婚姻做出贡献的一种形式,不能视而不见或任意抹杀,而丈夫刘永超却很少主动给予过妻子经济支援,家庭日常的开销竟然需要妻子向丈夫以借钱的名义予以获得,这无疑是疏远和激化婚内矛盾的主因,女人无法在婚姻中获得安全感和依赖感,那么不满的情绪也将随之而产生,长此以往,婚姻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婚姻与现实更加贴近,一个家庭的运转离不开物质基础的支持,男人在外赚钱是为家庭做贡献,女人主持内务也同样是为家庭贡献力量,只是女人主内的这种形式并不直接产生经济收益,但却间接地保障了丈夫能够安心无虞地赚钱,免除了男人的后顾之忧,男人如果说将女人的这种贡献视作是家庭和婚姻的寄生虫,其实是对妻子贡献的否定,也是对自己在家庭地位中的盲目自大。

在整个事件中,有一点其实格外值得我们注意,刘永超拥有两段婚姻,均是以上门女婿的身份与对方结婚,而妻子陈倩也同样身处第二段婚姻,对于常人而言,拥有过婚姻失败的经历,那么下一段婚姻将显得尤为慎重,可是两人在相识没多久之后坠入爱河并领证结婚,婚前缺乏必要的了解为婚后矛盾的爆发埋下伏笔。

第二段婚姻对于两人而言只是各取所需,刘永超想传递自己的血脉香火,而陈倩则希望寻找一个男人的依靠来驱散自己内心的孤寂,双方为了快速满足自己的需求,失去了必要的理智,婚姻成了互相满足自身需求的交易,没有经过必要的婚前了解和磨合,结果快速领证结婚后的一地鸡毛则让双方意识到当初鲁莽带来的悲惨下场。

或许陈倩有自己的理由和苦衷,但刘永超也有自己的理由和诉求,这段扯皮的婚姻终于在5年后走向崩溃,昔日恩爱的中年半路夫妻如今互相攻讦,毫无夫妻念旧之情,无论是陈倩的背叛也好,还是刘永超对家庭没有担当也罢,受到伤害的却是两人无辜的女儿,事已至此,这段婚姻已经难以为继,但希望双方可以在法律和人情的框架下和平解决分歧,给这段婚姻一份念想,给女儿一份安宁。

你们如何看待妻子陈倩的行为及解释的言辞?丈夫刘永超最后的索赔要求是否合情合理?你们有何看法?欢迎大家留言讨论,谢谢!

文|培大大

未经许可,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拆解、搬运、抄袭、洗稿本文部分或全部内容。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