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放弃麻省理工选择出家的北大才子,后来怎么样了?

2021-04-22 20:34:29 世界华人周刊

究竟是什么,让一个北大天才放弃麻省理工的全额奖学金,毅然决然地选择出家呢?

遁入空门

2010年,一位北大的学子宣布出家为僧。消息传出后,震惊了全中国。

北大学子出家就已经够惊爆了,更让人震惊的是,他还是个数学天才。早在上高二时,他就夺得了2005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循环赛的金牌。

一年后他加入了国家队,又夺得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高中老师盛赞他是领军全国的顶尖人才,随后他被保送到了北大的数学系。

进入大学后,他依然一骑绝尘碾压群英,名扬海内外数学界。2010年临近毕业时,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向他伸出橄榄枝,给予他一年7万美元的全额奖学金。

别说是中国人了,就是美国大学生毕业后,也极少有人能够一年挣7万美元。麻省理工为了争取他,堪称下足了血本。

如同普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他的父母也激动万分:儿子真是太出息了。又是给他收拾行李箱,又是帮他安排接机的向导。

但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他悄悄地给麻省理工的教授发了封邮件:

“很抱歉地通知您,我不会成为MIT的学生了。可能会很惊讶,我决定把一生都奉献给佛教,并成为北京龙泉寺的一名僧侣。”

当父母听说后,立即从武汉赶到北京劝阻儿子。他们坚决反对儿子的决定,但儿子心意已决,争吵也毫无用处。二老深感无助和疲惫,母亲更因此病了一场。

另一边,麻省理工的教授被他的行为感动,以激赏的口吻回复道:“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认清自己的道路。”

于是,这名天才少年义无反顾地拜入了北京龙泉寺,把无数人惊得目瞪口呆。

少年的名字,叫做柳智宇

天才少年

柳智宇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也许是太过聪明,他在上幼儿园时竟然就思考起了人生。

当别的小朋友都高高兴兴地捉蚱蜢时,他总是保持距离、独自转悠。每当夕阳西下时,他无心欣赏风景,而是感觉自己被空虚包围:“一下午又过去了,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些什么呢?”

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想这些大人都搞不懂的问题,自然感到乏味。有时候他会喊“没意思”,父母都没在意,奶奶更是打趣他“什么有意思”。

他的爸爸是物理老师,妈妈是工程师,都对儿子寄予厚望。深感世俗生活平庸的他,四年级的时候参加了数学培优班,从此沉浸在数学的世界里。

为了考出好成绩,得到老师的表扬,他不看电视、不打游戏、很少交朋友,甚至在学校组织看电影时做卷子。

他也如父母期待的那样,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在数学方面更是备受瞩目,只是体质有点差,体育成绩不好。

体育中考的时候,老师特意暗示他无需担心。

结果成绩下来时,他竟然考了满分。由于感觉丧失了公平,对不起其他同学,他想要举报自己,父母听后满脸的惊讶和恐惧。

后来,他还是偷偷写了封匿名信举报自己,再加上其他家长的举报,涉事的考官被处分。

他猛然发现,自己和父母产生了分歧:“他们所关心的是我的前途会不会受影响,而我所关心的,是一条心灵的出路。”

接下来的另一件事,更让他对人生产生了怀疑。

结缘佛学

由于在数学上天赋异禀,他在高三时入选了国家集训队。但日复一日的机械训练,让他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先是发涩和酸胀,后来更能看到许多奇怪的图像和色彩。

昔日并肩作战的朋友,一个个在残酷的筛选机制中淘汰出局。陷入孤独中的柳智宇,愈发感觉不到数学的乐趣:这么天天做题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于是对校长说:“我个人不需要这块金牌,而你们一附中需要这块金牌。”

校长听后大惊,赶紧联系数学教练,最终在教练的开导下,柳智宇同意继续训练。

他再次不负众望,拿下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成为了三个满分的获得者之一。

但他的内心却五味杂陈,他觉得那些一起陪练的优秀同学,虽然十分努力了,但在奥赛的道路还是被淘汰。他渴望能够帮助他们,于是立下了“利众生济渡沧海的大愿”。

进入北大后,他的眼疾加重,而且对数学丧失了最初的兴奋。因为他深深怀疑:“如果我把数学学好了,就能帮我身边的那么多人解决他们的问题吗?”

大一冬天,他加入了禅学社,认识了一位修佛的师姐。善于倾听的师姐,让他飘零的精神得到了久违的栖息。在师姐的引领下,柳智宇渐渐对佛学产生了感情。

一年之后,他和师姐一起到龙泉寺做义工,看到僧人整齐地走过。那一刻,他突然下定了出家的决心,认为佛学才是最理想的道路。

于是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故事,北大数学天才遁入龙泉寺,引发了社会的轩然大波。

上山下山

北京龙泉寺拥有千年的历史,远望红墙斑驳,寺内古树参天。烟霞清净,水月空灵,极具禅意和沧桑感,不时有善男信女前来拜佛。

因为柳智宇的到来,龙泉寺的名声更加响亮。许多人到寺中想拜访他,都统统被他拒绝。当时的他,特别崇拜方丈学诚法师,几乎研读了所有师父的授课和随谈。

在受戒前夕,他虔诚地写道:“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哪怕今天是生命的最后一天,还能为三宝,为师父做点什么。”

可是,难道寺院就给他带来精神的安宁了吗?

他翻译了多部经书,最后竟然被师父学诚法师霸占了署名。

随后,高出尘寰的师父竟然被举报性骚扰女弟子。

而寺院方面心照不宣地对这件事情避而不谈,仿佛就从来没有发生过。

他呼吁要跟师父划清界线,并在网上留言批评了龙泉寺,引来了一片骂声,指责他不懂感恩。

上山八年的他,最终决定下山。

为了渡人苦难,他在2015年研习了心理学,试图将心理学与佛学融合起来,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他开始接受采访,在微博上发布内容,并推出了“佛系心理咨询”,结果被寺院视为异端分子。他的佛系心理咨询颇受欢迎,有不少人发出邀约。

只是,渡人苦难谈何容易。曾有网友评价道:“看到柳智宇,我想到一个人——李叔同,也就是弘一法师。他是艺术上的天才,在艺术上的造诣无一不通,无一不精。”

但需要注意的是,李叔同从小受家庭的影响,喜欢研究佛学,而且造诣很深。

再者,他出家时已经39岁,历经人世浮华与沧桑,真有看破红尘的味道。

李叔同的学生丰子恺说:“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弘一法师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中。中年专心研究学术,便是迁居二层了。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于是爬上三层楼去,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

柳智宇还没有踏入社会,人生履历也不丰富,自己还在迷茫之中,焉能参透世俗和人生?

众说纷纭

关于柳智宇出家,历来有不同的见解。

有些人直接指出,这是北大的严重失误,反映了中国高等教育的悲哀。中国不缺少修为高深的僧人,缺的是亚里士多德、牛顿这样的科学巨人。

高等学府是培养国家栋梁的地方,是为了让你在入世后有一番作为。而不是让你消极避世,最终跑到寺院出家。

但也有人认为,柳智宇的行为是在追求思想的觉悟,简直是对社会的一种拷问。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多数人都在追名逐利,极少有人去关注人生的思想和意义。

出家是个体对于生命的探索,与其他东西统统无关。柳智宇挣脱了俗世的各种束缚,不该用功利主义去评价他。

大浪滔滔,月明皎皎。古往今来,是非功过总是难以评说。即使天上有神仙,也无法左右区区凡人的意志。

“孔老师,孟老师啊,教教弟子吧。弟子一直在向上仰慕和希求,愿冷漠、孤独、伤害离我们远去,愿善良、仁慈、忠诚、智慧的光辉遍洒人间。”

这是他中学时的作文,小小年纪却心怀大爱。即使后来理想破灭,下山的他依旧想渡人苦难。

林清玄曾说:“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

可以看出,柳智宇从未失去想飞的心,想要达到无我的境界,不计较任何利益的问题。

但是,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他的理想恐怕很难实现了。

其实,在北京龙泉寺可谓“高僧”云集,例如,贤威法师是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贤启法师是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禅兴法师是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贤庆法师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

这些智力超群的人,从小就在学业一帆风顺,让别人可望而不可及。

在我们的教育体制下,能上清北的学霸,就披上了成功者的光环。

但就把成绩抛开,他们恐怕也是普通人,也会有面对社会的迷茫困惑。

于是,他们想找到解决的办法。找个世外桃源,规避风雨,得到心灵的解脱。

但是他们真的就可以超脱了吗?

其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如今社会恐怕也很难有真正的净土了。

在龙泉寺的柳智宇看到佛门的是非时,才真正明白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8年后,他最终还是归于尘世,也要为以后的生存奔波了。

如今,整个社会快节奏的高速发展,每个人都被裹挟其中,无一幸免,每个人心里都要受到各种各样的冲击和诱惑。

教育的本质,在于提升自己的认识,在外界与自己的心灵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既能面对现实的残酷,又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而我们教育恰恰忽视了这点。

谁都要经历人生的磨砺,这与智商和分数无关。

也许,柳智宇的经历,能让有些老师和父母反思一下:在看重成绩的同时,也应培养孩子强大的内心。

因为,我们的孩子不是柳智宇,经不起8年的曲折。文/令狐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