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笔畅惨遭封杀,面临天价索赔,她到底得罪了谁?

2021-04-19 14:18:14 周冲的影像声色

时隔16年,周笔畅再次出道了。

《乘风破浪的姐姐》收官之夜,她以第二名的成绩拿下成团名额。

好友杨幂微博声援支持,“你的出道位我来守护”。

在舞台现场,她风头尽出。

拿下“浪花最喜爱宝藏姐姐”“乘风破浪X-Leader”两大头衔。

镜头扫过,几乎全场观众都在为周笔畅呐喊。

不少网友感慨,那个戴着黑框眼镜,沉闷不语的女孩,已经消失了。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我们看到了俏皮的,善谈的,会玩梗的周笔畅。

疯起来的她,不顾形象。

她会卖萌,会撒娇,也会耍酷。

她看起来,很懂得迎合这类综艺的卖点。

面对镜头,不拘谨,自然真实,让观众好感度爆升。

面对媒体,她幽默圆滑。

有记者问她,“同年出道的姐妹都当导师了,自己为什么会参加《姐姐》来做选手?”

她坦率回应,“好像我没有做过导师一样,有本事让她们来做做选手啊。”

这样的周笔畅,在市场中收获了不少目光。

她的变化,有目共睹。

可当时间拨回到2005年。

那个燥热的夏天,周笔畅还是个不妥协的理想主义者。

那时,她天真的以为,温一壶梦想的酒,背着吉他,就能仗剑天涯。

黑框眼镜,中性短发。

“假小子”三个字,是周笔畅最初留给大众的印象。

2005年,她搭上了《超级女声》的选秀快车。

一夜之间,从一个普通的学生,成为了万人瞩目的超女亚军。

3270840票。

在那个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粉丝们带着最热忱的喜欢用短信为她投票。

人们高举着海报,灯牌,声嘶力竭地为她拉票。

无数的名利,鲜花,掌声都簇拥而来,周笔畅被推着向前走。

站在舞台上的她,却生出种种不真实感。

一切都太疯狂了。

出生在音乐世家,但父母予她的期望是成为一个“作家”。

因此,还为她取下“笔畅”这样的名字。

可她是爱音乐的。

高三时,不顾家人反对报考了音乐学院。

20岁这年,勇敢站上《超级女声》的舞台。

她想离“音乐”二字,近一些,再近一些。

“我喜欢唱歌,可以唱很多属于自己的歌给大家听,我是享受这个的,仅仅是音乐方面的而已。”

2005年,天娱传媒将周笔畅签入公司旗下。

9月发行首支单曲《笔记》。

传唱度极高,几乎成为了她的代表作。

可2005年年底,周笔畅却宣布与天娱单方面解约。

消息一出,让天娱传媒失了面子。

而与老东家决裂,意味着将面临着惨痛的代价。

天娱老总王鹏放话,“周笔畅个性太强,我们虽为她打算很多,但她自己打算也很多,目前她应该尽快调整心态,想清楚一些东西。”

这个20岁的姑娘,态度决绝。

《超级女声》是周笔畅第一次和社会的接触。

大学的时候,她从没有出去打过工,不了解除了读书以外的东西。

在她心里,人没有复杂的心思,热爱可抵挡一切。

进入天娱传媒后,现实给她上了一课。

她不喜欢社交,却被迫出现在各种商演场合。

她拒绝化浓艳的妆,却不得不服从。

她想出唱片,做喜欢的音乐,却被公司直接挡掉。

不去,不想,不要。

整个公司的人都觉得周笔畅是个很麻烦的人。

只有她自己才明白,抗争的意义是什么。

“除了唱歌做专辑,其他时候,都让我觉得很别扭。”

“以前想的,就是很单纯的唱歌,在舞台上表演什么的。”

做歌手这件事,在周笔畅进入圈内后,开始变得复杂。

她需要八面玲珑。

需要迎合市场。

需要被包装打造。

有人对周笔畅说,“听话的孩子才有糖吃。”

偏偏,她不想做那个“听话”的人。

最终,周笔畅承受着“不听话”的代价——

250万的赔偿金。

来自某卫视的全面封杀。

在那个年代,250万不是一笔小数目。

周笔畅不愿拖累家人,独自一人偿还。

一年后,她风风火火签约乐林文化。

事业风生水起,获得了当年“音乐风云榜”内地最受欢迎女歌手。

可商业化的运作模式,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她的情绪。

为了赚钱,周笔畅需要做一些和音乐无关的活动。

年轻气盛,她不愿妥协。

不上真人秀,不上综艺。

以“社恐”的理由拒绝面对面的采访。

在她的身上,也似乎没见到过可以炒作的新闻点。

她尽力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完整”的音乐环境中。

如她所说,“我知道的,我就是个没有新闻点的人。”

比起自身的东西,她更希望大家关注自己的音乐。

可现实是残酷的。

就像易立竞说的那样,“公司签你,肯定是想要赚钱的,这是任何一个老板都会想的事情。”

周笔畅很倔强。

她只是不断强调,自己想当个纯粹的歌手。

一而再再而三的特立独行,让公司怄火。

两年后,她选择不再和公司续约。

现实再次给她上了一课。

在合约到期之前,周笔畅遭到公司雪藏半年。

那时,同期的李宇春三度蝉联中国歌曲排行榜最受欢迎女歌手。

张靓颖则凭借一曲《画心》大火。

唯独周笔畅,在房间一个人用手砸墙,时而大哭。

她无法理解,“我不愿意续约,就要雪藏我这件事”。

内心常常发出质问,“不太明白,为什么(公司)不能和平分手?”

同时,无数的新闻都在报道“周笔畅很难搞”。

她的形象被外界扭曲。

无比煎熬的日子里,她看着身边曾经簇拥而来的朋友们纷纷消失。

人在低谷,最能见识到的就是人情冷暖,以及一张张虚伪嘴脸。

周笔畅终于明白,娱乐圈内,真心难寻。

她封闭起了一切社交,关上心门。

对身边的所有都充满防备和怀疑。

而这些,在一场又一场的公共对谈中,尤为明显。

周笔畅是圈里出了名的难采访。

话少,破梗,不迎合。

连易立竞都急了。

2017年,易师太前去采访周笔畅,过程中多次直言:

“你让我这个新闻稿也没法写了。”

每当易立竞抛出一个问题,周笔畅都欲言又止。

回答速度缓慢,常以笑掩饰尴尬。

身边的工作人员看着周笔畅接受采访,坐立不安。

她始终不愿屈从,讨厌虚伪和虚荣的东西。

易立竞提及她在海外拿下的荣誉。

她却笑笑,“那要说实话吗?”

在周笔畅心里,这些名头都太虚,不足以谈论。

易立竞曾步步试探,试图让周笔畅承认自己是处于“娱乐圈靶心”位置的人。

可她固执地坚持,“我是娱乐圈的边缘人物”。

过度的谦逊,让易立竞抓不住周笔畅的心思。

她再次强调,“你就是代表流量的人。”

但周笔畅仍没有被带着走,“可能稍微有点流量吧。”

“你差不多是占据当红位置十几年了,就没下来过。”

周笔畅耿直回应:“也不是吧。”

易立竞彻底无奈。

这个随便发一条微博,就能有上十万,数百万流量转发的女孩,却比想象中要不自信很多。

在她心里,自己的红仅止于2005年,再无巅峰。

如她所言,“我跟当红的那些人,那些流量是没法比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讨厌新闻稿的吹嘘。

并不想以此去在娱乐圈博取任何关注。

“可不可以写的实在一点。”

这是她常常对媒体说的话。

出道多年,她经历着多家公司的变换。

周笔畅学会了小心翼翼。

早年间,在她的身上,总有一层保护膜隔着,外人无法亲近。

有记者曾向周笔畅问到杨幂。

“听说你跟杨幂是闺蜜?挺好奇的。”

她只是冷冷的一句,“还可以。”

不炒作,不博眼球。

还有些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

在公开场合问她对“某大牌明星开演唱会的看法”。

周笔畅一如既往,“我没有看法。”

正因为这样,这些年,围绕她身上的话题性很少。

唯独“超女三强不和”的传闻,倒是吸引着大众的眼球。

不过,周笔畅仍然拒绝回应相关事宜。

曾经,在新片发布会上,有记者打趣着问:

“假如你是娱乐记者,你打算怎么报道这次发片会?”

周笔畅认真作答,“我会主观地提新专辑和6月8日的演唱会。”

“你觉得这样会有人想看吗?”

“就逼着我说李宇春嘛!我知道的!”

她比谁都明白如今的音乐环境。

比起对华语音乐的鉴赏,人们更偏爱艺人身上的八卦绯闻。

就像周笔畅曾十分看好林忆莲的专辑《盖亚》。

并夸赞,“这是自己这几年听过的最好的华语专辑。”

可当时,网友们关心的,仍只有她的绯闻男友恭硕良。

周笔畅是清醒的,但正是这种清醒让她更煎熬。

一边跌跌撞撞的认清现实,一边坚定地想坚持自我。

“自己喜欢的跟商业怎么去平衡?”

直到她开创了自己的工作室。

从歌手成为老板后,周笔畅终于说出了那句“以前我很理想化”。

27岁这年,周笔畅成立了工作室。

她的身上,多出了责任感。

多年的演艺圈经历,似乎也正磨平着她的菱角。

不再肆意妄为,不再只顾着自己的感受,甚至开始打开着自己。

成为老板后,她的话变多了不少。

以前,她会因为做音乐之外的其他事务而产生抵触。

一张嘴,得罪了不少人。

作为艺人,既不讨好媒体,也不给好脸色。

反而吐槽大家的业务能力。

那时候的周笔畅,也是带着刺的。

当经历变多后,她渐渐没那么愤世嫉俗,看开了许多。

“现在遇到一些人会无聊,但是自己会带着好的状态去面对。”

基于现实,基于大环境,周笔畅不得不去做出改变。

她为自己定下清晰的路线——先从其他途径赚钱,再做喜欢的音乐。

“受了委屈大不了就不唱”的念头,在而立之年到来后,也都被抹平了。

在音乐之外的地方,她开始做出了妥协。

她首先撕掉了大众对自己最初的印象。

穿上了在出道时嗤之以鼻的裙子和高跟鞋。

在镜头面前,一改沉闷,成为了“梗王”。

当有人谈到她的穿衣打扮。

周笔畅一本正经回答,“可能就是年纪越大了越骚吧。”

她不再拒绝除了音乐节目之外的综艺,学会了在镜头前自洽出演。

《吐槽大会》上,调侃杨幂火的太晚。

那句“不是笔笔不努力,而是杨幂不争气”惹得全场哄笑。

《我要这样生活》上,她公开了自己的独居生活。

不过,卧室仍然是她想要保留的隐私。

如今,她更是在36岁的年纪,登上了《乘风破浪的姐姐》舞台。

大众才发现,原来周笔畅也可以露肚脐,穿裙子。

并且,在不断的改变中,她的魅力直线上升。

唱跳能力俱佳,完胜在场所有“姐姐”。

提及参赛的初衷,周笔畅坦言:

“之前没有一个很好的平台,让大家可以看到我这几年的变化吧,所以《姐姐》这个节目然后也让大家看到了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吧。”

她带着清晰的人生目标,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

刚出道时的别扭,在她身上渐渐消失了。

“我不喜欢”,也不再成为她的唯一行事准则。

长大后的她,正在前往“英雄主义”的道路上。

一边看清,一边热爱。

站在现在,回顾2005年,周笔畅用“棋子”来形容自己。

但她并不会生出讨厌。

她清楚地明白,那是组成自我的,最珍贵的一部分。

如果再次遇见20岁的自己,她也不会告诉她前路会遇见什么。

她只会淡淡地说一句,“小姑娘,加油吧。”

16年过去了,周笔畅一直在加油。

作者:鱼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