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映已估72亿票房,北京文化6亿转让《封神》系列份额

2021-04-21 23:57:50 文娱商业观察

文娱商业观察原创

文/黔粤

北京文化把自己手上最后一块、也是最引人注目的肥肉卖掉了。

4月21日晚,北京文化发布《重大合同公告》,称为了分散投资风险、缓解公司流动资金压力,分别与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电影<封神一>、<封神二>、<封神三>投资份额转让协议》,转让《封神三部曲》三部影片各25%份额,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积合同金额6亿元。

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已收到西藏慧普华转让款5.5亿元。

虽然手握多个爆款,但北京文化自2019年以来就进入了多事之秋,高层内斗、财务造假、核心人物流失,任何一个问题单拎出来都够上市公司喝一壶,北京文化所有问题却像连环雷似的,一个接着一个炸。

《你好李焕英》虽然收获了不菲的票房,再次创造了影史奇迹,但眼光卓越的宋歌已离任总裁,此次北京文化出售《封神三部曲》投资份额,几乎可视作公司在最后关头艰难自救,缺钱程度也令人咋舌。目前《封神三部曲》品质未知,没有太多牌可打的北京文化,能挺过这个看起来非常艰难的2021吗?

封神

资料显示,《封神三部曲》取材于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神魔小说名著《封神演义》,讲述了一场三千多年前人、仙、妖之间旷日持久的神话战争的故事。

电影由北京文化、长生天影业出品,腾讯影业与青岛西海岸文化联合出品。《封神三部曲》采用三部连拍的模式进行创作,由乌尔善执导,宋歌任出品人。

北京文化对《封神三部曲》的押注无异一场豪赌。这部影片的总投资高达30亿元,按常用的分账方式计算,三部影片合计需要达到至少90亿票房才能回本,无疑是高风险、高投入的一次挑战。

4年前的一则公告显示,北京文化对《封神三部曲》三部影片的投资不高于人民币13亿元,投资比例为不高于70%且不低于20%。

2018年,北京文化还将本身计划对全资子公司艾美投资进行增资的募集资金改用于《封神》IP的前期开发费用及第一部的投资。

钱是真金白银的砸下去了,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封神一》并未如期在2020年暑期公映,且目前也没有确定消息称这部影片将登陆2021年暑期档。

没能等到《封神一》上映的北京文化,却先等来了财务造假的指控、公司核心人物的流失和全业务线的萎缩。

缺钱

赌都赌了,怎么又卖了?

答案是,北京文化的资金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2月18日下午,《你好李焕英》如火如荼上映之时,北京文化公告称这一影片早已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保底发行,保底票房收入为15亿元。截至2021年2月17日,公司来源于电影的营业收入约为6000万~6500万元。

最终《李焕英》豪揽超过53亿票房,但由于早早保底发行,北京文化也只赚了1亿出头。

抱着一个下蛋的金鸡,下出来的蛋却不归自己。俩字,憋屈。

不过早早保底发行,也是因为北京文化实在太过缺钱。保底发行可以使得作为出品方的北京文化迅速回笼资金、稳赚不赔。截至2020年9月30日,北京文化账面货币资金仅0.64亿元,短期借款却高达8.96亿元。2021年1月26日,公告还曾公告银行贷款逾期,逾期本金5亿元。

此次再次出售封神三部影片各25%的投资份额,如果《封神》和《李焕英》一样成为小爆款,北京文化又要再次“望片兴叹”。但不到万不得已,北京文化也不至于将这部承载了公司命运、宋歌梦想的押宝之作投资份额出售,可见,之前李焕英的保底发行所回笼的资金,没能完全解决北京文化的资金问题,缺口仍在、困境仍存。

历史问题

曾出品《战狼》《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多部神片的北京文化,怎么就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爆款片赚的钱都哪儿去了?

这得从2013年说起。

2013年,尚叫北京旅游的北京文化1.5亿收购了宋歌的摩天轮文化。摩天轮文化2011年和2012年连续亏损,且2011年业务收入总额为0,因此,1.5亿可以说买来的只是宋歌这个人。

自此,宋歌和北京文化实现了长达7年之余的绑定,成为了公司的核心人物。

随后,北京文化再次买买买,出资13.5亿、7.5亿并购了娄晓曦的世纪伙伴和王京花的浙江星河。由此形成了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三方面并行的业务结构,那时的北京文化人才济济,电影方面拥有宋歌、电视剧方面拥有严歌苓和张黎、艺人经纪方面拥有王京花。2015年,曾主控出品《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的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加入北京文化担任总裁,主要负责综艺板块,至此,北京文化的全产业链格局已经形成。。

然而,好景不长,所有激进并购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业绩暴雷、商誉减值——北京文化也都遇到了。

2019年,北京文化营收同比增长15.37%,净利润巨亏23.06亿元,便是因为巨额商誉减值所致。

更糟心的是,公司核心开始出走、甚至内讧,花大价钱搭建的全产业链格局,在人走之后坍塌的格外快。

2017年,夏陈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职务;2020年,娄晓曦更是在微博实名举报宋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业绩造假”,大有鱼死网破之势。至此,公司综艺、电视剧业务都已经崩塌,而王京花的浙江星河也出现核心艺人流失的局面,现在虽然没有直接资料显示王京花已经离开北京文化的信息,但是北京文化的经纪业务在2020年就已经急速萎缩,旗下陈道明、陆毅、关之琳、胡军、张丰毅、梁家辉、刘嘉玲、周冬雨等艺人大多各自消散。

今年1月3日,北京文化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同时,公司还收到《警示函》,称公司2018年部分项目收入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规定的确认条件,导致2018年多计营业收入4.6亿元,多计净利润1.91亿元,这几乎“实锤”了公司财务造假。

业务坍塌、人员流失、资金紧张,2021年的北京文化背腹受敌,《封神三部曲》对于公司来说堪称救命稻草。

虽然此次仅出售了25%的投资份额,但相当于公司将一部分以小博大的资格拱手让人,6亿元25%的份额,粗略计算下来三部影片估值在24亿左右,折合票房72亿元,若传闻30亿投资为真,那《封神》无异是赔钱的,但具体北京文化介入多深,成本多少,还得看具体金额披露。

此前,文娱商业观察曾提到,深陷漩涡的北京文化还有三张牌,一张是宋歌,只要宋歌还在上市公司实际任职、负责核心的电影业务,北京文化就仍有一丝转机;另一张牌是北京文化主控的《你好,李焕英》和《封神三部曲》,如果上述两部重磅电影仍在北京文化手中,2021年北京文化有迎来业绩爆发的可能;

最后一张牌是青岛国资委,如果青岛国资委想要以北京文化为据点进军影视行业,打造东方好莱坞的产业蓝图,那么会竭尽全力避免北京文化被退市,这既是产业发展的需要,也是挽救自己投资损失的唯一办法。

如今《李焕英》这张牌已经打了出去,《封神》也只能算小半张牌了,看起来,北京文化最大的希望,或许只来自于青岛国资委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