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兵制(八)

2021-04-22 18:56:48 鹰眼防务

作者:解衣唱大风

吃饭不管饱、工资被克扣、随时可能被人砍、拼老命搏个首级功还被别人窜名领了赏……当兵咋就那么苦啊!

别急嘛,当兵有福利啊!

真的。这个可以有。

缴获就是福利。嗯,说白了,就是抢。

抢谁?

当然是抢敌人啊!

敌人不好抢?

瞧你笨的,活该找不到媳妇!

换个说法吧:抢谁,谁就是敌人!

这回明白了吧?

过去的老百姓,最怕啥?

土匪?

呵呵,图样图森破。

最怕“过兵”!

所谓“匪过如梳,兵过如篦”。

看下图,啥叫梳子啥叫篦子,涨涨姿势先。

过去很多地方有种传统文化:没结婚的大姑娘不许洗头,据说会伤元气。脑袋上的虱子又不想当宠物养着,咋办呢?用篦子篦下来!

如果是来了土匪还好些:你可以把金银财宝苍老师硬盘啥的埋起来撒腿跑。他们怕被官军兜住围剿,能捞到啥算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像一阵风。

但官军来了就完犊子啦:他们不着急啊!

打着保境安民的旗号,掘地三尺!无论你埋了啥宝贝都藏不住——就算你自己忘了埋哪儿,他都能用高科技手段找到:井里打桶水四面一泼,看哪疙瘩渗水特别快,刨之!

本省兵还好些,多少会留点余地,不会把事做绝。如果是外省“援军”,那就完蛋了,一点香火情分没有,下手绝不含糊。

平番得胜图(明)

理论上应该有“粮台”负责部队军粮补给,但除非是过无人区,否则,那是财路,将领监军大小军官们层层一过手,大头兵们基本想都别想。

走到哪吃到哪吧,这叫“就食”:堂堂官军冒着生命危险只为了拯救水深火热中的你,你个死贼囚居然舍不得管饭?分明是贼寇迪兑视力!标走,看刀!

还有个词叫“因粮于敌”,更直接,就是从敌人那里抢粮吃,哦,当然肯定也会顺手抢点别的——至于谁是敌人么——抢谁谁就是!

“沦陷区”百姓?不存在的——都是贼人家属!

精壮劳力抓走当民夫辅兵炮灰(以后会说到)、青年妇女么,可以编个“女营”(就是随军妓院),或者用绳子牵着一路走,玩腻了下一站卖掉、老幼病残看心情:端详一番,估摸着脑袋能糊弄得了兵部那帮王八蛋的砍下来腌上,实在没啥用的轰走自生自灭——这是“仁将”。更多的,狞笑一声:大战在即,该让儿郎们见见血啦……

完了。

明清的军队里不能带手机扑克牌,杀人就是娱乐。无论是太平军还是清兵,都有不少虐杀妇孺的记录,触目惊心。甚至读到过记载:清兵当着母亲的面把婴儿挑在枪尖上盘旋,婴儿在半空中挣扎惨,瘫软于地的母亲,遭受百般凌辱后再被当头一刀……

以残忍灾难为乐,今犹不绝。

一哭!

郑和七下西洋,我们都引以为荣。

郑和本姓马,回族。傅友德蓝玉征滇,没跑掉的青壮都被砍了脑袋,作为“贼属”被俘的小马哥时年十二岁,净身入燕王府跟了朱棣,靖难之役立功被赐姓郑(一说是因为郑村坝之战救驾,一说是依回回历官郑阿黑旧例)——血淋淋的史实,就蜷缩在光辉形象背后的阴影里:我们既当为扬帆远航自豪,更不该忘记那个在血泊中撕心裂肺辗转惨嚎的少年

地方官普遍是不敢管的:人家大老远过来帮你,你这么“不近人情”?对不起,“粮草无济,大军暂往他处就食”!我们拍拍屁股走行么?丢了地盘,你踏马等着脑袋搬家吧!所以我们读史会发现,曾九军、鲍超军所过之处,“瘟疫蔓延”!真的么?当然不是。但已经把地方上祸害成白地了,不报瘟疫,怎么能说得过去呢?

而且,无论胜败,将领无需担心追究:不传谣不信谣,一切以邸报报道为准!都是贼人栽赃陷害!你破坏安腚团捷大好菊面给迪兑视力递刀纸就是巡幸姿势!

潮庭

同样不会在意:本就是“匪区”,能收回来就是赚的,代价不过是免一年税赋而已——就算洗得再彻底,“三年不征”,总够了吧?第四年开割!

潮庭

曾国藩的家书里说,南京破城以后,“派营救火,掩埋贼尸,安置难民妇女”,绝对的正义之师吧?

呵呵。信你个鬼!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妇女四十岁以下者,一人俱无。老者无不负伤,或十余刀,数十刀,哀号之声,达于四远。自湘军以来,难民如水益深,如火益热”!打脸的是《能静居士日记》,作者赵文烈,曾国藩的机要幕僚。

平贼

来当兵吧,有福利!

“发匪据城时,并未焚杀,百姓安堵如故。终以为彼叛匪也,故日盼官军之至,不料官军一破城,见人即杀,见屋即烧,子女玉帛,扫数悉入于湘军,而金陵永穷矣。至今父老言之,犹深愤恨”。说这话的是谭嗣同。

除了抢劫洗掠,更要命的是征粮拉夫。鱼米之乡加上个有能力的地方官,提前预备好“劳师”的钱米,再跟将领监军大送个“人情”,让他们在城外扎营别进来,可能地方上还不至于太惨。比较穷的州县“过兵”,往后两三年杳无人踪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大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