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空降公司成我顶头上司,想起之前分手经历我心虚想逃

2021-05-05 16:35:27 村头老崔

摘要:为什么别人的前任相见都是可歌可泣,可她顾姚的前任却来勾魂索命的?

1

别人的久别重逢都是可歌可泣的,就顾姚的是来勾魂索命的。

她发誓,如果她知道拖稿的下场是换责编,而且责编还好死不死地是她的前男友年亿钦的话,她就是把头发薅秃,七天七夜不睡觉,也会把稿子赶出来的。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开弓没有回头箭。

顾姚泪流满面地看着前任责编小陈,“小陈啊……我舍不得你啊。”

小陈后退了一步,一脸严肃地看着她,“顾姚同学,请你自重,我是有家室的人。”

顾姚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三天前还在笑眯眯地问她“顾姚宝宝,你的稿子写得怎么样了”的男人,忍不住感慨,这年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实在是太脆弱了。

但毕竟是在一起“愉快”地相处了一年的小伙伴,小陈也不忍心太绝情,转身泡了一杯香飘飘给她,“咱们好聚好散,以后你就安心跟着年主编啊。”

顾姚捧着香飘飘,望了一眼主编办公室里,一张嘴抿得老紧,严肃得跟什么似的年亿钦,为自己默哀了半分钟。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年亿钦终于结束了视频会议,迈着大长腿朝她走来。

顾姚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砧板上的猪肉,年亿钦就是那个拿着菜刀的屠夫。

屠夫走到她面前,长臂一伸,夺走了她手里还剩下小半杯的香飘飘,淡淡地说:“冷了。”

顾姚呆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屠夫又温声细语地问:“吃晚饭吗?”

“啊?”年亿钦这一温柔起来,顾姚心里可太害怕了。

“吃湘菜吧!”年亿钦想了想,“楼下正好有家湘菜馆还不错。”

顾姚就这么忐忑地被赶鸭子上架到了湘菜馆。

整个吃饭过程中,年亿钦非但没有对她挖苦讽刺横眉冷目,反而还春风和煦地叫她多吃点,甚至还给她夹了菜,而且自己一口菜都没吃,全程用一种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她。

顾姚受宠若惊,对年亿钦这一反常的举动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他对她余情未了,想跟她旧情复燃

得出这个结论后,顾姚陷入了纠结,如果一会儿年亿钦真的向她告白的话,她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坦白说,顾姚对年亿钦的喜欢比起当年有增无减。但是当初他们俩的分手完全是由于顾姚单方面的过错,所以导致她现在看到年亿钦,就有一种通缉犯潜逃多年,最终被逮住了的感觉。

那既然是通缉犯,下场肯定不能好吧。

尤其年亿钦根本不是什么温柔和善的人,她一直认为,久别重逢,他肯定得把她挤兑死才算完。

所以顾姚看到年亿钦的第一眼,就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一百零八种死法,根本腾不出一点时间来想“假如年亿钦还喜欢她”,这种不亚于天方夜谭的事。

推测出年亿钦是打算吃她这棵回头草后,顾姚那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平稳了,吃得也安心了,足足吃了三大碗米饭才停嘴。

年亿钦一脸关怀地看着她,“吃饱了吧?”

顾姚打了个饱嗝。

年亿钦表情有一秒的僵硬,随即招来服务员,指了指顾姚,“买单。”

顾姚理所当然地以为是年亿钦忘了带钱包,心情雀跃地买完单后,屁颠屁颠地跟在年亿钦后面回了公司。

年亿钦把她带到主编办公室,拿过了她随身背着的小包,指了指里面的一间小房间,“进去吧。”

通常这种小房间都是临时休息的小卧室,顾姚一脸羞涩,故作矜持道:“这样不好吧?”

年亿钦淡淡道:“没什么不好的。”

顾姚还想再说点什么,年亿钦却终于耐心耗尽,一把把她推进了小房间,然后……顾姚听到了落锁的声音。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个小房间的锁好像是那种很古老的——梅花锁?!

顾姚心情复杂地扭头,脑子里瞬间出现了“家徒四壁”四个字。准确来说,也不是家徒四壁,还是有点东西的,比如,一台没联网的电脑,一桶水。

啊,还有一个小卫生间。

根本不用年亿钦多说,傻子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关她小黑屋,逼她写稿。

2

第二天,年亿钦心情愉悦地推开小黑屋的门,以为能得到这个月的稿子,没想到却得到了顾姚销魂的睡姿。

小黑屋里没有床,但顾姚身材娇小,把电脑往地上一搬,人倒书桌上就睡过去了。

年亿钦推门而入,看到的就是顾姚两只腿搭在桌子边儿,脑袋底下枕着他故意放的《年轻就该拼搏》,睡得十分舒畅的样子。

他站在门口,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她足足有三分钟,然后极轻微地、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转身从沙发上拿了个多功能抱枕,拆开,盖在了她身上。

顾姚这一晚上睡得战战兢兢,不断告诫自己“我现在睡在书桌上”,不能像在家里一样闹腾,就怕自己一迷糊摔下去。结果睡得好好的身上突然多了个被子,顾姚一迷瞪,以为是在自家床上,当时就抱着被子滚了一圈。

砰的一声。

把年亿钦吓了一跳。

顾姚抱着被子从地上坐起来,呆滞了好半天,一脸茫然又愤慨地看着他,“你推我干吗?!”

年亿钦丝毫没有解释的欲望,冷淡地抛下两个字:“写稿。”就转身离开了小黑屋。

顾姚坐在地上痛斥了一番年亿钦人性的泯灭,直到自己彻底清醒了之后,才把电脑从地上抱起来,把《年轻就该拼搏》上的口水擦干净,咬牙写稿。

没办法,人都把她从书桌上推下来了,意思表达得很明显了——她要是不交稿,就别想活着走出小黑屋。

都这样了,她还能再拖吗?

年亿钦早上还有个应酬,当红小花旦要出本书,约了他十点在星巴克见面。给顾姚又送了个早餐后,他就离开了出版社。

经纪人比年亿钦晚一些到达星巴克,落座后寒暄了一下,就进入了正题,“我们杨怡没别的要求,就只有一点,书得今年出。”

年亿钦凝眉,无意识地搅了搅面前的咖啡,出版社今年的书号就剩一个了,原定是给顾姚的。他昨晚跟小陈交接了一下她的资料,发现她也差不多快完稿了。

顾姚在文圈算是大佬级别的作者了,坐拥百万粉丝,只要一出书,那来年销售冠军不出意外绝对是她。

但是现在跟她争书号的是谁?

杨怡啊,微博几千万粉丝的杨怡啊,顾姚的粉丝还没人零头高。

更何况,凭杨怡这影响力,人在他们出版社出书,简直就是免费给他们出版社打广告,百利而无一害,是个人都会选择把书号给杨怡好吗?!

“先生,您的摩卡打包好了。”

服务员甜美的声音唤醒了年亿钦的思绪,他接过奶茶,看了看面前空荡荡的位置,忍不住扶额,可能他不是个人吧。

3

事后年主编有点后悔。

因为没心没肺的女朋友拒绝了这么大一块肥肉,他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不是个人。

尤其顾姚还一点作者的基本素养都没有,拖稿拖到让人想宰了她。

年亿钦回到出版社,打开梅花锁,看到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顾姚,火冒三丈,把咖啡砰的一声放到了桌子上。

咖啡洒出来了一点儿。

顾姚被惊醒了,眨巴两下眼睛,审视了一番年亿钦,嘴唇紧抿,目光冰冷,眉峰微蹙。

全身上下都传达着一种“我很生气,我想杀人”的讯息。

顾姚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讨好地扯了扯他的衣角,小心翼翼道:“那个,年主编,我稿子写好了……”

啊!

写好了!

没有偷懒!

年亿钦怒气冲冲的五官忽然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且现在他的女朋友很萌,刚睡醒的眼睛还有点不太聚焦,仰着脑袋,一脸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简直可爱到翻天了好么!

女朋友都这么可爱了,那他这副冷若冰霜的表情还能维持下去吗?

年亿钦拿开她的手,语气软了一些,“那你先回去睡吧,我改完稿去你家找你。”

顾姚昨晚通宵赶稿到凌晨,刚睡着没多久就被年亿钦“推倒”在地,起来后又把稿子改了两遍,刚改完睡过去,又被年亿钦一杯咖啡给吓醒了,现在困得不行,听到“睡觉”两个字就一溜烟儿窜没了影。

压根儿没注意到年亿钦的“改完稿去你家找你”。

出了出版社,顾姚伸手拦了辆的士,报完地址就争分夺秒地睡了过去。

到了家,司机报出一个数字之后,顾姚才发现自己的包昨天被年亿钦拿去了,钥匙钱包手机啥的都在里面。

她摸了摸衣服口袋,摸出了两块五毛钱。

司机大叔凶神恶煞地盯着她,似乎在说:你敢坐霸王车试试?

顾姚讪笑一声,“那个,师傅,您再把我送回刚刚上车的地儿吧。”

司机大叔的眼睛瞬间瞪得像铜铃一样大,“不行。”

顾姚颤颤巍巍地递出两块五毛钱,“这个给您做押金?”

司机大叔翻了个白眼,把手机塞到她手里,“给你家里人打电话,叫他们拿钱来。”

顾姚觉得这段台词有那么点耳熟,好像电视里,那些绑匪勒索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

顾姚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只记得自己的电话号码,而她的手机在年亿钦手上。她咬了咬下嘴唇,想到这两天年亿钦对她的刻薄,有点不太想打出这个电话。

毕竟打出去可能也没什么结果。

但是司机大叔看起来好凶啊……顾姚叹了口气,算了,被前男友打击报复总比被司机大叔抛尸荒野好一点。

跟她猜测的没什么差别,年亿钦听完电话,什么也没说,就冷漠地把电话挂断了。

顾姚一脸无奈地看着司机大叔。

司机大叔有点同情地看着她,“你混得实在是太惨了。”

谁说不是呢?!

顾姚泪流满面。

司机大叔铁打的心肠终于被她的眼泪泡软了,把她赶下车后,扬尘而去。

顾姚一边哭,一边伸手打了个车回出版社。

然后顾姚发现办公室空无一人。

她蔫巴蔫巴地下楼,有点不敢直视司机的死亡凝视,“那个,师傅,手机能借我打个电话吗?”

电话一打,发现年亿钦在她家楼下。

顾姚觉得心很累。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改改他这个傲娇的臭毛病?

4

年亿钦对于折腾她跑了两趟这事儿没有丝毫内疚,甚至还数落了她一下,“你的脑子被狗吃了吗?”

顾姚仰头望天,人生真的好艰难,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

于是回家补了个觉之后,顾姚同学就把年亿钦拉黑,毅然决然地跑去拥抱祖国的大好河山了。

一个飞机直接杀到了丽江,顾姚呼吸着没有年亿钦存在的空气,觉得神清气爽,心情倍儿好。

顾姚这人比较懒,不太喜欢看旅游攻略,所以早就提前在网上找了个导游,吃喝玩乐、衣食住行一条龙服务。

导游是个本地小伙,皮肤有点黑,身形健朗,跟都市里那些白白净净的男人不太一样。顾姚早期的理想类型就是这种,一身硬汉气质、肌肉发达的男人,可惜后来遇到了年亿钦,被他的盛世美颜折服了,迅速更换了自己的理想类型。

唉,只怪自己当时年少无知,看不到年亿钦美丽皮囊下刁钻、阴险、古怪、刻薄、奸诈的灵魂。顾姚连连感叹,把茶当酒喝,完了醉眼迷离地看着民宿院子里那棵桃花树,扼腕叹息,“年亿钦啊年亿钦,遇人不淑啊遇人不淑。”

此时,年·刁钻·阴险·古怪·刻薄·奸诈·亿钦刚登上飞往丽江的飞机,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大喷嚏。

吃过午饭,导游带顾姚去丽江古镇转了转,他说女孩子一般比较喜欢逛街,丽江古镇是个很好的选择,而且她刚到丽江,坐了那么久的车,身体状态肯定也不行,所以逛街是最好的选择。

顾姚听完一脸感动,看看,看看,多么体贴周到、细致入微,这才是男朋友的典范呐。

导游小伙的负责真的是没话说,他看顾姚已经沉迷在了购物的欢乐里,就没再跟她说太多话,默默地替她拎起了包。

年亿钦下了车直冲丽江,换号给顾姚打了电话过去。

顾姚看到是陌生电话,接了起来,结果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立刻挂了电话,然后拉黑。

人生无巧不成书。

年亿钦这边刚被挂了电话,下一秒就看到顾姚从首饰店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个沉默寡言的、身强体壮的、替她拎包的男人,当即脸就黑得跟煤球一样。

“顾——姚!”

5

顾姚被点名时还有点蒙,以为自己幻听了,直到下一秒被人一把拽到了怀里,痛斥“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才回过神来,颤颤巍巍地喊了一声:“年主编啊……”

年亿钦的脸色愈发地黑了。

导游小伙见事情的发展不太对,赶紧跳出来解释:“那个,先生,您可能误会了,我只是她请的导游。”

年亿钦怔了怔,低头瞥了顾姚一眼,扭头咳嗽了一声,“你的稿子批注好了,回去改稿。”

被迫上了回去的飞机,顾姚扭头看着闭目养神的年亿钦,“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丽江?”

“去你家找你,看到你电脑上的订单了。”

顾姚惊讶,“你哪儿来的我家钥匙?”

“小陈交接的时候给我的。”

顾姚:“……”差点忘了,之前小陈催稿来得很早,她不想给他开门,就拿了一把钥匙给他。

但是,这玩意儿也要交接?不是应该退还给她吗?谁允许他私自把她家的钥匙给别人的?顾姚磨牙,暗自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捶爆小陈的狗头。

“顾姚。”年亿钦忽然冷冷地喊了她一声。

“啊?”顾姚没由来地有点儿心慌。

“当年,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啊?”顾姚眨了眨眼,指着窗外,非常生硬地转移了一下话题,“哇,这云好白啊。”

闻言,年亿钦倏地一下睁开了眼睛。顾姚吓了一跳,以为自己今天要被丢下飞机了,没想到年亿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顾姚拍了拍胸,松了一口气,伸手去拿面前的矿泉水。

另一只手先她一步拿起了水。

顾姚扭头看向年亿钦,后者还闭着眼睛,手上的动作却干脆利落,拧开瓶子,递到了她面前。

顾姚想起以前自己骗年亿钦说,女孩子都是个连矿泉水瓶盖都拧不开的、非常可爱的生物。莫名地,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回去之后,顾姚发现,需要改的地方并不多,都是一些类似错别字的小问题。

顾姚看着电脑屏幕上清一色的错别字标注真的很心累,她此时此刻真的很想打人,尤其是年亿钦。

改完错别字,把文档发给了年亿钦,顾姚胸闷郁结地打开了和小陈的对话框,输入:小陈啊,我真的好想你啊,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拖稿了,我求求你回来吧,你们年主编真的不是个人啊。

小陈:[严肃脸]我再次重申一遍,我是有家室的人了。

小陈:还有,顾姚同学,你做个人吧,好吗?我们年主编人美心善,不辞辛苦地周六加班监督你写稿,你不感恩就算了,竟然还潜逃去丽江。

小陈:最重要的一点,你知道主编为了你做了什么事吗?为了保留你的书号,他竟然放弃了和杨怡这种超级大咖合作的机会!

小陈:杨怡啊宝贝!人家可是拥有千万粉丝的超超超级大咖啊!

顿了顿,小陈抹泪:咱们年主编这上辈子得是造了多大的孽啊,这辈子居然遇见了你。

顾姚没心思搭理小陈的挖苦,她的注意力全在年亿钦为了她放弃了和杨怡合作的机会这件事上。

6

顾姚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

她就说吧,她这么美丽动人、善解人意、才华横溢,年亿钦怎么可能会放得下她呢?!

而且他一向都是这种嘴硬心软的脾气啊,她以前都能直接透过冷漠看本质,怎么才几年不见,就把这本领给生疏了?!

顾姚乐不可支,倒在沙发上一连打了好几个滚,然后翻箱倒柜找出一支正红色的口红,往食指上那么一涂,拍照,发朋友圈,完美。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等待年亿钦一脸冷漠地拎来创口贴和创伤药。

一想到年亿钦那傲娇的样子,顾姚就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然而等了一整天,顾姚等得花儿都谢了,她家的门铃还是没响起来。

年亿钦跟顾姚从丽江回来,在机场分别后,就接到了杨怡的电话。

她用的是私人号码,年亿钦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位?”

那头轻轻柔柔地回答:“杨怡。”

年亿钦说着就要挂断电话,杨怡眼疾口快地说道:“你就不好奇她当年为什么不告而别吗?”

年亿钦冷笑一声,语气缓慢而冰冷,“杨怡,你觉得你能查到的东西,我查不到吗?”

说完挂了电话,向年家大宅驶去。

杨怡算是年亿钦的堂妹,但是没什么血缘关系,她只是他姑姑领养的小孩。

杨怡从小嘴巴就甜,常常把一大家子人哄得高高兴兴的。那时候,唯一不喜欢搭理她的,大概就是年亿钦了。

倒也不是年亿钦讨厌她,只不过是他从小就比较喜欢一个人待着。后来,跟言情剧本似的,年亿钦越讨厌她,她就越爱招惹他。当着大人的面一口一口亿钦哥哥叫得比谁都甜,背地里却经常撕他的作业,藏他的玩具。再后来,年亿钦也不太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就向他表了白。

起初他以为这是她的新恶作剧,直到很多年后,他才恍惚明白,好像她真的喜欢他。

她的喜欢是热烈的,歇斯底里的,手段用尽的,毫不掩饰的。她曾无数次在他和顾姚身边逗留挑拨,只是,她该没想到顾姚看起来傻,实际上更傻。

她从来不信别人嘴里的他,只相信他说的话。

年亿钦怀疑,就算自己指着天上的星星说:“其实我是外星人。”

顾姚大概也会摇头晃脑地回应他:“你好啊,外星人。”

思绪纷扰间车子已经驶进了年家大宅,年亿钦将车停好,下车靠在引擎盖上,下意识地掏出一根烟来,烟点燃的那一刻,他才恍然想起顾姚的脸。

她回来了。

他女朋友回来了。

他今年不用害怕再被催婚了!

那他还抽锤子的烟!

年亿钦乐得肩膀都抖了抖,把烟掐灭,乐滋滋地含了一颗薄荷糖在嘴里,嘴角微微上扬,抬头挺胸,气势磅礴地走进了屋内。

从头到尾,年亿钦眼巴巴地、翘首以盼地望着年老爷子,就等他问出那句“你今年有女朋友了吗”。

然后他骄傲地回答:“有了!”

可惜一直到生日宴结束,年老爷子都没问他这个问题。

年亿钦颇为失落地走了。

走到停车场,发现年老爷子正站在他车子旁边。看到他来,年老爷子百转千回地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孙子啊,爷爷也不是个腐朽的人。你要是带不回来女朋友,男朋友……我……我也不是不能接受……”

年亿钦:是什么给了您老人家这种错觉?

“爷爷,我有女朋友了。”年亿钦微微笑了一下,“是个女的,而且很可爱。”

年老爷子:“啊?”

年亿钦有些骄傲地扬了扬下巴,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翻出一堆顾姚的照片,“呐,这就是,可爱吧?”

于是,漆黑的停车场里,一老一小就这么靠在引擎盖上,津津有味地翻着顾姚的照片。

7

年亿钦看到顾姚发的那条朋友圈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年老爷子拿着他的手机,看不腻似的,把顾姚的照片来来回回翻了有几百遍。

最后还是年亿钦吃起醋来六亲不认,强制夺回了手机,这事儿才算完。

回去的途中碰上红绿灯,年亿钦打开微信,刷了一下朋友圈,这才看到顾姚“受伤了”的手指。

年亿钦火急火燎地买了药,赶到了顾姚家。

顾姚已经睡着了,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敷着面膜,嘴里还有半片没吃完的黄瓜片。

年亿钦把她的手指转了个遍,也没发现哪儿有伤口。

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年亿钦被气笑了,笑完了又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看着看着,忽然俯身,咬走了她嘴里的半片黄瓜片。

顾姚忽然就醒了,两只眼睛迷迷蒙蒙地看着他,然后伸手,扣住他的脑袋,把两张唇重新贴在了一起,甚至还伸出了舌头。

年亿钦有点僵硬。他能感受到顾姚柔软小巧的舌头在他嘴里蛮横地胡冲乱撞,撞得他七荤八素的。他想回应,想反客为主地掠夺,但他不敢。

他怕把她弄醒。

她还没向他坦白当年不告而别一走了之的事情呢,他现在还不能原谅她。要是让她发现他亲了她,那他还怎么质问她?不让她亲口说出自己离开的原因,他们之间还怎么继续?

她一直都是那样的,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很单纯,实际上执拗又自我,从来没有真正地把谁划进自己的未来里过。

他们交往四年,年亿钦从来没敢跟她提过分手。他总觉得,只要他一说分手,顾姚就会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走了。

其实是很绝情的一个女人。

想到这儿,年亿钦一脸冷漠地推开了顾姚,甚至还踢了她一脚,把她直接踢醒了。

顾姚被踢下了沙发,醒来后一脸蒙逼,“???”

年亿钦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眼神冰冷,“你刚刚强吻了我。”

顾姚:她色胆这么大?!!

顾姚一脸忐忑,顺势跪在了年亿钦面前,准备来一个非常大的磕头礼给他赔礼道歉。然后余光一瞥,看到了茶几上的药。

顾姚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沙发上睡着了。她在等年亿钦,等他一脸傲娇地给她送药来。

理清前因后果后,顾姚仰头,笑嘻嘻地看着年亿钦,“年主编这么晚了怎么会来我这儿?”

年亿钦怔了片刻,肃然道:“身为主编,关心一下作者的身体状况。”

“这样啊……”顾姚故意拖长了尾音,“年主编对作者真好,我听说,年主编为了我,还放弃了和娱乐圈流量小花旦杨怡的合作?”

顾姚顿了顿,又意味深长地称赞道:“年主编对作者真的是太好了。”

年亿钦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好好说话。”

可惜啊,顾姚已经重新拾起了被遗忘的神技,透过他冰冷的外表看本质。于是乎,某作者再次色胆包天地,再次强吻了某主编。

这回不止伸舌头,还伸手摸了摸腹肌。

8

凌晨三点,顾姚靠着沙发,抽了一根事后烟。

年亿钦窝在沙发里,露出两个眼睛,神情复杂地看着顾姚。看看,他就说这个女人城府深吧?他跟她在一起四年了,从来不知道,原来她也抽烟!

一支烟抽完,顾姚撩了撩耳侧的头发,扭头看了一眼年亿钦,一脸乖巧道:“年主编您放心啊,我会对您负责的。”

年亿钦下意识点了点头。

顾姚勾唇笑了一下,伸手从茶几上拿过一粒草莓味儿的糖,含在嘴里,又伸手拿过自己的睡衣穿上,问他:“吃饭吗?”

“吃吧。”年亿钦讷讷地回答道。其实他不太饿,但他记得顾姚不太喜欢一个人吃饭。

顾姚转身进了厨房,年亿钦躺在沙发上,脑子还有点混乱。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她还没坦白之前一走了之的事儿呢!

顾姚做完饭出来,年亿钦已经走了,沙发上空空如也,茶几上的药也被带走了。

顾姚张了张嘴,几年不见,年亿钦这人,变坏了啊……。

顾姚耸了耸肩,一个人吃了两份饭。

第二天,顾姚去出版社找年亿钦,发现主编办公室里空空如也。

顾姚拉住小陈,“年主编呢?”

小陈有点儿伤心,“年主编可能要回总部了,我刚刚看到总部的蘑菇头来接他了。”

“嗯???”事情变化的速度太快,顾姚有点没跟上节奏。早知道事情的后果是这样,她昨晚说什么也不去解他的皮带。

捡了芝麻,丢了芝麻树啊。

顾姚涕泣涟涟地离开了出版社,回到家,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关于年亿钦的事。

说实话,她当初去勾搭年亿钦,确实是见色起意,当时也没想过两人会走多远这种问题。但是后来,相处两年之后,她确确实实地,开始慢慢把年亿钦划进了自己未来的蓝图里。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大四毕业那年,老顾因为入室盗窃被抓。

顾姚没什么立场去指责老顾,毕竟她十六岁之前,全靠老顾偷来的钱苟且活着。要不是老顾,她指不定早就死了。她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人抛弃了,丢在乡间的小路边,幸亏被路过的老顾捡回去,才得以生存。

老顾对她很好,偷东西时常常会给她偷一把糖果,偷了钱也是先给她买穿的用的。所以其实从小到大,顾姚一直都活得像个公主一样,成绩优异,有个很疼爱自己的爸爸,老师同学也都很喜欢她,众星捧月。

顾姚上高一的时候,在学校的写作大赛上拿了一等奖,获得了五百块奖金。那之后,她忽然福至心灵,开始在网上搜索杂志的投稿信息,开始慢慢地给杂志投稿。

顾姚属于那种天赋极高又刻苦异常的,她的走红几乎是毫无悬念的。

所以老顾再次行窃的时候,他们家其实已经不太差钱了。顾姚写稿得早,到了大学毕业已经有很高的知名度了,她的稿费足以支撑她和老顾富足地生活下去了。

老顾再次行窃是因为以前一起偷东西的老朋友跟他喝酒,酒后胡言乱语的一句话——姚姚今年22了吧,哎呀,那再过几年该结婚了。老顾啊,你得给孩子多置办点嫁妆啊,不然以后嫁人了要被婆家挤兑的。

老顾这辈子都靠偷活着,也没什么别的本事,于是又重拾旧业。

他大着胆子闯进了市富豪家的别墅,偷了那颗价值不菲的蓝宝石,结果还没出别墅门就被保镖围住了。

老顾到底是为自己的罪行买了单,他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这已经是顾姚交出了毕生积蓄通融的结果。

老顾入狱,档案上有了污点,顾姚再也没办法欺骗自己,她光鲜亮丽的外表被自己亲手撕开,里面脏得不行。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老顾用偷来的东西养着的。

年亿钦跟她不一样,他长得白白净净,从里到外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那样干净的一个人,要是知道她原来这么肮脏,一定会——很嫌弃她吧!

9

顾姚想到最后脑子一团乱麻,烟蒂摆满了阳台。

她知道自己该离年亿钦远一点的,但她一看到他,就有点不太能控制自己。

顾姚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太阳穴开始抽搐。

她怎么就一时冲动,把人给睡了呢?而且,她还信誓旦旦地说了要负责这种鬼话。

顾姚捂脸,哀叹了一声,跑回房间,从保险柜里拿出那张绿色的银行卡,跑到出版社,慎重地交给了小陈,“小陈啊,我昨晚犯了点儿错误,你帮我把这个交给年主编一下。”

小陈指了指主编办公室的位置,道:“主编又回来了,你自己给他吧。”

“啊……”顾姚忍不住感叹,世界真是变幻莫测。

年亿钦坐在真皮座椅上,一双眸子淡淡地来回移动在顾姚和那张绿色的银行卡上。

顾姚如坐针毡,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十分艰难。

顾姚觉得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年亿钦终于开口了,“顾姚。”

“到。”

“我觉得,你可能对负责有什么误解。”

顾姚眨巴眨巴眼睛。

年亿钦推回了绿色卡片,“我们家家风很严。”

“嗯?”

年亿钦从抽屉里拿出来户口本,“我爷爷说了,你要是不对我负责,他就打死你,然后再跟我结阴婚。”

“嗯?!”顾姚惊呆了,还有这种操作呢?

年亿钦继续进行他的暴击,“顾姚,你们家那档子事儿我早就知道了,我一直不说,只是想等你来找我,主动跟我坦白这事儿。”

“本来我打算跟你耗一辈子的,但是昨晚......”年亿钦顿了顿,“这件事事出突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回去找我爷爷商量了一下。”

“结果你也知道了。”年亿钦伸手敲了敲户口本,“结婚是你唯一的选择,而且你还得签一份非常不平等的条约。”

说完,年亿钦又从桌子里掏出了一张纸。

顾姚往前凑了凑,纸上只有一排字:除非年亿钦同意,否则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离婚。

还真是非常不平等的条约呢。顾姚忍不住感慨,人生在世,做事要慎重啊。

瞧瞧,这么逼婚,谁受得了?顾·臭不要脸·得了便宜还卖乖·姚扼腕叹息。(作品名:主编大人家风很严,作者:li哩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