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易合法化”能否真的实施?

2021-04-18 00:05:02 佣兵敢死队

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卖yín女票女昌的行为又死灰复燃了起来。各种洗头房、足疗馆、按摩院、天上人间的隐藏性工作者层出不穷。

有市场经济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肉体色情买卖。

>中国对于卖yín女票女昌的法案

中国目前对于卖yín女票女昌法律上有明文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六十六条卖yín、女票女昌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第六十七条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yín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而在刑法里,没有“卖yín女票女昌”的罪,只是卖yín女票女昌的话,一般是行政处罚,根据情节轻重判定拘留、罚款、劳教等处罚。

而明知自己携带性病卖yín的,还有引诱容留介绍等等,才会予以定罪。

《刑法》规定:
第三百五十八条 组织他人卖yín或者强迫他人卖yín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组织他人卖yín,情节严重的;
(二)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yín的;
(三)强迫多人卖yín或者多次强迫他人卖yín的;
(四)弓虽女干后迫使卖yín的;
(五)造成被强迫卖yín的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协助组织他人卖yín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五十九条 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yín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引诱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yín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六十条 明知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卖yín、女票女昌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六十一条 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出租汽车业等单位的人员,利用本单位的条件,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yín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三百五十九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前款所列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六十二条 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出租汽车业等单位的人员,在公安机关查处卖yín、女票女昌活动时,为违法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情节严重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一十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可以看出,因为卖yín女票女昌本身更多属于道德和妨碍治安方面的问题,所以不足以判刑定罪,只是性质有所变化,对社会危害影响较大的时候,那就是得判刑的了。

>东莞扫黄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2014年东莞那次大规模扫黄行动。

这场扫黄浩浩荡荡,真的是轰动全国了,当时这个热点连微博所有的段子手都蠢蠢欲动,蹭着热点写出一个个段子。

当时是因为有记者暗访东莞大规模的色情产业,最终在央视播出了。于是东莞警方出动了几千警力,赶的赶,抓的抓,查封的查封。

简直一夜之间,“性都”完全变了样。广东一位经济学家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色情业在东莞带动的消费一年大概有500亿元,占到东莞GDP的十分之一左右。随后,东莞市长袁宝成反驳了这个说法。他说,“我们有个统计口径是占经济总量的1.5%。2013年,东莞GDP为5500亿元。”

但是不管如何,这对东莞那几年的GDP的确造成很大的影响,一些靠色情业支撑起来的酒店也变得门可罗雀生意萧条要撑不下去了。

甚至出租车行业、24小时超市、饭店都有受到影响。 这几年里,很多酒店KTV桑拿房洗浴城都摇身一变变成了写字楼、养老院、孵化器。

所以不可否认的是,性交易给东莞的经济繁荣的确带来了不少的影响。

(电影《天注定》剧照)

其实每年都会有扫黄,但是扫归扫,躲归躲,都是擅长游击战的, 是很难完全“扫”干净的。而且,基于现在市场经济以及基础建设的大环境下,也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

东莞扫黄的一批人,有回家的,也更多是去往其他城市继续发展这个道路了。

关于色情行业如何规整有很多说法。有一些学者曾经提出“性交易合法化”,就像民国时期那样,性工作者持证上岗,认为这样规范起来可以有效地管理行业人员。

他们认为堵不如疏。

>部分学者为什么认为“性交易合法化”对社会有好处?

一、有调查显示,性交易合法化,可以大大降低社会上妇女遭遇性侵害的比例。通过合法管制约束也可以避免非法性交易引起的凶杀案。

据统计,从事非法性交易的女性非正常死亡率是其他女性的6倍。“丹麦的研究发现,在色情业非罪化后,性犯罪率反而有明显下降;此外,美国内华达州的性特区亦让该区性犯罪率减少。”

二、可以有效地管理性工作者,对性工作者的健康进行强制性检查和要求,可以更有效地减少因非法性交易引起的疾病传播(性病、艾滋病等)。

美国内达华政府规定从事性工作的妓女必须有从业执照,并且要在当地警方备案,每周接受一次性病方面的体检,每月接受艾滋病体检。在正规的性服务行业里,不用安全套是违法的,顾客如果在交易时提出不使用安全套的要求,妓女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控告嫖客,反之如果妓女在服务时没有要求使用安全套,嫖客也可以告妓女。

三、合法化就必要得到经营许可,国家就可以向其征税,一方面也是增加了国家的财务收入。

德国算是性交易合法化法律较为完善的国家,数据显示40万性工作者每年可为德国创造超过60亿欧元税收;而经济落后的希腊,其每年卖淫业收入也高达50亿欧元。除德国外,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家名为“每日星球”的妓院甚至在2003年以每股0.50澳元的认购价格上市,并且在开盘一分钟内就上涨50%,达到0.75澳元,后来就在0.7澳元左右徘徊,最后收至0.95澳元,比认购价格整整高出90%。

虽然有不少国家都颁布了性交易合法化的政策,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哪个国家是真正鼓励性交易的。合法化的举措,只是为了应对这一现象而已。

有很多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很开放的城市,但实际上美国只有内达华州颁布了性交易合法化的法案。而且,并非是那种灯红酒绿一片,纸醉金迷腐败的景象。内达华州的女支院,几乎都是坐落在偏远郊区或沙漠。想要女票一下,还得穿山越岭,不容易不容易。

虽然北欧很多国家都是性交易合法的,但是其实并没有哪个国家是真正鼓励性交易的。都会有或多或少的限制。譬如英国法货,性交易是可以的,但是法律有规定不允许拉皮条。就是说,你卖yín可以,但是你不能去街上给我拉客。

还有瑞典,1999年通过了卖yín合法的法案,但是呢,这个合法还真的是卖yín合法...因为法案只规定了卖yín合法,但是买春却是非法的。

有买才有卖,卖了才能买,只允许一方,那特么还算什么合法个屁啊!!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法案是打击嫖客的,保护了性工作者群体。

就拿中国邻国日本来说,这个大家都有看过吧咳咳。

日本算是亚洲一色情业大国,除了片子女优,还有各种风化区。可能大家都觉得日本应该是性交易合法化的国家。

恰恰相反,日本颁布的《卖春防止法》是禁止卖yín女票女昌的行为的,但是该法案又认为卖yín人员是需要保护的弱势群体,对此没有相应的法律处罚措施,再加上日本本身对色情比较包容开放,所以这就是一个灰色地带。

(日本电车房 图源知乎店主刘涛,日本风俗店经营者)

日本很多这种行业是打擦边球,什么“幻想俱乐部”“泡泡浴”“援交咖啡厅”等等和性有关的场所或按摩房。他们的玩法很多,不过不在文章讨论范围之类,就不给大家介绍了(狗头脸)。

(“高级享受”网页选择 图源知乎小早川,日本留学生)

“2005年,日本警视厅查获首宗买卖外国少女案件,并逮捕两名嫌犯,其中一名是涉嫌将13岁泰国少女以230万日元卖给色情行业的泰国酒店小姐,她还坦承涉及大约十宗的人口买卖交易。”

色情行业盛大,随之而来的就会有人口贩卖的情况增加。不只是日本,泰国、荷兰等国家都有这种现象,虽然国家也有法律规范,但是依然有很多地下交易。

所以说道中国,中国本身就人口众多,买卖人口的现象一直层出不穷。如果性交易合法化,认可了这一行业,那么贩卖儿童妇女的情况会愈演愈烈。尤其是在一些偏远地方,为了果腹甚至会出现培养自己孩子为妓或直接卖掉的事件。像泰国越南它们国家有一些贫困地区,卖女儿不算是太稀奇的事情,尤其泰国的人妖盛行,卖男孩的更多。

而且反对卖淫合法化的学者认为,除了会增加人口贩卖、跨国人口贩卖、绑架女性的案件发生,卖淫合法化其实是将女性以及少部分男性物化,从人权上没有给他们正确地保障和引导。另外,由于性工作赚钱看起来会更容易更便捷一些,会让更多的人因此选择这份工作,从而更生惰性,沉迷用身体换取高消费的生活。

中国性学家李银河老师就曾经提出过,在中国,目前最好的方式是“卖淫去罪化”。去罪化和合法化不同,合法化是指像德国那样把“性工作者”就是看做一份职业,交税受保护。而去罪化,就是不把这种出卖肉体的现象看做是一种犯罪,而是简单看做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私密的自愿的性活动,是否有金钱的介入可以不用去考虑。

就拿二奶来说,从某种定义上,这也算是一种“高级性工作者”,只不过她们更多是一对一长期服务包月包年付款,而“小姐”基本上是一次性服务付款。而现有法律仅仅制约流动工作的小姐,却没有制约“二奶”,也是不公平的。

所以,将卖yín去罪化,不用法律的手段,而改用道德层面健康层面去进行讨论,可能是未来最好的趋势。而这个道德也是指是否是在婚姻内有欺瞒对象的买春卖春,单身男女基本不在这讨论范围之内。

合法化和反对合法这两种声音在全球都是一直存在的,但在中国来说,因为各种社会、政治、思想等因素,所以合法化甚至去罪化都是很难一夕而就的。

从人类历史经济发展来讲,性交易的存在是必然的,但是从文明和进步的发展来说,性交易又有悖于人权平等。

解放初期为了解救受迫害的女性,所以枪毙了一批老鸨妓院经营者,将当时的妓女进行再教育。直到现在,因为“女支院”是被认为一种腐朽文化,也是资本主义社会才有的产物,不符合社会主义国家的宗旨和发展,因此在中国,合法化目前是不可能的。

我认为,中国的法律更需要的是对于人口贩卖、未成年人性侵法律的完善,以及儿童性教育的普遍推广,这样才是更好保护妇女儿童的方式。

而对于卖淫法案,想要进一步调整还得一步步来,扫黄打非是为了表明卖淫非法的态度和行动,但是在这过程额媒体新闻的报导中,起码也得给那些女性性工作者打上马赛克,才是真正的维护人权平等。

像东莞扫黄那次,就有一些媒体没有给她们打马赛克,似乎所有人本身就带着一种看戏轻视的心态来做的报导。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