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巴基斯坦相亲的中国男人:16万存款打水漂,翻墙逃跑被持枪逼回

2021-05-06 18:39:11 古凌

自越南新娘中国大火以后,巴基斯坦娶亲也开始走入中国未婚男性的视野。有人说她们是温柔漂亮的持家妻子,也有人说她们是职业诈骗的蛇蝎美人。在这些跨国婚姻的背后,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更有人为此惶惶不可终日,甚至丢了性命。

去巴基斯坦相亲的中国男人

王振杰今年26岁,老家在河南商丘民权县。同其他3000多万中国单身男青年一样,他也面临着找不到合适结婚对象的问题。

按照王振杰老家的风俗,结婚要给女方20多万的彩礼,还要在县城有房有车。除了经济条件,他还在相亲时被女方嫌弃过工作不好。王振杰初中毕业后进了电子厂做水电工,一个月也有6000多块钱。

在中国农村,没有结婚的适龄男性会被当作异类。不但他们自己觉得抬不起头,还会被人看不起,甚至遭到排斥,“单身汉到哪,人家都不放心。”

这天,王振杰逛庙会的时候看到一张婚姻介绍所的广告单,上面写着:“包成功娶巴基斯坦媳妇。”广告单上宣传着巴基斯坦女孩儿的知书达理,还标注着方便的一条龙服务。

虽然有些将信将疑,王振杰还是动心了,“你看这男的,长这个样子,都能取到这么漂亮的,”王振杰在网上看到别人娶回来的巴基斯坦新娘,有了信心,“他都行,我感觉我也可以。”王振杰的家人也很支持,“你在家反正娶不上,领回来一个,还能省钱。”

水涨船高的彩礼、高比例的男女失调,以及各种各样的现实压力,让王振杰下定了决心——去巴基斯坦领一个外国新娘。“不来国外找老婆,我能去哪里?”另一位像王振杰一样想要跨国娶亲的人说。

在家人的支持下,王振杰走进了金世缘婚介所。店主张景梅很是热情,介绍道:“巴基斯坦女孩儿都温柔漂亮,还孝顺老人。这是国家项目,女孩儿嫁过来后5年内都不能回国。如果她们跑了,那边的警察也会把她的家人抓起来。况且,咱们这儿生活条件比他们好,你让人家走,人家也不乐意。”

说到费用的问题,张景梅也很豪爽:“18万包成功,不成功剩下的全退。我们在那边买了别墅,吃穿住全包,你只管相亲就行了。”

听上去,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王振杰当即就签了相亲协议,还交了2万元前期费用。他的家人抱着“领回来更好,没领回来只当花2万块旅游”的心态同意了。很快,签证和机票都办好了,王振杰和其他7个男孩儿一起踏上了他们的相亲之旅。

消失的新娘

从北京飞往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全程约7个小时。第一次到异国他乡,站在另一片土地上的时候,王振杰有些恍惚。他心里很忐忑,也很期待。

来机场接他们的是另一个婚介老板秦娇龙,30来岁,原先在当地开宾馆。一个半小时之后,接机车停在了一栋两层“别墅”前。

这样的建筑,在中国农村随处可见。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放着几张木板床,没有被子,床单透着股霉味儿,偶尔还能看到蟑螂在墙角出没。

第二天,王振杰他们的护照就被收走了,说是要续签。在别墅里关了一周后,他们又被拉到了拉合尔,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到拉合尔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他们还没来得及休整,就被秦娇龙催促着换衣服去相亲。

王振杰第一次相亲的地方是一间狭长的房子,最里边的卧室床上坐着5个人——一个女孩儿,她的父母和牧师夫妇。秦娇龙说,女孩儿19岁,问他们行不行。三个人都点头说行。秦娇龙就让女孩儿过来挑男孩儿做丈夫。

那巴基斯坦女孩儿顶着一张娃娃脸,指了指王振杰。王振杰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心想:“这么快?”女孩儿父母用乌尔都语夹杂着英语,问王振杰的家庭和工作情况。王振杰也问了问女孩儿的情况,特别是愿不愿意去中国。在中间翻译的媒人说:“她愿意。”

王振杰和女孩儿合了影,表示相亲成功,虽然他们全程都没有直接交流过。接着,王振杰在秦娇龙的指示下带女孩儿去逛商场,衣服、化妆品、鞋子、包,买了一堆。给女孩儿的父母兄弟也买了礼物。

张景梅去了王振杰家,要剩下的14万,否则就不给办结婚。然而,之后的一周,女孩儿突然没了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婚介搪塞说,女孩儿家人去世,回去办葬礼了。不行就重新给他安排相亲。

接下来的相亲还是一样的流程。正当王振杰在媒人发给他的视频里重新相看女孩儿时,第一个女孩儿又出现了,并且表示可以马上结婚。而王振杰如果继续相亲,要等20天。王振杰不想等了,立马结了婚。

简单的结婚仪式后,王振杰带女孩儿回了住处。晚上,女孩儿拒绝让王振杰碰她。第二天,有人来接女孩儿回娘家,女孩儿临走时拿走了王振杰钱包里的1万卢比。等王振杰带着水果鲜花去女孩儿家的时候,屋子里早已搬空了。

接下来,王振杰在中介的安排下继续相亲。钱像流水一样花出去,但相好的新娘总是消失。

九死一生的人生豪赌

一名巴基斯坦新娘在机场和中国丈夫闹矛盾,大喊丈夫是人贩子,要拐卖她。结果,这名中国男孩被抓进了监狱,随即遣返。这样的事一再发生,引起了当地的不满。

巴基斯坦媒体报道称:“中国团伙以结婚为名,将巴女拐卖到中国后强迫卖淫、贩卖器官。”很快,中巴开始联手打击非法跨国婚介机构。

风声日紧,秦娇龙怕警察来抓人,不许王振杰他们出门。还雇了几个保安24小时巡逻,都给配了枪。王振杰感觉自己像是在蹲监狱。

日子很快便捉襟见肘了。起先,王振杰他们每顿饭还有菜有汤,后来只能拿酱拌饭吃。大家都想回国。张景梅说:“女孩儿愿意(结婚),你现在回去,一分钱都不退。想回也行,签一份声明,表示是出国旅游,自愿回国,所有花销自己承担。”王振杰不愿意签。而那边,相看好的女孩儿消失一阵子后就来要生活费,中介说不给就联系不上人,让看着办。

很快,王振杰身上只剩3000卢比,签证还有几天就到期了,“再不走就没机会了。”王振杰在心里盘算着。最终,他和另一位同伴决定晚上从院墙翻出去,回家。但他们的行动被保安发现了,被拿枪指着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走投无路的王振杰偷偷打电话给中国大使馆,说被中国的婚介控制了,不接他走,就会死在这儿。大使馆让他发位置,说40分钟后就来接人。大使馆的车到的时候,保安拿枪拦着不让走,但被大使馆参赞说服。

当王振杰提着行李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激动得双腿发抖,还想给大使馆的人磕头。到了宾馆,他和伙伴俩人一口气吃了6个菜。

劫后余生

王振杰回到老家的时候,瘦了22斤。这趟去巴基斯坦娶亲,不仅让他瘦脱了相,更让他背上了一笔不菲的外债。父亲省吃俭用积攒的16万存款打了水漂,还欠了债。

离开巴基斯坦很久之后,王振杰还总是做噩梦:翻墙逃跑被持枪逼回、被老板打断腿……有时会半夜突然惊醒,猛地坐起来。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像毒瘤一样,永远留在了他的身体里。

王振杰还是幸运的,至少他活着回到了中国。另一个叫刘辉的年轻人,去巴基斯坦的第三天就失踪了。警察找到他的时候,他的遗体躺在桥洞里。刘辉去世的消息被他父亲瞒住,他的母亲至今还在等着儿子领个新娘回来。

当然,也有人真的娶到了巴基斯坦新娘,并带回了国,还生了一个混血宝宝。但他们也面临着签证到期,妻子被遣返的难题。

还会有人去巴基斯坦相亲吗?也许会吧,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王振杰加过的那个跨国娶亲群里还不停有消息弹出,还有人在打听娶巴基斯坦新娘的事情。“总比在中国没有媳妇好吧!”有人这样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