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氧机滞留印度海关?民众不满,法院质问

2021-05-06 07:13:22 观察者网

新德里电视台(NDTV)网站5月3日报道称,有3000台制氧机滞留在德里地区海关部门,没有得到放行许可。这一报道引发印度网民的争议。

印度媒体起初并未透露这批制氧机的来源地,但印度间接税和海关中央委员会在推特证实,相关照片中出现的是4月30日印度Indigo航空公司从香港地区空运到印度的300台制氧机。

这一事件立刻惊动了当地法院,德里高等法院致信要求当地海关部门立刻通关这些制氧机。随后印度海关“辟谣”称,并没有3000台制氧机滞留在海关,该海关已经放行了全部货物。

中国相关业内人士向观察者网透露,的确很可能有一些中国制造的制氧机滞留在印度海关,在通关手续上遇到一些阻碍。

新德里电视台报道截图

据新德里电视台5月3日报道,高级律师什南·维诺戈帕尔(Krishnan Venugopa)在一份提交给德里高级法院的报告中表示,应该移交给马克斯医院的3000台制氧机被当地海关扣留。他敦促当地高级法院向海关部门发出指示,以“战时状态”清理当地制氧机的库存。

新德里电视台介绍称,目前,德里当地疫情十分严峻,医院和居家治疗的患者都需要氧气,氧气紧缺已经导致多达80名患者死亡。该市多家医院的近40例死亡都被归咎于药品短缺。5月1日,由于供氧停止80分钟,12人在巴特拉医院死亡,其中一名病人是医生。上周有25人也因此死亡。

德里高等法院已要求当地海关提供这些制氧机的详细资料,并询问有多少制氧机滞留。

对此,当地海关中心回应称,迄今为止已有4.8万批货物通关,一切都在迅速整理中,但不确定有多少制氧机滞留在海关,因为数字时刻在变化。海关向最高法院保证,能在3个小时内完成整理。

对海关的回应,当地法院随后表示不满意,当地海关继续回应称,将继续查明并告知法院。

印度新冠疫情严峻,各地医疗资源告罄,对制氧机的需求飙升。在新德里电视台转发相关报道以后,这一报道引发印度网民的争议,新德里电视台的这一新闻推特随后得到了2880次转发和大量评论,不少印度网民怒斥印度政府官僚主义和效率低下。

这一事件随后惊动了印度间接税和海关中央委员会。该委员会随后在5月3日发布推特辟谣称,当地海关没有扣押数千个制氧机。该委员会这样说:“社交媒体流传着有关3000台制氧机被德里海关扣押的消息。我们再次与我们的前线海关进行了核实,海关没有扣押这批货物。”

新德里电视台没有透露这些制氧机来自哪个国家。但5月3日印度间接税和海关中央委员会在推特证实,新德里电视台援引的照片,是4月30日印度Indigo航空公司从香港地区空运到印度的300台制氧机。

300台来自从中国香港运往印度的制氧机 图源:新德里电视台

中国目前已经向印度提供了大量制氧机。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在推特上发表推文,介绍了中国向印度提供抗疫援助的情况。

孙卫东表示,印度此轮疫情暴发后,中国是最早向印度提出支持和帮助的国家之一,也是最早付诸实际行动的国家之一。孙卫东援引中国海关总署数据介绍称,自4月以来中国已向印度提供了超过5000台呼吸机、21569台制氧机、超过2148万个口罩及大约3800吨药品。中企正加紧生产4万台制氧机,争取尽快交付印方。

孙卫东推特截图

两位中国相关医疗器械业内人士向观察者网透露,由于当下印度疫情严重,出现制氧机需求缺口,有印度向国内主动求购的形成的订单,也有中国厂商向印度市场推销的形成的订单。目前的确很可能有一些中国制造的制氧机滞留在印度海关,遇到一些阻碍。

因为印度在医疗器械进口上采取许可制,中国制造的制氧机大部分在印度没有销售资格,除非印度海关动用紧急状态快速放行,否则中国制氧机或多或少在通关上都会遇到一些阻碍,但相对来说,印度主动求购的货物遇到的阻碍会小一些。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印网民称宁死不要中国援助 在印华人:他们自尊心疼

我并不喜欢蹭热点,但实在架不住这几天印度事儿太多,一些几百年没联系的朋友也突然间冒出来关心我的近况,与此同时各种各样跟印度有关的信息都涌向我。最多的就是劝我赶紧想尽一切办法回来啊,或者就是让我赶紧囤积物资啊,先囤个三五个月的粮油,备战备荒。

可能在很多人眼里,印度现在就是人间地狱,随时要崩溃,甚至说不定就此解体……看热闹从来都不嫌事儿大,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现在我所知道的情况再详细讲一下,上一篇里面有很多内容没有展开。

死亡数据瞒报

印度政府的数据有瞒报吗?——不但有,而且很严重。

我觉得目前印度公布的死亡人数绝对是有问题的,不可能那么少,因为有些地方真的是死人多到来不及烧。4月22号有个新闻,一个记者在中央邦博帕尔(Bohpal)各个火葬场计数,当天一共烧了187具尸体,里面137具是死于新冠,但政府公布的数据只死了5个人。博帕尔的现存确诊患者11267人,规模只占全印度的0.4%,我们假设博帕尔的死亡人数规模也是0.4%,大家可以反推一下,如果137人只占了全印度的0.4%,那么印度现在实际上每天至少要死3万多人,而印度公布的数据只有2千多人。

有记者专门在博帕尔的火葬场计数

官方数据里博帕尔每天的死亡人数从未超过8人(黑色柱状图)

我在德里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了一件刷新我三观的事情:德里由于死人来不及烧,一些火葬场都是几具尸体堆在一起烧,烧完之后家属们各自扒拉一点灰带回家。

这个我得解释一下,印度教传统人死后大都是火葬,而且出于热带地区原始朴素的防疫意识,有规定白天死的必须日落前烧掉,夜里死的必须日出前烧掉,所以印度烧尸的地方是昼夜不停的。印度人很忌讳尸体放隔夜,现在死人多得来不及烧,就只好几个摞在一块儿烧。你要不想跟别人一起烧,那就得等着。前两天有个新闻,说是人还没死透就被塞进裹尸袋,其实这个挺符合印度传统的——烧尸这件事,赶早不赶晚,早烧早超生。

烧完尸体扒拉出来的骨灰,最后都会撒到印度教圣地的河里或海里,因为印度教相信大海底下是冥界(这个我在《恒河为什么会成为印度的圣河?(下)水与火之歌》里面写到)。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印度人才会不忌讳自己的亲人跟别人撂一块儿烧——反正都是殊途同归撒到同一个地方。瓦拉纳西那地方烧尸河坛,烧完的骨灰会直接推到恒河里,大家的骨灰都混到一块儿,有些人专门站在河里“淘灰”,指望着从灰烬里摸到一些烧化的贵重金属。这种事儿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瓦拉纳西烧尸河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有人可能要问既然印度人都火葬,那恒河浮尸是咋回事儿呢?其实现在恒河已经没浮尸了,直接往恒河里扔尸体已经被禁止很多年了。按照印度教的传统,据说有6种人不能火葬——貌似包括孕妇、小孩、残疾人之类的,我没有查到具体是哪六种——这些人死后要直接扔河里,这就是过去浮尸的来历。另外,印度的基督徒跟穆斯林都是土葬的。

但不管怎么样,几个人撂在一起烧还是相当恐怖的,总让人联想起当年纳粹集中营里的焚尸炉。艾哈迈达巴德(Ahmadabad)火葬场的工人描述说,现在那里就像一条“永无止境的死亡流水线”。

我查了下,印度2017年的死亡率是千分之7.35,按照13亿人口计算,每年会死9555000人,日均26178人。但根据印度政府的数据,每天死于新冠的人数只有一两千人,就算这些人都是计划外的,也才比平时多死了不到10%的人,原来烧10个人,现在烧11个人,怎么都不至于来不及烧吧?需要几个人撂在一起才来得及烧,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现在每天的死亡人数是平时的数倍。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目前只有疫情特别严重的城市才会来不及烧,并非整个印度的普遍现象,那么前面根据博帕尔反推出来的3万死者应该不算太离谱。

印度死亡人数瞒报的事实是如此显而易见,《纽约时报》也发起了一个调查,并在4月24号发了一篇题为“As Covid-19 Devastates India, Deaths Go Undercounted”(新冠肆虐印度,死亡人数成迷)的报道,他们估计的实际死亡人数是2到5倍,比我估算得要少一点。真实的死亡人数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死亡人数的瞒报是医院在政府授意下做的,比方说因肺炎死于无法呼吸的病人可以写成“缺氧”,如果病人本身有基础疾病的话那就写死于XX基础疾病……反正不提“新冠”就行了。然后反正尸体当天就烧了,死无对证——要知道即便是在平时,也只有五分之一的死者会有医学死亡报告,80%的印度人都死得“不明不白”。

印度政府在死亡率这件事情上当然有很大的瞒报动机,死亡率高的话会引起社会恐慌和政治动荡;相反我相信印度的检测数据不会瞒报,因为一方面进行检测可以体现政府在行动,另一方面高检测率和确诊人数可以衬托出低死亡率。之前印度政府一直都把“低死亡率”作为一个政绩的吹嘘点——一开始先是说确诊率很低,确诊人数多了之后又说死亡率很低——多少人确诊没关系,只要这些人不死那就是政府领导抗疫的功劳;但如果死的人多了,那就让政府脸上很难看了。

直到现在还有些人认为印度现在之所以会爆发是因为增加了检测数量,为了自圆其说编出各种阴谋论,有的说是反对党为了打击地方选举,故意增加检测;有的说是各地为了抢夺疫苗的优先权,故意把数据搞很惨……

这个说法其实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漏洞:既然之前印度政府有能力通过减少检测掩盖疫情,或者说可以通过控制检测数量来操纵疫情,那为啥现在不继续操控呢?继续减少检测,疫情不就下来了吗?人心不就稳了吗?我自己生活在印度,之前疫情究竟控制得怎么样还能不清楚吗?这次爆发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由于政府破罐子破摔,任由病毒传播复制,进行基因交流,结果养出了一个超级大蛊,一下子翻了车。

印度疫情二次爆发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印度政府会任由人群大规模聚集而不做防范呢?这在我们中国人眼里是无法理解的……但如果你跟我一样过去这一年多都在印度就能明白,印度人也是一步步在作死的边缘试探才走到今天的。去年年底农民抗议的时候,我有点担心:这帮人这样大规模聚集也没人管?难道都不怕死?结果那么大规模的聚集确实没有爆发疫情(假如政府真的能够操纵确诊数据,应该在那个时候让数据爆发出来,把农民吓回家),于是让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这就好像做了一次“聚集试验”,试验结果是“疫情已经结束了,人群聚集不会有事儿”。后来的大壶节、选举集会的举办都是基于这一“试验结果”,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超级大蛊已经养成,后来大壶节和选举集会时候的病毒,早已不再是农民抗议时候的病毒……

这张图我又要拿出来用一下,对“养蛊”的完美诠释

潘多拉的盒子

接下去来讲讲养蛊的这个事情。

我前一篇《“反季节爆发”才是印度当前疫情最可怕的特点》里面说,这个双重突变病毒可以无视抗体所以需要特别警惕(现在已经变成了三重突变)。后来就有个免疫学专家告诉我说:如果已经有了很多携带抗体的人,然而再次感染且症状严重,说明出于某些不可知的原因,接种疫苗可能反而会更容易感染病毒。在做非典疫苗开发的时候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当时动物实验时疫苗有可能降低病毒的数量,但是越打疫苗反而越容易感染,且症状极重会导致迅速死亡,因而最终也没敢进行人体实验。

具体的致死机制大致是这样的:首先人体有两种免疫系统,一个是先天免疫(Innate Immunity),是存在于我们的细胞机制中的,会对外来入侵者进行无差别攻击,主要的方法就是炎症;另一个是后天免疫(Adaptive Immunity),通过后天习得对病原的抵抗力,我们对病毒的抗体就是靠后天免疫产生的。这两个免疫系统彼此之间相互合作,后天免疫要通过先天免疫来激活,而先天免疫会交接给了后天免疫之后也会下调活跃度。

照道理呢,感染过病毒或接种过疫苗之后,后天免疫系统会生成记忆细胞,这些细胞对特定病原体有效,能够快速调动,就好像你解开过的谜题,下次就能又快又好解决。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的身体在第二次感染同一种病毒的时候,先天免疫系统还是会本能地制造炎症给后天免疫发送信号。然而出于某些复杂的原因,后天免疫却迟迟不启动,先天免疫就会采取过激措施,拼命制造炎症以求被后天免疫“看到”;结果后天免疫还没起作用,人体自己就已经被先天免疫制造的炎症杀死了。

免疫系统的作用机制非常复杂,总之大概意思就是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有抗体的人反而可能更容易感染变疫病毒,而且症状会更严重。以色列研究机构4月10号公布了一个研究报道说以色列接种辉瑞疫苗后感染南非变种毒株的概率上升了7.5倍,接种率与感染率成正比。

结合上面的免疫学理论,那个免疫学专家就推测,印度现在这个大流行的双重突变病毒,之所以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保不齐是因为印度之前搞“群体免疫”使人群携带了抗体造成的——我必须强调一下,这目前只是猜测,并没有实验证据,在这里告诉大家只是防患于未然,给大家提个醒,不要接种了疫苗就掉以轻心。结合印度的现状,我认为这种假设有一定的可能性,目前印度确诊人数最多的是马哈拉施特拉邦,但马邦确诊人数最多的城市居然不是孟买,而是一个叫浦那(Pune)的城市,很多人应该都没听过这地方,这座城市的确诊人数仅次于德里,目前是印度第二。然而很巧的是,在之前的印度血清抗体检测调研中,浦那恰恰是抗体阳性率最高的地方——某些地区高达51%。

(原标题:中国制氧机滞留印度海关?民众不满,法院质问)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