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天天偷拍我的裸体照片售卖,我真的受够了!”

2021-05-06 12:36:00 她刊

今天下午,她刊的后台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气得她姐浑身发抖——

这让她姐想到了4月30日那天的一条新闻。

它夹杂在庞杂的网络信息流里,不知有多少人看到——

“杭州女子取快递被造谣”一案,迎来了判决。

根据余杭法院官微的消息:

偷拍照片并造谣的郎某某、何某某(以下简称郎和何),被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行两年。

余杭法院

从被偷拍至今,10个月过去了,这件事终于暂时画上了一个句点。

相关新闻报道之下,有网友替受害者感到开心,也有网友为判决时长发表自己的想法。

可,还有的网友“缺课”了。

不看内容直接反问:

“出轨也洗”?

网络留言

一瞬间,她姐想到了这件事爆出来之后的一系列留言:

“被偷拍造谣肯定自己也有问题啊,不然是偷拍的人闲的吗?”

“又报案又追究责任,她是不是想红啊?”

或者直接荡妇羞辱。

网络留言

所以今天她姐想借着这个已经宣判的案件来再次聊聊,偷拍和偷拍之后的故事。

由取快递引发的“社死”

2020年7月,小谷像往常一样,去小区门口的快递站取快递。

那天没什么特别的,周遭的一切没什么特别的,甚至在她取完快递的1个月内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直到8月6日的晚上。

同住一个小区的朋友突然找到她,问道“你知道你被偷拍了么?视频都传到网上了。”

小谷当时愣了一下,心里还在想,自己有什么值得偷拍的呢,日常穿着不会很暴露,也没做过什么不文明的行为。

点开朋友发给她的群聊记录和视频时,小谷依然是懵的。

视频里的她穿着长裙站在快递站门口,等待取快递。

可跟视频搭配的聊天记录里,“解说”的却完全是另一个“故事”。

一个杜撰出来的“富婆因为寂寞出轨快递小哥”的桃色故事。

阿六头说新闻

那天晚上,小谷整个人是崩溃的,但她仍然在强撑着,努力让自己不要慌乱。

设想着,或许视频没有传播的太广,同小区的朋友只是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看到的。

或许,大部分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因为聊天记录里的头像、个人婚育状况也和她完全不符。

或许,她只需要跟很少的一部分人解释一下,事情就过去了。

可,等到第二天早晨,一切彻底脱离了她的想象。

视频传播的范围越来越广。

传到了她的同事群、小区业主群、超市购物群……

小谷急忙报了警。

微博@最高人民检察院

通过和快递站一些工作人员的沟通,小谷和男友找到了隔壁便利店的老板郎。

很快,郎就承认了自己的偷拍行为。

偷拍理由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就想开个玩笑,吹个牛。”

“我不认识她,也不是针对她。”

郎当时在一个改装车爱好者群里,因为群里男性居多,三不五时便会有人向群里发一些所谓的“美女视频”,开点黄色玩笑。

出于虚荣心,他便和何一起编造了那段被不断转发的虚假“桃色对话”。

造谣者找到了,当地公安局在调查过后也做出了处罚,判处偷拍、造谣者郎以及何行政拘留9天。

与此同时,小谷也决定搜集证据,提起诉讼。

当事人微博视频

但,小谷动摇了。

动摇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

而是因为造谣者郎的孩子。

孩子才2、3岁,小谷担心,如果真的提起诉讼,诉讼的结果会对这个尚不经事的孩子也产生影响。

她和男友联系了郎、何以及最开始转发“虚假聊天记录”的陶某,表示接受和解。

她希望郎和何能视频道歉,3个人分别赔偿她和男友5.8万元。

这5.8万元里包括她和男友失业期间的工资、案件证据公证费用、律师咨询费等一系列费用。

给社会一个回复

然而,除陶某外,郎和何均没有跟小谷达成和解。

从视频道歉的内容到赔偿金额,郎和何分别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讨价还价”,比如希望赔偿金从5.8万调整到3万。

“她只提供了一份公司开具的工资证明,没有提供月工资流水,应该赔偿半年吗?她男友失业,我们来赔偿也不合理。”

又比如在小谷和男友主动提出可以戴墨镜等拍摄道歉视频时,郎回复了一句:

“反正视频要打码的,清晰度不用要求太高。”

可在他们发布视频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给小谷打半个码。

郎某、何某视频道歉图

实际上,因为郎某的“开个玩笑”,因为虚假的“桃色对话”,小谷已经彻底处于“社会性死亡状态”

办公室里,有同事因为这段视频开始私下议论她;

在小区里,遛弯的时候会听见擦身而过的人互相询问,“是她吧?”“应该就是她。”

甚至在附近的商场逛街,她还发现过藏在暗处,对她进行二次偷拍的人。是她的男友冲过去,才让对方删掉了偷拍视频

各种社交平台更是成了重灾区,充斥着谩骂、讽刺、中伤。

连生活在国外、许久不联系的朋友都发来信息说,看到了视频。

她的心情和身体状况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被医院诊断为抑郁状态。

再加上准备打官司的相关事宜,需要频繁请假,公司最终对她进行了劝退。

男友因为担心她的精神状况,不放心她一个人呆在家里,便选择了暂时离职陪她。

小谷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停摆。

而郎和何,在拘留过后,似乎已经逐渐开始了新的生活。

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讨价还价,更让小谷无法相信这是在真心地道歉,想要和解。

当事人微博视频

她再次坚定地提起了诉讼。

2020年12月中旬,余杭法院受理了小谷提起的刑事自诉。

12月末,根据余杭区人民检察院的建议,当地公安局进行立案侦查,自诉转为了公诉。

在偷拍事件过去10个月之后,小谷迎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郎和何被依法判刑。

在等待法院立案的过程里,她曾经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不是只想给自己一个回复,我也想给社会一个回复。”

因为“这不是一个个案,而是社会上(存在的)现状。”

当事人微博视频

防不胜防的偷拍

在小谷的事情爆出后,她的微博私信很快变成了一个另类的“树洞”。

新京报

如她所说,在这次偷拍事件的背后,还隐藏着无数的偷拍事件。

以往,被提及次数比较多的通常是地铁或公交车等交通工具上的偷拍。

除此之外,出租屋、民宿、酒店也常常是偷拍事件发生的重灾区。

以“偷拍”为关键词的搜索答案节选

有网友认为,在诸如酒店等地安装偷拍仪器,如针孔摄像头,安装位置其实是有限的。

一般也就是安装在电视机、淋浴喷头或者镜子附近,那么只要入住后仔细查找一下就没问题了。

事实真的如此么?

先不讨论我们是否能够彻底辨认出针孔摄像头的样子,也不讨论避免针孔摄像头出现在酒店等地是谁的责任。

因为,针孔摄像头可能存在的地方,远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多。

BBC记者史黛丝·杜丽曾经拍摄过一则关于“偷拍”的纪录片。

BBC

纪录片的镜头聚焦在了韩国的一家情趣酒店,并邀请了韩国一位有名的“摄像头猎人”,来带领她找出酒店某间客房内的所有针孔摄像头。

最开始发现摄像头的位置是浴室的淋浴喷头里;

之后是在酒店的烟雾报警器上和装饰画框的顶端;

再然后,沐浴露瓶子后侧、玩具娃娃的脚上、梳子的锯齿中间……

都找到了针孔摄像头。

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BBC

不久前刷到的一条消息,则让她姐感到毛骨悚然。

校园寝室竟然也成为了偷拍的发生地。

微博上出现了一位博主,她在发布同寝室女生换衣的打码照片,并配上“差点被发现”“喜欢看这种吗?”等字眼。

这一次,她不是在“开玩笑”。

而是真的打算用室友的裸露照片来赚钱。

微博

(目前相关偷拍微博内容已被举报封禁)

她姐不敢想象,在没有被注意到的地方,究竟还藏着多少无辜的受害者们。

她们的隐私权,她们的名誉权在不断地丧失。

可这些被偷拍的人丧失的,又何止是隐私权和名誉权呢?

不要在恐惧中活着

她姐突然想起几年前看到的一则关于舒淇的新闻。

那段时间,有一些八卦杂志乱写舒淇和张震之间的绯闻,并且偷拍舒淇的照片。

舒淇在采访的过程中干脆反怼了“狗仔”。

“一来(绯闻)不是真,二来严重侵犯了我的隐私权。”

“我不是说你不能拍我,假若我在海边晒太阳,在公众地方给你拍到,这没话讲。

但我家住山顶上的二十七楼,他们竟然在一公里以外的大厦以超长镜头偷拍我家,这样大费周章远距离拍我家绝对不能接受。”

从舒淇到小谷,从公共交通到酒店,再到寝室……

你发现了没有?

受害者的生活空间正在被肆意侵占。

她们丢失了她们的生活。

她们的日常生活和个人情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

这些受害者们可能像小谷一样,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遭受到无数谩骂、侮辱、中伤……

又或者,她们暂时一无所知。

但“被偷拍”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何时会在她们的生活中炸响。

我们这些“幸存者”呢?

我们又不知道会在何时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BBC

她姐知道,这些偷拍者无疑是生活里的极少数,我也无意过度去渲染情绪。

但这种害怕的心情是真实存在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

就像前两天,她姐和同事结伴去卫生间,看到墙上的烟雾报警器突然闪了一下。

我和同事对视了一眼。

那一刻,我们俩心照不宣。

坦诚地讲,真的有一瞬间产生了微小的关于被偷拍的恐惧。

《女警》

但,人不能在恐惧中活着。

我们本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点什么。

不去偷拍、造谣、羞辱、中伤他人,这是最基本的。

如果你是受害者,小谷的经历和做法也许能为你提供一些参考:

比如,证据留存。对一些正在传播的图文视频证据截图留存,并对播放量、点赞量等进行公证。

根据司法解释,诽谤信息实际被浏览点击的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可以认为是情节严重。

更重要的是,即便遭受了谩骂和攻击,也千万不要忘记,这并不是你的错。

是偷拍者的错。

你可以像小谷一样勇敢地追究偷拍者、造谣者的责任。

但,如果你思前想后仍然想让这件事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不再提起,她姐依然想支持你的选择。

也许这一关有点难过,但好日子一定还在后头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