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镇风云(上):酱酒发“疯”,资本十面埋伏

2021-05-06 08:01:40 斑马消费

斑马消费 陈晓京

在4月上旬结束的成都春糖会上,酱酒企业占据参展酒企的一半,为历年糖酒会首次。

春糖会场内人头攒动、热闹喧嚣,场外涌向酱酒核心产地茅台镇的资本更加汹涌。

茅台镇上但凡有点规模的酒企,几乎都成了资本的猎物,从经销合作、投资参股或者全资收购……

在资本的助力之下,茅台镇上下游100公里赤水河酱酒产业带上,一场盛况空前的产能扩张大战已拉开帷幕。

资本汹涌

赤水河谷,冬暖、夏热、少雨,三面环山的西南山区独特气候环境,成就了茅台镇。这也是中国1.95万个乡镇中,唯一一个以白酒闻名全球的乡镇。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在茅台镇约有2000家酿酒企业,其中,持有53度酱酒酿造牌照酒企超过300家。茅台镇每年酱酒产量占比全国产量约3成。

茅台酒名声大振,源于上世纪初的两次重大事件:一次是1915年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另一次是红军四渡赤水河。

解放后,仁怀市将茅台镇上的成裕烧坊、荣和烧坊和恒兴酒厂整合成茅台酒厂。此后,茅台酒厂从划归省属直管到地方国营,复又转归省属直管。

如今,茅台酒不仅成为一瓶“神水”,还成为高净值人群在社交场上的硬通货。这直接助推了贵州茅台(600519.SH)的崛起。仅仅一年时间(2019年至2020年),贵州茅台股价就从千元攀升到2000元,市值就从万亿飙升至3万亿。

贵州茅台有着令众多上市企业艳羡的高盈利能力。斑马消费统计显示,2012年至2020年,其毛利率均值91.65%,净利率均值为50.83%。2020年,占比公司营业收入9成的“茅台酒”产品,毛利率高达93.99%。在茅台酒产品中,当属53度飞天茅台酒(500ml)最受市场追捧,即便有钱也很难以1499元/瓶的指导价抢到。

还有一个数据彰显贵州茅台的实力:2020年,A股19家上市白酒公司实现净利润总额958.64亿元,贵州茅台一家净利润占比52%。

高盈利能力、紧张的供需关系以及市场稀缺等因素,贵州茅台成为不少基金和机构争相抢夺的标的。截止3月31日,1791支基金持有贵州茅台股份。

在茅台镇,不是仅有贵州茅台能生产茅台酒,其他酒企同样也可以,区别在于“飞天茅台酒”和“茅台镇酒”。在飞天茅台示范效应下,当地其他白酒企业同样成为资本竞逐的对象。

在茅台镇上蛰伏时间最久的资本,应属天士力(600535.SH)。

1999年,闫希军通过天士力斥资收购国台酒业,此后20多年间累计投资近40亿元。去年国台酒业已走上IPO进程,距离资本市场只差临门一脚。国台酒业的股东除天士力控制的国台酒业集团,还有泸州华西、西藏华金天马、上海善麟如意、惠州联讯德威、西藏君健等多家机构。

此外,中石化易捷与贵州茅台成立合资企业持股32%,在遍布全国2.76万家门店里销售赖茅产品。这也是贵州茅台继借道永辉超市后,再度布局全国零售网络。

像天士力、中石化易捷这样长期持有酱酒标的、且不断投入的资本并不鲜见。

保健酒龙头劲酒收购贵州台轩酒业、水井坊与国威酒业达成合作、环球佳酿集团收购衡昌烧坊和1915酒厂、家电商红牌集团整合老字号荣和烧坊,海银系将高酱酒业收至麾下......

如果说劲酒、水井坊、海银系有着扩充产品矩阵的需求,那么,娃哈哈、步长制药、巨人集团、山东烟草投资、海银系、海航集团、四川国资委及辅仁药业等,这些五花八门的业外资本的涉足,则更显市场对酱酒的狂热。

投资酱酒并非稳赚不赔。娃哈哈、海航集团均已败走茅台镇。事后有人分析,娃哈哈卖白酒败在快消品思维,海航集团则是被自身债务拖累。

2011年,海航集团斥资7.8亿收购怀酒,业绩乏善可陈。去年,怀酒旗下5300多吨库存老酒、110亩土地和近4000吨产能,最终被国台酒业“吃”下。

拥挤的酱酒赛道

资本密集进入酱酒赛道,皆为利来。

酱酒行业市场规模,从2010年的353亿元增至2020年的1550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16%;酱酒以8%的产能占比,贡献了国内白酒26.56%的销售额以及近40%的利润。

2020年,全国酱酒产量约60万吨。其中,包括茅台镇在内的仁怀产区总产能近30万吨,习水产区产能11万吨。

斑马消费注意到,自2017年左右,酱酒企业逐步启动扩能增产措施,主要以名酒、头部企业为主,这必须有雄厚资本去支撑。

酱酒的特殊生产工艺,使得当年产量取决于5年前的基酒产量。所以,基酒产能的提升,是酱酒企业扩张的关键。

在酱酒第一阵营里,贵州茅台对产能的需求既强烈又谨慎。

2020年报披露,茅台酒实际产能已超设计产能。去年,茅台酒制酒车间设计年产能42560吨,实际年产能50235.17吨。另外,系列酒制酒车间年产能25260吨,实际年产能24925.37吨。

公司披露,茅台酒制酒新车间已于去年10月投产,预计每年实际新增茅台酒产能5200吨。今年,茅台酒将释放产能5.6万吨。

除对大单品茅台酒扩能,公司对增速较快的系列酒愈发重视。2019年,贵州茅台斥资83.8亿元,用于酱香系列酒3万吨技改工程项目。项目建成后,公司将每年新增酱香系列酒基酒产能3万吨。

贵州茅台是中国白酒行业的标杆,这样的产能依然难满足市场需求,茅台酒的供需难题依然存在。

相比贵州茅台的谨慎,其他茅台镇酒企对产能的扩张相当奔放。

2019年,仁怀市重大项目名单里涉及白酒技改、扩产项目多达30个。其中,劲牌酱酒5000吨、国服酒业4000吨、国台酒业6500吨等。

在“十四五”期间,天士力计划追加30亿元用于技改和扩产,争取将国台酒业年产能提高至2万吨;贵州安酒在赤水河谷地带的习水县投建年产3万吨大曲坤沙、6万吨优质大曲产能。

酱酒产能不足,已从第一梯队传导至第二、三梯队,从茅台镇到赤水河两岸产能扩张竞速如火如荼。

业内人士估算,未来几年,赤水河沿岸规划酱酒产能新增将近20万吨。

酱酒热潮如此猛烈,资本市场越来越觊觎茅台镇酒企。2020年,*ST园城(600766.SH)拟收购圣窖酒业,海银系将高酱酒业控制权置入ST岩石(600696.SH)。

日前,水井坊、海南椰岛、怡亚通等先后公告在茅台镇与当地酒企成立合资企业,修正药业老板修涞贵亦闻着酒香造访茅台镇......

染指老字号

赤水河畔的茅台镇依山而立,一年四季漫天酒香里,各路资本掘金正浓。

细心的人会发现,一些在市场上消失多年的老字号酱酒品牌先后回归。衡昌烧坊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1929年,周秉衡在茅台镇创办衡昌烧坊,1941年由赖永初接管后更名为恒兴酒厂,解放后并入国营茅台酒厂。直到现在,茅台酒厂区内仍保留有一座衡昌烧坊鼎盛时期的厂房。

也因此,在互联网上,网友半开玩笑的说,从这段历史来看,衡昌烧坊相当于现在贵州茅台酒的“爷爷”。

时隔80年,衡昌烧坊再度风生水起,源于资本大佬的助力。

2017年秋天,“会展大王”邓鸿低调现身茅台镇。彼时,他的环球佳酿为进军白酒行业,储备了80亿资金。环球佳酿集团刚在川内斩获两家酒企,衡昌烧坊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当年11月,环球佳酿集团斥重金收购衡昌烧坊。次年,环球佳酿集团在茅台镇1915酒厂和贵州中心酿酒集团原有酿造基地的基础上改扩建,并持有1915和衡昌烧坊系列商标50多件。

这次收购,环球佳酿集团所获酱酒年产能仅300吨,相当于当地一家小型酒厂规模。

衡昌烧坊的市场地位很尴尬,高端拼不过贵州茅台,走低端那不是邓鸿的风格。群狼环伺的酱酒市场里,超高端赛道成为邓鸿和衡昌烧坊的唯一选项。

于是,大家在大众媒介上经常见到精心编撰的衡昌烧坊故事;小区电梯里,衡昌烧坊终端最高售价29999元/瓶(500ml)的广告直击人心。

仿佛一夜之间,衡昌烧坊成为酱酒市场上,唯一出自茅台正源、小众高端酱酒代表。2018年衡昌烧坊销售规模首破亿元,2019年销售额超过5亿元。2021年,邓鸿剑指20亿元。

另一家茅台酒厂前身荣和烧坊,正借助家电大王红牌集团复兴。

在4月底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会上,红牌集团董事长叶志聪对外宣称,将豪掷100亿元迈入酱酒领域。

公开数据显示,红牌集团以小家电起家,年销售160亿元,2002年收购广东最大酒企威力神酿酒集团,并成为泰国王室专用酒生产企业。

和邓鸿一样,红牌集团牵手荣和烧坊,看重是茅源老字号的历史。启信宝显示,2021年1月,叶志聪在茅台镇注册成立贵州周大福酒业,并持有75%股权。

茅台镇四大老字号之一汪家烧坊(1909年创立)的复兴路径,依托的是酒业营销大商。

今年2月,供应链首家上市企业怡亚通(002183.SZ)与仁怀遵密商贸、王城汇酒业、成都同创共赢酒业联合设立汪家烧坊酒业。怡亚通出资1700万元,持有34%股权。怡亚通的目的很明确,从源头保障白酒产品、增强全产业链稳定度。它在渠道端掌握优势,且已有成功案例铺垫。

自2019年开始,怡亚通先后与国台酒业、钓鱼台酒业等酒企合作,打造出“钓鱼台珐琅彩”、“国台黑金十年”两个爆款。数据显示,2020年,这两款产品销售规模近7亿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