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万亿城市宣布要“合体”,人口同城化时代即将来临

2021-04-23 00:33:56 西部城市

文丨西部菌

南京都市圈规划在全国率先获批之后,都市圈建设进入提速阶段。日前,又有两大万亿GDP城市有了新动作。

4月21日,广佛全域同城化联席会议在广州举行,这次会议透露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接下来广佛两地将探索建立统一的规划委员会,实现规划统一编制、统一实施,探索推进土地、人口等统一管理。

相较于基础设施的贯通,土地、人口层面的同城化,是都市圈建设的最难点,而广州佛山开启先行探索模式,标志着一个全新的阶段来临。

01

探索推进土地、人口等统一管理,其实不是最新提法,此前公布的未来五年的规划纲要草案就已经提到:

鼓励有条件的都市圈建立统一的规划委员会,实现规划统一编制、统一实施,探索推进土地、人口等统一管理。

目前,全国的都市圈数量超过30个,而近两年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点名的都市圈,也有南京、西安、福州、成都四个,它们都是都市圈建设的典范。

其中像南京都市圈,2000年便提出了设想,发展规划在全国也是最先获批。但在土地、人口统一管理层面,有条件并且迈出第一步的,还是广佛都市圈。

来源:网络

对比而言,发展更为成熟的广佛都市圈,的确有先行先试的最佳资格。首先,广州和佛山的中心城区直线距离只有20公里,接壤地段长达197公里,同城化的天然条件良好。

其次,广州和佛山从2009年开始推动同城,2010年,首条跨市地铁广佛线开通,一路发展到今天,同城化的基础已经相当牢固,并进入了“全域同城化”的新阶段。

数据显示,广佛线的日均客流达54万人次,广佛跨城日出行量超过163万人次,且未来已规划轨道通道30条,轨道上的都市圈逐渐成型,具备向土地、人口同城化迈进的现实条件。

土地、人口的统一管理,意味着两大城市真正融为一体,一个超级城市呼之欲出。这个超级城市的体型有多庞大呢?

2020年广州的GDP为25019.11亿元,佛山为10816.47亿元;人口方面,2019年年末广州为1530.59万人,佛山为815.86万人。

合体之后的广佛GDP达3.5万亿,人口超2300万人,接近北京、上海的规模。

就在这两天,刚刚步入GDP万亿俱乐部的佛山,喊出了冲刺两万亿的目标。佛山能有如此野心,都市圈的加持,无疑是重要的因素。

02

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从2018年的“稳步开展都市圈建设”到2020年的“大力推进都市圈同城化建设”,再到今年的“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措辞的变化,基本体现了都市圈建设的进度和阶段。

但尽管都市圈建设明显提速,就建设成果而言,目前各大都市圈的一体化、同城化,更多是硬件或者说基础设施层面的打通。

在基础设施之外,都市圈内部的隐形门槛,仍然是比较多的。

比如土地、人口这两个资源要素,还很难做到统一管理和配置。另外,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同样是分割状态。

比如在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中,涉及到人口管理问题,规划提到:

完善南京积分落户制度,逐步将就业居住年限作为积分的主要依据,推动长期工作生活的人口便捷落户;


实行城乡统一的户口迁移政策,探索实施南京都市圈内城乡居民户口通迁制度。

目前,开放落户是大势所趋,但很多都市圈的中心城市,是城区常住人口超300万人的Ⅰ型大城市或者特大城市,不处在零门槛落户的序列,在人口管理上要彻底打通,难度相当大。

来源:网络

如上,最先吃螃蟹的南京都市圈,在人口迁移上,也不是完全自由的,至少积分落户还将维持一段时间。这意味着和户籍牢牢绑定的公共服务,短期内很难做到同城化。

城市管理和公共服务的一体化,难度要远远高于基础设施的同城化,其中的原因不难理解。

因为对任何一座城市来说,土地和人口都是最最基础性的资源要素,它事关城市未来的发展规划,更关系到钱袋子。

比如土地对应着土地财政,人口对应着城建规模和公共服务的成本,这些要素城市之间都是相对独立的,资源统一管理和配置的难度可想而知。

正因此,广佛二城迈出第一步,在土地、人口的统一管理上先行先试,可以说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它意味着都市圈建设开始朝着最难啃的“硬骨头”突围了。

而一旦继交通基础设施、公积金等公共服务之后,土地、人口的全域同城化成为现实,都市圈才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圈”。

03

土地、人口同城化的新阶段开启后,城市的人口规模增长,可能会再次刷新我们的想象。

事实上,在各地的统计公报中,主流的统计口径虽然是常住人口、户籍人口,但其实一些城市的实际管理服务人口,要远远高于常住人口。

比如广州此前曾公开透露,实际管理服务人口已经超过2200万人,远高于常住人口的1530.59万人;深圳透露的数据,也是超过2200万人。南京公布的2019年“实有人口”则为1031.22万人。

都市圈内部的人口总量,不会因为同城化而提高,不过对极具虹吸能力的中心城市来说,人口管理口径的打通,流动壁垒的消除,意味着城市的实际人口会迎来大幅度“扩容”。

这将产生哪些影响?

2020年下发的重要文件提到,要“推动公共资源由按城市行政等级配置向按实际服务管理人口规模配置转变”。

在公共资源逐步转向按实际服务管理人口规模配置的背景下,大城市可以依托都市圈,依照更宽的人口统计口径去要资源。

来源:网络

西部菌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强调未来人口对于城市发展的重要性,也是基于这一背景。不管是拉动消费,还是提升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规格,人口同城化对大城市将是重要加持。

因此,最近几年,各大城市对于都市圈建设相当热衷。广佛肇、深莞惠都市圈,西部的像覆盖成德眉资的成都都市圈等,都是快马加鞭地在进行同城化建设。

随着土地、人口的统一管理,全国的人口进一步向都市圈集中,将是不可避免的大趋势。

当然,有虹吸就有流失。就在前几天,有媒体对26个城市的人口自然增长率进行了梳理,数据显示沈阳、抚顺、泰州、扬州、镇江、常州、无锡和威海8城市进入负增长局面。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未来,人口将更稀缺更值钱。而都市圈建设的加速,尤其是人口同城化的来临,将加剧城市之间的人口流动分化。

不过要提醒的是,土地、人口不等于为楼市开闸。在房住不炒的大基调下,人口流入的中心城市,仍然是重点监控和调控的区域。

南昌都市圈开全国先河的购房同权措施的一日游,广州日前对调控政策的升级,都是明确的例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