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插管的患者,口袋里装着一颗手雷!

2021-04-18 01:59:28 医学界呼吸频道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医生无国界!

© Agnes Varraine-Leca/MSF

对于也门南部亚丁的重症监护团队而言,创伤只是故事的一部分。来自意大利的麻醉科医生马尔凯西(Silvia Marchesi)写下这篇博客,记录了一段跟随无国界医生的医疗队在冲突之中拯救生命的经历。

“你是第一次来吗?”

我点点头,在飞机上,坐我旁边座位的先生对着我笑了。也门并不是我加入无国界医生之后获派的第一个任务,但这是我头一回来中东,不确定自己应该期待些什么。

我会去往也门南部的亚丁创伤医院,在那里的重症监护室工作。医院有80张病床,其中10张分配给重症监护室,还有3间手术室。这所亚丁医院十年来一直为患者服务,它也将是我接下来五个星期的家。

离战争更近一步

对一个没有政治和历史学科背景的意大利医生来说,也门的地缘政治局势可不是那么好掌握。当我在2020年抵达这里时,也门已经步入新闻所说的“内战”的第五个年头。但仔细观察,它更像一场国际战争。

在房间里,一张塑料桌布摊在地上,欧玛尔 (Omar) 医生仔细把饭菜摆好,仿佛我们是在一家四星级餐厅里,他向我描述亚丁机场战役时值班的状况。


“一天之内,我们就接收了200名伤者,我不休不眠地连续工作了48小时,结束工作后累垮了。”他微笑着说。

2015年战斗发生时,亚丁创伤医院急诊室的景象。© Guillaume Binet/MYOP

在他说完那句话后略带尴尬的沉默里,我看了看他,好奇团队为何还能对自己的工作保持此般热情,我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但我不敢肯定。

我能肯定的是,亚丁医院的医疗质量让人印象深刻。这里的重症监护室被也门团队打理得非常好,在这里工作的时候,有过那么一两次,我都不禁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我这样的国际救援人员来这里担任临时工作人员?

手雷的故事

惨烈的冲突过后,亚丁大部分地方得以幸免于难。但是,日渐突出的贫困问题和可以轻易获取的武器,使暴力成为南也门人民生活中寻常的一部分。

在我来到医院一周后,有一天晚上,一通电话在凌晨3点把我吵醒,是急诊室的医生打来求助。有4位伤者在同一场枪击事件中受伤,同时抵达医院。

情况最危急的是一个20岁的男孩,胸口中弹,无法呼吸。

我为他插管时,看到他鼓得不太自然的裤子口袋里好像装着什么。插管完成后,我立刻伸手过去,想把它移开。

结果我愣住了:我手里抓着的,是一颗手雷。

一位也门本地同事从我手里取走了它,把它转移到所有武器都应该待的地方:医院外面。

无国界医生在项目上实施禁止武器进入医院、救护车辆的措施。医院门口都会有显著的“武器不得入内”标志,以确保医院的中立地位。© Majd Aljunaid/MSF

一头低调的野兽

随后,我的注意力就转到另一件事上了:我们医院接收的部分病人患有营养不良,从大人到小孩都有。

也门常被认为处在饥荒爆发的边缘。在亚丁,我们并未发现大规模的营养不良病例,但我的同事告诉我,陷入贫困的人口比例正不断增加。

营养不良是一头低调的野兽,它能像一颗手榴弹那样夺走病人的生命,甚至还不会发出一点声响。在创伤病人身上,营养不良会令情况更为棘手。受伤的身体比起健康的身体需要更多养分来恢复:人体组织需要能量去愈合,修复被毁坏的部分。

亚丁创伤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图片摄于2018年12月)© Agnes Varraine-Leca/MSF

平均来说,一个创伤病人每天需要比平时多消耗30%的卡路里。一具营养不良的身体缺少足够的营养储存来进行肌体修复,因此愈合过程需要耗时更久,有些情况下甚至根本无法愈合。

对于儿童来说就更麻烦了,他们不但要愈合创伤,同时还在长身体。这令本已脆弱的身体难以负荷。

爱笑的女孩

法里哈是个爱笑的五岁小女孩,她在一场车祸后被送往医院,而她的情况是最令我担忧的。

事故对她的肝脏造成严重损伤。她被送进医院时,体重只有13公斤——这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已经非常低了。两个月后,她的体重跌至9公斤,且还在不停往下掉。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卧床,连吃东西的力气都不够。

和其他所有住院病人一样,小女孩在康复过程中得到悉心照料,但由于一开始她就严重营养不良,对普通病人非常有效的惯常治疗方法在她身上不起作用。

因为发现法里哈体重一直下降,我感到惊慌,决定通过一切我能想到的办法来求助。

我向医院所有员工提出关于法里哈身体状况的预警,和医院总管以及心理医生都谈过了,也向我在无国界医生巴黎 办公室的技术指导 (在重症医学方面的专家) 咨询了专业建议。

我准备了一份需仔细遵循的营养计划,前前后后修改多次,都是为了尽量符合法里哈的个人具体情况。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参与了她的营养喂食工作,陪她一起玩,不少人会在轮班结束后也留下来陪伴她。护士们好几次都在医院厨房给她准备了她最喜欢吃的食物,大家也都一直为她的妈妈加油鼓劲。

奇迹与掌声

经过连续3周不断在尝试、失败和调整中反复,法里哈的体重终于开始上升。这仿佛在目睹一个奇迹的发生:她的身体总算开始有所响应了。

这是我头一次参与儿童营养不良治疗,麻醉科医生很少处理营养不良。我有了一种自从医学院毕业后都未曾再次体会的惊喜感受。

但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成就,整个团队用大量精力、跨学科的方法和一些创新手段,证明了团队自身已经具备足够的能力,来治疗患营养不良的创伤病人。

法里哈在我准备离开也门的前几天出院,所有医院员工用掌声欢送她。

在2015年也门内战升级前,亚丁曾是游客旅游的热门地点,冲突后,机场附近的酒店被毁,市内其他地区也不时见到轰炸后的遗迹。(摄于2015年)© Guillaume Binet。

本文来源:医学界

本文作者:无国界医生

本文校对:臧恒佳

本文责编:大力

版权申明

本文转载 欢迎转发朋友圈

- End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