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杂技学校未成年孩子深夜出走已失联5天 其中2人为亲兄弟,其父回应:家中有4个孩子,他们说在外很好

2021-05-06 21:33:06 山东商报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 金立红

“大家若是看到这4个小朋友,请报警,也可以与我本人打电话联系。急!急!急!”5月3日,这份寻人启事出现在很多成都人的朋友圈,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经过多方证实确有此事,发出这份寻人启事的是这四名孩子的经纪人曹先生,4月22日4个孩子从河北到成都演出,5月1日深夜,4个孩子突然离开,至今没有下落,发布寻人启事的同时,曹先生也报了警,目前寻人工作仍在进行中。

事发

“4月22日来的成都,5月1日就出了这个事情(失联),一点征兆都没有,也没有过争吵,现在最新的线索是天网查到5月2日下午4点左右,他们在成都桂溪派出所辖区出现过,具体哪个位置还在调监控,现在我们的人也过去找了。”曹先生着急地告诉记者,他是第一个发现孩子不见的人,随后便报了警,接着便是到处贴寻人启事,目前学校和家长也都在找这4个孩子。

“我是跟学校签的合同,才跟这几个孩子接触了几天,也没有家长的联系方式。”曹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他开了一家演出公司,临近五一假期有多场演出,他与河北吴桥县职业教育中心杂技艺术学校负责人高先生签订演出合同,高先生带来4个小学员进行演出。

他们分别是11岁的张宇豪、12岁的项雪祥、14岁的陈鑫以及15岁的项雪华,其中项雪祥与项雪华为亲兄弟。

“也就演出了一两场,后面的演出还没开始。”曹先生告诉记者,他和高先生以及四个孩子一起住在成华区民兴西苑小区,孩子住一个房间,他与高先生住一个房间,孩子的房间为上下铺。当天晚上10点分左右,他出门办事,回来后屋子里灯都关了,他就睡下了,“晚上都睡觉了,平时也没多余的动作和表情,我们谁会晚上起来?”没有一丁点预兆,第二天一早7点左右,他起床以后去孩子的房间一看,屋里已经没人了。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询问孩子们是否自愿来参加此次演出,对方称“他们是学校送过来的,他们刚来几天我确实不知道他们的性格包括他们平时练习的情况,他们有演出就上,没有演出就送回学校了,就是这样。”曹先生跟记者交谈期间仍在寻找孩子的路上。

“我是跟学校联系的,我们没有家长的联系方式,事情发生以后我们第一时间联系了学校。”据了解,曹先生的演出公司此次只有这4个孩子来演出,“一批换一批,跟学校合作进行实习演出。”

寻找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了解到,失联的4个孩子均为贵州省大方县人,在该杂技学校学习杂技,4月22日从河北吴桥来到成都,住在成都成华区民兴西苑小区。该杂技学校负责人高先生向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透露,该小区视频显示,5月1日晚上11点左右,四个孩子从小区自行离开,5月2日早上七点左右曹先生发现小孩走失随后报警。视频监控发现,5月2日早上7点左右,其中两个孩子张宇豪和项雪祥在科华路地铁口吃着东西走路;5月2日凌晨陈鑫与项雪华出现在龙潭立交附近;5月2日下午4点左右,在桂溪派出所辖区内,再次发现几个孩子的踪影,目前大家已经过去寻找。

该培训中心负责人高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这是4个孩子第一次离开河北外出演出,但在演出前,他们都做好了相关安全工作,包括强制要求孩子们背下他的手机号,孩子们也都记得家长的电话。

“直到目前,我们仍未接到孩子们的来电。他们一点跑的征兆都没有,之前学校的小孩出去玩最多一天就回来了,没有这种几天不回来的现象。”

“我们一直在找,贴寻人启事,转发群消息,学校和家长也一直在找,我们会负责到底,积极配合。”电话里,曹先生嗓音嘶哑,仍在寻找孩子的路上。

家长:孩子说在外面很好

5月6日晚8点半左右,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联系到项雪华与项雪祥的父亲项先生,“我现在还没有去成都,家里有老人去世了,还有两个孩子,走不开。”项先生家中共有4个孩子,除了走失的2个男孩外,还有两个女儿,18岁的女儿已经上了高中,13岁的女儿还在读六年级,全靠自己照顾。

项先生告诉记者,“杂技学校当时来镇上招生,小儿子比较喜欢杂技,就去了。后来大儿子也不想在学校上学了,我给他找了个修理厂让他学点手艺,学了两个月他不干了,要去学杂技,也去了这个学校。”

项雪华和项雪祥多次与父亲视频通话,告诉父亲自己在学校过得很好,还叮嘱父亲要照顾自己。这次去成都演出,两个孩子也曾与父亲视频,告诉父亲要去演出,但项先生并不知道孩子去什么地方演出。

“2号早上高团长给我打电话,问我孩子有没有跟家里联系,我说没有,他说孩子走丢了。”项先生没有意识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不断地重复着告诉记者,“反正要抓紧找到我的孩子,把我的小孩子带出去搞丢了,孩子安全他们要负责。”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了解到,该杂技学校去贵州大方县进行招生时告诉项先生,孩子的吃穿住行由学校承担,五年以后包工作。于是,项先生便跟学校签订了合同,项先生告诉记者,“小孩子不上学总得学点什么,学什么都可以,我就随便他们了。”

“他们带走孩子安全就应该由他们负责,我只能嘱咐他们赶紧给我找到小孩子。”项先生告诉记者,过两天他会去成都寻找自己的孩子。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两个孩子很听话,每次打电话都会问他过得好不好。

学校情况

记者得知,走失的四个孩子均就读于同一学校,同一专业,于去年7月~9月分批次入学,为师兄弟关系,项雪华与项雪祥还是亲兄弟。此前在学校,他们从未出现过出走的情况。

这四名孩子走失后,孩子的家长也从老家贵州赶到成都,大家一直在竭力寻找,包括寻求当地的公益组织、在孩子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发寻人启事等,目前帮忙寻找的人数已达百余人,但都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我们希望警方能扩大天网排查范围,尽快找到孩子们。”高先生告诉记者。

高先生介绍,他所负责的是河北省吴桥县职业教育中心的一个杂技专业,目前有400多人,该专业在全国‌‌招生,生源主要来自贵州、云南‌‌、河南。“我们执行的是国家文化扶贫政策,招收学习不好或是确实无人看管的小孩学习杂技,都是免费入学,不要家长一分钱,只要家长把孩子交给我们,一切的吃穿住行我们全包,费用上国家补贴一部分,很多团体再资助一部分。”据高先生解释,学校和家长签了正式合同,保证孩子毕业后有工作,承诺第一年的工资5万元。

企查查数据显示,河北省吴桥县职业教育中心杂技艺术学校位于河北省吴桥县桑园镇太行道40号,经营范围为负责音乐、舞蹈等杂技艺术学科的专业培训,培养杂技中专人才,促进杂技艺术事业发展。

律师说法:

在该杂技学校就读的未成年人去参加演出是否算是雇佣童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及有关法规的规定,童工是指未满16周岁,与单位或者个人发生劳动关系从事有经济收入的劳动或者从事个体劳动的少年、儿童。国家设定童工的年龄界限是依据公民的行为能力的不同情形,我国《民法典》第十七条规定:18周岁以上的人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才是成年人。18周岁以下的均是属于未成年人,但16周岁以上不满18周岁的人,能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则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任何企业事业单位、个体工商户如果招用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从事劳动的,是招用童工性质,属于违法行为。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从律师处得知,文艺、体育和特种工艺单位,确需招用未满16周岁的文艺工作者、运动员和艺徒时,须报经县级以上(含县级)劳动行政部门批准。文艺工作者、运动员、艺徒概念的界定,由国务院劳动行政部门会同国务院文化、体育主管部门作出具体规定。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编辑 高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