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女子遭当众凌辱后自杀:一场婚外情,彻底毁了她

2021-04-19 16:48:32 周冲的影像声色

何女士突然意识到:女儿小雯失联了。

当时是2016年8月20日。

她去报警,请人帮忙查小雯的手机定位。

定位显示在一家酒店附近。

她立刻去找,发动女儿的朋友帮忙找。

还在路边贴了很多寻人启事,但一无所获。

直到8月24日,何女士接到一个电话。

“在某酒店阳台发现一名女子,疑似小雯。”

赶往酒店后,映入眼帘那一幕,让她两腿发软。

确切来说,被发现的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夹在酒店的墙和隔壁商铺的缝隙间。

经检验,死尸正是小雯。

图源:九派新闻

据死亡鉴定意见书显示:

小雯属于高坠,全身多处严重受伤,从而导致休克致死亡。

死亡时间为2016年8月20日凌晨2时许。

警方排除他杀。

也就是说,刚发现小雯失联时,其实她已经离开人世。

年仅21岁。

何女士直接蒙圈。

她还没从悲痛中缓过来,警方又有重大发现。

小雯不是单独入住酒店,同行的还有一位男士,名叫胡某。

在酒店房间,还放着一双鞋,正是胡某的。

何女士百思不得其解。

胡某为什么会和女儿在一起?

胡某和小雯是在打工时认识的。

在小雯失踪后,她隐约听说:女儿和胡某关系不正常。

至于如何不正常,还没来得及了解。

她向胡某打听女儿的下落,可胡某表示,联系不上小雯。

明明一同入住酒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雯和胡某是什么关系?

小雯是河南周口太康县人。

2014年,她在读幼师,19岁。

暑假时,经朋友介绍,她到胡某的茶馆打工。

何女士看过女儿和朋友的一张合照。

穿着新裙子,是在湖边拍的。

女儿说:“是茶馆老板给的工作服,我和朋友一人一件。”

何女士没有想太多,就真以为只是一件工作服。

有一天晚上,她下楼倒垃圾。

突然看到一个男人,一手搂着小雯,一手搂着小雯朋友。

见状,她立刻呵斥女儿。

女儿却说:“是老板把我们送回家的,喝多了。”

何女士转念一想,女儿也长大了,随她去吧。

图源:红星新闻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段关系慢慢走向病态。

2014年10月,胡某在郑州培训学习。

小雯去找他。

也就在那个时候,两人发生了关系。

其实,胡某不仅是茶馆老板,还是某银行支行行长助理。

并且他比小雯大8岁,已婚,有孩子。

为何会爱上一个比自己大八岁的有妇之夫?

无从得知。包括小雯的母亲。

她母亲事后回忆:

“有次我偷看女儿的日记发现,

她写着被人欺骗了感情。

还为男人打过胎。”

当时,她追问怎么回事。

小雯只说,日记是从小说抄来的。

后来再没看到那本日记,所以她也没放心上。

胡某承认:

“两人交往过程中,

小雯怀孕过三次,

都人工流产做掉了。”

小雯曾提出结婚,但他没同意。

他甚至想过断了这段关系,但一直到小雯自杀前还没断。

何女士既惊讶又愧疚。

惊讶的是,从来没发现女儿有任何异常。

愧疚的是,对女儿不够关心。

这段关系很畸形,也很矛盾。

从胡某的供词来看,小雯对他很依赖。

小雯自杀前,还跟胡某说:

“我不想当小三,

要是能结婚该多好,

一儿一女要是还在该多好。”

字里行间,全是爱而不得。

这会是她自杀的直接原因吗?

随着深入调查,才发现,这段关系并不简单。

小雯和胡某的地下情持续了2年。

直到2016年“暴雷”。

胡某妻子阿丽,有天突然发现丈夫的手机有暧昧短信。

她拿去质问丈夫。

丈夫死不承认,人还发生了肢体冲突。

2016年春节,她再次发现胡某手机的暧昧信息。

胡某不再隐瞒,承认这段关系,并扬言“爱跟谁好跟谁好”。

阿丽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然后通过各种方式,确认与丈夫暧昧的女人叫小雯。

与此同时,她在暗暗策划一场“报复”。

2016年8月15日,小雯自杀的5天前。

阿丽约了三个朋友一起到酒店开房打牌。

很不巧,她在酒店大堂遇见小雯。

她一眼认出,这就是和丈夫暧昧的女人。

她上前揪住小文,问两人是否还联系,并对其进行殴打。

小雯大声喊道:“胡某和我说,你们离婚了。”

据当时酒店收银员所见:

“两名中年女人从门口进来,

看到这个女孩就骂。

其中一个中年女人朝这个女孩脸上扇了一巴掌,

另外一个女人拽着她头发。”

图源:红星新闻

一番厮打后,阿丽把小雯带上自己打牌的房间。

喊来胡某母亲和自己母亲、和胡某等人。

在房间待了10多分钟,她们相继离开房间。

小雯本以为阿丽只是想发泄下,过后就没事了。

不料,一场更猛烈的“暴风雨”正在来临。

被殴打的第二天,有则视频在网上疯传。

视频中,小雯被两名女子围着。

她试图遮住脸,却被另一名女子掀开头发。

她不断挣扎,可越挣扎,就被打得越狠。

一女子冲她喊:“这是小三。”

视频里的她,满脸泪水和绝望

视频遭疯传后,有人立刻认出是小雯。

网络暴力汹涌而至。

她朋友看到视频,多次给她打电话,都没接。

她QQ突然间收到很多信息,基本全是辱骂。

“我追你那么久,你不答应,原来你喜欢当小三啊!”

“你俩现在搞不成了。我包养你,给你8000元一个月。”

小雯邻居建议报警,但她拒绝了,因为觉得太丢人。

据邻居回忆:

“那天她头发凌乱,光着脚,脸上有抓伤的痕迹。”

她不知所措,只好向胡某求助。

8月17日,胡某称,自己要去参加单位组织的学习,拒绝携带小雯。

他为她在酒店开了房间。

离开之际,小雯情绪很低落,她说:

“没有你的话,我什么都没有了。”

但胡某不予理会,匆匆离去。

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

2016年8月19日,小雯多次向胡某流露出轻生念头。

一开始,胡某很耐心地劝她看开点。

可小雯情绪越来越激动。

多次劝说无果后,他们在微信发生争执。

当天下午5点46分。

胡某发微信给小雯。

“那你去死吧!!多大点事啊,非要死要活的,你烦不烦啊?!咋说你都不听啊!!”

三分钟后,小雯回了一个字:

“好。”

胡某又说:

“你打算死哪?咋死?要不要帮忙?”

这一次,小雯没有回复。

胡某担心小雯真的想不开,他在外地赶不回来。

于是叫好朋友杨某去帮忙劝说。

杨某去找过小雯好几次。

8月19日下午,杨某第一次去酒店找她。

发现地上和桌子上全是啤酒瓶、烟和零食。

在聊天过程中,杨某发现小雯喝多了,情绪很低落。

晚上9点多,胡某让杨某再次去酒店看看小雯。

到酒店后,杨某发现厕所梳妆台有刀片。

他把刀片一事告知胡某,随后将刀片扔到马桶冲走。

待了30分钟后,他离开酒店。

但胡某依然放心不下小雯,再次叫杨某去看。

返回酒店后,杨某发现小雯已经睡着,遂离开。

但就在深夜11点11分。

小雯跟胡某说:

“我被杨某QJ了。你要不要我,你直说啊,就算把我送人了吗?”

而胡某则回应说:“杨某脑子懵懵的,刚才醒点知道错了,等下就回去找你。”

小雯说:“不要,我不想见他。”

8月20日凌晨两点多,小雯再次拨通胡某的电话。

据胡某的供词,当时问她咋了,一直没回应。

过了一会她说:“楼顶的风好大。”

胡某表示,当时确实听到呼呼的风声。

他怕她想不开做傻事,劝她回房间休息,有事天亮再说。

小雯把电话挂断。

等天亮后,他给她打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小雯母亲对胡某的供词予以反驳。

据女儿的聊天记录显示,她跟胡某说梦见去世的姥爷。

胡某问她:

“是不是姥爷让你去找他”。

“对面的楼很高。”

胡某则说:“不知跳下去什么感觉。”

5天后,小雯的尸体在酒店阳台被发现。

小雯坠亡后,警方先后三次对胡某进行询问。

2018年3月23日,是第3次询问。

警方质疑胡某,为什么不在第1次询问如实告知杨某强奸小雯?

胡某说:

“我跟杨某的关系很好,

他当时正在喝酒,

我求他好久他才肯去看。

QJ之说是醉话,不是实话。”

后来经警方调查,得出结论:

“没有检出精斑,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实被强奸。”

在事发后3个月,胡某和妻子阿丽离婚。

阿丽因殴打小雯被行政拘留7日,并处罚款300元。

胡某便辞去银行工作,外出打工。

这起悲剧,最终只剩小雯母亲到处奔波。

她只想为女儿讨一个公道。

2017年3月,警方称:

“小雯非正常死亡案,根据现场走访调查,勘查和对死者的法医学鉴定,该案无犯罪事实发生。”

简言之,这是自杀事件。

何女士不服,提请复议。

2017年3月21日,复议决定是,不立案。

她继续向更高组织提出立案。

可依旧是,不予立案。

2021年4月1日,她就小丽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罪,再次向当地警方提起控告。

她认为,那场网络暴力是导致女儿走上自毁的导火索。

目前,警方已成立专案组,重启调查。

何女士至今不愿相信,女儿是自杀。

她表示:

“若确为自杀,我仍然会追究胡某的责任,如果不是他对我女儿的感情摧残,我女儿也不致如此。”

这段畸形恋到底为何让小雯走上自毁?

看似不可思议,其实一切都有迹可循。

而且,涉事的每一个人都脱不了干系,包括小雯的妈妈。

在何女士眼中,小雯一直是“乖乖女”。

女儿10岁那年,她和丈夫因经济窘迫,发生无数次争吵。

最终决定离婚。

小雯很贴心,也很独立。

不管生活还是学业,她只报喜不报忧。

邻里街坊也经常夸赞她。

母女俩相依为命,撑起残缺的家。

直到2015年,小雯幼师毕业。

何女士选择再婚。

担心女儿过得不好,继父帮她找了一份会计的工作。

没过多久,小雯辞职了。

她表示:想自己去找工作,并搬回老家独居。

何女士考虑到女儿从小独立,便没有过多干涉,由她去。

如今,悲剧发生,她才懊悔:对女儿关心不够。

每当想起女儿的种种遭遇,她都痛苦不堪。

不难发现,小雯极度缺乏安全感。

父母离婚之后,她再也没见过父亲。

她曾说:“快忘记父亲的相貌了,与他唯一的联系就是每个月打一笔钱。”

庆幸的是,姥爷很疼爱她。

可不久后,姥爷去世了。

她再一次如浮萍,到处漂浮。

直到遇见胡某。

从相识到沦陷,从被骗到知道真相。

她知道自己是小三,但还渴望他离婚,然后娶自己。

奈何命运不如人愿,她追他逃。

她的负面情绪无处可说,信任之人又无法感同身受。

当最后一丝期望都被狠狠践踏,她选择一走了之。

前阵子这起事件再次火上热搜,底下一些评论都在骂小雯。

骂她当小三,插足别人的婚姻。

可比起谴责,我更想说:

世间不止一个“小雯”。

那些“小雯”们可能有千万种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可以,那是你的自由。

但前提是,你要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倘若你无法承受,请及时退出。

别用自己的人生当赌注。

赌赢了还好,赌输了,那可能将是一辈子的噩梦。

这起事件中,该骂的还有胡某。

隐瞒已婚事实,去哄骗未谙世事的小姑娘。

一边要家里红旗不倒,一边要外面的野花死心塌地。

他并不无辜。

如今,5年过去了。

他已经开始新生活,小雯却永远回不来了。

而小雯母亲还在等,等一个掷地有声的回应。

但是,希望显然很渺茫。

如果你恰好家有千金,或自己青春正好,

不知道,这样的故事,能不能给你提个醒?

作者:凌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