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人后,老公做内应,我被公婆一家盘剥得干干净净

2021-04-21 23:52:56 人间故事铺

女孩只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小镇发展,在这里工作成家,本以为会过上平静安稳的生活,没想到丈夫却是个“扶弟魔”。女孩辛苦攒下的工资嫁妆被逐渐掏空,就连所住的房子,都要拱手让出……

人间故事铺

storytelling

1

那天晚上,我抱着2岁的女儿逗弄,老公杨天则一直在我身边逗留着,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终于把孩子抱过去交到婆婆手里,拉着我出门散步了。

路上,杨天低着头,夜色的掩映似乎终于帮他鼓足了勇气,他说:“我们把房子卖掉吧,应该可以卖60万,把30万分给杨丁,要不,他女朋友不嫁他……”

我听得愣神:“那我们住哪儿?”

杨天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我们可以拿剩下的30万付首付,你不是早就想在房本上加你的名字吗?再买一套就可以了。”

我怒不可遏:“再买一套房,房贷谁还,你一个月才赚1000块,别人啃老,你是啃老婆,你弟、你妈,你们全家都啃我,这是我娶了你吗?”

我叫林岚,28岁,出生于山西晋南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年轻时做点小生意。大学毕业那年,我通过公务员招考误打误撞考录到河北省邢台县的一个乡镇,也在这个乡镇,认识了跟我同龄的公岗人员杨天。

对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我来说,乡镇生活着实无聊,一是因为周围的同事大都是上了年纪的本地人,交流都永远都带着一股我还没能适应的土碴子味。

再一个则因为我是外地人,吃住都在乡镇,而食堂的饭菜永远都是早上稀饭馒头、中午面条烩菜、晚饭又是稀饭馒头,偶尔想要出去改善伙食,但镇政府周围连个像样的饭店都找不出。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过得极不适应,直到后来跟杨天渐渐熟识。杨天会在工作的空当跑来跟我聊天,聊多了,知道他也是“考碗族”,但因为专业冷门,岗位竞争激烈,但这样的情况下,他仍然好几次进入面试,又在面试中屡屡败北。

相处久了,我发现杨天的知识面很宽,对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见解,而且特别擅长修手机电脑,几乎办公室的任何一台电脑出了问题,他都能鼓捣好,我对他渐渐产生了好感。

当时,乡镇每天晚上都安排一个组值夜班。有一段时间,杨天频繁地替人顶班,留下来要么陪我在电脑上看电影,要么拉我同其他人一起打扑克。打扑克的时候,即使低着头,我都能感觉到杨天不时偷瞄过来的目光。

不知什么时候,我见了他开始心跳加速。

渐渐地,同事们都看出来杨天追我,开始有意无意地撮合,我们便顺理成章地谈起了恋爱。期间不乏同事们的打趣:“杨天,你有本事啊,你一个临时工,却诓了个正式公务员处对象。”是的,公岗人员不过是签三年合同,每月工资1000块,是为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设计的岗位。

听多了,杨天也有点自卑,觉得他配不上我,但我对这些则完全无感,我觉得两个人结婚,只要足够相爱就行了。

最终加速我们结婚的是我的身体,在单位组织的一次体检中,我被检测出中度贫血,至于原因,跟乡镇简单的膳食有很大关系。杨天看着体检报告,摩挲着我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万分心疼地抱着我,跟我求婚,说结婚后,一定会一日三餐都做好吃的饭菜为我补身体。

于是,谈婚论嫁便提上了日程。其间,我带着杨天回了一趟家,杨天手勤嘴甜,父母对他大体满意,没见面时还因为他是临时工稍有微词,见面后看到他踏实可靠而且对我体贴入微,便没再说什么。

2

之后,双方父母第一次碰面,母亲根据当时的市场行情,要了9.8万元的彩礼。父亲则说到住房问题,还特别强调,因为杨天还有个弟弟杨丁,为防止以后兄弟间出现利益纠纷,最好把给我们准备的房子过到我们的名下。

这时,我才知道,杨天是有房一族,除了父母居住的这个老院子,还有两处楼房,一处给我们居住,位于新建小区,顶楼120平,另一处则在老旧小区,2楼80平,留给杨丁,只不过两套房产全部登记在他的父亲名下。

以前,杨丁也从来没跟我谈论过房子的问题,以至于我一直以为他没有房子,婚后需要跟他的父母合住或另外租房住。

准婆婆当着我父母的面,把这些条件都答应下来,但因为手头紧张,现在只能拿出5.8万元的彩礼,剩下的4万元则要赶在领证前凑齐,到时候直接交给我。

父母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便乘车返家,送别时,母亲万般不舍,拉着我的手一直不肯放,一遍遍地小声嘱咐我:“一个人背井离乡地嫁到这里,跟公婆相处不要使性子,要懂得忍让,但也不要太吃亏,谁要是给你气受了,就给爸妈打电话。”

上车时,又把杨天叫过去嘱咐:“她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你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一定要照顾她我、迁就她。”

父亲则理智一点儿,上车后特意发短信交代我“一定要让他们补齐那4万块彩礼再去领证,这是原则问题”

陷在与杨天的爱河里,我的心总是被浸泡得很柔软,彩礼、房产这些父母所谓的硬性“原则”,甚至比不过他多看别的女生一眼、赴约迟到一刻钟来得更像“原则”。

我们挑了5月20日领证,但直到领证的前一天,那4万块彩礼也没有收到,杨天为难地跟我说,婆婆筹办婚礼,花钱的地方很多,现在实在挤不出那么多钱,就当欠我的,以后有钱了一定还给我。

那两天,我发现婆婆的表情似乎也有些赧颜,我心里的那一丝不快很快被同情取代了。

于是,领证时,我跟父母在电话里撒了谎,谎称彩礼已经给齐了

至于房子过户,杨天拍了下我的脑门:“你傻呀,现在过户要出2万块钱的手续费,到时候直接继承遗产,一分钱都不用掏,不香吗?”于是,房子过户的事情也作罢,我照例在父母面前搪塞过去。

几年后,把这个事情讲给朋友听,朋友总调侃我双商不在线。其实,审视那时的自己,我觉得更多的是打心里不想令自己的爱人为难,不想看到他有丝毫的不开心,不想因为我而加诸给他沉重的负担。也因此,我更愿意把自己心里的那点不舒服强压下去。

当然,可能跟心性单纯也有很大关系,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三观比五官都正,我从不觉得婚姻内的安全感是房本上加我名给的,而是杨天对我的爱和呵护给的。

之后,我们顺利完婚,一年后,女儿出生。为方便照顾孩子,我们一家三口一起住进了公婆家。

此后的几年间,我调回县机关工作,而杨天,合同期满后,继续当他的“考碗族”,只是逢考必败,屡败屡战。当然,他也会接一些临时性的工作,只是赚的工资始终不到我的三分之一。

3

我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平静也很幸福,尽管没有大富大贵,但公婆慈爱,夫妻和睦,如果说硬要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杨天的工作问题,以及因为房子引发的房贷,这些似乎总能搞得一家人在最开心的时候突然变得意兴阑珊,在最烦恼的时候还会加重筹码。

我有每一个小女人的通病,偶尔吵个小架,说秃噜嘴了总会说出“离婚”两个字。起初,婆婆是劝的,但是听我们吵得多了,就开始含沙射影,比如,她会说:“你们吃我们的住我们的,房贷还得我们供着,过这样的舒坦日子,还动不动闹离婚!”

婆婆扯起这些事,我便开始别扭,那套房子的房贷,结婚后原本是用我的工资供着,但后来婆婆买家具,钱不够,我直接从我的工资里取出一万元,再加上婆婆之前承诺的4万元彩礼没给到我,之后婆婆便主动替我们供起了房贷,只当还钱。

还房贷原本就是婆婆主动提出,而且是应分的事情,现在却被她拿来说道,我自然不服气。但我也不敢怼婆婆,只能夹枪带棒地怼杨天。

但想不到,婆婆还来接茬:“你离婚了好找,有正式工作呀!”我反唇相讥:“杨天也好找,有房子呀!”婆婆便转而骂杨天:“考这么多年,考不上个正式工作,一天在家里吃白饭。”

这样的吵架很现实很戳心,吵到最后,嘴瘾过了,心里却变得空落落的,总觉得杨天的心上平白被我插了一刀,尤其是看到他眼睛里一眼而过的自卑,我总会因为他的受伤而感到万分心疼。

平心而论,我并没有因为有这个工作便优越感十足,也没有觉得杨天一定要考上才能成为人生赢家。

但是婆婆不知道为什么,只认定考碗这一条路,她给杨天压力,也给杨天支持,比如,她会拿起杨天的备考资料,时不时地抽查他、提问他,帮他温习。

因此,杨天考碗的动力和压力也多半来源于婆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力的减退以及知识结构的老化,杨天考碗的难度越老越大。

每当这时,同情丈夫杨天的同时,我会特别羡慕丈夫的弟弟杨丁,他的生活被婆婆安排得井井有条,不过念个专科出来,父母却又是花钱打点,又是到处找关系疏通,硬是在车管所给弄了个工作,虽然是合同工,但不出大问题,谁也不会开除他。

而且,杨丁每天在家里不是躺在床上抱着手机聊天就是坐在电脑旁打游戏,所有家务一律不参与。

我好几次下班回来,都看到婆婆一手抱女儿一手掌勺,杨丁都没有帮过一次,而婆婆从来不说他一句,倒是看到我们总是皱着眉头,仿佛我们都是吃白饭的。尤其是看到我,每次都会安排我去干活,不是让我剥蒜就是差遣我出去买菜。

杨丁就像是他们家的团宠,连女儿都得排在这个小叔叔后面。直到杨丁惹出了大事。

4

最先发现杨丁出事的是婆婆。

婆婆在社区工作,那段时间正赶上社区居民的医保费用征缴工作,她因为没有医保局指定银行的账户,便拿杨丁的卡作为缴费账户,前后收缴10万元左右。

但截止日期将至,婆婆准备给医保局转账的时候,却发现钱款不翼而飞,卡上余额只剩几十块钱。

婆婆慌了,最后一问,杨丁才红着脸承认他被一家网贷机构套路了。

那家机构是一个女网友介绍的,第一次投入1000块,直接赚回了2000块。他激动之余,前前后后又投了几次,直到最后账户清零,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婆婆听完,气得身体抖成筛糠,站都站不稳,一下跌坐到地上。我赶紧上前护住,感觉婆婆的手冰凉得如生铁一般。一会儿,婆婆喘过气来,挣开我的手,猛扑过去,朝着杨丁扬起了巴掌。

杨丁抱着头想要躲闪,却发现婆婆的手举在半空,之后便沉沉地落了下,最后叹了一口气:“我们赔吧,妈去借钱!”

我心里还有点疑惑,这么大的事这么容易就过去了,难道不怕杨丁以后再赌博?但不得不说,那几天,家里的气氛格外凝重,婆婆始终愁眉不展。

过了几天,杨天悄悄地跟我说:“妈被领导批评了,嫌她拖了后腿,这么久都没把钱交上去,搞不好还要落个挪用公款的罪名。”

其实几天前,我就查了自己的工资账户,从结婚到现在,一共攒了4万块,我早就计划把这些钱全部取出来,交给婆婆救急。

当我把钱递给婆婆的时候,婆婆却像早有预料似的,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感激,但还是被招出了眼泪:“这个不成器的孩子,把你们都给拖累了。”

我顺口问了一句:“妈,你们领导骂你了?”

“没有啊,还有两天时间呢!”婆婆回答。

我气呼呼地忍到晚上,把杨天拽了出去,质问他为什么撒谎骗我,杨天含含糊糊地打着哈哈“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嘛”。

我还想问他,是不是他们母子俩早就打上我的主意,设计好摆我一道了。家里人有难,我没想袖手旁观,但我就是反感他以骗的方式要求我。可话没出口,杨天已经搂住了我:“我知道我娶了一个全天下最好的老婆,又漂亮又善良。”

于是,这件事情又在我的不舒坦中翻篇了,直到杨丁交了女朋友。

5

杨丁27岁的时候,经人介绍认识了小可,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就特别来电,之后发展神速,交往不到半年,便开始谈婚论嫁。

据杨丁说,小可突然问他有没有房子,还特意强调“没房她不嫁”。杨丁顿时觉得小可又俗气又物质,而且一定是不够爱他,才那么在意房子。一时自尊心作祟,赌气说“没房”。小可一听就生气了,不理他了。

婆婆听说了,苦口婆心地教育杨丁:“你年纪不小了,还挑剔什么呢,女孩要房子不是很正常嘛,咱家又不是没给你准备着!”

杨丁白了婆婆一眼:“就那个80平的筒子楼,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呢!”

杨丁口中所说的80平的筒子楼,也就是那个老旧小区的房子,很多年前买下后,一直没有装修过。近几年,县城到处圈地建房,一座座高层楼房拔地而起,这个六层的筒子楼陷落在高层里,无异于贫民区。

尽管老旧小区也有它的好处,比如拆迁补偿的概率大,但是随着近年拆迁政策的收紧,这样的机遇又变得可遇而不可求。

婆婆听了,眼神一点点地黯淡下去,一个劲地唉声叹气:“好不容易快要谈成了,又来这么一出,别这辈子打了光棍哎!”

我一想,顿感无语:他才多大,就怕他打光棍了。

之后的某天,我去上班,出了门才想起一份文件落在了家里,赶忙又折返。没想到隔着门听到婆婆向杨丁施策:“女孩子嘛,还有不经哄的?妈说什么,你总不听劝,一点不像你哥……多贴着点人家姑娘,多说人家爱听的……”

“女孩自己要是拿定主意,别说父母,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看你嫂子就是这样的例子,彩礼的钱也给你攒得够够的,这几年出再大的事都没敢动。

婆婆的话听在耳朵里,我不由得悲从中来,想到自己背井离乡到了这里,赚的工资全被他们以各种名义贴补给了这个家,对公婆的同情心、作为家人的责任心驱使着我剜自己的肉补他们的疮。

我不过二十几岁的女人,为了这个家,每天穿着万年不变的衣服,到了外面只敢吃个麻辣拌解馋,一个劲地省吃俭用,却不知道一早就被婆婆教唆着算计上了。

那个时候,我迫切地想要冲进去跟他们吵一架,把他们欠我的彩礼要回来,然而下一秒听到女儿的哭声,婆婆各种哄,说要给公公打电话,让爷爷给她带婴儿饼干回来吃。

我知道,那个牌子的婴儿饼干贵得咋舌,那么一小盒就要将近50元。

我突然泄气了,公公婆婆还替我艰难地养着女儿,若说欠,我何尝不欠他们的。

罢了,杨天对我好就算了。我压下心中的不快,还是去上班了。

然而白天听了婆婆这么一遭,晚上又被杨天以散步为名堵在路上,说了他的卖房分钱计划。

我强压着怒火质问杨天:“卖掉房子,我们住哪儿?”

“把那个筒子楼简单装修一下,我们先住进去。”杨天说得理直气壮。

“那杨丁结婚后住哪儿?”

“他一年半载还结不了婚。”

6

我突然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被杨天一家套路了。

下一步,可以预见的就是我们住到破旧筒子楼,假如我不想买高层还房贷,那么就会一直滞留在筒子楼。假如我答应还房贷,那么我的工资就会大大地遭殃,很长一段时间都买不起衣服鞋子,买不起女儿的玩具。

但是,不管哪种结果,杨天一家都不会有任何损失。我不明白,他怎么坑起老婆连眼睛都不眨,他娶我是来养家糊口的吗?

我忍不住打他踹他,杨天使劲抓住我的手,妄图说服我,说他看公公婆婆本来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了,结果还过得这么辛苦,公公一年四季找地方打零工,年纪一大,连替工厂看大门都不敢觉得寒酸。

婆婆现在穿着的衣服还是当初我们结婚时我买给她的,买个菜,连地上的菜叶子都要捡回来。明明两兄弟长大了,他们却离享清福越来越远,看到父母这样,他实在于心不忍。

还有杨丁,他娶不到媳妇,做哥哥的心里也不会踏实,当初杨丁为了他赔上了自己……

我打断了他:“你为杨丁牺牲得难道还不够多吗?”

“咱们现在住的房子,如果杨丁当时不点头,那我们还不是只能住筒子楼?本来就没明确哪个房子给谁。”杨天据理力争。

“都是婚前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马上就居无定所了!”

是的,就是那个车管所的合同岗,当初是杨天死活让给杨丁的,理由是杨丁只是个专科,学习不好,而他还能拼一拼考一考。后来的房子,据说是杨丁点了头的。但凭什么杨丁总是第一个选择,而杨天只能选择剩下的,我凭什么还要跟着他承受反悔的风险!

这次杨天再说什么,我都打定主意不再依着他,杨丁固然可怜,但我难道就不可怜吗,我的工资全奉送给了婆家,现在连我的居所都要拱手让出去,凭什么?

我盯着杨天的眼睛:“是不是又是你们一家人商量的主意,只是派你过来通传一声。”

杨天赶忙否认,说他只是跟我商量一下。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杨天的“商量一下”,没过几天,我就发现我家的房子配着图片被挂在二手房网站上,上传的图片还有女儿放在床上的芭比娃娃,从盖着的枕巾里冒出了头。

7

我气坏了,立马收拾东西准备回娘家,之后跑到律师事务所咨询离婚,并草拟出离婚协议,最后当着全家人的面,把离婚协议拍在桌上。

公婆有点意外,起初以为我只是在耍小脾气,直到我把二手房网上挂着的售楼信息出示,他们才手足无措起来,但脸上依旧是一副茫然的神色。

见状,杨天简单地说了他的卖房分钱计划。

婆婆看着杨天长叹一声:“你糊涂啊,这种事哪用得着你操心,你也不欠杨丁什么!”

婆婆满脸愧疚,跟我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十五六岁的时候,杨天跟公婆生气,闹着离家出走,并赌气跑出了家门,气头上的公婆任着他闹,没追出去,反而是杨丁怕杨天出事,急急地追了出去。

当时小区门有个铁栅栏,栅栏有个类似门槛的东西,离地大约一个小腿的距离,杨丁跑得急,一只腿没迈过去,反向扭折了,直接疼得坐到了地上。后来经过接骨康复了,但最终仍检查出两根韧带断裂,即使恢复得好,这辈子也只能走路,却无法参加任何体育运动了。

杨丁原本是学校的足球队员,还曾在省级少年足球队中获奖,被体育老师捧成了明星,再加上当时成绩不好,他一直想通过足球特长生进入重点高中。

这一举动无异于把杨丁一辈子的梦都击得粉碎,同时带来的还有一家人经济上的困窘,他们一方面想方设法帮杨丁恢复,另一方面又万般呵护他的成长,生怕再有个磕磕碰碰。

杨天自觉一切因他而起,所以任何事情都要挡在前面,而公婆也觉得一辈子都需要为杨丁的人生保驾护航,因此总是把一切事情都为他安排得妥妥当当。

但是婆婆说,杨丁固然要呵护,杨天同样是他们的儿子,他们从没想过要让我们的小家庭负担这么多。更何况,我为这个家付出的已经不少了。

说到最后,婆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这时终于重新审视这个家庭,其实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公公婆婆一直都在无止境地付出,只是这个家里,谁也当不了端水大师,因为除了钱,还有情,因为相欠,所以相守。

最后,这个房子没有被卖出去,而杨丁的女朋友也跟他和好了,她说她一直生气的只是杨丁的态度,房子哪有爱重要,更何况,她是独生女,她爸会陪嫁一套。

至于杨天,在婆婆艰难地点头下,终于放弃了专职考碗,大好男儿,出路很广,在我们的考察下,他决定加盟一所培训机构,去发展自己的事业了。

题图 | 图片来自《温州两家人》

配图 | 文中配图均来源网络

(本文系“人间故事铺”独家首发,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互 动 话 题

房子、彩礼、工资低的老公、与公婆同住、“扶弟魔”……这些元素似乎是一场家庭撕扯大戏的标配,可是,因为爱与理解,这场看上去刀光剑影被春风化雨——而这,似乎才是家,本来该有的样子……

今日话题:你曾与家人有过难以化解的矛盾吗?

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若故事触动你心,记得 分享、点赞、在看 走一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