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火14天,被全网封杀!比吃播更不要命的行业,凉了!

2021-04-22 17:16:13 金错刀

文/ 金错刀频道 祥燎

听过吃播,你听过喝播吗?

最近两周,由于被官媒曝光在聚光灯下,喝播彻底出圈。

和畸形的吃播一样,喝播网红也相当会自残。

吃播是一次性吃下十几斤食物,喝播则通常是一次性喝下几斤白酒。

不仅拼酒量,有时还拼速度——短短几十秒,一口喝下一瓶几百毫升的高度白酒。

为了证明喝的是白酒,一些网红在开喝前有一个常规操作:点酒。

有的人用纸巾蘸酒,纸巾能点燃,说明是真酒;还有人先是对瓶喝了一瓶白酒,再把口中最后一点酒吐出来点燃。

后来点酒就成了保留节目,如果不点,不少观众会质疑:“你不点火我有点怀疑你。”

观众是看爽了,但对于喝播,《人民日报》评论道:用酒量换流量?对问题“喝播”必须当头棒喝!

官媒发话,平台自然动作迅速,很快就封禁了一批喝播账号。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简单地封杀注定无济于事。

1

封杀了大胃王,

却催生出更畸形的吃播

从吃播到喝播,为了赚流量,不要命的网红们对自己的胃毫不留情。

毕竟,动嘴大概是门槛最低的一件事了。

也正因门槛低,很多网红要想突围,只能吃得更多或吃得更快。

普通人吃都会辣得不行的火鸡面,硬是强忍着泪水吃完了12斤。

用4斤的猪油泡10人份的拉面,不仅吃光拉面,连猪油也一滴不剩地喝进肚子里。

一波波游走在作死边缘的操作,把观众看吐了,央视也忍无可忍。

去年8月,央视批评这群牛鬼神蛇在“误导消费,浪费严重”,热闹的吃播产业瞬间沉寂。

网友原以为能清净两天,没想到自己too young too simple。

大胃王吃播倒下了,其他畸形吃播起来了!

还是去年,一名叫“佩琪”的女童,揭开了“儿童吃播”的黑暗面。

视频中的她,年仅3岁,体重已达70斤,她的父母却继续放任她吃汉堡、炸鸡等高热量食品,并拍下视频,配以“三岁70斤小胖妞”“6个包子只够塞牙缝”“几秒吃完”等猎奇标题发到网上。

更过分的是,父母还常常以“胖子”“猪”“小区第一肥”等词形容她。

有时孩子都向父母哀求“别弄了别弄了”,父母却充耳不闻,拼命往她碗里夹菜。

网友留言提醒“别给孩子吃那么多”,父母轻描淡写地回应:她只喜欢吃炸的。

相比成人,儿童没有选择权,更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儿童吃播”的性质更为恶劣。

所以不久之后,这些视频就被全部下架,大快人心。

除了“儿童吃播”,在大胃王吃播被禁后,同样变态的“宠物吃播”也风靡一时,甚至至今也偶尔能看到。

为了博眼球,宠物主人会让宠物一顿吃下远超正常食量的食物,比如一次喂一个月狗粮。

又或者,让它们尝试各种奇怪的食材。一名网红直接给宠物吃辣椒,把狗辣哭了也无动于衷;另一位网红,强行往狗嘴里塞跳跳糖,接着就拍摄狗的表情反应。

遭殃的不仅是猫狗等常见宠物,有一个博主就给自己养的两只蜗牛喂了柠檬、螺蛳粉、QQ糖,甚至魔鬼辣椒。

图源:深燃

最后,当各类畸形吃播终于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新的垃圾又诞生了——喝播。

换汤不换药的内容,却依旧刺激神经。

2

喝播也凉了,

但自残式直播还将继续

如果说正常的吃播还能推广地方美食文化,那么喝播几乎毫无积极的作用。

对瓶吹,一次性喝下大量白酒,让人看着肝疼,这是喝播的基本操作。

但如此喝酒,同质化很严重,必须喝得有创意才能吸睛。

比如“混饮”,“啤的漱口,白的打底”“白酒尽兴,啤酒溜缝”“爱拼才会赢”,话术一套一套。

还有人发明了“挤压式”喝酒法,把酒瓶里的酒都倒在塑料瓶里,用嘴堵住瓶口,再把瓶子用手使劲一挤,满满一瓶酒瞬间挤下了肚。

恶心人的喝法也层出不穷,例如用鼻子把一瓶二锅头全吸了进去。

这么喝酒,肯定不好受。一些网红在上演喝播时,就表现出身体不适,表情扭曲,甚至当场呕吐。

《人民日报》说道:如此拼酒,实乃“拼”命。

然而,即便这样的自残式直播会带来痛苦,他们以后恐怕还是会趋之若鹜。

归根结底:门槛低,收益大。

韩国著名大胃王——奔驰哥在一档综艺节目上爆料,他做吃播一年入账有10亿韩元,折合人民币大概592万元,比韩国大部分艺人的收入还高。

有人21秒就能赚10万块,做吃播赚的钱,比打工人在格子间里敲键盘赚的不止多一星半点。

喝播的流量和收益同样不容小觑。

一位西瓜视频主播告诉新华网的记者,自己做“喝播”1年多已积累了20万粉丝。“在直播里喝得越猛点击量越高,有一次5口喝完1斤高度白酒,观看量一下子就飙到了20多万。”

还有一位以“介绍养马经验”为主要内容的网红,原本一个视频只有几百到几千的播放量,但某一次更新的“挑战喝9瓶酒”的视频,播放量直接达到了4.5万。

有了流量,收益接踵而至,例如粉丝打赏、直播带货。

据业内人士透露,某些粉丝量过万的主播,一场三四个小时的“喝播”平均打赏收入约为1000元至3000元,如果接受粉丝的指定挑战,打赏金额可能更高。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在利益诱惑下,无底线的内容总是野火烧不尽,就像封杀了吃播,喝播却得以崛起。

这不得不让人警惕。人生几件大事“吃喝拉撒”,现在喝播也凉了,接下来难道要上演“拉播”?

是该认真管管了。

3

平台别再喝带血的流量了!

要想网络世界少点垃圾,不仅要规范无下限的网红们,更该管管那些成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平台。

它们的默许和怂恿,给它们提供了肥沃的生长土壤。

最终的代价,也不仅仅是带坏网络风气这样简单。

今年3月,吃播网红“泡泡龙”骤然离世,尽管通告将其死因归结为“为拍摄反诈骗宣传视频,长时间高强度工作”,但大多数人都忍不住想:是大胃王吃播害了他。

“给年轻的老板上一课!”这是他曾经的口头禅。

在视频里,每当发现一家实惠的自助餐厅,泡泡龙就会进去大吃特吃,一旁的老板则一阵心痛,营造出一种喜感。

然而喜感背后,泡泡龙不断飙升的体重在一步步压垮他的健康,可是作为大胃王,他只能一直吃下去,直至酿成悲剧。

无独有偶,去年6月,沈阳一位王先生也因吃播倒下了,年仅30岁。

此前他所在的企业经营不善,他做过送快递、摆地摊等兼职,但杯水车薪。体重200斤的他,平时胃口就大,于是盯上了吃播,尽管短短半年重了80斤,家人无不担心,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

他没有成为泡泡龙那样的网红,没有网红主播那样的收入,吃播只是给他带来了些许收入,就足以让他停不下来。

6月23日,在他准备直播消灭一大碗红烧肉前,惨剧发生,救护车来得很及时,却无力回天。

在他们倒下前,“密子君”“浪胃仙”等坐拥千万粉丝的大胃王网红,是他们前进的方向。

只要像头部网红那样吃得多,收入也会水涨船高。大概在内心深处,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从始至终,平台难辞其咎,毕竟决定什么作品能上热门的正是平台算法。

美食类视频原本就广受欢迎——根据《2019淘宝美食直播趋势报告》,仅淘宝一个平台就有超过16亿人次在淘宝收看过美食直播——这其中,大胃王吃播又极其吸睛,平台自然猛推。

在流量的诱惑面前,平台往往无视风险,继续推波助澜。

吃播如此,喝播也不例外。据媒体报道,平台其实早已注意到喝播的存在,也意识到了危险性,然而有的平台仅仅是在视频下方标注了“该行为存在风险,请勿轻易模仿”,却并未作出进一步监管。

只有等到官媒批评,舆论哗然,平台才会收敛,开展所谓的封杀。

然而,如果不能从源头治理,平台很快就会去发掘和享用下一个带血的流量。

结语:

在泡泡龙的视频评论区,为他叫好甚至怂恿他挑战更多食物的声音不在少数。

在宠物吃播中,哪怕宠物面露痛苦,还是会有人砸礼物叫好,甚至要求让宠物挑战更奇葩的食物。

在喝播中,博主已经喝到站都站不稳,还会有人发出“喝一瓶,打赏xx元”的弹幕。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对吃喝有很大热情,也会对猎奇内容产生天然的好奇,但是永远不该不辨是非,一味放任最原始的欲望。

否则在下一次平台推荐的内容里,谁知道他们会往自己或别人嘴里塞什么东西?

别让你的点击和逗留,给未来的悲剧埋下祸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