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片揭昆明强戒所原所长陈波往事:不在车上也要下属向他的车敬礼

2021-05-05 16:37:09 澎湃新闻

“他做了规定,见到他必须敬礼,必须叫‘长官好’。”

澎湃新闻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昆明多家单位集中组织党员干部职工观看了廉政警示教育片《政治“毒瘤”之殇》,该片剖析了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党委书记、所长陈波恃权自傲,把自己当“土皇帝”,搞小山头“漠沙帮”,把干警当“随从”,建立自己的“独立王国”的经过。其中,有民警在镜头前回忆起陈波耍威风的往事。

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党委书记、所长陈波。

警示教育片解说道,长官,这一带有浓重封建军阀意味的称谓,在陈波心里别有一番滋味。陈波说,这让他感受到一种尊重。

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还提起,“(陈波说)你为什么不给我的车敬礼?那我说你人没在车上,他说不管我人在不在车上,你都得敬礼,见到我的车你就得敬礼。”

另一名民警则回忆,开车在路上遇到(陈波),他的车在前面,你还不能超他,哪怕你再有急事,你超过他会上就要点名了。

警示教育片指出,陈波不仅目无下属,对组织也失去了敬畏。

其中,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纪委书记姚正宽在镜头前说,“我在任职表态发言中说,今后在局党委和所党委的领导下工作,陈波跟我讲,我的表态发言不对,我是市强戒所的人,只能在市强戒所党委领导下工作。”

此外,在陈波的随意干预导演下,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改扩建项目还上演了一出先施工、后设计的闹剧。

陈波以自己的喜好替代科学决策,致使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改扩建项目设计一改再改达40余次,施工反复调整达8年之久才最终落幕。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生产处副处长范晏珉说,今天改的和明天改的都不一样,设计方跟不上陈波的节奏,到最后设计方已经不愿意配合修改图纸了。

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位于昆明城郊,警示教育片披露,陈波在这里还一手打造了“漠沙帮”——原单位的17个老同事老下属在他的关照下调入强制隔离戒毒所,其中1人在6年内从正科变正县。

此外,陈波和妻子张惠(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二级主任科员)还在所内兴起了“要提拔先充值”“想调动,‘炸药包’(即一捆捆百元现金)开路”的潜规则,严重破坏了单位的政治风气,挫伤了干警职工干事创业的激情。

2020年6月,陈波宣告被查,同年9月,张惠也宣告被查。

今年1月,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党委书记、所长陈波(正处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交办,由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呈贡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陈波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呈贡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陈波利用担任昆明市强制戒毒劳动教养管理所所长、昆明市司法局副局长、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延伸阅读

一身匪气的党委书记落马:同学聚会带酒让同学付酒钱

以案为鉴|一身匪气的镇党委书记自毁前程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市木圭镇原党委书记杨健军涉嫌犯贪污、受贿罪一案依法公开审理。杨健军被指控在任桂平市白沙镇党委委员、副镇长,西山镇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江口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木圭镇党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260多万元。杨健军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杨健军毕业于政法学校、有司法部门工作经历,他本应该更懂得敬畏法纪,事实却恰恰相反。他曾拥有的美好人生,毁在理想信念动摇,毁在作风不正、纪法底线失守,毁在不收敛不收手、贪婪成性。

违纪违法从作风不正开始

匪气、贪婪、专横独断……是身边人给杨健军的定语。“沾染了社会上的匪气,他不像个党员领导干部,不像是在政法系统工作过的干部,倒像一身匪气的人。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的一位老同学说。

审查调查人员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一次同学聚会,杨健军负责带酒水,结账时却说他带来的红酒每瓶500元,让参与聚会的同学将钱算回给他。参与聚会的同学目瞪口呆,有同学说:“你要是早讲是这样,谁会喝你的酒?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杨健军让人给他“买”真龙海韵香烟,但对方拿来了两包芙蓉王香烟。他嫌烟的档次低,将对方骂了一顿;向老板索要5万元,老板没有给足钱,他暴跳如雷,指着老板鼻子脏话连连……

在杨健军眼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是管别人用的,管不到自己头上。2017年暑假期间,杨健军接受某公司老板张某某资助,和家人朋友共8人到泰国旅游,花了1.8万元全部由张某某买单。“因为杨健军当时是木圭镇党委书记,我们公司成立后办理租地、环评等方面手续,需要他提供关照。”张某某事后说。

作风守不住,迟早出问题。满足于老板“朋友”一呼百应的杨健军并没有察觉,他吞下的其实是一枚“苦果”。

靠水吃水、靠矿吃矿、靠路吃路、靠地吃地

杨健军在坊间有一个绰号叫“埃及”。这是桂平本地白话,“埃及”就是指埃及塘角鱼,在当地人看来这种鱼什么东西都敢吃。从任职乡镇副镇长、镇长到镇党委书记,杨健军收取好处费84笔。靠水吃水、靠矿吃矿、靠路吃路、靠地吃地,到他嘴边的钱,他绝不放过。

“自己吞掉大头,只给同伙零头。”专案组同志说,杨健军在担任桂平市木圭镇党委书记期间,伙同他人以虚构合同、增加公车维修款的方式,共同套取公款3.6万多元,而杨健军一个人就拿了3.55万。

“2014年,杨健军跟我讲他的一个朋友急需一笔钱周转,让我调30万元给他。我支支吾吾想敷衍过去,杨健军就向我下了死命令,他说这都是兄弟之间的事情,让我尽快给他钱。”曾负责江口镇某项目的老板杨某某不敢得罪时任镇长的杨健军,不得不送上30万元花钱消灾。这也是杨健军在十八大后收受的第一笔大额好处费。

老板徐某某曾和杨健军达成“口头修路协议”:“他给路我做,我按照每公里不少于1万元的好处费送给他。” 2016年至2020年间,杨健军分5次收受徐某某送的好处费,共计75万元。

2018年,杨健军借口要在南宁买房,把相熟的商人老板叫到办公室,开口就要“借”30万;2019年至2020年间,因协调桂平市某新材料有限公司环评等有关事项,杨健军分两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好处费15万元……一些在当地做生意的老板成了杨健军的“提款机”,只要手头上缺钱,杨健军就会伸手要钱。

伪造收条、统一口径对抗组织审查

2020年5月18日,桂平市纪委监委对杨健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犯罪问题进行核查。

杨健军隐约感到自己有被查的“风险”。他不是选择老老实实向组织交待,争取宽大处理,而是想掩盖事实,心存逃脱法网的侥幸心理。反复梳理自己的收钱过程后,他认为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收受李某某好处费的受贿行为极有可能暴露,开始煞费苦心地“亡羊补牢”。

“银行流水是抹不掉的,也是最有风险的。”杨健军即安排李某某打印银行账户历史交易明细,进行交易数额的查询。李某某打印好银行流水后,杨健军发现每一笔跟他有关的交易都作了备注,或写有他的名字,或说明是转给他或代他支付的。这不是铁证吗?杨健军当下暴跳如雷,狠狠地将李某某骂了一顿。

杨健军对李某某说:“我们要统一口径,讲这些钱是我借的,并且我已经归还了。”为了逃避、干扰组织审查调查,杨健军安排李某某伪造收条,统一口径,将收受李某某好处费的事实伪造为借钱行为,且虚构钱已经归还给李某某的假象,企图以此对抗组织审查。

在党纪国法面前,杨健军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杨健军违纪行为很快被专案组人员识破,其他问题线索也逐一被打开缺口。在贵港市纪委监委的大力支持下,桂平市纪委监委全程参与杨健军案的重要线索突破和处置。专案组紧盯蛛丝马迹,持续深挖,逐步查实了杨健军和其他涉案人员的违纪违法线索。

当一切水落石出,面对自己触犯党纪国法的铁证时,杨健军知道逃脱不了法律的严厉制载。被留置后,他在忏悔书上写道:“虽然也担心和顾虑,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助长了自己歪曲的侥幸心理,从别人送到叫人给,一步步往犯罪深渊……”(通讯员 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纪委监委覃世翻 || 责任编辑 周振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