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为生产付出的这些隐秘代价,很少人知道

2021-04-17 11:38:48 Momself

孩子都二十多岁了,还有必要做「产后修复」吗?

Lily 是一位二十岁儿子的母亲,因为工作关系,她接触到了「私密修复」,不由分说地办了疗程,身边有朋友表示不理解。

「这几年更严重了,一笑就会漏。我把这个叫做「社交癌」,在公共场合真的是很难堪,必要的时候还得夹紧双腿。」

我想起另外一位朋友,40多岁,谈起自己的「漏尿」困扰,「一次穿真丝长裙在外面,不注意的时候,身后湿了一片,只好打电话给女儿,让她带着清洗剂和熨烫机赶过来。」

大家总以为生完孩子一段时间后,女性的身体看起来好像就没问题了,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些藏在身体里的隐秘的代价,不容易被看见,甚至被我们自己忽略,却可能会在日后影响我们的生活。

少女妈代表王大米,看外形绝对看不出来是个7岁孩子的妈,胳膊、腿、腰都极细,但她说,「体重和生娃前没差,但以前的裤子是绝对穿不了的,因为骨盆变宽了。」

还有肚子,看上去再平坦,自己也知道腹部是松了的,加上生娃后腹直肌分离地厉害,腰部那块儿始终使不上力。

医学上,对每个产妇都有产后42天检查的要求,项目包括B超,检查子宫收缩情况,查看恶露是否排净,盆底肌、腹直肌检测,以及血、尿和白带常规,以便尽早发现问题并对产后后遗症进行干预。

也有很多问题,是42天检查中不涉及的,比如妊娠纹、剖腹产刀疤、骨盆的恢复情况,它需要妈妈更细心敏感,更爱自己

如今,「产后修复」的风刮得猛,有人说这是击中了「怕死爱美」女人的痛点,是智商税,但抛开智商税的顾虑,女性都更重视自己生育后的身体了,这是好事。

关于产后遇到的身体困扰,以及做了什么样的产后修复,是否有帮助,我们深度采访了三位朋友。

有人像Lily 一样,生完孩子后好几年,才做修复,虽然错过了产后的黄金修复期,却因为终于花时间来关照自己的身体而感受到了愉悦。

也有人不满肚子上因为剖腹产产生的疤痕,而执着地用医美手段做了修复,「这个疤痕非常碍眼,很影响身体的美观度,不管有没有人看到,自己都会不爽。」

也有朋友在产前就收到了阴道哑铃,早早就为生育后的恢复做好了功课。

不管是未育还是正处于产后阶段,亦或是产后很多年而被生育后遗症困扰的妈妈,相信接下来的内容都能给到帮助。

「你生完孩子都4年了,腹直肌恢复的可能性很小。」医生对前来检测并咨询的Patty说。

最近,出于两个孩子的教育考虑,Patty从长期工作的城市搬回了出生地,开始了全职妈妈的生活。其中,接送上学就是一项大任务,来回一趟需要开车四小时,Patty又一次感到了腰酸、腿麻,左边屁股疼。

「坐骨神经怎么总好不了?」她想,「那是看屁股呢,腰呢,还是骨科?到底挂什么科?」她还在纠结这个。

「要么先去产后修复科评估下?」提这个建议的是Patty的好朋友,也是所在城市三甲妇保院里产后修复科里的工作人员。

「我生完老二4年,老大今年都7岁了,还要去产后修复科?」Patty的反应很强烈。

「你不是生完老大的时候就感觉腰酸吗?」好朋友的一句话点醒了Patty。

7年前,Patty生下第一胎,总感觉腰酸。

「月子没坐好吧?」Patty自己觉得。那个时候,虽然有月嫂,但是初为人母,总忍不住弯腰去抱抱小婴儿;后来,给女儿换尿布,一天里就要有十多次的弯腰(这里Patty强烈建议妈妈们要买个尿布台,不贵,可以解放妈妈们的腰)。

「而且,那个时候产后修复的理念没那么深入人心,杭州官方的产后修复中心直到4年前才建立,差不多是我在生老二的时候,修复的理念才开始普及。」

于是,Patty挂了个产后修复科的号,一检测,便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除了腹直肌分离两指半外,还有一个重大发现:梨状肌太紧

这几年,产后修复的风吹得很大,腹直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原理也很好理解,因为腹部肌肉分离,人在活动中便习惯性依靠腰部发力,从而导致腰酸。

而梨状肌几乎没人关注。毕竟,梨状肌是隐藏在臀肌中的一块小肌肉,就在臀区中部,与臀中肌处于同一平面,形状小,位置深,容易被忽视。

医生第一次用手指抵触这块肌肉时,Patty 一声尖叫,又酸又胀。

就是这块肌肉太紧,从而挤压到了坐骨神经,才有了持续这么多年的屁股痛。

通过和 Patty 的交流,医生也帮她梳理了一下前因后果——

一胎生完,看似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但 Patty 在一胎刚断奶的时候就怀了二胎,剖腹产的肚子没能得到好好修复。而在生老二的时候,Patty 自己只重了25斤,孩子出生时却有9斤,可想而知,胎儿将她子宫撑大,使其腹壁变薄。从而有了肚子松弛、腹直肌分离、梨状肌过紧这些状况。

看来,真的归因于产后没能及时修复。

晚是晚了,但 Patty 仍然很高兴,终于找到病因了。

尽管医生对修复不抱指望,Patty 还是开始了康复理疗过程,试试看嘛,又不会错的。先从梨状肌开始,仪器治疗加手法按摩结合,一周两次,一共一个半月。再花了两个月,进行腹直肌修复。

「真的,腹直肌分离这么多,去健身房,教练都鄙视你。」本想去健身房的 Patty 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刺激归刺激,整个疗程下来,腹直肌从两指半恢复到了一指半。医生表示惊叹,虽然有点打脸。

再之后,Patty 在医生的建议下开始练习普拉提。她发现,普拉提里的很多姿势和动作,和理疗的手法有异曲同工之处,腹部收缩伴随着呼吸吐纳,激活腹部,促进腹直肌闭合,从而让腹部肌肉紧实。腹部发力,便减轻了腰部受力。

在 Patty 看来,产后修复其实不局限于某一个部位,而是对整个骨骼的修复。和减肥类似,全身瘦才能局部瘦,光针对局部没什么用。而且,产后修复的最终目标是精神状态。

从怀孕到产后三个月,身体分泌一种松弛素,骨架骨缝都打开着,所以会有「修复黄金期」这个说法。

明知如此,也有诸多理由让妈妈们错过:生完孩子太累、孩子太依赖我所以走不开、一下子没想到、不适感不明显……都是事实,但不都对。妈妈们要正视42天的产检报告,以及自己身体上的疼痛不适。

如果错过了黄金期,比别人多花些时间,也有帮助——幸好 Patty 回到自己的城市本来就是全职带娃的,时间尚能自行调配;也得益于不太疼痛的治疗过程,手法按摩也算是种享受。

「如果要说受罪,那就是持续多年的腰酸腿麻屁股疼,这是没能及时修复所受的苦」,Patty 说。

「这个,你就随它去好了!」

产后即将出院时,阿水向医生询问有关去除剖腹产疤痕事宜,得到医生这样一句反馈。阿水的形容是:国有医院的医生很不理解地看了我一眼。

「剖腹产的人都有(疤痕)的,又没人看」,医生见她不响,加了句,「这么多女人,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没人说过要去除疤痕啊,又不影响生活。」

「生完孩子就理所当然接受这个残破的身体了吗?就不需要去打理爱护了吗?生孩子是多么大的不容易啊,难道不该给身体一些奖励和安慰吗?」阿水心想。

「而且,说‘反正是在肚子上,又看不到’的都很可笑,这个疤痕非常碍眼,很影响身体的美观度,不管有没有人看到,自己都会不爽。」

「如果有疤痕就一定要修复」的想法早在阿水怀孕的时候。

她曾去看望过一个在香港生孩子的朋友,剖腹产,三天后,肚子上的刀疤就不太看得到了,创口贴贴着就好,也不影响穿比基尼。正在为顺产还是剖腹纠结的阿水那时就觉得,如果剖腹产,也不碍事。

后来,自己不幸顺转剖。等到第四天,有力气爬去厕所照了下镜子,发现肚子上超大一条刀疤。阿水扭头就走,哪怕根本走不快。

「两个字:绝望!」阿水形容,「简直没法直视,眼睛一闭,就是那条丑陋的刀疤。」

阿水当即开始搜罗各种能去除刀疤的资讯,要不惜代价用尽一切手段去除这个疤痕。

然而,市级公立医院医生的回答让她很生气,转而联系熟悉的医美机构。

那次咨询出乎阿水意料之外——和想象中应该很多人去处理疤痕截然相反,皮肤类医美大部分还是集中在脸部,身体是个少人问津的项目,更别提疤痕修复了。

一开始,阿水问医生「这个可不可以做」时,医生没有马上点头确认,而是从皮肤烧伤角度琢磨了一下这个东西。

「反正就是说了一堆听不懂的专业术语,然后表示,可以做。」阿水回忆。

继而,阿水想要看看过往案例的对比图,医生一顿找,没找到。

「按理来说,应该是很巴结的,掏出一堆图片给你看,然后让你花钱」,阿水说,「事实是,在杭州开了四五家连锁的这家医美中心完全找不到资料,我觉得,真的没什么人做这个项目哎。」

和所有的产后修复项目一样,医生建议「越早越好」。考虑到刀口疼痛,便打算六个月后再说。

过完年的春天,阿水开始了疤痕修复。

手术分4-6个疗程,每月去一次,每次3800元,一共算下来一万出头,对于阿水来说可以接受。

手术不复杂,分两个部分进行。第一部分有点像打水光针,很多个激光小针在刀口上戳啊刺的,持续三分钟;冰敷一会儿后,开始第二步骤,医生手工打针。

每次做完,伤口就呈现出淤紫色,一周后退掉。

论疼痛度,肯定是有的,尤其阿水觉得自己是不耐疼体质。但总的来说,忍一忍就过去了,毕竟是经历过顺转剖的人,开指、剖腹,哪个不比做个激光疼上百倍。

说到为什么会选择这家医美,还和阿水再早前做的另一个产后修复项目有关。

经历了顺转剖的噩梦,阿水发现本来洁净的脸上突然多了很多斑点,脸色黄且暗沉,敷面膜也没用,心情down到谷底。

凭着媒体人擅长查阅资料的本能,再结合自己的状况,阿水觉得应该是激素变化引起——妊娠期间雌激素很丰富,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一生完,激素降下来,瞬间像个瘪掉的气球,那些斑点、黄气就像一个个小恶鬼全部跑出来。

「不排除心理暗示的成分,就觉得生完孩子很容易变难看。总之,我觉得产后邋里邋遢躺在床上喂奶的形象是不对的。」

阿水向一位医美狂人朋友求助,得知了这家机构。再一查,是该市有名的皮肤科主任出来创业的老牌医美,有医院资质。

这个产后修复项目叫皮秒。阿水在大众点评上抢购了团购券,不到两千块,预约后第二天就去做了。

皮秒的原理很简单:激光打在色素重的地方,起一脸麻子、雀斑,当天结痂,一周后逐渐脱落,等痂一掉,皮肤就光滑白净了。

第一次体验,阿水感受很好,虽然皮秒的痛有点超乎想象,阿水记得当时眼角有泪光,只能疯狂地捏解压球(阿水称赞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服务,也是私立医美机构区别于公立医院的地方)。

「日常也有很多人去做皮秒,点痣、去痘印,但产妇很大概率会出现脸色暗沉和色素沉淀导致的斑,所以我觉得也算是产后修复项目里比较有针对性的。」阿水向身边朋友安利。

生产带来的bug无非是肌肉和皮肤,大家对盆底肌、腹直肌等已经很有意识,皮肤为什么不得到关注呢?是觉得皮肤差不影响正常生活吗?可是,美也是日常生活一部分啊。医美,很大程度就是解决皮肤问题。

「其实需求挺大的,很多人只是懒得花时间去研究吧?」阿水笑说。

这种研究,包括如何选择医美机构,如何看待自己的需求。阿水说自己胆敢抢券当天就去也是基于做过功课,就像皮秒,她了解到这个手术本身难度不大,也不容易有后遗症,没什么可怕的,才会迅速行动。

挺着大肚子的时候,朋友送了J一盒阴道哑铃。

她神秘地一笑:这盒哑铃,决定你生完孩子后是否还能随时开怀大笑,是否还能畅快淋漓地跑跳,还有,最重要的,能否愉悦地啪啪啪。

这是J第一次亲眼见到、摸到真实的阴道哑铃,之前只在文章中看到过。

这套粉红色的哑铃是硅胶材质,两个小球,直径 29 毫米,中间由一条纤细的韧带相连,精致的像个玩具。按照说明书,4 个小球本身,再加上两个橡胶套,至少可以搭配出 6 种重量组合,先从轻的开始。

「等你生完娃,盆底肌会松弛,到时候记得感谢我。」朋友嘱咐J,「至于现在,你可以有事没事做做提肛运动,反正躺床上,没人看得出。」

J 很想当下就玩玩,考虑到还在孕期,便又放弃了尝试。一直到产后42天检查,坐在盆底肌检测的床上,得到测试分数,她很快就想起了家里那盒阴道哑铃。

J的盆底肌得分很高,82分。

关于这套检测是这样的,在确定恶露排净后,自行在医院购买一套电极,医生将四个电极片贴在小腹上,一个电极塞进阴道,连线后,根据眼前屏幕上的变化的曲线进行盆底肌收缩放松。比如,屏幕上曲线上升,你就收紧,像憋尿一样;曲线回落变成平线,你也放松。总时长三分钟左右。

「还行」,医生冷冰冰地说了句,「这一年内最好不要做跑跳这些下坠的运动,回去做做凯格尔。」

医生没有向她推销康复项目,对J来说真的太好了。凯格尔对J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怀孕期间朋友嘱咐可以经常练习的提肛运动,各种运动app上都能搜到。

这里说一下,在法国妇产科学会的指南中,凯格尔运动是不用器械辅助的盆底肌训练方式,以提肛为主,用以锻炼盆底肌肉。(顺便一说,凯格尔是个男人的名字——阿诺德 • 凯格尔 ( Arnold Kegel ) ,美国医生,出生于 19 世纪末,从事和阴道收缩有关的肌肉研究。据说这种训练不仅可以满足女性的需求,同样还可以增加男性的膀胱控制力。)

「盆底肌、腹直肌,既然是一块肌肉,那就能够靠运动来紧实它。手臂大腿肌肉松弛的不都在健身房猛练么,难道要用仪器的?」J不主张用仪器修复,尤其是私处,「而且,产后修复鱼龙混杂,据我说知,很多看似正规医院里的修复机构,其实都是医院和外面医美机构的合作,我总感觉里面水很深。」

基于42天产后检查没大问题,J开始了不花钱的自主运动修复。只要在运动APP上搜索「产后」,就会得到很多免费的课程。和产前一样,J对每一项运动都格外上心,每天坚持。有人去看她,只见她在床上,和大多数产妇差不多,她笑笑,「其实我在缩阴呢!」

「这大概是我很快恢复身材的诀窍吧」。听着非常凡尔赛,事实上,J的确迅速回到了产后体型,而且迅速没有了小肚子。

在J看来,生产,的确是一个对自己身体有所伤害的过程,但它不是致死的,也未必能靠产后修复突击解决。想要好的身体和身材,靠的是健康的运动和饮食习惯。

最后分享个真实的故事。

既然没用到阴道哑铃,J 在一次旅行中决定顺便带去送给当地对此有需要的朋友。

在机场过安检的时候,安检员紧张地喊「这个箱子是谁的?」J抱着孩子走过去说「是我的,怎么了?」安检员说「里面是不是有一盒子弹?」

在讨论这个选题的时候,王大米问了一句,你们这么写,把女性生育后遭受的身体上的「不堪」都写出来,会不会让人有所不适。

我们确实考虑了很久。

涨奶溢奶痛、姨妈紊乱、白带异常、阴道疼痛、阴道分泌物变多、妊娠纹、伤口刀疤、痔疮、漏尿、便秘、尿不出、腰疼屁股疼、脱发、产后肥胖、产后抑郁症、子宫脱落体外……

生孩子之前,没人告诉我们,可能会撞上这样的病。

这些病,死不了,但是非常影响生活质量,影响做人的快乐。

促使我们下决心做这个内容的原因是来自编辑部一位同事的分享,她说自己的妈妈46岁了,因为漏尿,偶尔还要穿纸尿裤。

同事的妈妈是70年代的,那个年代的妈妈没有「产后修复」这个说法,更没有要细心照顾自己生育后的身体的心思,谁不是生完孩子就干活了呢。

但这样「忽略」自己生育后需要被照顾的身体的后果是,40多岁的她生活处处被「漏尿」困扰,不能蹦跳,不能大笑,更别提40岁之后的性生活愉悦度了。

最后这位妈妈选择了割掉子宫,并做了相关手术,解决了自己产后遗留多年的各种身体困扰。

我们希望这样的事情尽量少在女性身上发生,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在这次采访过程中,我们遇到的很多妈妈都愿意花更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在照顾自己的产后的身体上,这是好事,虽然大家的方法可能各不相同,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内容分享给更多女性一些方法上的借鉴和精神上的鼓舞。

你的身体值得更好地被关爱,而且任何时候都不迟。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内容有帮助的话,就请给我们点个「在看」,让更多人看见吧。

作者介绍

蒋瞰,作者,资深媒体人,Momself 专栏作者,出版书籍《山居莫干》《深夜书房》《晚上好,亲爱的陌生人》《不告而别》等。

你的身体值得更好地被关爱

而且任何时候都不迟

同意点「在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