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利子:唯高僧才有?南怀瑾被质疑造假,圣严法师直言毫无意义

2021-04-22 00:08:50 刘宅宅

世间每个行当,都有一些“内幕”或曰“黑幕”,佛教圈也不例外。其中热点争议之一,就是所谓的“舍利子”,及其“造假”问题。

图:常见舍利子形样

佛教的核心宗旨,是讲究超脱的。僧人舍弃一切,出家修行一辈子,追求的目的不是名闻利养,不是怪力乱神,不是身后供人跪拜——如果是贪图这些真不如去从政,而是要证得空性,获得解脱,最好才要对迷途之中的世俗人们有所点化,如此才算是圆满。“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瑞像也好,非瑞像也好,那都是妄想。从这层意义上说,舍利子这种骨灰结晶体,真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的东西。佛教,反倒是最反迷信、最斥神通、也最破执念的。

但是,大概自唐以后,我们的出家僧人,尤其是汉传佛教师父们,就对身后两样东西,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非理性、近乎执着的境地:一个是千年不腐身,另外一个就是舍利子。因为建国后,上下贯彻殡葬制度,连同僧人也一概火化,旧时代寺庙常有的“封缸”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几乎不再有“高僧肉身”出现,但“高僧焚有必有舍利子”这观念,却愈加坚固了起来。譬如一个名寺住持,示寂后不烧个千粒舍利子出来,欺世盗名似的,错谬宛如一出出讽刺戏剧。

图:前几年引起世界关注的“福建三明被盗肉身坐佛”,据考证是宋僧人肉身

一些僧人或信徒热衷追求舍利子,是有长久的历史渊源的。对于汉传佛教来说,最起带头大哥作用者似乎还不是佛祖,而得首推东晋时代的鸠摩罗什大师。据《高僧传》,大师因为曾被逼破色戒娶妻生子,圆寂前夕向僧众发诚实誓愿:“若我所译经典,合乎佛意,愿我死后,荼毗时,舌根不坏”,火葬后果然舌头不烂完好无损,化为一颗巨大的舍利子。他身后的名声也从此不倒,被我等顶礼膜拜。

这则轶事影响太大了,导致舍利子日渐成为僧人“真修实证”最直截了当最实实在在的证明。

于是,在日渐堕入迷信与虚荣的误区里,作为高僧,你死后能“道成肉身”,或者起码焚烧后能留下舍利子(越多越好),才算是得道的证明。舍利子与否,搞得像一桩道德绑架,更似高僧\名僧们,无奈地向信徒们提供自证清白的信物。

图:某宝售卖的“舍利子”

不败肉身也好,金灿灿的舍利子也罢,初衷都是极好的。其纯正的用意,不是要神道设教,更不是标榜自身,而是想让人升起或坚定信仰,让普通人相信“众生皆可成佛”而已——这就跟佛教为什么要花大钱使大力盖庙、弄石窟一个心思,只因为金碧辉煌的殿宇或庄严肃穆的佛像,能令人起敬畏与虔诚心来。可到了近代以来,在一些末流信徒的操作下,舍利子反倒沦为“牛掰”的“证书”,不是充满荒诞感吗?实话说,这种“不腐肉身”或“舍利子”,实际都与佛教宗旨彻底南辕北辙了。

比如,举当代佛教圈的一个八卦。话说2012年9月,素有“当代维摩诘”之誉的著名居士南某先生病逝。我听说那些信徒们首先关心的,就是南先生遗体处理问题——过几天的荼毗仪式(僧人逝后的火葬)完毕后,到底要不要开炉?为此,他们争来争去,都说为了师父好,形成了两派意见,相持不下。

图:身后依然被各种质疑

之所以会有这种困扰,是因为牵涉到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甚至会直接影响到“高僧”\名僧的声誉:就地不开炉建塔吧,人家怀疑你欲盖弥彰,落人口舌;开炉吧,如果没有舍利子或者很少有舍利子,等于直接啪啪打脸了,又该如何交代?当然,这事最后决定开炉后,结果正是大家所“意料之中”的: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舍利子,非非常常之多,大概有数千粒之巨,总共足足装了七罐,信徒们终于舒了一口气,“老师真修行人”是也。

这事是非暂且不提,但是有一个怪异的事实,我想但凡对佛教稍有了解的朋友,都会注意到的:晚近以来尤其是当代,汉传佛教几乎每一位“高僧”或名僧,圆寂之后都会烧出大量的舍利子,数量几乎都以几千论,百年间总量只怕超过此前几千年“同行”的累积!都说是“末法时代”了,何以顶级“高僧”反倒层出不穷凌驾百代比肩佛祖,难道不透着蹊跷么?

这其中,其实就是牵涉到开头讲的“内幕”或曰“黑幕”:教界中人都会懂得,当代高僧\名僧圆寂后,不少门徒出于爱戴、维护的心理,怕荼毗烧不出舍利子,会事先或事后往炉里放“舍利子”,不少“奇迹”就是这么来的。你说这些人有意“造假”么,却又说不上,只不过体证不明、护师太过罢了。谓予不信,在安徽彰发山的太平塔,在一座宋晚期佛塔里,就发现过拿杂色小石子当舍利子的“非法”之事,可见颠倒错乱者古今一辙。

我想起前些年刚过世的台湾名僧圣严法师。法师圆寂前几年,其实已经身患癌症,为之深受折磨。他身边最亲密的弟子们,一再劝说他不要公布这一消息,以免有碍“高僧”形象(佛教圈会认为生病是修行不够),但他毅然直面,公开在电视上坦白这一情况——当被问及身后舍利子问题时,他也直言“毫无必要”。圣严法师所表率出来的,其实才是真正的高僧状态。对他来说,得不得病,有无舍利子,有何意义?

图:已故圣严法师

舍利子“造假”这种事,我也并非单靠文献得知。过去,在各大名寺瞎混,曾耳闻好几次,大家也就是付之一笑而已。这种“舍利子”,能得出啥“化学成分”,不过就是迷你的氧化锆陶瓷球,某宝一块钱就能包邮到家。

虽然乱象如此之多,尽管我本人也很唯物主义,但我对正信的佛教仍然是非常尊敬的——它至少教人为善,更深信真正的舍利子确实基本都是得道高僧的产物。

舍利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信者深信,不信者自离,其实饶舌再多都百搭。有人说是人禁欲后存留的精髓,有人说是结石,有人说是吃素导致,聪明人士们红脖子争了几十年了,科学技术也早已介入研究,可据我所知始终还是一笔糊涂账。要我的中心看法,不是说高僧必有舍利子,也不是说没有舍利子就不是高僧,但高僧往往有舍利子,这个事实大体是成立的吧!

要说这是结石,是病体的排物,可一个人身上窝藏这么多这么大块的结石,如何能忍受得了?要说这是吃素来的,可藏传僧人皆不茹素,每顿亦大口吃肉,如何同样有此遗物?若说这是僧人常年坐姿导致,可佛教武僧人数并不少,武僧中有舍利的比比皆是,又哪来这东西?我们当然不能迷信,但世间事确实有很多未解之谜,人类的智识能力与解释能力确实又达不到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地步,答案只能留给更先进的后来人吧?

我本人,由于一些善法因缘,亲炙过一些高僧\明僧,倒也亲眼见过好几位现当代得道僧人的舍利子。比如,记得2013年前后,某位名著海内外的高僧大德示寂,荼毗仪式后第三天,我就有幸在方丈私室里,目睹到了他遗留下的那些光灿夺目的舍利子。禅寺内,摇曳的灯光下,端详这些坚比金刚又美如珠玉的遗物,心情之复杂真难以形容。

图:我当日所见一小部分舍利子

已故高僧是方丈的恩师,这些舍利都是在他住持的荼毗仪式中出现的,总数大大小小的有上千粒。方丈在出家之前,是北大毕业生,高才通学又志操俊爽,是言必简衷且立身凝肃之人,只怕一辈子都没说过谎话,更是我素所深仰之高人,他说的话我当然深信不疑。我一介穷人百姓,无职无权无影响力,他又何必哄我?那些年,我也见证过不少难以解释的人事,内心是丝毫不疑的。

从佛教道理来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舍利子到底是怎样的什物,其实一点都不重要。它再光彩夺目,再光怪陆奇,也无非就是“皮相”“皮囊”罢了,往深了想就是一粒粒尘垢而已。更何况,高僧们化故时蜕下这些累赘,岂只是教我们对着这些小石子一样东西,磕头如捣蒜?

对于我等芸芸众生来说,真正的舍利子,不必费心去探究是什么来路,又是什么“化学成分”,只视为人世间善意的凝聚,不是很好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