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8亿人上瘾,遭明星集体抵制!这个“超级网红”,到底得罪谁了

2021-05-05 11:55:47 金错刀

文/ 金错刀频道

最近,一封倡议书上了热搜,它的联合署名有点吓人:

500多名艺人,包括肖战、杨幂赵丽颖王一博等都在其中,全明星阵容显示着它的份量。

除了顶流明星,还有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5家头部视频平台,也都抱团抵制短视频侵权。

随后,中宣部版权局、国家电影局也发声力挺,要加大短视频侵权打击力度。

这波维权不光是冲着公众号,更是冲着短视频平台。

也就是说,今后想用影视作品当素材,得先拿到授权。

一方供应素材,另一方是最好的营销渠道,明明是互利共赢的关系,为什么现在突然开撕?

1

看上去毫无技术含量

却能打出“神助攻”

事实上,影视行业、“优爱腾”这些视频平台与短视频剪辑行业并不是一开始就针锋相对。

比如最近爆火的《觉醒年代》,本来不温不火的剧,因为B站up主的剪辑,豆瓣评分飙升到9.3。

在女性题材、现实题材更受关注的当下,这样一部稍显严肃的年代剧不容易吸引到年轻人的注意,当它第一轮播出时,市场反映平平,但就像很多观众评价的那样,这剧“后劲儿大”!

《觉醒年代》强大的后劲儿,少不了B站影视区UP主们的“为爱发电”。

当《觉醒年代》还不温不火的时候,B站影视区许多有影响力的UP主率先发现了这部宝藏。

“剪刀手艾德琪”是最早剪辑短视频安利这部剧的几位之一,他的投稿小范围出圈时,还被央视电视剧官博要授权。

现在,在B站搜“觉醒年代”,2020年B站百大UP主“木鱼水心”做的该剧系列影评,每更新点击量必破百万。这些短视频创作者们给这部剧的大火扎扎实实添了一把柴。

除了让不温不火的隐藏好剧出圈,短视频剪辑还是当前影视剧宣发最好的营销渠道。

在抖音、快手上注册官方账号,发预告、花絮,成了电影和电视剧宣传的必备法门。

像电影《你好李焕英》,官方入驻抖音做了营销宣传。

他们通过在抖音达人在平台上神反转来吸引关注,比如疯产姐妹、温精灵薇娅等明星达人,先表示绝对不会哭,到最后哭成狗,成功燃起大家的观影欲望。

话题最高超过了200亿次播放,这部电影能成为春节档最大的黑马,短视频平台巨大的流量功不可没。

在这样的情况下,导流的效果也很惊人。

据了解,有剧宣从业者曾在采访里介绍,《传闻中的陈芊芊》请数据公司做过调研,根据用户行动轨迹发现,用户在抖音看完短视频之后,大多会跳转到腾讯视频,引流效果是其他剧的3倍还多。

掌握了财富密码的影视剧方还会自己办“二创大赛”,调动粉丝们剪视频、P图、写文、做角色同款娃娃等,在影视剧原片基础上搞二次创作。

今年以来,包括《赘婿》在内的“优爱腾”平台新播的剧里,已经有14部由视频平台和微博合办了二创大赛,吸引up主、写手、画手们“为爱发电”、炒热粉圈。

不光短视频剪辑能捧火影视剧,影视剧也在助攻短视频创作者。

2019年B站百大UP主获奖名单中,涌现了多位影视类UP主:电影最TOP、刘老师说电影、木鱼水心、小片片说大片等。

靠着剪辑短视频,不光让优秀的新作出圈,还能让过气的经典之作重新翻红。

明明可以互利共赢,一起赚钱,影视剧们为什么忽然卸磨杀驴?

2

有人赚得风生水起

有人一年巨亏70亿

维护作品版权只是表象,其本质是,近几年短视频和长视频之间的格局变了。

近几年来,在抢夺用户的注意力上,长视频逐渐落到下风。

《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自2018年下半年,短视频的日均使用时长就超过了综合视频,成为网络视听应用领域之首。

截至2020年6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8.18亿,超过了综合视频的7.24亿。而且,短视频在网络视听产业中市场规模占比最高,超过了1300亿,同比增长178.8%。

一方面短视频过得风生水起,另一方面而长视频行业经过近10年的烧钱大战,老大哥们还在亏损中,边竞争边挣扎。

拿财报来看,爱奇艺4年亏损300亿,仅2020年的亏损超过70亿,腾讯视频、阿里大文娱的亏损规模也都在30亿左右。

逼的他们只能靠不停的涨会员费来自救,全面涨价背后是,他们过得实在太惨了。

从经营策略看,短视频平台都在不断扩张、不仅挤掉了长视频的市场,还在改变着用户的消费习惯。

像五一假期吃饭和游玩攻略,大家都会首先去抖音上搜索,甚至碎片时间想看剧时,首先也是抖音。

抖音已经成了一种生活工具。

而短视频不仅跟长视频争利,这两年更是蠢蠢欲动,尝试向电影方向隔行取利,惹怒了电影行业。

标志性的事件是,抖音曾在2020年春节档试水“电影转网”——买断电影《囧妈》的版权在西瓜视频等这些“字节系”平台上免费播放,遭到院线放映端的抵制和反对。

不仅如此长视频重金砸出来的正版影视资源库,长期被短视频“白嫖”。

“优爱腾”一方面不想再当冤大头,另一方面能用版权掐住短视频命运的后颈皮,“维权”行动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以B站为例,虽然B站在经典影视剧、纪录片上买了不少版权,但影视区UP主们要持续产粮,少不了“白嫖”优爱腾们的影视剧作品。

站在“优爱腾”版权巨人的肩膀上,UP主们贡献出了B站的第二大内容品类——娱乐板块,影视混剪、明星社畜等二次创作,成了B站的吸粉神器。

维权这步棋当然还有后手。

“优爱腾”也不安于长视频的红海,纷纷宣布下场布局短视频,搞竖屏小剧场、做自制剧,推出自己的短视频APP,希望从抖音、快手们手里分一杯羹。

就在维权《倡议书》发布当天,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发布了一份颇有意味的《腾讯微视创作者分成收益调整公告》,要严厉打击搬运,提升优质原创作者的收益。有媒体发现,该平台近期还增加了正版视频库和在线剪辑功能。

腾讯视频前脚联合长视频平台、影视行业抵制短视频侵权,后脚自己提高“赏金”广纳优质原创作者,还搬出自家正版视频库来诱惑,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挖墙脚吗?

比如优酷推出辣报短视频,腾讯则推出微视;爱奇艺专注短视频内容生产,像短剧和微综,还推出“北极星计划”“新叶计划”“喜雨计划”来支持原创内容生产。

长视频平台两腿走路,创作者、用户也许会转移到腾讯视频、微视和视频号,并在与抖音、快手的竞争中形成优势。

抖音、快手这些短视频迅速扩张,长、短视频之间对流量和用户的争夺愈演愈烈,积累的利益冲突借着短视频侵权这件事摆上了台面。

3

别打着版权的名义

一刀切解决问题

有了授权卡脖子,今后在B站、抖音、快手上,还能看到观点自由的影视相关剪辑吗?

在长视频、影视行业与短视频的斗法里,这次维权不是目的,是手段,目的是主张重新分蛋糕。

那短视频剪辑这个势单力薄、人微言轻的一行,要沦为炮灰了?

对此,人民日报评论指出,版权保护是必由之路,但一刀切的描述,只会让人觉得“保护资本利益远重于维护创作环境”。

短视频切片、搬运、速看、合集里,侵权最明显的是影视剧的切条,但一些含有二次创作意味的“X分钟看完一部剧”、影评、解说,甚至粉丝剪辑的视频,也将因为素材未经授权而被划分到侵权范围。

其实,短视频以前就因为配乐侵权吃过亏,还因此探索出了经验。

据悉,快手提出的适用于短视频和直播双场景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直接“对接”著作权权利人。

根据歌曲使用量向版权方结算,并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年内,快手还将面向版权方和音乐人推出开放平台,可便捷查询音乐内容的使用数据,直接确权和结算。

短视频的“视频问题”,是否能参考快手解决短视频“配乐问题”的方案?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影视素材在短视频里怎么用,看来要几方坐下来,讨论出一个满意的分账方案。

短视频侵权背后,不是简单的是与非,而是利益和边界的划分。

是盟友还是强盗,更大程度取决于电影本身。

简单粗暴地“一刀切”,把“授权”用成了对影视短视频的“生杀大权”,伤害的不光是短视频创作环境,更扼杀了观众观影的讨论热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