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精神丨“老八路”张文辉:每一枚军功章,都是血与火的见证

2021-05-05 10:40:05 红星新闻

“我们的爷爷是一位戎马生涯的战将……您把年轻的热血抛洒在祖国解放的疆场上,征战大别山,挺进大西南,冒着枪林弹雨,曾伤卧雪地,吃糠咽菜,九死一生。”

张文辉孙子、孙女写给他的一封信

在老八路张文辉家的客厅里,悬挂着孙辈们写给他的信,重现了张文辉的峥嵘岁月。

今年三月的一个春晨,原四川省军区自贡军分区司令员张文辉在成都家中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时光荏苒,忆起往昔,张文辉仍然记忆犹新。虽已97岁高龄,但他精神矍铄、声音敞亮。听说记者来访,他又穿上了珍藏的戎装,戴上了军功章。每一枚军功章里,都是一段血与火的见证。

// 戎马生涯拉开序幕 //

14岁时瞒着家人追寻八路军

1937年,山西省长治县中山头村。14岁的张文辉和往常一样放羊回村,赫然发现墙上多了一行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写字的人穿着军装,他们称自己是“八路军的宣传队,打日本鬼子的”。

这一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张文辉记得,村里一片惶然。看到墙上的口号,张文辉也加入了刷标语的队伍。

▲张文辉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一位八路军笑着跟他聊起来。末了,他道,“你来宣传队,和我们一起当兵打鬼子,好吗?”

张文辉又惊又喜,连忙赶回家向爷爷汇报了这个喜讯。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爷爷和父母都不同意。数年后,张文辉才得知,那位与他说话的八路军是曾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副书记、解放后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

彼时有句俗语,“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眼看着参军梦破灭在即,少年张文辉“睡不着觉,还是想走。当时人心惶惶,老百姓有逃荒的、有要饭的……实在没有办法在家里生活下。我就悄悄的和三个同学一起跑到城里去,想找那个宣传队,但没有找到。没找到咋办?就参加了牺盟会(山西救国牺牲同盟会)。参加牺盟会后,特派员王培仁(解放后曾任天津市人大主任)说我们年纪小,就写了张条子,让我们到民族革命中学去学习了三个月。”

几个月后,张文辉被分至129师,成为了一名八路军战士。

从此,张文辉的戎马生涯,正式拉开序幕。

// 百团大战 //

掩护群众转移

将碉堡和敌人“炸上天”

1939年末,张文辉进入位于山西武乡蟠龙镇的抗大总校学习。

火热的学习氛围感染了张文辉。清晨五时,东方既白,他和战友一道起床、出操,跑步、爬山、洗漱、整理内务……从军事课到政治课,从武装拉练到新歌学习……今时今日,张文辉还记得那首慷慨激昂的《抗战校歌》:

“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

歌声传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出操时唱、吃饭前唱、开会前唱,行军途中也唱。时光荏苒,张文辉循着歌声,记录下当年的点点滴滴:“这是总校到敌后开办的第一期。会上彭德怀副总司令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宣布,罗瑞卿为副校长、何长工为教育长、张际春为政治部主任……抗大要在日、伪、顽的势力包围中生存发展,只能一边学习一边战斗。由于日军扫荡,不得不频繁转移……1940年11月转移到河北省邢台县浆水镇。”

▲张文辉

1940年8月20日至12月5日,张文辉参加了百团大战。在关家垴战斗中,他所在的部队掩护着老百姓转移到安全地带。

“打仗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是百团大战。作为一个基层的干部,我只知道是完成任务。(比如)给你任务,负责炸掉这个碉堡、炸掉这个铁路,后来才知道那是百团大战。”张文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张文辉在《生命里的歌》重现了当时场景:

“头上有飞机盘旋,耳边响着步枪、机枪、迫击炮声,我们还坚持上课。有了敌情,随时变动地方。敌人来了就打,敌人走了再学。行军中三人一组为‘走谈会’,推磨时是‘磨谈会’,抓紧一切时间,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

敌后抗日根据地条件格外艰苦。米面难续,高粱、黑豆、糠窝窝的炒面,一吃就是数月。然而,即使是这些粗粮,也需要“在武装掩护下,到四五十公里以外的游击区接近敌占区的地方背粮。驮柴背粮成了学校的一件大事……我们有困难就自己克服。”张文辉说,“为了使生活上、教学上有保障,自己磨面、砍柴、挑煤,有时还要修铁路、修食堂,改善环境。”

▲张文辉

张文辉回忆,日军为封锁敌后根据地,制造过无人区。在交通要塞上,日军遍设碉堡,用铁丝网封锁路口。但凡有中国人路过,就在碉堡内射杀。

张文辉和战友带上炸药,潜伏在碉堡外,再悄悄来到碉堡下埋炸药。炸药包点燃后,一声巨响,地动山摇,碉堡和敌人被“炸上了天。”

// 黄崖洞保卫战 //

难忘左权参谋长一直影响着我”

“太行山有个黄崖洞,鬼子常常来进攻。朱总司令下命令呀,要把鬼子消灭净……”

时至今日,张文辉仍记得这首流传在抗日根据地的民谣。抗日战争时期,位于山西省黎城县水窑山上的黄崖洞,是八路军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兵工厂所在地。它能生产八一式步枪和子弹、掷弹筒和炮弹,可修理步枪和轻重机枪等武器,曾月产步枪400多枝、掷弹筒50多门、炮弹3000多发。

“1939年秋,八路军创建了黄崖洞兵工厂,武器弹药年产量可装备16个团。是我军武器弹药的主要来源地之一,被朱总司令誉为八路军‘掌上明珠’。”张文辉回忆,“华北日军把黄崖洞视为心腹之患,一心想摧毁兵工厂,断我军装备来源,进而摧毁我抗日根据地。”

▲张文辉老人为记者介绍其参加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著名战役的老照片

1941年冬,日军在长治、潞城、襄垣、辽县等地增兵,集中一支7000多人的队伍,向黄崖洞兵工厂所在地发起进攻。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在左权的指挥下,利用黄崖洞的有利地形,英勇抗击,多次击败日军。

彼时,张文辉正在抗大学习工兵技术。1942年春,张文辉和战友来到黄崖洞参加工事建造。

“我们在黄崖洞住了三个月。原来不知道黄崖洞,后来才知道是八路军最大的兵工厂。”张文辉告诉红星新闻,“我们住在大石洞里头。石洞很大,光秃秃的。外头都是森林,晚上站岗听到的都是野鸟在叫。周围没有老百姓。当时年轻(能吃苦),后来情况好了,我被分配到太行山第三分区。18岁时我当了排长,因此前学的是工兵,在那里就专注搞工事,主要是把悬崖给炸开,让敌人爬不上来,另外还修了碉堡,这些都是工兵做的。日本鬼子当时进攻黄崖洞,主要是朱德警卫团,一个团保卫黄崖洞,打了几十天。”

▲97岁高龄的张文辉在电脑上为记者展示过去采访画面

在回忆录《生命里的歌》里,张文辉再现了当时情形:

“我们工兵队学员总共不到百人,住在山洞里,周围除了树草什么也没有。但这个洞口小内部大,非常隐蔽。我们干了三个月,每人背石头和石灰,作了无数的工事,在这之前左权参谋长首先带我们两个班查看了诸位的地形,用两天的时间把黄崖洞周边能爬上上的悬崖陡壁全都炸掉。”

期间,参谋长左权给张文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为了学以致用,(部队)抽调我们一个班跟随左权参谋长查看黄崖洞的地形,在这四面环山、峰峦耸立、翻山越岭、崎岖坎坷的山路上整整两天,左权参谋长一边走一边给我们讲防御工事的构筑方法等并亲自定点。他还亲手写下便条介绍我们到朱德警卫团用餐。记得当时,我们一个班吃了一个连的半锅饭!”

在张文辉的记忆里,左权亲切随和,“穿的衣服和我们战士都一样。”

有一天,张文辉正在工地上和稀泥浆,左权来到他跟前,笑眯眯地说,“小同志,你今年多大了?”张文辉答了,左权又道,“你是哪里人?”话罢,还对他作了一番鼓励。时至今日,张文辉还记得当年的这一幕,“左权的品格,一直影响着我。”

// 和平年代不忘初心 //

“祖国江山秀,党魂照千秋”

春光初上。身着军装的张文辉走出家门,独自蹬上一辆红色三轮车,慢慢地在院子里转悠。有人给他打招呼,他会乐呵呵地用山西方言回应。

▲张文辉蹬三轮车

“爷爷身体真好。”红星新闻记者感叹道。

张文辉的儿子笑着点头,“山西人爱吃醋,面条、汤上来,首先加一勺醋!也喝点小酒、酸奶。”

战争岁月,在张文辉身上留下了潜移默化的印记:“平时他不喜欢吃大鱼大肉,主要是小土豆,煮熟了,他就吃那个。因为他们过去行军打仗,干粮就是土豆、豆子,一个袋子背着,抓一把就走了,很简单,但是很实惠。”张文辉的儿子说。

▲张文辉和儿子

在成都的这处寓所,张文辉和家人已居住多年。蹬三轮,是他每天的习惯之一。除了蹬三轮,张文辉还练书法、写诗词、唱红歌、学用iPad。不过更多的时候,张文辉会凝视着墙上二十余幅老照片:青春和战争,担当和勇气,都在照片里。

峥嵘岁月里,身着军装的张文辉伉俪并列而坐;和平年代里,一家六口微笑合影……众多黑白照中,一帧彩照格外令人瞩目,它还有着金色相框,几枚绿菊扶摇而依。照片里,张文辉正在党旗前慷慨陈词,上书一段红字:“1942年,在“神炮手”、迫击炮专家、炮兵高级指挥员赵章成的介绍下……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几年前,张文辉曾写下一幅书法作品,白底黑字,遒劲有力。短短两列,道尽千言:“祖国江山秀,党魂照千秋”。

“我们这一代人是在艰苦的社会环境中长大的,品尝过生活的酸甜苦辣……我觉得我们有责任把这些东西传承下去,让大家了解我们的生活是怎么来的。”张文辉说,“不应该忘记国家、民族的传统,应该牢牢地记住、发扬,无论今天的事业和未来的事业都需要抗战精神。”

【张文辉简介】 张文辉,1924年3月出生于山西长治,现居四川成都。原四川省军区自贡军分区司令员。1937年参加革命,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期间,历任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学员、八路军129师战士、排长、连长、队长、副大队长、科长、副团长等职务,参加过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著名战役。

红星新闻记者 彭莉 摄影记者 缪睿哲

编辑 郭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