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女大学生深入足控圈卖原味袜子,俩月赚出一年学费

2021-04-21 18:08:50 全景故事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全景故事】栏目独家约稿,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文清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爱好,有的人喜欢好看的异性,这类人被称之为颜控;有的人喜欢好听的声音,这类人被称之为声控;有一类人(以男性为主)的爱好比较特别,他们喜欢异性的脚,这类人被称之为足控。在网络上,有一群人主动迎合足控爱好者的人,她们通过出售自己穿过的袜子、鞋子等物品,在满足了足控爱好者生理需求的同时,也为自己换取了高额的回报。这次的故事主角,就是一个卖袜子的女孩。

01 视频出售原味袜子

大学的女生宿舍并非常人想象中的那样一尘不染、充满香味,有些懒散的女大学生也会习惯性地将外卖的盒子堆在桌底的角落,又或是将用过的化妆品随手丢到桌角,最终将原本就有些凌乱的寝室弄得更加零落。

李雪悄悄地回到了宿舍,原本应该参加班会的她因为要处理一些私事的缘故,不得不提前回来。她没有将宿舍的门反锁,而是将两个板凳随意地抵在宿舍门边的位置,这样的话,如果室友提前回到宿舍,抵在门板的板凳会阻碍她们进入宿舍的脚步,给李雪留有充分的时间隐藏自己的秘密。

李雪从自己的衣橱中挑出了几双袜子整齐地摆放在书桌上,随后她戴上了口罩,登陆了QQ,在信息栏中找到了那个呼唤自己多时的QQ好友,在确认对方方便的情况下,李雪拨通了视频通话的按键。

接通了视频,李雪将镜头对准了桌面,热情地向对方介绍道:“小哥哥,我这里有运动棉袜,船袜,短丝袜,还有长筒袜,如果你想要订制其它的原味袜子,也可以跟我说哦,我这边绝对会包你满意!”

所谓原味袜子,就是指穿过的、沾有使用者身体气味的袜子,对于一些足控爱好者和恋物癖来说,异性的原味袜子是一份令他们难以抗拒的味觉盛宴。

通常情况下,购买原味袜子的买家会将自己这一方的镜头遮挡住,避免泄露隐私,他们只通过语音向李雪传达自己的需求。

“这些袜子都是你穿过的吗?”

“那当然啦!都是我穿过的,而且都还没有清洗过呢!小哥哥你看中哪些袜子?我可以多穿几天再寄给你哦!”

伴随着甜美的声音,李雪将镜头依次对准了每一双袜子,针对袜子脚趾及脚后跟这些容易出现磨损迹象的部位,李雪特意拍了些特写镜头,她用这些细节告诉买家,这些袜子都是自己货真价实的原味袜子!

接下来,李雪又在对方的要求下,依次试穿了这几双袜子,面对着镜头,李雪俏皮地蠕动着脚趾,印有可爱花纹的袜子包裹住李雪的36码小脚,为这个青春的女孩增添了一份别样的活力。

最终,顾客在所有的袜子中选择了几双自己心仪的袜子,并支付了订金,结束了这次的视频通话,看着到账的数字,李雪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02 为了赚生活费,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今年已经22岁的大四学生李雪是重庆一所大学里的普通学生,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弟弟。因为家境原因,李雪上大学的生活费与学费基本上都得依靠自己做家教、发传单等去挣取。

李雪最初知晓“原味袜子”这个名词,是源于一次恶意骚扰,当时正值大二的李雪无意间被一个使用QQ小号的陌生男人加了好友,那个男人一上来便迫不及待地发来语音,表明自己希望获得女生穿过的袜子,并愿意为此支付一定的费用。感觉受到欺辱的李雪干净利落地拉黑了那个男人的联系方式,以至于对方都没来得及向李雪阐明购买袜子的费用。

后来,伴随着大三生活的到来,排得满满当当的课程压榨着李雪并不富裕的休闲时间,再加上李雪下定决心要考研,所以留给她的兼职时间就更少了。久而久之,李雪先前兼职积累下来的生活费便有些不够用了。

家中的父母抽不出多余的积蓄赞助李雪的生活费,面对着无依无靠的境遇,李雪一方面不愿意放弃自己读研的梦想,另一方面又得想尽办法找到一种不用花费太多时间便能挣取到足够生活费的方式。

就在这个时候,遗落在黑名单中的那个陌生好友,为李雪指明了一条出路。

“既然有些人有这样特殊的癖好,那我为什么不能迎合他们的需要,出售自己穿过的原味袜子呢?这样一来,他们的欲望得到了满足,而我也挣到了钱,双方各取所需!”

李雪努力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尽可能摈弃先前那种嫌恶的态度,重新添加了那个陌生男人好友,可惜对方已经注销了那个QQ小号。

那段时间,闲鱼等平台着手整治部分商家出售原味内衣、鞋子的消息,引起了李雪的注意,李雪在厌恶这些恋物癖的同时,也从中发现了一些商机。为了能够为自己挣到足够的生活费,李雪决定尝试主动出击。

她注册了一个QQ小号,同时为了避免被人恶意骚扰,李雪将QQ小号的所有信息都给隐藏了,只留下了一个“女性”的性别,和自己苗条身材的背影作为头像。随后李雪在一些贴吧、论坛和交友APP中留下了自己关于出售原味袜子的信息,期待着那些有恋物癖好的人或是足控爱好者能够主动联系自己。

03 恶意骚越来越多

由于近些年来,贴吧及一些交友平台的审核机制越来越严格,所以李雪发布的帖子先后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被删除,不过好在,依然有几个足控爱好者看到了李雪的信息,加了李雪的好友。

为了尽可能卖出自己的袜子,李雪卖力地做着推销工作,她一遍又一遍向对方介绍自己的袜子,在注意到一些买家对于原味袜子主人的身份独有情钟后,李雪又开始强调自己的学生身份,试图通过“学生妹”、“清纯原味”的标签,吸引他们掏钱购买。

这些加了李雪好友的顾客,总是不断地发来语音或是打来视频通过,美曰是看袜子挑货,实际上则是故意说着些挑逗的话语,单纯耍着嘴炮光看不买;又或是以“验证身份”为由,要求检查李雪的学生证、身份证,来证明李雪的学生身份。李雪虽然需要钱,但她并不傻,她看出来,这些人加自己的目的,买袜子是假,调戏是真,这让李雪非常恼火。

有几次,李雪实在忍受不了这些恶心男人的骚扰,她严厉地反击着对方的黄色笑话,却又被对方讽刺“假纯洁”、“假正经”,这些嘲讽的话语令李雪内心自尊大大受挫。

其中一个顾客还谎称自己是警察,已经搜集到了李雪违法犯罪的证据,只要李雪愿意“付出点报酬”,他就可以既往不咎。看着聊天界面上不堪的文字,恼羞成怒的李雪删除了这些顾客。

李雪想,“都说不断成长中的人,最终都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事实证明,我也是如此。我曾经非常厌恶那些骚扰女生的男人,尤其是那个男人向我索要袜子时的声音,都令我感到想要呕吐,可是后来为了生计,我不仅迫切希望这些有着特殊癖好的男人可以向我购买原味袜子,我甚至还公开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就好像是在挥舞着胳膊向他们呼喊着‘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仔细想想,我和那些街头接客的女孩又有什么区别呢?”

04 花800元会费加入“足控圈儿”

正当李雪打算放弃出售原味袜子这条道路时,一个陌生的女人加了李雪好友。这个女人自称胡姐,是一个专门出售原味袜子的家庭主妇,她直言不讳地告诉李雪:“作为一个打着法律擦边球的灰色产业,如果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社交圈,你出售原味袜子的行为很有可能会被网警抓住,即便你运气好没有被查,你也很难寻找到合适稳定的买家。”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李雪询问着胡姐,因为她觉得胡姐的话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也命中了现实。

“很简单!你给我转800块介绍费,我拉你进入我们的圈子,我保证在这里你能找到高质量的买家,我还会教你一些窍门,帮助你规避一些违法的风险。”

思索再三,李雪决定放手一搏,进入胡姐所谓的“圈子”。李雪只给自己留下了少量的生活费,又找同学借了点钱,这才凑齐了胡姐的介绍费,胡姐将李雪拉进了一个专门用于原味袜子交易的QQ群,群的名字是“二手市场交易C群”,这个名字既名副其实,又准确突出了核心。

群里主要有三类人,分别是原味袜子的买家、卖家及群管理者。买家基本上都是有着足控癖好或是恋物癖的男性顾客,卖家基本上都是提供原味袜子的女性,管理者的性别和身份则处于保密状态,知道他们真实身份的人很少,他们的工作是负责审核买家和卖家的身份,发挥着相当于“淘宝购物平台”的作用。只有在熟人介绍或是有过交易记录之后,男性买家才会被拉入群中;女性卖家需要在视频、语音验证身份后并缴纳一笔“担保费”(也称之为介绍费)之后才会被拉入群。

管理者会尽可能将群内买家与卖家的人数比维持在5:1这个比例,这样才能确保卖家有足够的销售市场,同时降低被查封的风险。此外,管理者还会在QQ群被查封和谐之后,负责建立新的群,并将群内原本的成员拉入到新的群中。

胡姐的身份就是群内的卖家及管理者。至于李雪加入的群组别为何是“C”,胡姐解释说:“这是为了将不同种类的卖家和买家区分开来方便管理,通常情况下,C群主要涉及的是原味袜子、鞋子等足部用品的交易,B群涉及的是原味内衣的交易,包括胸罩和内裤,A群则是涉及体液的交易,包括唾液、洗澡水甚至尿液。”

听到这些交易内容,李雪感觉有些恶心,她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疾病会导致世界上有人会对异性的排泄物产生特殊的癖好。

出于保密的缘故,胡姐不愿意再透露更多,至于有没有D群、E群,分组的编号是圈内共用的还是胡姐自己设定的,这些李雪都不得而知。

05 “足控圈儿”的秘密

加入了群,这只是李雪正式踏入原味市场的第一步,接下来,胡姐又教授了李雪一些技巧和方式。

“首先,你得先把你的QQ头像给换掉。这种夹带着暧昧女性特征的背影,会让一些谨慎的人担心你会是色情诈骗犯,而且这种头像也不适合你学生的特征。学生的特征应当是清纯、可爱的,一些买家之所以会对卖家的身份有要求,无非就是看重使用者的气质。所以,你将头像换成卡通的、偏粉色系的头像,会更加吸引买家的注意,降低警惕性。”

“其次,和卖家沟通的过程中,切记不要使用文字聊天,更不能发出一些暧昧、软色情的图片,如果你是卖袜子,能够发的图片就只能是膝盖以下的部位,或者只发袜子的照片,你可以通过发语音,或是视频通话的方式,和对方沟通货物和价格信息。”

胡姐向李雪解释说,“文字不仅可以聊天,也会成为举报的证据,你所发出的每个字,都有可能成为证据将你的账号查封。虽说国家没有明确的法律禁止售卖原味产品,但我们做这一行的,小心驶得万年船,你总不想有一天被警察找上门来要求你协助调查吧?”

胡姐的话顿时让李雪醒悟,此后,她用于出售原味袜子的QQ小号上极少出现文字交谈,有时候李雪不得不在大晚上蹲在厕所里或是躲在宿舍的阁楼间与顾客聊着语音。

“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所有的订金、费用,都不能通过QQ红包的方式发送,频繁在QQ上出现资金流动,会被客服或者网警关注。如果你和某个买家达成一致,你就在QQ空间中发一条仅由指定卖家可见的支付宝、微信收款码,等他们转完了账便删掉这条动态,清掉交易的证据。”

此外,在胡姐的教导下,李雪还学会了一些讨价还价的技巧。有了QQ群作为平台,李雪很快谈成了第一笔生意,在谈到价格时,天真的李雪原计划用新袜子原购价双倍的价格将自己的原味袜子出售出去,但却被胡姐叫停了。

“你这是破坏市场!”胡姐直言不讳地说道,“通常情况下,群里棉袜和船袜的价格至少都是50一双,长筒袜、丝袜的价格也不会低于100一双,而打底裤、光腿神器的价格会更高,我们虽然不是正规的店铺,但必须做到价格统一,不然QQ群里面的市场就乱套了。”

李雪诧异万分,她想不到,一双穿过的、没有清洗过、夹带着汗味的袜子,竟然能够为自己带来十几倍的利润,更令李雪难以置信的是,即便是如此高昂的价格,前来购买的买家数量依然不少。

渐渐地,李雪学会该如何耐下性子与不同性格、不同口味的买家打交道,虽然不是每个加自己好友的买家都会购买袜子,但绝大多数买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喜欢用言语挑逗卖家,或是说着些黄段子,或是厚着脸皮希望在现实中与李雪见面,光是在胡姐的群中,李雪就被不下十个买家提出过希望见面舔脚的要求。

可能是习以为常,也可能是在胡姐的帮助下,李雪渐渐接受了自己的卖家身份,有时候面对着卖家明目张胆的黄色笑话,李雪会发出一个害羞的表情,随后用撒娇的口吻向对方发出“讨厌啦”的语音,这种卖萌的方式反倒更加迎合买家的口味。

向顾客展示穿袜子的效果

李雪有夜跑的习惯,每天晚上都会围着学校操场一圈一圈地奔跑着,因运动而产生的脚汗使李雪的袜子上充斥着强烈的体味与汗臭味。平日里,这些令李雪自己都有些嫌弃的袜子却成为一些有特殊癖好人士的福音,不少购买过李雪原味袜子的买家都曾夸奖过李雪的袜子“香”、“味道舒服”。面对这样的评价,李雪刚开始会觉得非常恶心、反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李雪也适应了这些特殊癖好人群的奇葩行为。

为了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李雪也会竭尽全力满足对方的要求,看着一双双低价便宜、散发着浓郁汗味的袜子被装进袋子寄给买家,变成一笔笔转账的数字进入了自己的腰包后,李雪对于特殊癖好人士的厌恶感也从理解和接受逐渐变成了挣钱后的麻木。

06 一个夏天赚了一年的学费

大三的夏天,是李雪挣钱的高峰期,为了能够增加原味袜子的产量,李雪会选择同时穿两双袜子出行,面对着喜欢在夏天赤脚穿凉鞋或高跟鞋的同龄女孩,李雪的行为显得有些独特。对此,她只能向周围人解释说,自己的脚气犯了,需要多穿点袜子。

除了胡姐的QQ群外,李雪还运用自己学习到的经验,开始拓展自己的业务市场。她用“闲置的袜子”、“毕业了大清仓”等隐晦的词汇在闲鱼一类的平台挂上自己的袜子,并留下了自己的QQ号,暗示对方与自己私聊。

通过这样的方式,李雪又为自己拉到了一批固定的买家,高昂的利润,帮助李雪挣取到了大学最后一年的学费。

展示不同款式的袜子

07 从受骚扰者变成专业经营者

大四的生活紧张而又急促,虽然所学的课程并不多,但考研的压力令李雪倍感紧张。此时李雪已经辞去了所有的兼职,一门心思投入到备战考研上,而出售原味袜子则成了李雪唯一的经济来源。

考研过程中的生活费、考完研后走上工作岗位实习过程中的开销,考研复试以及可能考研二战的各种费用尚没有着落,一旦退出这个圈子,被掐断的经济来源将会成为李雪是未来生活当中一极为沉重的负担。

因此,李雪只能尽可能从学习之余挤出时间来,周旋在不同的客人之间,她又开始厌恶自己、厌恶这群有着特殊癖好的人,她想要退出,可残酷的现实却又让李雪不能这么做,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一边吐血一边跑着马拉松,并不断鼓励着自己,向前看去。

考研结束、过完了新年,李雪也走上了实习的工作岗位,可辛苦的工作内容加上并不富裕的实习工资,一度让李雪感觉非常压抑,有好几次,加班到深夜的李雪总是会怀念起卖出原味袜子后支付宝收钱时的那一声脆响。

“之前卖原味袜子来钱太快太容易了,现在突然让我从事正常的工作,花太多的精力,挣极少的钱,我反而有些不适应。”李雪不止一次想过,自己能否一直从事“原味事业”,像胡姐一样靠出售原味和管理原味市场,为自己带来不菲的收入。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适应和接受的过程中,李雪已经从一个无辜的受骚扰者,变成了一个懂得如何利用身体优势为自己赢得利润的经营者,并逐渐沦陷其中无法自拔,原先那个鄙夷自己、将自己招揽顾客行为比作“接客”的女孩,此时正毫无羞耻地享受着由“接客”带来的利润,并尽情期待着下一场服务。

然而,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很快便被残酷的现实给打破了。

08萌生退圈儿想法

同住一个寝室的室友发现李雪经常更换袜子的事实,另一个室友则在无意中发现了李雪拍摄袜子的照片,于是大家一阵“推理”,便猜出了李雪正在出售原味袜子的秘密。尽管李雪再三辩解,但她们还是逐渐开始孤立李雪,并总是在李雪脱袜子、脱鞋的过程中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打量着李雪,这让李雪感到有些难堪。

如果说,自己秘密被发现后的羞愧感,只是动摇了李雪的想法,那真正令李雪萌生退圈想法的,则是胡姐的遭遇。

李雪发现,原本在群里发言非常积极的胡姐,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说话了,通过私聊李雪得知,原来胡姐的丈夫发现了胡姐依靠出售原味袜子挣钱的秘密,并误以为胡姐正从事着不干净的职业,一怒之下险些与胡姐离婚。因为这个事,胡姐彻底退出了原味市场,并将群里的管理员身份交给了别人。

面对着李雪的关心,胡姐善意地提醒道:“这个圈子只能给你带来短期的利益,毕竟在正常人眼中,出卖原味袜子的女人,和卖身是没有区别的。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你也会找对象、结婚、生孩子,我建议你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安安稳稳的生活,别指望着依靠出卖原味袜子可以给你带来想要的生活。”

胡姐的话,令李雪受益匪浅,联想到室友对自己异样的眼光,李雪也有了退出的打算。

“我曾经为了挣钱,确实走过一些捷径闯过一些红灯,闯一次两次红灯,可能会为我带来一些生活上的便利,但如果养成了习惯次次都闯红灯,谁又能保证有一天我不会被车撞呢?”李雪下定了决心,她删掉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QQ小号当中不必要的联系人,她打算等自己完成了最后几个约定好的订单后,便注销QQ,彻底退出这个圈子。

“实习的生活虽然有些辛苦,但我会努力适应,我希望我可以忘记这段过去,正大光明地挣取属于我自己的生活!”生活并不容易,但李雪已经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

在寝室里,李雪正将买家选中好的袜子折叠好装进了塑料袋中。完成了密封工作后,李雪联系了快递员。接过李雪递来的、密封严实的塑料袋,那个快递员非常平静地问了一声:“还是和之前一样,对吗?”

李雪点点头,快递员没有检查货物,而是直接密封进了快递盒中。在现实生活中,这个快递员是唯一一个确切知晓李雪秘密的人。

“这是我最后一个顾客,等他收到了快递,我就会注销这个QQ小号。”这是李雪最后的决定。

非常幸运,李雪成功通过了研究生考试的笔试与面试,再过几个月,她就要迎来更高阶段的学习,李雪做好了准备,她希望自己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依靠自己的能力光明正大地挣取学费与生活费。

“等我忙完了毕业论文,我会先找一份工作,如果我挣的钱不够研一学费的话,那我会先申请助学贷款,然后通过帮导师做项目、认真学习挣取奖学金的方式赚取学费,另外,研究生每个月享受国家补贴,补贴的费用基本可以满足我的生活开销。”

再一次规划自己未来生活的时候,李雪看起来比之前自信了许多。

目长期接受热点事件当事人、人生经历、职业故事等主题故事投稿。一经采用,将获得丰厚稿酬。投稿发送至wangyihaogushi@163.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璐_NQ657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