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不归路的原南航财务部部长

2021-04-22 00:10:02 刀锋1927

震惊全国的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因巨额“委托理财”业务引发的特大腐败案件, 于2006年10月16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南航集团财务部部长陈利明、原副总经理彭安发、原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广州总部负责人韩晓军出庭受审。据检察机关指控, 从2001年至2005年7月案发, 被告人陈利明涉嫌利用违规的“委托理财”业务, 收受他人贿赂款共计人民币5300余万元, 贪污公款人民币1200余万元, 挪用公款人民币12亿元。涉案金额之巨, 全国罕见。其中3亿元被挪用公款与被告人彭安发有关, 直至案发, 该3亿元被挪用公款仍未归还。

借机委托理财大肆受贿

“南航案”以2005年夏曝出的委托理财巨亏为发端。当时案情虽不明朗, 但这起发生于中国最大航空集团的重大经济案, 已引起海内外舆论大哗。

办案检察官说, 2001年8月, 陈利明、彭安发和时任南航集团总经理的颜志卿三人商量, 决定利用集团公司的银行信用贷款, 委托证券公司理财。由于这一业务属违规, 三人商定此事不外传, 具体事宜均由颜志卿授权陈利明全权代表办理, 彭安发负责面上的监管。

因行业特性而握有充沛现金流的南航集团, 素有盘活资金的内在需求。2001年后, 这一需求因南航主营业务不振而被逐年放大。当时南航上下, 不但集团及下属财务公司大举委托理财, 集团多个部门也都卷入其中。其中, 既有直接委托券商理财的“双方协议”, 更有大量涉及中介的“三方协议”。据检方指控, 在获得集团总经理颜志卿授权后, 身为集团财务部部长的陈利明于2001年8月至2005年6月间, 与汉唐证券、世纪证券签署委托理财业务共计43.55亿元, 并以拿“顾问费”方式获取巨额贿赂。

其中, 2001年8月到2003年4月间, 陈利用南航集团的银行信用贷款, 以南航集团名义在汉唐证券进行四次一年期的委托理财, 共计16.43亿元。汉唐证券原广州总部负责人韩晓军事先与陈商定, 代表汉唐证券私下与陈签订“顾问费合作协议”, 按理财金额1%分四次支付陈“顾问费”1642.6万元。这么大一笔“顾问费”怎么才能不引人注意?陈以其朋友的公司广州白云东盛商业中心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资料, 委托韩开立银行账户, 将“顾问费”陆续汇入。同时, 陈、韩二人再次商定, 按每年10%的固定收益率, 将上述“顾问费”交由韩晓军代其投资理财。陈利明事后却在法庭上辩称, 上述费用均由韩晓军自行汇入白云东盛商业中心账户, 自己对此毫不知情, 也从未取用过这些钱。在证人和相关证据面前, 陈利明低下了头。

2002年4月到2005年6月间, 陈再次利用南航集团的银行信用贷款, 以集团财务部名义在世纪证券进行了七次委托理财, 共计27.13亿元;其中, 2004年7月至9月间委托世纪证券理财的总计12亿元未能履约, 造成南航集团亏损。同样, 陈私下与世纪证券签订财务顾问协议, 按理财金额1%—1.5%的比例, 收受贿款3429万元。在数次合作中, 陈有时以“王强”或“刘和”的假名签署协议, 有时并无签署任何协议。部分款项委托韩晓军投资;部分兑成港币, 转入陈在香港的股票账户, 并在香港买进东方航空股票680万股;另有部分款项汇入房产公司, 支付陈亲属的购房款 (近227万元) 等。办案机关查明, 在陈利明受贿的5000余万现金中, 3271.6万元委托韩晓军代其理财, 其余的1800余万元用于购买股票和房产。陈利明用钱“生”钱, 获利颇丰。

除以“顾问费”名义大举索贿受贿, 陈利明还被指控贪污罪。2003年3月, 在南航集团委托世纪证券进行一笔5.13亿元的理财业务后, 陈指示世纪证券, 将支付南航集团的一笔固定收益款1234万余元, 汇入其妻子的成盈公司账户, 将该款占为己有, 并委托韩晓军进行理财。

挪用公款为亲友所用

陈利明不但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 还涉嫌挪用公款高达12亿元。据检察机关的起诉书显示, 这些资金主要是用于陈利明家人以及朋友使用。陈利明利用因委托理财而获得的银行贷款授权的职务便利, 私自以南航集团的名义在各大银行进行贷款。

在公诉人指控陈利明六项挪用公款的事实中, 发生于2002年12月至2004年7月间:陈分别向中国中信、兴业、光大、招商、华夏、农业银行的下属分支机构, 以南航集团名义贷款, 金额从3000万元至4.3亿元不等。由于南航集团是总资产高达723亿元的央企, 在各家银行贷款并非难事。调查显示, 陈利用南航集团名义进行贷款及资金调度动辄上亿元, 其随意性和自由度惊人, 并从中“吃好处”。2002年12月至2005年4月间, 陈利明挪用巨额公款给朋友姚某及其公司使用, 姚则投桃报李, 先后向陈利明的女儿送出价值70余万元轿车一辆、总价值225万元的颐和山庄豪宅一套以及车位两个。

虽然大部分贷款均在借款期限内归还, 集团本身并无任何收益, 但南航一笔涉及华夏银行的3亿元贷款却至今未能追回。

2003年8月, 韩晓军离开汉唐证券到广东民安证券经纪有限公司 (简称民安证券) 任职。韩为了向“新东家”显示自己筹措资金的能力, 弥补证券公司的客户保证金资金缺口, 于是, 他向陈利明提出由南航集团向银行贷款人民币3亿元, 再借给民安证券公司用作增资证券公司资本金。陈利明和韩晓军是“哥们”, 两人又有利益关系, 当即表示同意, 但他提出此事还需请示彭安发。随后, 韩晓军由陈利明陪同到彭安发的办公室, 向彭安发提出借款3亿元的要求。彭与陈商量后表示同意, 并指示陈具体办理向银行贷款及借出手续。

2003年11月19日, 在未履行任何借款程序、未签订任何借款协议、未得到任何担保的情况下, 陈利明私自操作以南航集团的名义从招商银行广州机场支行贷款人民币3亿元, 期限半年。此款从招商银行南航集团账户被划至韩晓军控制的朗富成公司在兴业银行的账户。次日, 韩晓军将该笔资金全额划至广东民安证券保证金账户。2004年5月, 因贷款到期, 韩晓军未能按时还款, 陈利明又私自操作将该人民币3亿元展期一年。2004年7月8日, 招商银行要求陈利明提前还款, 这时的陈利明只得催促韩晓军想办法, 然而, 韩晓军向陈叹苦表示还不出。陈利明无奈, 擅自以南航集团的名义从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借款3亿元归还招商银行贷款。

2004年9月12日, 韩晓军从民安证券保证金账户将人民币3亿元支出, 其中1.6亿元用于归还其以朗富成公司和成盈公司名义在光大银行的贷款, 另外的1.4亿元则划到其个人控制的两家公司用于投资, 收购三江源证券经纪有限公司的股权。至案发时, 韩晓军仍然未能归还其借用的人民币3亿元资金, 致使南航集团也未能归还华夏银行的人民币3亿元贷款。陈利明虽抱怨韩晓军, 但无力回天。

混乱授权酿出惊天大案

上述3亿元贷款挪用事件, 亦为南航集团原副总经理彭安发被指控挪用的缘由。公诉人称, 2003年8月, 陈利明在向韩晓军表示同意后, 提出此事需请示彭的最后决定。随后, 韩由陈陪同去彭的办公室, 向彭提出借款3亿元的要求。彭同意后, 由陈具体经办。

彭安发却在庭审上辩称, 直到2004年3月陈利明来到他办公室口头汇报委托理财的情况时, 才听说挪用3亿元资金之事;此时该笔款项已经发出, 他本人事先并未认可, 但也并未及时向上级汇报。

彭安发对起诉书指控他对南航集团委托理财“负责监管”表示异议, 称对于南航集团的委托理财行为, 自己的知晓范围仅局限于陈利明汇报的情况, 其余的一无所知。委托理财实际都是陈利明在负责, 对自己无非是象征性的知会一下。那么他是如何结识韩晓军的?

2003年七八月份, 韩曾经向陈利明表示, 装修房屋遇到了经济困难, 陈利明随即在某银行开户并存入30万元后交给他, 并告知该笔款项系韩晓军资助。彭安发表示, 由于自己工作一直繁忙, 且韩晓军“多次推让”, 直到2005年春节才将30万元退还给韩晓军。

颜志卿的证言中也提及对陈利明、彭安发两人的授权权限:“陈利明一个人负责去和证券公司谈, 签协议和从银行贷款, 负责款项调动, 彭安发没有向我提出要有决定贷款和给谁理财的权项, 也没有提出要有决定将银行贷款借给其他企业和个人的权力, 所以他没有这样的权力。”

有南航集团员工说, 现年56岁的陈利明与颜志卿为湖南老乡, 出身贫寒, 参军转业后进入南航, 由颜一手提拔, 两人关系甚好, 素来颇得颜的信任和重用。陈利明在庭审时表示, 主管其工作的高层即是颜志卿、彭安发二人, 只要其中一人同意, 他就可以具体经办有关业务。他声称, 除了3亿元贷款一项由彭安发同意以外, 其他五项贷款都曾获得颜志卿的授权同意, 由南航集团办公厅发出授权书后, 他才能够向银行贷款。然而, 此说推翻了陈自己在接受调查阶段的供词:此前, 陈从未提及就挪用贷款事项请示过颜志卿。他还否认南航集团对于委托理财有过任何书面的规章制度, 而是“全凭公司少数几位高层的授权即可操作”。陈利明被指控先后6次挪用公款一事, 则振振有词地说, 挪用3亿元借给民安证券一事经过了彭安发的同意, 其余的借款行为均向原南航集团总经理颜志卿请示并得到授权, 并非是他自作主张。公诉人表示, 显然, 陈利明在翻供。

公诉人在庭辩时重点指出, 南航集团的很多财务制度都不完备, 管理混乱;集团总经理对陈利明的授权过于宽泛, 授权委托书上对授权内容规定模糊, 且并非一事一授权, 部分授权有效期限居然长达一年。更不能回避的是, 南航集团高层公然违反国家法律, 授意违规委托理财, 这才导致陈利明有机会在此过程中大肆受贿、贪污和挪用公款, 由此酿出惊天大案!

另一方面, 对于挪用3亿公款的指控, 彭安发表示, 他是事后4个月才知道的, 当时他立即向陈利明提出3点要求:“要保障资金安全、尽快还款并要向总经理请示报告。”其称曾先后两次催促陈利明拿回借款。彭安发坚称自己无罪。律师也为其作无罪辩护, 认为公诉机关起诉彭安发伙同陈利明挪用公款的证据存在重大疑点, 且证明彭有罪的证据, 仅有利害关系人陈利明、韩晓军的言辞证据, 不足以作为定罪的依据。

财务部部长被判死缓

据案情披露, 航空公司集团理财巨亏案之所以浮出水面, 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 (简称国家审计署) 2005年进驻航空公司对一原领导的离任审计。国家审计署进入“南航”时, 陈利明表面上强装若无其事, 内心则很焦急, 甚至恐慌。

2005年上半年, 国家审计署在对南航集团进行审计时发现, 南航集团将数亿元委托理财资金留在汉唐证券, 而汉唐证券当时因经营管理混乱, 出现巨额亏损并大量挪用客户保证金而被勒令关闭。随后, 南航集团财务部经理陈利明被要求协助调查, 南航集团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彭安发被中纪委“带走”。同年7月, 陈利明、彭安发、汉唐证券广州总部负责人韩晓军三人先后被批准逮捕。陈利明被捕数天后, 他的妻子黄欣健在广州跳楼身亡。据查, 黄欣健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成盈公司同样涉嫌在航空公司委托理财业务中获利。此案由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审查终结并移送广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南航案中, 共有4名被告, 其中3名自然人被告, 分别是原南航财务部部长陈利明、原南航副总经理彭安发以及汉唐证券公司原广州地区负责人韩晓军。陈利明被控犯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罪, 彭安发被控犯挪用公款罪, 韩晓军被控犯单位行贿罪。汉唐证券公司负连带责任, 被控犯行贿罪。2006年10月16日, 本案在广州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上陈利明称, 南航集团之所以会违规, 是因为当时“南航集团刚与上市公司‘南方航空’在财务上分立, 集团财务捉襟见肘, 资金很是紧张, 得开些财路”。庭审中, 陈利明、彭安发分别对检察机关的指控进行了辩护。对于检方的指控, 韩晓军则痛快地全部承认, 同时, 他提出自己主动认罪, 积极配合办案人员, 请求法院能够予以考虑。陈利明在庭审最后陈述时也痛陈悔意。

法院认为, 公诉机关指控陈利明贪污的1234余万元, 实际上是被改变了用途, 而非被陈利明个人占有, 不属贪污, 因此也应计入挪用公款的金额。而指控彭安发挪用公款3亿元一事, 法庭认为定性不够准确。经查明, 彭安发是在陈利明挪用3亿元公款时表示了同意, 其个人并未使用这部分款项, 因此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而构成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法庭对陈利明、彭安发的相关罪名予以纠正。

综上, 广州市中院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两罪并罚, 判处陈利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判处彭安发有期徒刑5年;以单位行贿罪处以已被破产清算的汉唐证券罚金50万元、判处韩晓军有期徒刑5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