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丧母、4岁丧父,受到周总理的关照后,他造出第一艘攻击核潜艇

2021-04-19 18:26:06 池光雪庵

1928年,一位名叫蔡素萍的女性被反动军阀杀害,1年以后,她的丈夫也英勇就义,名字叫做彭湃。 1940年,周恩来总理派副官龙飞虎和贺怡秘密从重庆前往广东,将一批幼小的孤儿接到自己身边,在亲自接见了这些儿童之后,嘱咐他们到延安去好好学习。 1970年,新中国第一艘攻击型核潜艇正式下水,从此以后不再惧怕任何国家和地区的威胁。

这三件事情似乎不存在什么联系,但实际上每一件都牵动着一个人的命运,他的名字叫做彭士禄,是新中国的核潜艇设计总师,2021年3月2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蔡素萍是他的生母、彭湃是他的生父,母亲牺牲时他年仅3岁,父亲牺牲时他刚刚4岁。15岁那年,他与其他的烈士子女一起抵达重庆,见到了敬爱的周总理。在周总理的关照下,他得以进入延安学习,后来成为了新中国历史上首批前往苏联留学的核物理研究者之一。

在苏联,他先后修习了36门功课,其中33门被判为优秀。以“优秀化工机械工程师”的成绩毕业后,他被陈赓大将选中继续深造原子能专业,2年以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主持设计出了中国第一艘攻击型核潜艇。

这是当之无愧的新中国脊梁,彭士禄一家可谓是满门忠烈,他们为革命牺牲了太多太多。

彭湃夫妇

即便是再不幸的人,他的童年大抵都是幸福的,但彭士禄除外,他在流浪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3岁丧母、4岁丧父,这已经是人间最为悲惨的事情了,但彭士禄经历了更为悲惨的现实。彭家、蔡家都跻身革命,这两家的血脉几乎都为国家命运牺牲殆尽,满门忠烈只剩下嗷嗷待哺的儿童四处飘零。

“彭达武、彭汉垣、彭述、彭陆、许冰。”

这份名单是十分沉重的,因为他们分别是彭湃烈士的二哥、三哥、七弟、侄儿以及挚友,这五个人都在彭湃牺牲的前后遭到屠戮。彭湃的妻子蔡素萍一家也是如此,汕尾海陆丰的彭家和蔡家为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甚至连他们的祖屋都被人霸占了。彭湃的母亲周凤勉强逃过一死,但只能靠讨饭奔走他乡,最后在友人的帮助下得以前往澳门避祸。

彭湃的三个儿子就此失散,大儿子彭干仁、二儿子彭士禄、小儿子彭洪各自都在逃亡途中,等到时局稳定之后再相认,却发现兄弟三人已经聚不齐了——彭干仁因为长期颠沛,患重病死于上海。

人人都讲切肤之痛,彭士禄幼年时期承受的疼痛恐怕是无人能及的吧,尚在襁褓中的他即便是如此也不得安宁,潮汕方面的国军在四处搜查他的下落。幼年的彭士禄只能东躲西藏地由当地的百姓抚养,6岁的时候,他已经先后在20多户人家生活过,这种颠沛流离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彭湃母亲周凤,被邀参加国庆观礼

终于,在颠沛流离长达2年之后,他被潮安地区的大队长陈永俊接纳了,由陈母潘舜贞负责抚养他。

在陈永俊的家中,小小的彭士禄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潘舜贞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非常细心地照料着他。老太太做什么都要将他带在自己的身边,就好像是自己的亲孙子一般,祖孙两人相处得也十分融洽。然而,厄运再一次到来了,潘舜贞和彭士禄的住所遭到当地叛徒的告密,两人双双被捕。

告密的人是潮安县的书记,他的名字叫做陈醒光,1933年7月15日,他为了巴结当地的国民党官员,将彭士禄的信息透露给了他们。很快,大批荷枪实弹的国军便来到了陈永俊的家中,在团团包围之下将年迈的潘舜贞和年幼的彭士禄抓获。随后,祖孙二人被押往汕头石炮台监狱,当时潘舜贞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而彭士禄只有8岁。

更为不幸的是,在此期间,潘舜贞的儿子陈永俊队长,在与敌人的斗争中不幸牺牲。这位可敬的老太太就此失去了依靠,在狱中服刑的她遭受了痛苦的折磨,而彭士禄则在1934年被送到广州感化院,与众多的烈士子女们关在一起,祖孙二人就此别过。

这一别,就是一辈子,从此以后他们生死茫茫,再也没见过面。

成年后的彭士禄与妻子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事实更加残酷地摆在后面,彭士禄在广州感化院呆了一年之后,又被释放了。在广州无依无靠的他根本无法生存下去,只能依靠要饭行乞勉强活着,一路上四处向别人打听回潮安的路。

广州到潮安虽然不算太远,但对于一个只有10岁身无分文的孩子来说,这无异于是天涯海角一般的距离。在饥饿的时候,他没有饭吃;在寒冷的时候,他没有衣服;在生病的时候,他没有医药——有时候甚至找不到水。

就这样,衣衫褴褛的彭士禄光着脚四处行乞,一步一步地向潮安地区走去。天热的时候他就躲在树底下,下雨的时候他就躲在屋檐下,晚上睡在露天的场所,没有被子、没有枕头,只能蜷缩起来御寒——所幸广州与潮汕都不冷,要是在北方,恐怕人们早上起来又能发现一个冻死的小乞丐了。

一步一步,一天一天,彭士禄终于回到了他熟悉的潮安县。但是在这里,他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无奈之下他只好继续行乞,靠着别人剩下的残羹冷炙维持生命。

不过幸运的是,潮安当地的革命群众认出了他,知道他是彭湃的儿子,于是便将他接到家中照顾。此时的彭士禄已经是一个大孩子了,他开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并不是白吃白喝地在别人家住下。

青年彭士禄

“绣花、砍柴、喂鹅,我样样家务都会做!”

革命群众的家庭也不富裕,他们需要劳作来维持日常的生计,彭士禄因此也没办法要求上学——当然,此时的他或许根本都不会想到,自己日后能够上学。

但即便是日子过得如此清苦,老天爷也没让这样平静的生活维持多久,彭士禄在1936年再次被捕。

这一次,彭士禄被关进了潮安县的监狱,在里面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不过幸运的是,他的祖母周凤在澳门已经站稳了脚跟,派人回到潮安打听自己孙子的下落。很快,她就得知了彭士禄被捕的消息,于是便请人设法营救。最后,在彭湃的挚友陈卓凡的干涉之下,彭士禄被从监狱释放,前往澳门跟随他的祖母生活。

不久之后,在有关方面的资助之下,彭士禄被送到香港“圣约瑟英文院”念书,一共念了2年小学。这一年,彭士禄刚刚14岁,他开始想着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于是,他便瞒着负责照顾他的彭泽民,与堂弟彭科偷偷地离开了香港,来到广东惠州参加游击队,并且顺利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当时已经是1939年了,全国上下正在一心抗日,彭士禄被纳入队伍也是相当正常的。不过,他很快就被香港方面的党组织发现了,勒令他们必须回到香港参加学习,于是彭士禄与彭科二人被遣返回到香港。

这次的出走对他影响很大,他在惠州的短短的时间内,目睹了日寇铁蹄下中国人被蹂躏的悲惨现实,感受到了危在旦夕的摇摇欲坠的危险境地,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保家卫国的革命信仰。

青年时期的周恩来

不过,彭士禄最终还是没能走上战场,因为他遇见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人——周恩来总理。周总理对他的影响非常大,甚至可以说改变了他日后的人生轨迹,如果不是周总理送他们去延安学习的话,他也不会在日后成为中国核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1940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了从广东来的这一批烈士遗孤,在将他们送往延安时告诫他们。

“要努力学习文化知识,抗战胜利以后为祖国的建设做贡献!”

彭士禄将这句话记在心里,来到延安之后开始了他的学习生涯,他从这一刻开始才真正地安定了下来。所以,为什么老一辈的人对国家会那样忠贞?这个答案在这里已经揭晓了,因为他们实在是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难,这使得他们对来之不易的和平与幸福格外珍惜。也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欺凌,所以他们时刻将祖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们深深地明白,只有国家强大了才有个人的幸福。

这一批前往延安学习的烈士子女,在后来大都成为了国家的栋梁之材,他们的父母为这个国家流干了最后一滴血,唯有这样才能告慰他们在天的英灵。初到延安时,他们由于长期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导致文化课非常差,尤其体现在数学等自然科学方面,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知识。

他们只能付出数倍于别人的努力,才能跟上老师教授的课程进度,但即便是如此,这些烈士子女依旧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延安,彭士禄等人掌握了大量的知识,这样安定而充实的生活是他以前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指导工作的彭士禄

在不知不觉中,彭士禄长成了一个文质彬彬的大小伙子,他入了党、参加了工作。20岁的那年,他被分配到了化工厂担任技术员,为前线制造战备物资。同时,他还担任了炸药厂的技术员,为解放战争生产出了不少炸药。但越是深入地实践,彭士禄越是发现自己所学的知识过于陈旧浅薄,他开始不断地进行学习深造。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之后,他又去了苏联留学,将当时有关化工技术和核物理的先进理论掌握在心。6年之后,33岁的彭士禄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刚刚开始参加工作便遇到了重大的挑战。

当时的美国和苏联都对我国进行了“核威胁”,尤其是在“长波电台”事件以后,中苏不断交恶最终导致关系破裂。苏联单方面撕毁了合作协议,并且将派遣来到中国的专家和设备全部调回去,我国刚刚起步的原子弹事业面临着困境。一方面是技术与人才的不足,一方面是美苏的虎视眈眈与武力威胁,毛主席号召大家“勒紧裤腰带搞原子弹”。

“原子弹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在这样的号召和部署之下,大量原本分配到核潜艇部的核物理人才,都去搞原子弹了,只有彭士禄等少数人还保留在其中。原子弹自然是重中之重,但核潜艇也非常重要,在这种情形之下,彭士禄一面加紧自己的研究,一面静候时机的到来。

彭士禄与核潜艇

终于,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了,随后第一颗氢弹爆炸了。

核潜艇的研究又重新被提上了议程,随着有关部门一声令下,彭士禄带领团队隐姓埋名进入研究所,最终在1970年研制出了我国第一艘攻击型核潜艇并且顺利下水。这不仅仅使得中国人再一次扬眉吐气,还使得我国摆脱了核潜艇的威胁,别人拥有的武器我们也拥有了,我们再也不用因此而担惊受怕了。

此后的彭士禄一直从事有关的工作,比如大亚湾核电站的设计与指导、秦山二期的筹建与准备等等,他为祖国的强大与富强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这样一位历经苦难的烈士之子,在幼年时期经历了如此多的折磨与颠沛,但他始终怀揣着希望与梦想,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国家栋梁。他没有辜负父母为国家前途所流的鲜血,也没有辜负周总理的谆谆教诲,用自己的一生为祖国的强大做了注脚,也为后人留下了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

虽然老先生已经作古,但我们要向这样的国士,致以最崇高的礼节!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