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同事总出现在公司,还拼命向我打手势,弄懂其中含义我直冒汗

2021-04-21 19:55:43 野草情感汇

离职同事总出现在公司,还拼命向我打手势,弄懂其中含义我直冒汗

“听说了吗?宋哥被劝离了。”小李发过来微信。

我当然听说了,心里还有些物伤其类的感觉。公司自年后就有裁员的倾向,先是拿行政人员开刀,清理了一批人。

几乎每天我都能看到一个或者两个人,抱着收拾好的个人用品,眼神茫然,姿势麻木地离开公司。

原本作为技术工种的程序员暂时是安全的,尤其是负责核心项目的我们组。宋哥是我们组的资深人士,八零后,进入公司十年了,兢兢业业,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都是一流的。

但是互联网公司对工作人员的要求越来越苛刻,不断地降低福利、延长工作时间,美其名曰推行“狼性文化”。尤其是年后开始的“996”工作制,让很多有家室的员工苦不堪言。

宋哥就是其中一个。在我们组,唯独他是已婚人士,去年才有了孩子。他和他妻子都不是本地人,在有了孩子需要照顾后,家庭和工作的平衡立即被打破。父母都只能短时间来帮忙照顾孙儿,多数时间责任还是落在了小两口肩上。

前段时间宋哥的妻子得到了一个培训机会,要出国几个月。家里请了钟点工帮忙照顾孩子,即使这样,宋哥的请假频率也高了不少。很快,这个情况就引起了上面的注意。

本身他的年龄就很尴尬,比起五年工龄以下的年轻人,他的精力和执行力毫无优势,甚至连加班都不能和其他人比。

人事部门找宋哥谈了话,希望他能够找回工作和家庭的平衡点,给了他一段缓冲期。

可惜宋哥的运气格外不好。在人事部门对他进行观察的这段期间,他的孩子在保姆的疏漏下生了病,保姆又擅自解除了和宋哥的合约。宋哥焦头烂额,没有时间和保姆周旋,只能自己照顾孩子。

自然是要请假的,而且不是临时假期。人事部门最终批准了宋哥的假期,没有附加任何条件。

这是潜台词。宋哥的假期结束后,他就是裁员名单上的一员了。

当然,人事部门知道这很不合乎人情,但是他们的职责就是进行人力资源整合,精简不必要人力,在每个岗位配置符合要求的人员。

结束假期,回到公司的宋哥被告知了公司的决定,他沉默地接受了,开始将他手上的资料和接收人进行交接。

我就是宋哥资料的接收人。交接完毕那天,我说,“宋哥,晚上咱们组聚个餐吧,为你践行。”

宋哥摇摇头,笑笑,“不用了,哥不喜欢被人送行,伤感情。”他抱着箱子,要走出办公室。

我送他到了电梯门前,宋哥没有让我继续送,只说,“你先回去吧。跟一个被劝离的人一起走,小心被盯上。”

在他等电梯的时候,我接到了电话,转身回到了办公室,继续处理手上的事务。

小李凑过来问,“宋哥走了?”

我点头。

他说,“不知道下一个是谁?”

是啊,下一个会是谁呢?

我一到办公室,就发现来了新人,他代替了小李坐在我的旁边,敲打着键盘,没有抬起头看我。

一点好奇心都没有。我心里嘀咕。于是我主动招呼,“哥们,新来的?我叫~~”

“工作时间,不准交流。”突然,有人出声呵斥。声音很陌生,不像是抓纪律的那些人。

随着声音,走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四十来岁的年纪,表情严肃,脸上的皱纹分外像我中学时的教导主任。

下意识地,我有些怕他,老老实实地坐下,没有回嘴,心里却在想,公司什么时候请回了这么一号人物?

看我顺从了他的意志,对方没有再说话,只是背着手,缓慢地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在每个工位都看了一眼,好像在视察。

我感觉我所在的办公室,好像变成了一个车间,而那个中年男人,就是车间主任,用他的火眼金睛捕捉工人们任何偷懒的迹象。

办公室的空调开得有点冷,光线也不是很足,总有种恍惚的感觉。奇怪的是,我的大脑一反前段时间的浆糊状态,居然清晰无比,让我的手指在键盘上欢快地跳动。手指和大脑的配合严丝合缝,一行行精准的代码出现在电脑上,有种无比美妙的对称性。

如果我能保持现在的工作状态,一个人完成一个项目,似乎也不是不可达到的目标。

敲击完一段代码后,我休息了一下,打算到窗边远眺,看看对面的风景。对面大厦的玻璃幕墙上,有一副我最喜欢的女明星的海报,每次我沮丧时,都会去看她一眼。

她风情万种的微笑,总会治愈我。

我刚起身,一个懒腰都没伸展完,中年男人宛如背后灵一般,贴过来,“不许随便走动。”

刚才的事我还能忍,但是连短暂的休息都被控制,我就不想忍了,“凭什么?管得那么宽?我怎么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有这个规定?”

说完,我就要朝窗户那边走去。中年男人伸手要拦住我,不让我走过去。我正想和他比比力气,突然,我看见宋哥,他站在办公室门口,他也看见我了。

“宋哥?”我疑惑地叫了一声,就要朝门口走去。

中年男人扯住我,“马上坐下。”这次,他的眼睛里,冒出一种很凶的光,那种眼神镇住了我。

我觉得用天敌来形容,很恰当。就像看见蛇的耗子,一步都走不动,腿都是软的。

中年男人再一次说,“坐回去。”

我只能回到我的工位,但是还是忍不住转身,看着宋哥。宋哥在对我做手势,可惜我不懂手语。

中年男人走向门口,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看到他比了些手势。当他让开身子时,宋哥已经不见了。

中年男人没有过来找我的麻烦,而是回到了他的座位,点了一支烟,慢慢地享用着。

我的烟瘾不大,但是他那支烟很香,而且香味很悠长,充满了整间办公室。

我旁边的人第一次停止了敲击键盘的动作,深深呼吸了一下,赞叹地说,“好香。”

他看见我在看他,又把头埋下去,怕我跟他说话。这种社恐,我见过不少,工作起来很正常,就是不能和人交流,一个字都不行。

我耸耸肩,继续开始工作,心里很想念小李的话痨。

我好像在工作时间打了个盹,时间短,但质量蛮高的。因为我的大脑还是处于异常清晰的状态。

以往我都必须又是咖啡又是烟的,才能维持我的高效率,以透支我的身体为前提。

监工——我给中年男人取的绰号,照例在巡视完整个办公室后,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他很喜欢一款很火的短视频APP,一刷就能刷一整天。

里面有些音乐我也蛮喜欢的,尤其是那几首古风歌曲。我竖起耳朵,手上敲击的动作不停歇,分神去听那些音乐。

此时,走廊上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一步一步地,很渗人,特别是,正在逼近这间办公室。

监工也听见了,他皱皱眉头,将手机锁屏,起身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又把门关上。

我隐约看见人事部周小姐的脸,她好像朝这里看了一眼。

我希望她能将我的努力工作的情况汇报给老总,让我能继续在公司里上班。说真的,宋哥之下,就是我的年龄最大。

当年龄逼近那条红线,我越发感觉身后有一双手,随时会将我推离公司。作为一只学历不高的程序猿,如果离开这里,我找到同等层级的工作的几率,小到恐怖。

所以“996”一推行的时候,我没有参加由几个刚毕业的小孩子发起的抗议行动,而是和大多数从业三年以上的员工一样,默默接受,默默执行。

人的潜力真的是无穷的,我从一开始的心慌失眠,到如今的适应良好,身体也配合地重新调试了生物钟。

监工把周小姐打发走,关上门,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机,继续刷视频。各种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的曲子轮番上奏,为这间沉寂的办公室增添了不少气氛。

令我不解的是,自从那次后,几乎每天,宋哥都会站在办公室外。监工前几次还去打发他,后来,见他没有其他举动,也没有进入办公室,就任由他站在门外,朝门内看。

但是监工不允许我靠近门边和宋哥说话,宋哥有时会打手势,我只能摇头,表示我看不懂。

身边的哥们偶然看到了宋哥的手势,我发誓,我见到他脸上惊恐的表情,似乎看到了不能看的东西。

他竟然懂手语?

趁着监工没有注意,我凑过去,小声问,“门外那个人,他比的手势,是什么意思?”

社恐起初保持着沉默,我看着他不安地转动着手里的笔,一圈一圈地,看得我眼晕。

终于,他鼓起了勇气,回答我,“他说,他已经死了。”

什么?!

轮到我背心发冷。宋哥说他死了,那么我看到的,是只鬼魂

监工更像一只鬼,悄无声息,就飘了过来一般,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我不是说过,你们不能私下交流吗?”

然后又说,“这下你该明白,为什么我不允许你靠近门口了吧?”他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笑,“没错,那是只鬼,是你以前的同事。”

我忍住发麻的头皮和汗湿的背心,狠狠吞了几口唾液,才敢问,“宋哥,是怎么,走的?”

我不敢说出那个字。

监工说,“还记得他离职那天吗?”

我点头。

监工说,“在他离职那天,他上了天台,然后,跳下去了。”

宋哥,竟是自杀的?可他离职那天,明明看起来情绪还稳定,甚至还能和我说笑。再说了,他家还有一个孩子等着他照顾。

肩负着一个家庭的男人,怎么会任性到爬上公司天台,一跳了之?

更奇怪的是,我为什么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印象?按道理说,这种社会新闻,应该会成为某段时间的热点。

可我确实全无印象。我使劲从大脑里挖掘相关的线索,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彻底没有对这件事的影响。

监工从我的表情上看出我的疑惑,好心解答,“陈阳,你想不起来很正常。那天你知道他自杀的消息,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医生测试到你失去了那段记忆。”

他说我和宋哥的感情不错,属于一起喝酒吐槽的关系,因此宋哥的死给了我较大的打击。于是我的脑部防御机制开启,硬生生地从我的记忆中将宋哥自杀的消息给截取销毁了。

难怪,最近我总像在做梦,记忆时断时续,原来是我的大脑开启了保护模式。

最后,监工警告我,“你绝对不能和宋伟对视,或者说话。人鬼殊途,一旦你和他建立了联系,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他又一次显露了那种恐怖的眼神,压迫着我的心神,“明白了吗?”

我忙不迭地点头,“明白了。”

开玩笑。我又不是那些对鬼魂抱有强烈兴趣的人,之前不知道宋伟是鬼,还想着问问他的近况,毕竟是老友了。

现在知道了他是鬼,怎么可能再往前凑?

但是~~我看向监工,“你怎么知道他是鬼的?还有,你什么时候来的公司,我为什么没见过你?”

他咧嘴一笑,“我嘛,就是你们说的那种阴阳先生,开了阴阳眼,能看出是人是鬼。”

原来,在宋哥死后,他的鬼魂一直在楼层里徘徊不走。老总担心鬼魂会影响到公司的员工,重金聘请了监工坐镇。而且宋哥的目标就是这间办公室,他一直想进入,是监工在阻挡他,不然他早就可以进来了。

解释完后,监工瞪了我一眼,“做事做事。废话那么多,什么都要问,你十万个为什么啊?”

他又坐回了沙发上,闭目养神,不再看这边。

一只手悄悄伸过来,戳了戳我的手肘,我转过头去,对上了社恐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的内容,让我毛骨悚然。

社恐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那个人,不,那个鬼,还说了其他的事。”说完这句话,就好像将他的勇气全部透支掉了。

他看着沙发上的监工,用很长的时间来确认监工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在我几乎要丧失耐性,催促他把话说完时,他说,“那个鬼说,我们,都是鬼。”

周莉莉咬着嘴唇,挣扎了很久,终于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是110吗?这里,发生了一起案子。”

在社恐说完那三个字后,无数的记忆,突然袭击了我的大脑。这段时间时断时续的片段,像拼图一样,精准地落到了它该有的位置上。

我,确实是只鬼。

宋伟跳楼自杀的那天,我在他身后,亲眼目睹了他突然的纵身一跳。我伸出的手,没能抓住他的衣角。

我站在天台上,看着宋伟像一片无助的落叶,飞速地飘到了地上,溅起了一地血花。

宋伟的生命定格在了我的眼帘,成为不可磨灭的记忆。

除了想不起宋伟的死,我也忘记了我的死亡。事情发生后,我被人扶回到休息室,周莉莉给我冲了一杯热茶,坐在我旁边,手掌覆盖在我的手背上,“陈阳~~”她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我说话。

我也对她笑,说,“我没事,就是心里有点闷,有点难过。”

周莉莉担心地看着我,“你需要回家休息吗?我帮你请假。”

我拒绝了她的好意,“不用了,我没问题的。我还得回去工作。宋哥,宋哥的事,麻烦你多费心。”

周莉莉惋惜地说,“好的,这是我的职责。我会通知宋伟的家属,也会去看看他的女儿。”

那个小女婴是宋伟的最爱,他却抛下了她,独自走上了不归路。

当夜,我大脑极其亢奋,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大脑还清醒得要命。我拼命码着代码,生怕少码一行,下一个宋伟,就是我。

在一阵持续时间较长的眩晕后,我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回到了办公室,身边的人,就由小李,变成了社恐。

那看来,在那阵眩晕后的沉睡中,我已经死了。

“那你呢?”我看着社恐,“你记起来自己是谁了吗?”

记忆找回后,其实我,已经认出社恐是谁了。三年前,公司曾经上过热搜,一位程序员,在连续加班后猝死。

我记得他的脸,和社恐的,一模一样。

“我居然还在这里待着?”社恐显然也回忆起了自己的经历,神色渐渐失控,“到我死,都他么的离不开这间该死的办公室!”

他看着我身后,以一种很可怕的语气说,“还有这个为虎作伥的道士。”

不知何时,监工已经靠近了我们。听到社恐的话,他阴冷地说,“看来,不该放任那只鬼靠近这间办公室,没有他的提醒,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们已经成了鬼。”

社恐突然起身,双手掐向监工的脖颈,监工轻蔑地笑,“就你们这种战五渣,还想挑战王者段位?”

他的嘴唇动了动,几乎同时,社恐就被狠狠砸到一边。这时,终于看出来他确实是鬼魂,因为他砸到桌子上,而桌子没有丝毫动静。

监工看向我,“你呢?也要反抗我吗?”他眼里是满满的轻蔑,根本不惧怕一屋子的鬼魂。

社恐艰难地起身,继续向他扑过来,“我跟你拼了,你这人渣!”

监工挥起了手,一阵恐怖的压力宛如水波般兴起,只要他一挥掌,社恐就会遭受最可怕的打击。

我试图为自己的勇气充电,想挡在社恐面前。我没能抓住宋伟,所以我想保下社恐,当作弥补。

正在这时,门被踢开,一群警察冲进来,他们制服了监工,说,“现在怀疑你进入该公司行窃,要对你进行拘留询问。”

他们对我们视而不见,一个个地从我的身体穿过。

监工对付鬼魂是一把好手,但是对上警察,他没有任何手段,他只能拼命嘶吼,“我没有偷东西,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请来做清洁工作的~~”

有个警察制止了他,摆明了不相信他的话,“进了局里,你慢慢说。”

警方自然联系上了老总,在电话里,要他过来说明情况。

挂断电话后,老总铁青着脸,“妈的,到底是谁多管闲事?三年了都没有事,怎么现在才出事?”

原来,三年前社恐猝死后,他所在的办公室一直不冷静,甚至有员工说看到过他在工位徘徊。

老总本就心虚,听说后怕事态再次发酵,就通过熟人介绍,请回了一位阴阳先生,由他坐镇,稳住社恐的鬼魂,不让社恐出现在同事面前。

后来老总发现,死后的社恐,居然还惦记着写代码,而且效率比起他生前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因为鬼魂是不需要睡眠的,所以社恐的思维可以一直保持极度的清晰。

用鬼魂来创造盈利,就成了老总的杰作,而且这个尽职的员工,不用支付薪水,不用买社保,不用交公积金,最好的是,它可以不眠不休,一直工作。

社恐独自工作了三年,直到猝死的我,加入了这间办公室。他后来才说起,他第一眼看见我,感觉我不太对劲,脸色和死人一样,青白青白的,所以他才不敢和我说话。

直到他无意中看见宋伟的手势,才了解了真相。原来,他早就是一只鬼魂了。

某家互联网公司再次上了热搜,老总与一位社会人士勾结,意图盗窃内部商业机密,被警察当场抓获,社会人士和老总都判了刑,老总也被驱逐出了公司,股份尽数被收回。

周莉莉看着这条新闻,啧啧有声。不过,当她看到智能搜索出的该企业相关新闻,看见宋伟和陈阳的照片,她慢慢地红了眼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