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女孩遭遇性侵,她花一年时间将4名施暴者挨个送进监狱

2021-04-17 13:02:19 微梦白昼

你收藏过最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但无论你的收藏有多独特,也无法和这个女孩相提并论。

一条没洗的旧内裤,被她整整收藏了两年。

她是为了满足个人癖好,还是内裤对她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都不是。

之所以要保存好这条旧内裤,是因为上面留着4个性侵过她的男人的精斑。

最后,内裤终于发挥了它该有的作用:这4个伤害过她的男人,一个一个被她送进了监狱。

你或许有过这种体验:突然闯进了一个新鲜的环境,每走一步,你都知道有人正在观察着你、议论着你。

身后那位少年走进这家羊肉馆的时候,应该就是这样的感受——刚进门,店里食客的眼神便不时朝他身上打量,还夹杂着小声的议论。

少年叫李从新,是个盗窃犯。此刻,他一身镣铐,每次挪动步子,脚镣都发出“咣咣”的响声。声音不大,但在这家饭馆里清晰可闻。

李从新穿着一身偏大、破洞的衣服,死死低着头,不敢看别人。

我打量周围一圈,使了个眼色,同事便大声喊道:“看啥看,没见过警察吃饭吗?老板,换单间!”

我们人数不够开单间条件,但老板还是破例同意了。李从新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我不动声色,让老板先上三斤最好的羔羊肉。

时节已经初夏,肉还没上来,李从新身上就出了一层细汗。我看着不敢吭声也不敢动筷子的李从新,给他夹了一大筷子肉,说:“别客气,事归事,饭归饭。吃肉不吃蒜,营养减一半!”

看着我的态度,李从新放松了一些,开始动筷子。

我一直观察他的反应,希望他越放松越好,直到他吃下四两米饭和将近一斤肉,起身时走路都有点踉跄,我才松了一口气。

带他回到监室前,我特意买了一盒黑兰州,拆开,塞进了李从新的衣服破洞里。

我心里清楚,他的案子,绝对不止盗窃那么简单。能不能撬开他的嘴,此一举了。

01.

我第一次见到李从新时,只觉得他是个软柿子,怂得不行,我就拍两下桌子,他就把在高新区大大小小的犯的盗窃案都招了个遍。

被我们抓到,是因为这伙人蠢得偷到了刑警大队大队长家对门。但李从新不是里面的主犯,他是跟着大哥张文成犯的事。

交代案情的时候,李从新的声音小得跟蚊子声似的。只记得自己在盗窃过程中偷了多少钱,后来分了多少钱。难以想象,他这副哆哆嗦嗦的小身板,是怎么把一个重达两百多斤的保险箱搬下五楼的。

李从新干的事儿基本都是老大张文成吩咐的,没什么信息量。张文成是个老油条了,当地有名的混子,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我们抓了。

我没想到的是,这次张文成招得也很快,供述和李从新基本一致,还讲出了所有犯罪现场的位置——这都是能够定罪的决定性证据。

按理说案情调查进展顺利,我该高兴才对,可我却莫名地感到烦躁,多年刑警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案子很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点上了一支烟,在审讯室里踱步。

透过吐出的烟雾,我瞟了一眼坐在审讯椅上的张文成,我猛然间发现,他的眼里似乎透着胜利的喜悦——就是这个眼神。

这绝对不是一个即将被关进拘留所的犯人应有的表情。

我怕遗漏什么,当即决定捡软柿子捏,再审李从新。

02.

第二次审讯,我决定采取“怀柔”策略,对十八九岁的孩子来说,这种方法比棍棒打骂好使,于是就有了我们去羊肉馆的那一幕。

回到审讯室后,我继续和李从新“称兄道弟”地聊。我的态度比吃饭时严厉了些,李从新还有点愣,提到让他交代,还是嗫嚅着不说实话。

我和他扯了扯他的老大张文成,又在话里话外暗示他张文成已经交代了。然后我话锋一转,问他:“你还是说说你第一次盗窃什么时候吧。”

这一次,李从新明显放松警惕了。我们一直聊到下午四点多,他交代了上百起盗窃案件,横跨四省十几个地市。

后来,李从新还交代出了张文成带着他和别人在各地流窜抢劫的事情,我按照李从新交代的时间,翻动着案发地公安局的内网网站,找到了几起对应的报警记录。

我发现,他们抢劫大多选择的是独身女性,有女老师、女白领,还有夜店女。

我心里闪过疑问,这是巧合吗?是女性容易下手,还是他们做了其他出格的事?

我一边写笔录,一边观察着李从新,发现他一直在在躲闪着我的目光——可明明交代完重罪了,说完这些秘密,他应该如释重负才对。或许他还该问我再要一支黑兰州抽抽。

我心里不踏实,决定今晚不送李从新回看守所了,就在这继续突审。

我换了一个思路,开始和李从新在审讯室里拉起了家常,从他最柔软的地方开始入手,钝刀磨软肉。

一来二去,我得知李从新的父母都是农民,经济情况不太好,靠种洋芋维持生计,他还有个姐姐,已经结婚了,生了一个儿子,今年三岁。

也许是因为突然聊到了他的父母,19岁的李从新整个人都变得焦虑不安起来,突然问我自己能不能出去。

“你又不是主犯你怕啥,就算枪毙也是枪毙隔壁那个坏怂。”我指了指隔壁张文成的审讯室。

“陈哥,不怪他,怪我自己,我就不应该和他合伙干这些事,我想我爸妈,想我姐,想我外甥了”,说着李从新又哭了起来。

我递过去一包抽纸,用李从新熟悉的乡音说道:“在里面好好改造就是了,现在减刑能减三分之一,你在里面好好干活,外面别让你姐姐,你爸妈担心,总会出来团聚的。”

可能是这句话击破了李从新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他突然身躯猛地坐直,用力抓扯着自己的头发,额头恶狠狠地撞向审讯椅的台面,手铐撞击金属板面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正在写笔录的同事扔下笔飞跑过来,和我一起控制住了这个陷入疯狂的瘦小的身影。

“我不是人,我就该枪毙,我就该死,求求你枪毙我吧!”听着李从新声嘶力竭地干嚎。

我心头一沉——终于问出来了。

03.

李从新家里穷,常被人欺负。但自从认识“大哥”张文成后,张文成带人把得罪他的那几个初中同学一一干翻在地,又帮他找了个女朋友。

李从新开始跟着张文成干很多之前想都不敢的事,从盗窃到抢劫,一次都没被抓过。

干的事越多,他就越怕这个大哥,可越怕,也就越依赖他。

直到张文成提到一个“大计划”。

之前流窜各地抢劫年轻女孩,让张文成体验到了征服的快感,但很快,金钱的掠夺已经不能满足他逐渐膨胀的欲望,他将贪婪的目光移向了女孩们年轻的身体。

李从新曾劝过他,闹大了容易被抓住。可张文成不听,还威胁李从新“不跟着干就把他扔进海里。”

张文成真能干得出来,李从新怂得再也不敢提这事了。

这天,除了张文成和李从新,还有另外四个人也参与了“计划”,他们决定今晚就行动。目标就是傍晚独自在外的年轻女性。

为了“捕猎”成功,这伙人还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张文成负责开着租来的车在街上寻找目标,另外两个人就藏在车厢后的篷布下面,其余的三个人则等在路边,在张文生“捕猎成功”后伺机上车。

很快,张文成就载上了一个想要搭车回家的女孩,车门刚关上,张文成便一脚油门驶了出去。

一开始,女孩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直到又有三个年轻男人上了车,女孩意识到了危险,她想要下车。

但这伙人怎么可能让到手的猎物跑掉,他们飞快关上了车门,将女孩一左一右地挤在了中间。

女孩再次向张文成提出自己要下车,但已经晚了,车子已经发动了。

早就藏在车后面的两个男人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把她拉到座椅靠背上,坐在她左侧青年随即将一只匕首抵在了女孩的肚子上,“再叫唤捅死你。”

女孩怕极了,她连忙把刚买的诺基亚3230手机和钱包拿出来,不断哀求闪躲,希望这几个年轻人放过他,她说自己马上就要定亲了,还要帮助爸爸负担弟弟上学的费用。

她甚至将自己在附近工地做监理的事情都告诉了这群恶魔,并且保证只要能放过自己,就绝对不会报警。

但一切都是徒劳。

车子很快就下了国道,停在了一处偏僻无人的田野中,他们连拖带拽把女孩从车里弄了出来,迅速扒掉了她的裤子,把她摁在还发烫的引擎盖上。

老大张文成第一个对女孩实施了强奸,直到最后,李从新也提上了裤子。

女孩的眼泪没有停止过,她哭喊着求救,但四周空旷,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声音。

她的爱人现在正等着她回家。

但这伙恶魔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女孩又被挟持着上了车,暗夜中车子继续在乡间小道行驶,路上六个恶魔又在车内实施了第二轮强奸。

最后,这伙人将车停在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山顶,架起篝火,摆出菜肴啤酒,并对女孩进行了第三次强奸。

凌晨快1点的时候,这伙人终于玩够了,张文成让李从新在夜市给女孩买了一身衣服,囫囵的给女孩套上,便把她丢在了市区的大街上,一伙人开车扬长而去。

04.

听完这些,我的眼睛发红,血往头上窜,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指着李从新的鼻子骂道:“你是人不是?你也有姐姐,你家也有女的,要是别人这样对你姐你怎么样?!”

李从新痛哭流涕,“要是有人这么对我姐我非杀了他!”

按照李从新的交代,强奸案一共发生了四起,嫌疑人另外还有九个。

这四起强奸案的受害者分别有监理女孩、大学助教、公务员和夜店女。

接下来,就是要按照李从新的口供开始调查取证,这是最难的一步。因为强奸案是唯一一种受害者很少出来指认罪犯的。

且这起案子最早的案发时间在一年前,证物可能已经被销毁了。如果出现没有证据,也没有证人愿意指认的情况,这伙人很有可能会因此逃脱法律的制裁。

这是最棘手的情况——嫌疑人招认了,但如果没有切实证据,或许很难定罪。

根据李从新的供述,我很快就找到了监理女孩的身份信息。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再去揭开这个女孩的伤疤。

被侵犯所受的伤害不是一次性的,而是会在经年累月里反复折磨受害者。指认罪行,无异于让她们再次直面噩梦。

但是为了惩治恶人,我不得不拨通了女孩的电话。

在电话里我劝了她许久,她才答应和我在警车上见一面。

但这次见面却很不顺利,监理女孩的情绪很激动,一直在跟我说她什么都不知道,我的话她也听不进去。

女孩的右手一直在不停的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我快要结婚了,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还要过日子,求求你们放过我。”

看到她的反应,我心里十分不忍。

我的脑海中闪现出李从新的供述,这是怎样的一种折磨,一个女孩是怎么撑到最后又活到了现在。

想劝说她出庭作证的话就在嘴边,但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最后我告诉她:“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会放下手头的一切来帮你。”

“谢谢。”女孩说完逃似的离开了车子。

我打开后车窗,对着女孩的背影用力喊了一句:“好好生活!”

同事回到车上时,问我:“陈哥,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好好开车,走,去见见下一个。”

05.

有了一次失败的经验,我对受害者能保留证据已经不抱希望了。只要她愿意作证,将帮混蛋绳之以法。

我将车停在了一所大学门口,拨出了第二个受害女孩,大学助教胡艳的电话。

自我介绍过后,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我也没有说话,漫长的一分钟后,对面传来了回音:“我知道了,你们在哪?”

一会的功夫,一个年轻女子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我下车亮出了警察证,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而我依旧坐在后排。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刚坐好,胡艳就开口了:“我知道你来找我干什么的,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我有些错愕,来之前我设计了好几种开场白,正犯愁该怎么开这个口,没想到她自己先说了出来。

她转身递给我一个盒子,说:“证据都在里面,你看看。”

那是一个普通的快递盒,我打开它,里面又装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像隐藏什么似的。

塑料袋里,包裹着一条黑色蕾丝内裤。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抬头看向胡艳,她沉静地说道:“后来我看了刑法的书,书上说精斑是很重要的证据,那上面有这几个畜生的脏东西,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2010年12月10日,那是我的地狱。

她的语气很平静,但我却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把强奸物证保留这么久的女性。那一刻,我意识到,如果不是我侥幸查到了这桩强奸案,这个女孩将会保存着这个盒子,无限地等待下去。

直到某位警察出现,敲开她世界的大门。

我甚至能想到她的心理——一直期待有一天警察能抓住那几个畜生,期待有警察来找她落实情况,但又害怕自己主动报警警察破不了案子,白白玷污了自己的名誉。

说完这一切,胡艳开始在车上痛哭。车上气氛十分压抑,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女子,只觉得心里堵得厉害。凭什么被施暴者会因为被人施暴而觉得丢人,而施暴者却能逍遥法外

好一会,她平复情绪后,又配合我完成了笔录。

“您放心,材料里我会用化名,我会申请受害人身份信息保密。”我向胡艳保证道。

“这都不重要了,只要能让那几个畜生受到应有的惩罚,我可以出庭。”她的声音坚定而又决绝。

06.

“张文成,你这个畜生!”我拍着审讯椅大声骂着眼前的张文成。

张文成看着还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我怎么发这么这么大的火。他反倒冲我喊:“你想做个撒?”

“要是搁在八三严打,现在就把你个坏怂拖出去毙了。”我恨恨地骂道:“除了这些盗窃,你其他的事我们全查清了,你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张文成有些慌乱,按照盗窃量刑标准,他这几十起案件顶多判个十年八年,减减刑五六年就出去了,也不是难事,难道李从新把他们干的事情全供了?

张文成还在嘴硬:“把你能的,有本事现在就弄死我。”

我怒极反笑,一字一顿地说出来:“你强奸、抢劫我们基本上查的差不多了,你的同案都押在市二看。”

明白自己事情都败露的张文成盯着我的眼睛,咬牙切齿说出一句:“我总会出来的。”

犯人威胁警察的事常有,我指着他的鼻子回怼:“我死了头顶国徽身披国旗,你死了就是一坨臭肉。”

后来张文成想耍赖,他矢口否认自己干过其他坏事。

我看着他,只觉得好笑,“你就算一句话也不讲,一个字不招也不要紧,你的同伙都被我们抓到了,他们都交待了,受害人我们也找到了。我告诉你这个事情,只是走一个法律程序,我问到是一回事,你讲不讲又是一回事,你最好一个字不要讲,我真心希望你将来到了法庭也不认罪。”

当我准确无误地说出一连串的名字的时候,张文成就知道自己完了。

凭借两次前科经验,他明白自己的口供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主动招认,将来在法庭上还能赚个如实供述的好态度,能少判一天是一天。

张文成再也拿不出刚才的狠劲,终于一五一十地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看着张文成的供述材料,我深呼了一口气。

那天之后,我脑海里常会浮现那个监理女孩踉跄的身影,和助教老师胡艳决绝的声音,心情复杂。

相比强奸者的恶行和被害者的痛苦,受到惩罚的犯罪者太少了。

这次若不是我刚好碰到一位保留了证据的女孩,也不会这么顺利。

后来,张文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

张文成被押送监狱了,我很想告诉那些女孩这个好消息,但我没有再联系她们。

但愿她们丢掉了那个尘封的盒子,推开了新生活的门。

07.

陈文章警官告诉我,强奸案几乎是唯一一种,受害者不报警居多的案件类型。

甚至有时,他们已经抓到了罪犯、获取了口供线索,有些结婚的受害者还是矢口否认自己曾被侵害。

尤其是近几年,随着社会治安形势发展,之前的陌生人强奸如拦路或入室强奸越来越少,熟人作案则越来越多,如侵害女下属或朋友。

这类案件受害人处于各种压力,更是选择了不报警。

陈文章理解这些受害者,因为对受过伤害的他们来说,什么都比不上那句“好好生活”更重要。

我想对有这样遭遇的女孩们说,请用一切你能令你感到安全的方式保护自己,你可以藏好,或者勇敢站出来。

请记住,没有什么比你接下来的人生更重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