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年中国外交邮袋失踪,信使何存峰拆穿美国人的阴谋,夺回邮包

2021-04-17 15:58:14 桃染墨痕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邓小平同志的带领下,改革开放的春风抚遍神州大地,我国的综合实力也在不断地提升,外交上的话语权也比以往有了较大的改变。

此时的美国,为了削弱苏联的实力,也在不断地改善与我国的外交关系,希望以此牵制苏联。

然而,在与美国关系升温的过程中,两国还是出现过不少的外交摩擦,其中,鲜为人知的一次,就发生在1985年的年底。为什么说是“鲜为人知”的一次呢?因为,这次外交事件的主角,是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袋子”——外交邮袋

1.小小邮包不起眼,外交信使舍命随

外交邮袋,是一种由国家外交信使运送的,装载着一个国家的公务文件、公务专用物品的专属包裹,也称为“外交邮包”。

外交邮包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前后。

据说,1918年俄国一个装有机密文件的箱子在运往德国的途中遭到了损坏,导致了特务计划的失败,后来俄国开始启用特制的材料专门装载跨国运输的文件,并由专人进行运送,后来各国陆续效仿。

但是,自从外交邮包启用之后,危险就一直伴随,针对外交邮包的各种阴谋事件也是常有发生。于是,国际社会在1961年通过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在法律上赋予了外交邮包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我国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组建外交信使队伍,一般两人为一组,从北京出发,负责向驻外领事馆等机构运送外交邮包。

由于外交邮包的重要性,外交信使的工作压力和工作强度都很大。对于外交信使来说,一天两三个航班,辗转几个国家,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工作强度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外交信使经常需要面对的人身安全问题,也是这份工作最让人敬畏的地方。

在1958年至1963年短短5年时间内,就有6名中国的外交信使因为不同的原因在国外不幸殉职。曾经担任外交信使十多年时间的一位苏联官员说过:当我带着外交邮袋踏上飞机的那一刻起,死神就与我同行。

2.万米高空阴谋现,连人带包竟不见

外交邮包在运送过程中出现丢失、被盗、损坏的情况,并不罕见,尤其是被盗的情况更是占了多数,但像1985年,我国外交邮包“失而复得”的神秘事件,在国际外交史上却鲜有发生。

1985年11月,中国外交信使杨水长、何存峰按上级要求,将两个外交邮包从北京运送到美国纽约。由于当时的国际航班线路没有如今这么发达,两人要先从北京飞到美国旧金山,再飞往纽约。

顺利从北京抵达旧金山后,两人在旧金山机场等待下一趟航班。出于职业习惯,杨水长和何存峰即使是在候机的过程中,也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他们时刻留意着周围行人的一举一动,生怕会出现什么意外。

经过焦急的等待,两人终于登上了飞往纽约的航班,找到自己的座位之后,何存峰终于松了一口气。由于运送的旅途一路上都紧绷着神经,所以何存峰习惯每转移到一处地方,都会自我调整一下,接着又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了。

飞机成功起飞后,杨水长表示自己有点口渴,想要一杯白开水,问何存峰要不要,何存峰说不需要了,并打趣说,不要喝太多水,不然老是上卫生间,麻烦。

杨水长于是向空姐要了一杯白开水,并且还是给何存峰要了一杯,他说,飞纽约的旅途那么长,不可能不喝水的,只要不喝太多就是了。

飞机在高空中飞得很平稳,这时候,杨水长向同伴说,自己有点疲惫,想要眯一会儿,于是就把包裹给了何存峰一起保管,自己则闭上眼在座位上睡了。此时的何存峰,怀里抱着一个邮包,双脚中间还死死地夹住另外一个。

过了一阵子,何存峰突然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他转过头去看了看,发现同伴似乎已经睡着了,于是想着忍一忍,等他醒来了再说。又过了几分钟,何存峰实在忍不住,于是把杨水长叫醒了,重新把两个邮包给了对方看管,自己跑卫生间去了。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何存峰朝原来的座位上一望,旁边座位上的人头居然没了。何存峰心里马上打了个颤,他快步走到座位上,果然没人。就上了个卫生间,这么短的时间,人怎么没了呢?面对眼前的怪事,何存峰一下子没了方寸。

飞机在万米高空中飞着,人不可能凭空消失,何存峰回想起登机之后的每一秒,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时候,何存峰稍稍冷静了下来,他断定,杨水长还在飞机上,而且十有八九是带着两个外交邮包叛变了——虽然他并不希望这是真的,但是眼前的状况让他只能这么推测了。

飞机机舱的后方是卫生间,何存峰刚刚从里面出来,而乘客座位上都坐满了人,杨水长抱着两个邮包不可能还藏在乘客座位里面。于是,何存峰马上向飞机驾驶舱的方向走去。他知道,一般飞机的驾驶舱除了机组人员以外,任何人是不能进入的,而且驾驶舱与客舱之间还有一个小阁楼叫“安全屋”。

当何存峰靠近这个小阁楼的时候,一位空乘人员马上上前阻止了他。虽然何存峰的英语并不十分精通,但是他听得出来,空乘人员是在告诉他,普通乘客不允许靠近机舱阁楼。

‘I am a diplomatic courier, from China. I am searching for my partner.’

面对工作人员的阻止,何存峰用英文向对方表明了自己中国外交信使的身份,并且亮出了自己的证件。由于外交信使拥有国际法所承认的特殊地位,何存峰以为自己表明身份后,对方会配合自己的要求,起码态度上应该客气很多。

岂料,何存峰此举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这时候空乘组长也来到了何存峰面前,跟他强调不得靠近机舱阁楼,并且要求何存峰马上回到座位上。这下何存峰是看明白了,杨水长的叛变肯定是得到了飞机上工作人员的“暗中”帮助,而且此时他肯定就藏身在阁楼里面。

眼前的状况,是何存峰担任外交信使多年以来从没遇到过的,此时他的内心既焦急又无助,万米高空上,他无法寻求组织的协助。但是,作为一名外交信使,他深知自己必须要想办法取回外交邮包,捍卫国家利益。

3.有勇有谋顾大局,国家利益得保障

要成功地取回外交邮包,何存峰只有两种办法,要么使用暴力,要么智取。如果在飞机上采用暴力手段的话,极有可能会被机组人员以妨碍飞行安全的罪名制服,毕竟自己寡不敌众,所以何存峰只能选择后者。

何存峰首先想到自己需要一个“翻译”,他虽然懂英语,但是不是十分流利,交流过程中会处于劣势。于是,何存峰跑到乘客机舱内,试图找到能协助自己的人。但是机舱里放眼望去,大都是金发碧眼的面孔,谁又会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人。

情急之下,何存峰直接站在过道上大声地用中文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并且希望能有精通外语的同胞出来充当自己的翻译。

这时候,机舱后排角落的座位上,一名戴眼镜的男子缓缓地站了起来,“我是一个华裔商人,我可以帮忙。”何存峰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他马上带着自己的“翻译”又来到小阁楼前面,几名机组人员依然“守卫”在那里。

在同胞的帮助下,何存峰再次向阻挡在自己面前的机组人员提出了严正的交涉,他跟对方表示,外交信使以及外交邮包在国际法律上是得到认可和保护的,任何人不得私自扣押外交邮包,并且在外交邮包出现丢失、被盗等情况下,接受国有义务配合查找邮包。

在听到何存峰的话之后,几位机组人员迟疑了一下,何存峰趁机又继续说了下去,他说,中美两国的关系正在升温,这两个邮包要是不能得到妥善的处理,定必会上升为严重的外交事件,也一定会影响到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因此,希望机组能够马上把杨水长和两个邮包归还。

这时候,对方终于承认了杨水长和外交邮包的确是在“安全屋”内,但是却拒绝把人交还给何存峰,原因是,杨水长已经向美国政府寻求了政治庇护,他们需要确保杨水长安全地到达目的地。

“混账!邮包里装着的是中国国家机密,不管谁的庇护,邮包必须归还!”何存峰当即表达出了严正的抗议,他认为这是美国政府的诡计,是一场阴谋。

然后,他又朝“安全屋”里面的杨水长大喊:“杨水长同志!念在曾经同事一场,请你马上归还外交邮包,至于你要寻求何方庇护,我管不了那么多,但是两个外交邮包请你马上交出来!”面对何存峰的“隔空喊话”,杨水长始终没有半点回应。

就在双方陷入僵持局面的时候,飞机上突然响起了广播,飞机因为部件故障,需要紧急迫降芝加哥。何存峰断定,这肯定是美国人耍的花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杨水长带着外交邮包离开飞机!

大约40分钟之后,飞机安全地降落在芝加哥奥哈利国际机场,还没等飞机停稳,何存峰马上又跑向了驾驶舱,他知道,飞机着落之后,美国人肯定第一时间把杨水长带走,自己既然无法让杨水长乖乖地出来,那就跟他一起耗着,大家谁也别想走。

事实证明,何存峰的猜测完全正确,在飞机停稳了之后,立即有几名美国官员登上了飞机,而他们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带走杨水长和他身上的两个外交邮包,这时候守在机舱阁楼前面的却换成了何存峰。

当美国人向何存峰提出要带走杨水长的时候,何存峰明确表示拒绝,并且向对方提出,要求马上与杨水长见面。

带头的一位官员以杨水长已经提出了政治庇护为由,拒绝了何存峰的要求。何存峰随后又表示,人可以不要,但是外交邮包务必马上归还,美国人依然没有同意。

双方于是在机舱内继续僵持,此时距离何存峰与杨水长失去联系已经超过了10个小时,双方都在盼望着对方先放弃。

又过了一阵子,几位美国官员突然交头接耳了起来,然后,带头的官员对何存峰说,外交邮包可以归还,但杨水长他们是要带走的,何存峰迟疑了一下,然后向对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在机舱阁楼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何存峰终于看到了躲藏在狭小空间里面的杨水长。他蜷缩在阁楼角落里面,身后紧紧地挨着两个外交邮包。从神情上看来,杨水长十分的疲惫,感觉好像刚刚与美国人舌战了10多个小时的不是何存峰,而是他。

何存峰永远无法忘记杨水长从阁楼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那复杂的眼神,两人四目相对,曾经的战友竟然形同陌路。杨水长被美国人带走之后,何存峰马上把外交邮包抢了过来,死死地抱住了,谁也别想再从他的手里抢过来。

何存峰随后在同胞的协助下,把两个外交邮包安全地带到了芝加哥当地的领事馆。而他在万米高空中拆穿美国人的阴谋,与对方斗智斗勇,最终力保外交邮包不失、誓死捍卫国家利益的英勇表现,受到了组织的嘉奖,他的事迹也一直在国家外交体系中流传。

而杨水长,由于没能“夺取”外交邮包,对于美国人来说,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据说,杨水长后来一直在美国流浪,美国人没有给他一点好处,而祖国的怀抱显然也已经容不下他了。同样是外交信使,何存峰英勇为国,大受嘉奖,杨水长出卖祖国,注定只能遗臭万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