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色起家!《花花公子》停刊,盘点67年经典诱惑封面!

2021-04-22 19:07:03 平顶山微友圈

很多年前,李敖还在世,我读到一篇报道说他手术之后,连最爱的《花花公子》也不看了。我还记得当时心想:这就是一个男人真的老了的标志吧。

而在上周,《花花公子》,这本世界上最有名的成人杂志,宣布因为疫情影响永久停止发行纸质版了。67岁的杂志,也老了。
创始人赫夫纳曾经说:“文明社会的三大发明是火、汽车和《花花公子》杂志。在《花花公子》之前,没人有过性事。是我们发明了它在《花花公子》之前,没人有过性事。是我们发明了它。”
虽然我们是一个不惮于谈论性的公众号,但其实我本人并不推崇“性解放”,因为恰是性解放带来了性冷淡。性啊,多少遮掩着些、含蓄些才美妙呢。“用一根羽毛,而不是一整只鸡”。在这个人们大肆谈论性爱的年代,失去了禁忌感的性也失去了它最有魅力的那部分:新鲜、未知与紧张。
但《花花公子》“谈的是有情调、有态度的色情”,除了性,它还有更多高级的东西兼容并蓄其中,文学、爵士、设计等等。
今天我们分享《花花公子》纸质版时代的部分经典封面,作为一个纪念。希望你喜欢。

1953年,27岁的赫夫纳创办了《花花公子》。在之后的66年多时间里,这本杂志向全球读者展现过数十位明星和数百位美女的裸体照片…

当然,这和赫夫纳的女伴数目还是差一些。“我已经与上千女人上过床,至今她们还爱着我。”

这是创刊号的封面,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挥着手,向美国人宣布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这是赫夫纳拿着向亲友借的8000美元中的500美元,买下的梦露半裸照版权。这期杂志售价 50 美分,共计售出 53991 本。

兔女郎”是《花花公子》的标志。在第二期杂志的封面上,一只穿礼服的兔子搂着两个性感的圣诞女郎,表情充满了戏谑。“兔女郎”就此诞生了。

为什么是兔子?兔子是生育之王,教皇方济各曾对基督徒说,不需要“像兔子一样”繁殖,所以兔子也是性能力的象征物。

美国女星唐娜·米歇尔,用这个动作模仿了《花花公子》的兔子标志。后来,这幅封面还被印成邮票,以示纪念。

2014年初,《花花公子》邀请巨星凯特·摩丝(Kate Moss)重现经典“兔女郎”形象,出刊时,Moss刚刚过完40岁生日。

虽然以情色起家,但《花花公子》对自己的定位是:“品味高尚”、“乐而不淫”。而且,它确实做到了。早期一些封面放在现在看都是极具审美价值的平面设计。

他们所倡导的理想的生活方式是:“在自家公寓中,调上一杯鸡尾酒, 准备两份开胃小吃,唱机里放上一段符合心境的音乐,邀请一位红粉佳人,静静地谈论毕加索、尼采、爵士乐,还有性。”

《花花公子》涵盖的内容远远不止于性。它十分热衷爵士乐,1957 年就评选过 “十佳爵士乐人”,还举办过爵士音乐节,同时,还报道了许多最新的设计、建筑、家居流行趋势。

有人说,《花花公子》其实也是一本严肃文学刊物。

《花花公子》前期合作过的主要撰稿人个个如雷贯耳:John Steinbeck(1962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John Updike(1982 年和 1991 年普利策奖得主)、Doris Lessing(2007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纳博科夫(《洛丽塔》作者)、Ray Bradbury(《火星纪事》作者)、Ian Fleming(《007》系列作者)等等…

据说,这也正是赫夫纳的 “花花公子哲学” :“以色情养文学,用文学提升色情”

上个世纪70年代的《花花公子》达到巅峰,1972年的11月刊曾创下了700万册的历史最高发行纪录。

而《花花公子》也由单一的杂志出版发展成为涵盖俱乐部、电视、夜总会、电子游戏、电影等领域的媒体帝国。

但也一直争议不断。1989年,9位华尔街女精英登上《花花公子》,以半裸的形式出现在杂志封面和内页,其中7位女性被各自的公司辞退。

小甜心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在19岁的时候,“玩世不恭”地接拍了《花花公子》的裸照。第二年,在她20岁生日时,收到了自己的教父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寄来的被子,附上一张字条“把你自己盖上”。

1994年,纽约女警察Carol Shaya成为封面女郎,杂志出版后,她因为“擅离职守”以及“不合时宜使用警服”而被终止了警察生涯。

1980年,《花花公子》刊登美国女性公务员半裸照,这期杂志用10页的篇幅讲述了从政的美国女性的故事,引起极大争议。

但1980 年代美国第二波女权浪潮后,《花花公子》的销量就开始经历下滑。

进入 21 世纪后,互联网的发展也让大家获得成人信息的渠道更加多元,2005 年开始《花花公子》的发行量开始断崖式下跌,2018 年的发行量不到 30 万册。

2013年,F1赛车协会总裁伯尼·埃克尔斯通之女塔玛拉·埃克尔斯通(Tamara Ecclestone),全裸登上《花花公子》封面。

创始人休·赫夫纳,在 2017 年 9 月与世长辞。

2015年,《花花公子》宣布提供提供全裸照片。而网站其实从2014年8月份就已经开始了。

终于,到了停刊的日子。

2020年3月,现任CEO宣布:“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已经扩展到杂志的供应链等部分,经过公司讨论,决定从 2020 年春季刊后停止印刷出版物,将工作重点放在数字媒体领域的更新上。但特别版《PLAYBOY》或者其他形式的实体书刊会不定期推出”。

顺便说一下,年轻时的特朗普也做过《花花公子》的封面Boy。据说当他当上总统后,还有人拿这本杂志找他签名。

《花花公子》在告别的话里说:“有时必须放下过去,为未来腾出空间,我们将注意力转向以最有效最有影响力的方式实现我们的使命,创造出所有人都能追求快乐的文化”。

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还没有看过《花花公子》的纸质版,它就停刊了。希望它可以带来我们也能看到的高级的快乐。

来源: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