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董卿下跪的中国“最狂”老头,今天是他100岁的生日!

2021-04-18 16:06:22 华人星光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2017年,当96岁的他,

第一次登上《朗读者》的舞台,

当董卿第一次为他“下跪”,

我们第一次知道了,

这位惊艳西方的中国老人,

他的名字叫做:许渊冲

他是中国翻译界鲜为人知的巨星,

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

“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

设立20年从来和中国人无缘,

是93岁的许渊冲,

为我们捧回了这座奖杯,

全亚洲获此殊荣第一人!

这位“最狂”老人,耗尽了自己一辈子,

为中国做成了一件,

从来没有人能做到的事。

今天,是他100岁的生日,

他值得全中国人的祝福!

许渊冲一生,都在和平庸作战。

1921年4月18日,

他出生于江西南昌书香世家,

绘画、诗书,样样精通。

而给他打开翻译大门的,

是他的表叔熊式一。

熊式一是翻译家,

将中国传统剧目《王宝钏》译成英文,

在英国上演时引起轰动,

并受到英国戏剧家萧伯纳接见。

那个年代,

有无数像熊式一这样的人,

为中国文化走向西方付出努力。

在表叔影响下,

许渊冲对翻译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一个推动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梦,

悄然而生。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

竟会在日后造就,

中国翻译界“最炽烈的奇迹”!

1938年,许渊冲考进西南联大外文系,

这简直就是一场奇遇:

良师钱钟书,益友杨振宁,

他的第一首译作《别丢掉》的作者,

则是林徽因,

林徽因写道:

“一样是明月,一样是隔山灯火,

漫天的星,只有人不见”,

他这样翻译:

The moon is still too bright;
Beyong the hills the lamp sheds the same light,
The sky besprinkled with star upon star,
But I do not know where you are。

浪漫的句子,

写满了那个年代的少年情怀。

西南联大有“五大才子”,

号称“文理法工五堵墙”,

其中四位分别是:

朱光亚,杨振宁,

王传纶,王希季,

而“文”就是指许渊冲。

从左向右依次是中国“两弹之父”朱光亚,翻译家许渊冲,物理学家杨振宁,经济学家王传纶,两院院士王希季。这次聚会是许渊冲组织的,他自豪地对记者说,“这几个人代表了联大的理文法工四专业。”

曾在陈纳德将军,

率领美国志愿空军第一大队,

来到昆明援助中国抗日时,

许渊冲作为学生代表参加了,

欢迎陈纳德的招待会。

当时,

“三民主义”一词让翻译十分为难,

不知道该如何译为英文,尴尬间隙,

还是学生的许渊冲挺身救场: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民有,民治、民享)。

这是林肯名句,

巧妙对应三民主义,

化解了中美双方交流的障碍,

这是许渊冲,

第一次在外语口译中崭露头角,

一直被传为译林佳话。

1951年,

许渊冲来到北京外国语学院执教,

同时继续着自己对翻译事业的热忱。

到1958年,

他出版了英译中《一切为了爱情》、

法译中《哥拉·布勒尼翁》、

中译法《农村散记》,

中译英法《毛泽东诗词》,

他是我国,

将中国诗词译成英法韵文的第一人,

也是“译毛泽东诗作第一人”。

中国传统文学中,

诗词曲最为难译,要将诗词佳句,

转化为文化底蕴完全不同的英文或者法文,

还要做到对仗工整,意达情达,

实在是为难了绝大多数翻译家。

但许渊冲,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毛泽东《七绝·为女民兵题照》中,

一句“不爱红装爱武装”,

许渊冲译为

“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to powder the face”。

在英文中,

“face the powder”意为“面对硝烟”,

“powder the face”则意为“涂脂抹粉”,

如此地道表达的翻译,

此时妙手拈来,

豪迈勇健的中国巾帼形象便宛然在目,

禁不住令人拍案叫绝。

还有《沁园春 雪》,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许渊冲这样翻译:

“Our motherland so rich in bueauty,

has made countless heroes vie to pay their duty。”

“vie to pay their duty”,

用英文写出了,

中国志士以天下为己任的风骨,

业内称:简直是神来之笔。

国学大师钱钟书曾八个字称赞,

许渊冲翻译的《毛泽东诗词》:

灵活自如,令人惊奇。

在从事翻译的70多年里,

许渊冲还挑战了唐诗宋词的翻译,

他翻译的英文版《唐宋词选一百首》、

《诗经》,

给国外带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饕餮盛宴: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许渊冲译:

From hill to hill no bird in flight;

From path to path no man in sigh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许渊冲译:

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by shower;

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hour. )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许渊冲译:

“Before my bed a pool of light,

bowing in homesickness I'm drowned

陶渊明的代表作品有这样两句: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有译者按照字面意思,

译成“心在远方,

地上就没有车马喧闹的声音。”

而许渊冲认为,是因心远,才有地偏,

所以他这样翻译:

Secluded heart creates secluded place

(僻静的心,创造了僻静的地方)

其对仗之工,其意境之美,

将诗词里面的韵味全部翻译出来了,

“信”“达”“雅”,

在译文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业内称为:神乎其神。

不光是推动中国古典诗词走向世界,

昆曲《牡丹亭》《桃花扇》《西厢记》,

也被他英译,

中国古典戏曲名著由此走出国门。

尤其《西厢记》的翻译是个大工程,

这部被金圣叹称为“天地妙文”的奇书,

包罗了中国式戏剧的各种特点:

铺垫、曲笔、借代、隐喻,

仅杂糅在其中的各种元代俚语,

就够让翻译家发愁。

简单举个例子:

剧目中张生初见莺莺,

便大喊了一声“蓦然见五百年风流业冤!”

什么是“业冤”,怎么解“风流”,

如何让看《罗密欧与朱丽叶》长大的读者们,

读懂这些?

许渊冲的翻译是:

Who is there if not the beauty

who has sown love seed

in my heart for five hundred long years!

(那不是她么,

五百年前在我心中播下爱情种子的美人!)

还有张生描述莺莺相貌:

“下面是翠裙鸳绣金莲小,

上边是红袖鸾销玉笋长。”

“金莲”和“玉笋”,

这样极具中国特色的词汇无法直译,

因为直译其韵味尽失。

许渊冲巧妙地用了两个形容词汇来表达:

lily-like(百合花般的)来对应“金莲”,

用 taper(逐渐尖细的)来描摹“玉笋”,

这样以韵文译韵文,

以特色对特色,真的是不要太惊艳。

把中华民族创造的美,

转化为世界的美,

这是世界的乐趣,

也是许渊冲翻译诗歌的初衷。

他不仅尽最大可能保留诗歌的音韵美,

更采用了外国人能看得懂的表达方式,

他耗尽了自己一生的时光,

以两百多部译作巨著,

破开了中国古典走向世界的大门,

真正实现了翻译中的文明互通,

架起了一座中外语言之桥。

他的每一本译作,

都承载了中华文明走向世界的希望,

这样的“中国梦”,是许渊冲完成的,

因为在他之前,

从来没有人做到过这样的事情!

因此,

他被称作是:国内乃至国际,

“诗译英法唯一人”

而一般的文学家,

如果到了80、90岁这样的年纪,

已经忙碌了一生,

颐养天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许渊冲不一样。

2007年,他被诊断出直肠癌,

医生判定他最多只能活七年。

许老笑呵呵地说道 :

“反正我就不管你,我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面对死神的步步紧逼,

他从未停止翻译工作,

无比的豁达与坦然,

七年过后,许老不仅活的好好的,

而且还在2014年,

医生说的生命终点,

为中国拼回了一个世界大奖!

那一年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

“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

颁给了93岁的许渊冲,

该奖设立20多年了,

没有一个中国翻译家甚至亚洲翻译家,

获得这项殊荣。

没想到,

竟是已经耄耋之年的许渊冲,

为我们捧回了这个世界大奖。

这样大的事情,举国无人知。

直到2017年,

96岁的许渊冲走上《朗读者》的舞台,

董卿一个下跪的动作,

将许老第一次送进全国人的视野。

当他缓缓登场,

颤巍巍给董卿递出了一张名片:

“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

网友乍一听,这老头什么人啊,

这话说的太“狂”了!

许老确实很“狂”,曾在1999年,

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

浙江大学、南昌大学等高校的10位教授,

共同提名许渊冲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评委、

女诗人Vallquist特地给他写了信,

称他的翻译是“伟大中国传统文学的样本”。

老先生接到信,“狂劲”上来了,

说了这么一句话,

“诺奖一年一个,唐诗宋词传千年!”

他这一辈子做了翻译这一件事,

可也是这一件事,

帮助了中国人树立强大的文化自信。

当了解了他的故事,

网友们纷纷献上自己的膝盖:

“一生译作两百部,

将中国古典诗词曲推向世界,

这个’唯一‘许老当之无愧!”

许渊冲“火了”,

主持人鲁豫来到他住的地方采访,

让鲁豫惊讶地是,

这样一位国宝级的翻译大家,

至今住在80年代的老房子里,

又小又旧。

客厅放个沙发就挤得满满当当,

家具也都是“老掉牙”,

老式台灯、书桌漆都磨光了......

最珍贵的物品,

就是整整齐齐摆放的一排排翻译作品。

让鲁豫更加惊讶的是,

99岁的许渊冲,

居然每天都工作到了凌晨四点,

真的无法想象,一位99岁的老人,

那么大的年纪,

对工作还有无限地热忱,

“只要我沉浸在翻译的世界里,

我就垮不下来,

“一点不累,翻译的快乐对于我就像水和空气。”

他每天连续面对电脑屏幕长达六七小时,

这对于年轻人来说尚且十分辛苦,

可许渊冲乐此不疲,

坚持将自己每日的翻译成果,

一字一字地敲进电脑文档。

他99岁了,

要不是需要用放大镜去看那些细小的文字,

老先生只怕会忘了自己的年龄,

岁月在他眼中可能早就变得无足轻重,

只剩下了对翻译的热爱,

和对事业毕生的追求。

每至深夜,书卷甫一摊开,

中西方的语言文化密码便渐次破解。

老先生说道:

一方面把外国优秀文学作品译成中文,

另一方面把中国优秀作品译成外文,

使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使世界文化更加光辉、灿烂,

这是一个翻译工作者责无旁贷的责任,

我虽然已近百岁,仍然还在努力!

在耄耋之年,许渊冲仍然制定了,

“每天翻译1000字”的工作计划,

还制定了,

100岁要翻译完莎士比亚全集的目标。

他用永不停歇的工作,

来对抗人生的平庸,

他说:

“生命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

而是你记住了多少日子。”

两脚踏中西文化,译界泰斗;

一百岁风华少年,国人典范。

曾经,

许渊冲的梦想是推动中国古典书籍,

走向西方走向世界,

今天,在满满一室译作面前,

他真的做到了这件从来没人能做到的事!

以身许国,渊博似海,

浪漫多才,气冲霄汉!

在这湖光春色的季节,

时逢许渊冲老先生整100岁寿辰,

今天让我们一起,对这位耗尽一生,

将中国古典文化,

推向世界的老先生说一句:

祝您生日快乐!

平安顺遂!

— END —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华人星光原创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